当前位置:>>网站首页>>学术研究>>未发表论文>>文章内容 调整字体大小: - -
 
北帝(玄武)崇拜与佛山祖庙
肖海明 (佛山市博物馆  副馆长  文博副研究员)
 
  摘要:佛山祖庙供奉的是北帝神,几百年来它都是作为佛山人的象征而存在的,并发展成为佛山社区的至上主神庙。佛山北帝崇拜的起源与北帝为“司水之神”有重要关系。
  关键词::北帝崇拜 佛山祖庙
  一提到佛山,人们就会想到位于市中心的祖庙。佛山祖庙和庙中供奉的北帝神几百年来都是作为佛山人的象征而存在,在佛山有其不可代替的作用。“盖神于天神为最尊,而在佛山则不啻亲也,乡人目灵应祠(祖庙)为祖堂,是值以神为大父母也。”祖庙的重要性由此可见一斑。那么佛山祖庙是如何取得此“惟我独尊”的地位呢?考察一下它的历史就会明白。
  据民国《佛山忠义乡志》卷八《祀祠》记载:“真武帝祠之始建不可考,或云宋元丰时(1078-1085)。 历元至明,皆称祖堂,又称祖庙,以历岁久远,且为诸庙首也。”后人多以此为据,说北帝庙建于宋元丰年间。笔者认为此说是较符合逻辑的。宋代是崇拜玄武较为兴盛的时期,况且元丰年间,亦曾诏封佑圣为真武灵应真君。在这种背景下,随着中原人的南迁,玄武崇拜也就跟着一起南迁,来到岭南。清初著名学者屈大均,在《广东新语》卷六《神语》中说:“吾粤多真武宫,以南海县佛山镇之祠为大,称曰祖庙。”广东多真武庙的事实确实存在,真武庙遍布广东各地,仅《南海县志》里记载的真武庙就有二三十座。广东较著名的有佛山祖庙、陆丰玄武山等。那么为什么广东多真武庙呢?我们认为除了以明成祖为首的明皇室大力提倡外,主要原因与真武是司水之神有关。《广东新语》卷六《神语》中对此较有详细的释解:
粤人祀赤帝并祀黑帝(真武),盖以黑帝位居北极而司命南溟,南溟之水生于北极,
北极为源而南溟为委,祀赤帝者以其治水之委,祀黑帝者以其司水之源也。吾粤固
水国也,民生于咸潮,长于淡汐,所不与鼋鼍蚊蜃同变化,人知为赤帝之功不知为黑
帝之德。或曰真武亦称上帝,昔汉武伐南越,告褥于太乙,为太乙缝旗,太史奉以指
所伐国。太乙即上帝也,汉武邀灵于上帝而南越平,故今越人多祀上帝。

  这里提到一个很要重的原因就是“粤固水国”,而北帝是“司水之源”。北帝的这种作用与东南沿海普遍崇拜的妈祖相同,作为水上保护神而存在。佛山祖庙兴建在古洛水(今祖庙路)岸边,似与此有关。佛山老人区瑞芝先生在《佛山祖庙灵应祠专辑》中也提到了这一情况:
至北宋初期,佛山工商业日趋盛兴,户口信增。……当地居民外出别处,则非舟莫渡,
工商业货物对于西、北江和广州的运输,也非用船艇不可。人们为免受水道风浪
的危险,只有求神庇护,以保生命财物的安全。因此人们遂在中部支流洛水岸边(俗
称佛山涌,现祖庙路),兴建一座“地方数楹”的北方真玄武天上帝庙宇,奉祀香火,
求庇护出入、来往水道平安。

  北帝为司水之神除了作为水上保护神外,还由民间所说的:“玄武属水,水能胜火”引申为一个防火防灾之神。《重修灵应祠祀》中就有这种作用的记载:祖庙“ ……其与佛山之民不啻如慈母之哺赤子,显赫之迹至不可殚述。是若者何也?岂以南方为火地,以帝为水德,于此固有相济之功耶?抑佛山以鼓铸为业,火之炎烈特甚而水德之发扬亦特甚耶?”
  宋代以来,佛山成为岭南著名的冶铁中心,至今佛山城区地下还可见到大量冶铁用过的泥模。民以鼓铸为业,防火之神自然大有用武之地。另据刘效祖万历八年(1580年)所撰的《真武庙重修碑记》载:“缘内府乃造作上用钱粮之所,密迩宫禁之地,真武则神威显赫,祛邪卫正,善除水火之患,成祖靖难时,阴助之功居多,普天之下,率土之滨,莫不建庙而祀之……"这也说明当时北京祀真武庙之因除水火之患也是重要原因之一。由上可知,保水上平安,防水火之灾是佛山祀真武的最初原因。
  元代时,据《龙翥祠重浚锦香池水道记》载:“此乡有神曰真武玄帝,保障区宇,有功于民,不可具述。”可见当时北帝庙的影响和作用都比以前有所扩大。"元未龙潭贼寇本乡,舣舟汾水之岸,众祷于神,即烈风雷电,覆溺贼舟者过半。 俄,贼用妖术贿庙僧,以秽物污庙,遂入境剽掠,焚毁庙宇,以泄凶忿,不数日,僧遭恶死,败亦贼亡,至是复修,乡人称之为祖庙。”由此可见元代时曾被龙潭贼进犯,其实是元末农民起义军焚毁过。
  明洪武五年(1372年),乡老赵仲修等重修庙宇。 庙建好后,忽然见到小桥浦处有水涌出,随即一木跃出于淤泥之中。该木同如用水洗过一样洁净,大家都认为是北帝神显灵。 据父老传言,这木是建庙之初用于雕刻神像的余木,当时不敢毁作其他用途,日久不见了。 现在既然出现了,莫非是神欲用之吗?于是命令良工雕刻像以前一样的像神,来祀奉之。 祈求“雨阳时若,百谷丰登,保佑斯民。”此时北帝的作用类似于各地的龙王庙,功能比以前有所扩大,但其与众庙宇一样,在社区中并没有什么的特殊影响。
  明宣德四年(1429年),乡之善士梁文慧出任主缘重修祖庙,花了一年才完成。 主缘梁文慧等共同出资买到祖庙前125步民地凿为灌花池,并且植菠萝、梧桐二树于余土之上。他们这样大规模地迁徙冶铸炉户,显然炉户是不满的,为了使那些被迁的不满炉户信服,他们造出了种种北帝神显灵的因果应报故事,以为震慑。
  在重修庙宇时他们也造出了庙现火球、庙现神旗、庙梁现白蛇等一系列北帝神显圣之事,其终极目的就是要使人们对北帝产生敬畏,而他们这些“控制”北帝神的人则可以“挟天子以令诸侯”,实现对社区人民的控制。北帝庙也在这些乡老、乡判的鼓吹下,变得越来越神圣,在社区中的地位也越来越高。
  明正统十四年(1449年),南海人黄萧养组织同狱犯人百余名,越狱入海,发动起义,围攻广州和佛山。黄萧养起义对佛山的影响是多方面的,如促使了佛山市镇与周围农村的分离,促进佛山秋色赛会的发展等,尤其是使佛山祖庙的地位陡升,并开始由民祀变为官祀。此段史实在民国《佛山忠义乡志》卷八《祠祀》中有详细记载。
  抗击黄萧养起义军的胜利,使佛山社区的统治者抓住了隆祀祖庙的最好时机。于是在景泰元年(1450年),由耆民伦逸安上奏请求封典,经有司复勘属实后,由广东布政使揭稽上奏朝廷。景泰皇帝遂敕赐祖庙为灵应祠,并发了四个匾额、二副对联等敕物,这些、匾额对联至今犹存于祖庙内。如由明代宗朱祁钰写的其中一副对联为“法界大开正直真武殿从人祷,神光普照兆民家奸邪不尔私。” 以皇帝的名义肯定佛山北帝正直无私,并警告兆民不要密藏奸邪。同时,礼部“即发四百二十四号勘合答付,行广东道史御欧阳,承宣布政司参议,合行州县掌官印,每岁供祭品物,春秋离职,亲致祭祀,用酬神贶,毋致堕缺,以负朝廷褒崇之典。如有堕缺,许乡民呈具上司,坐以不恭之罪。及庙宇朽坏,要务本县措置修葺,毋致塌倒。如有不悛事体,仍许乡老申呈有司转行奏,治究不恕。 此议合通行,责令府、县立案,以凭查理。庶祀典无穷,须至贴者。”可见祖庙已正式列入官祀。祖庙从一般的社区香火庙上为升官祀之庙,黄萧养起义是主要的促成之因。从此之后,佛山祖庙在佛山人的心目中赢得了“灵”验和保民安乡、救民于危难的声誉。其地位也超出了一般社区香火庙所能到达的高度,逐渐向佛山人的"大父母"发展。
  清代初期,由于统治广东的平南王尚可喜尚崇佛教祖庙曾一度受到官方的冷落。康熙二十五年(1686年)庞之兑所写的《杂记》记载了当时灵应祠庙地被侵占的情况:
  闻者佥曰:“清则有祸,而不问祸由所成。以庙地为畏途,任其侵占,结舌者又数十年。春秋谕祭,绅士罔闻,即有官遗,而上慢下暴,亵神不堪,其违神明,蔑典制者甚矣。”
  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乡绅士庞子兑、李锡简等联合耆老发愿重修祖庙,“设簿广募,祠前民舍,高值贾置,牌坊、廊宇、株植、台、池一一森布,望者肃然,而几筵榱桷,丹舟劐一新,盖庙貌于是成大观。” 这次大修,也同时预示着新一轮的北帝崇拜热开始。 此后在康熙二十九年(1690年)、乾隆二十四年(1759年)、嘉庆元年(1796年 )、咸丰四年(1854年)、光绪已亥(1899年)等均作过较大模规的扩建和维修。如乾隆二十四年的那次维修,在陈炎宗《重修南海佛山灵应碣记》中就有较详细的记载。
  这一次大修与清代以来历次重修不同的是修庙之事由佛山同知赵延宾倡导。从康熙年间的遭官府冷落,到乾隆年间官府倡修,表明了清政府重新又认识到了祖庙在佛山不可代替的地位, 同时也认识到了像明代那样以隆祀祖庙来加强统治的优越性。 这种情况在嘉庆年间也有体现。嘉元庆年(1796年)佛山同知杨楷捐资倡修灵应祠并鼎建灵宫。"佥捐工费银两共九千七百有奇",同时因“狃于故习”,在祖庙后鼎建灵宫,“崇祀帝亲,各自为尊,以正伦理。”给北帝神的父母也建了灵宫,可见官府对祖庙的进一步重视。
  ----嘉庆元年冬,两广总督觉罗吉庆到佛山谒灵应祠,并题联祝贺。联为“默祷岁时常裕顺,愿登黎庶尽纯良”。此联至今挂于祖庙前殿木柱上。吉庆以两广总督的身份亲谒灵应祠,表明祖庙的影响已出超了佛山的范围,引起广东最高行政长官的注意。此时的灵应祠建筑已基本定型,模规宏大,制作精美。北帝也随着清朝官府的视重而倍受隆祀。
  光绪已亥年(1899年),祖庙也做了较大模规的维修,现在的许多陶塑瓦脊和灰塑作品都是这次维修的产物。据梁世徵《佛镇灵应祠尝业图形》记载:光绪间年(1875~1908年)“粤之佛山为寰中一巨镇,有灵应祠。阖镇以祀真武帝,年久而分尊,屡著灵异。共称之曰祖庙,尊亲之至如天子。”可见当时祖庙的地位显赫竟“如天子”。
  清代佛山的北帝崇拜由衰而盛,到乾嘉年间由于官府的介入,达到了全盛时期,以至两广总督吉庆都亲谒祖庙并题联。北帝的地位也盖了过佛教诸神,逐步突显出来。现在挂于祖庙三门外的一副木对联恰当地概括了北帝在清代的地位:“廿七铺奉此为祖,亿万年惟我独尊。”建后国,1958年祖庙由新成立的佛山市博物馆管理,并在1962年被公布为“广东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72年佛山祖庙经全面维修后,新重对外开放。1996年12月,祖庙被又公布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
  佛山祖庙在佛山传统社会中是集神权、政权、族权于一体的社区主神庙,是佛山最要重的社区整合力量,对佛山社会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拜北帝公” 是佛山人,特别是年纪稍长者日常的生活中重要内容之一。每月初一、十五和北帝诞,祖庙“崇敬门”外都围满了拜北帝的香客。“拜北帝、行祖庙”更是每年春节期间多数佛山人必不可少的内容。他们相信拜过北帝公之后,一年中都会得到北帝的庇佑,使他们生意兴隆,丁财两旺。重功利是中国民间信仰的普遍特点之一,佛山的北帝崇拜也不例外。但像佛山人这样合镇共奉一神,从古一直延续至今的,确实较为少见。
  祖庙在佛山“惟我独尊”的地位决不是偶然的,是多种原因长期作用的结果。其中明成祖的崇祀玄武和黄萧养起义应该是最直接的原因了,当然历代官府重视祖庙对社会的作用,以及佛山为岭南一大都会,工商业发达,徒手求食者众,祖庙够能满足商人心理需要,故而得到商人的大力支持等等,都是促使祖庙地位上升的重要素因。
参考文献 :
[1] 陈炎宗 (乾隆)佛山忠义志(卷六,乡俗志)[M ]藏佛山市图书馆
[2] 区瑞芝 佛山灵应祠专辑(交流赠阅本)[M ]藏佛山市图书馆
[3] 冼宝干 (民国)佛山忠义乡志(卷六 ,祠祀)[M ]藏佛山市图书馆
[4] 迹删鹫 咸陟堂集(卷五)[M ]藏佛山市图书馆
[5] 唐 璧 重建祖庙碑记[A ](道光)佛山忠义乡志(卷十二,金石上)[M ]藏佛山市图书馆
[6] 吴荣光 (道光)佛山忠义乡志(卷十二 ,金石上,庆真堂重修记)[M ]藏佛山市图书馆
[7] 郎廷枢 修灵应祠记[A ]明清佛山碑刻文献经济资料[M ]藏佛山市图书馆
 
 
 
 
 
 
 
 
 
 
粤ICP备05076851号 @ 2002-2017foshanmuseum.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公网安备 4406040200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