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学术研究>>文物研究>>文章内容 调整字体大小: - -
 
佛山明清时期铁钟的初步研究
朱培建 (佛山市博物馆历史研究部  主任  文博馆员)
 
  中文摘要:本文利用搜集到的佛山明清时期的铁钟铭文,对佛山明清时期生产的钟鼎使用范围、目的、资金来源进行初步的分析研究;并试图对佛山铁钟各时期外形特征进行归纳总结,希望对佛山古代钟鼎鉴定有所帮助。笔者认为,佛山古代铸冶业的研究,是佛山古代史研究一个十分重要的组成部分,而佛山明清时期铸冶业的实物遗存最多的是钟鼎,对钟鼎的研究,会给铸冶业研究佐证和补充。

  关键词: 佛山 铸冶业 铁钟

  明清时期佛山铸冶业享誉全国,产品遍及海内外,有“佛山之冶遍天下”[1]之称。铁线、铁锅、铁镬、铁钉、铁链、铁砧、铁针、农具、军器和钟鼎等产品以其质量上乘而畅销全国各地。然而,由于佛山的冶铁业产品以生产工具和生活用品为主,年代久远,这些实物遗存甚少。近年来,野外考古陆续发现了不少佛山明清时期的铁钟和铁炮,使古代冶铁业实物遗存得到补充。

  佛山铁钟历史悠久,在明代佛山古八景《孤村铸炼》就有“鼎钟认得姓名存”[2]的诗句。从现存的铁钟可以看到,明清佛山铸造的铁钟,已经达到相当的水平。铁钟线条优美流畅,造型稳重,比例合理,图案相当精细,文字清晰,字体优雅。钟壁厚薄适度,敲起来声音浑厚,穿透回响度高。如果没有一定的技术水平,很难生产出这样的产品。

  从目前搜集到分散在佛山、中山、南海、广州、罗定、封开、梧州等地的佛山铸钟有几十个,现存年代最早的是广东连县保安管理区明代天顺七年(1463)的铁钟。铁钟的铭文清楚地记载:“请到江西客商刘立龙前往广州府佛山铸买洪钟一口……。”从这条材料可以看出,明代中期佛山的铁钟已经很有名气了,地处粤北山区边陲的连县需要铁钟,也专门委托江西客商到佛山定购。佛山离连县很远,山路崎岖,交通相当不便,但是为了全村的平安和昌盛,也不惜舍近求远。本来当时广东并不是佛山才有铸造,佛山冶铁业也未有“官准专利”,然而,质量的上乘和良好的口碑已使佛山成为冶铁业的中心。故明中叶佛山人霍与瑕说“两广铁货所都,七省需焉。每岁浙、直、湖、湘客人腰缠过梅岭者数十万,皆置铁货而北。”[3]

  铁钟和铁鼎一般放在祠堂、寺庙、佛殿等祭祀祖先、神灵地方,作为与神灵沟通的重要工具,故有“钟鼓效灵,响高天籁”[4]之说。两广一带几乎村村都有祠堂、庙宇,各行各业都供奉神佛作为祖师,从而剌激了对钟鼎的需求,使佛山形成了一条汇聚铸钟行业的钟巷,这从佛山古八景“孤村冶炼”的记载得佐证。近年来,野外调查发现,沿西江流域和广西贺江流域两岸的县份,如罗定县、封开县、郁南县、广西的苍梧县、贺县、钟山县、富村县都有很多的佛山铸钟。虽然经过几百年的历史变迁,使不少铁钟受到破坏,有的甚至被村民砸碎当废铁卖了,但至今仍存有几十个之多,而且年代跨度大,明、清、民国都有。明清时期外省商人到佛山购买大量铁器,钟鼎之类的祭祀器皿肯定不少。估计当时佛山铸造的钟鼎数量是相当大的。由于钟鼎是祭器,是祈求祖先神灵保佑的重要工具,故资金来源也就十分广泛。归纳起来大概有以下几类:一、由个人或叔伯兄弟、家族等以血缘关系为纽带的人出资。如康熙年间玄帝宫的铁钟是由南海蔡秉辉和他的儿子蔡衍式捐资的[5];乾隆三十六年陈君秀和陈帝华率其儿子淋江、鼎铨、广铨、茂铨、荣铨出资铸造铁钟[6];而嘉庆十九年则由“蔡门麦氏敬送聚宝炉一座,重五百余斤,在于大焚宝殿永远供奉”[7];城隍庙的铁钟是“沐恩弟子罗鸿泰敬酬”的[8]。二、以坊、村、镇等社区为单位合资铸钟。一般这类合资是由发起人倡议,在钟铭的前段把原由讲清楚,然后把出资人名分别铸于后。现存祖庙最大的铁鼎是嘉庆六年佛山镇居民合资捐铸的,捐资人有近百人之多。以村为单位的“封川县归仁乡班石里禄全村”就合资铸“洪钟一口重一百余斤奉于镇武宫应用。”[9]较早的明代成化二十二年,“广东广州府南海县西淋都佛山堡合乡善信舍财买铜一千七百斤,铸造洪钟一口,在于本乡灵应祠,永远供奉。”[10]而“广西梧州府苍梧县多贤乡平浪村上贤坊、中庆坊、宁通坊、乐宁坊四坊众信喜题钟鼓金,虔铸洪钟一口,重一百余斤。”[11]这种形式的捐资多是放钟鼎的庙宇所属区域,属于全镇共有的祖庙就全镇捐助,全村、全堡共有的庙宇就全村、全堡共同捐助。三、由灯会等群众团体自由组合捐赠。如乾隆四十四年“封开县坊场乡贺村坊、新庆坊、茅佃坊、莺元坊、德宁乡迳口坊、砂洲坊、上壤坊,各坊灯友并发心题助缘信等,联诚虔铸镛钟一口……”[12];康熙四十四年“广东肇庆府封开县文德乡小江水抬洞村红尾殿玄帝宫花灯会囗孔世高等,发心助银铸造洪钟一口……”[13];明代万历八年“东莞南海顺德众信奉施洪钟一口重四百余斤永为供养。……”[14]还有一种是以行业为单位来捐资:“佛山龙华汇糙米行众信敬送铁香炉一座,供奉囗张真君案前。”[15]这是由万源店、和昌店、正居店等三十家店铺出资捐助的;又如罗定州西宁县感化都由“梁子性、林立镇等人,捐助洪钟一口,重一百余斤,……在于分界回龙寺佛殿永远供奉。”[16]多渠道的资金来源说明了广东民间既信仰多神的道教,也信奉外来的佛教。一些调查材料可以看到,在同一个村落,既有佛寺、也有神庙,有的甚至三教并存。这说明了中国古代民间信仰的包容性和普遍性。寺庙的建造(自然也包括了祭器),只要有资金,即可以由家族为单位,也可以由行业、区域为单位甚至不分区域、以信徒集资建造。

  从现存的实物可以看到铁钟的铸造工艺,线条精细流畅,文字秀丽,笔划清晰,起落有法。图案多用龙凤,疏密有度,鳞甲爪牙、须眉羽毛,十分细致清晰。作吊环多见用拱腰龙身,造型别致。整个铁钟铸造光滑、厚薄均匀。早期明代的铁钟腰部隐约见合模缝,后期逐渐消失,日趋完美。据资料记载:佛山自明代开始已经使用“红模铸造法”和“脱蜡铸法”。特别是钟鼎等重器,文字图案复杂,体积大而重,铁的熔点又较铜为高,如不采用当时先进的高尖技术,钟鼎的质量不可能达到这样的水平。现存罗定勒渣村有几只当地私铸的铁钟,大面积的铁蜂窝和铁水不到的空洞反映当地的技术水平低下。铭文铸出甚浅,不少缺字及平坦,钟身极其粗糙,合模缝明显错位。但是当时佛山采用了先进的生产技术,产品的“金相组织十分细结均匀,表面光洁度极高,而成品率常达百分之百。”[17]成品率高,就意味着生产成本的降低,而生产成本的降低,在售价上就有很强的竞争力。实际上,当时佛山已经在技术上垄断了铸冶业大权。“工擅炉冶之巧”[18]的佛山理所当然成为“两广铁货所都”[19]了。

  从现存的佛山铁钟来看,铁钟的外形变化不十分明显。早期的铁钟和近代的铁钟区别较为明显的是钟肩部分。早期的(如明成化十五年、明成化二十二年、天启元年、弘光三年的铁钟)铁钟肩部弧度比较小,顶部较平。清康熙中期左右,铁钟肩膊弧度开始增大,顶部已开始见球状。在乾隆中期,肩部弧度越来越大,顶部已接近半球状,这种形状一直维持到民国时期。佛山铁钟无论早期和晚期都有铭文,一般记载捐资的原由、捐资人名、干支年代等,钟的两侧对称铸有“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寄托人们的良好愿望。

  关于明清钟鼎的炉号,明代的铁钟未见有,最早有炉号铸在铁钟上的是康熙三十一年罗定西宁县的铁钟,在铭文最后铸有“佛山万名炉造”六字,从这时开始,这个习惯一直沿用下来。从出现的佛山钟鼎的炉号来看,主要有隆盛炉、万聚炉、万名炉、粤胜炉、全吉炉、万生炉、万明炉、万声炉、万德炉、安昌炉、信昌炉等,有的为标榜自己炉号历史悠久,又称为万聚老炉、信昌老炉、隆盛老炉等等。为什么康熙年间才开始铸有炉号?是单纯为自己的炉号作宣传呢?还是有别的一个什么原因?笔者认为,明清两代,广东对铁冶的管理一直十分严格。大炉(炼铁炉)“定山主以为炉首,立炉首以为总甲,收土民以为丁伴,择荒郊以为冶所,严巡捕以为约束,明保勘以为清查,时启闭以为聚散,定丁数以为撙节”[20],制定出一系列开矿设炉的规条,不得违反。违反便要“从重治罪”,把铁冶生产完全置于政府的严格控制之下。入清以后,清承明制,对铁冶控制得更严,措施更加寄缜密。清广东政府规定:“铁商煽铁出铁斤、赴官告运,由州县将运司转奉总督印发旗票,照告运数目填明发给,运至佛山铸锅,炒成熟铁售卖。如无旗票即属私铁,若于告运之外盘有多斤,亦属私铁。向皆比照私盐治罪”[21],并且规定旗票回销期限,一旦违限,期短则罚赎金,期长则追究该商问罪。建炉必需报官,不得私铸。道光二年河源县曾茂南只不过私开土炉打制农具,便立即遭到封炉捉人的处置。由于铁器“上资军仗,下备农器”[22],同时与政府的税收、军费的来源有直接的关系,故此当时私铸是绝对不可以的。清初两藩踞粤,在佛山设立了“铁锅总行”等课敛机构。[23]将已纳落地税之铜铁纱缎棉布药材等物,再抽“藩税”,方许在地方发卖。若不经由总店发卖,概为私货,必要重加勒索。虽然现时未见有明清时期佛山冶铁业详细的税收资料,但从佛山是“官准专利”的冶铁中心来看,当时政府是对佛山冶铁的管理比大炉更加严格和细致。加上佛山冶铁集中,便于征收课税,各项管理比大炉更容易,明代佛山虽有行业分工,毕竟未有清代的严密和细致。如把炉号铸在产品上,那么产品没有炉号的便是私铸,便于管理和“治罪”。炉号本身就是税收的标记和铺户的印记。同时,作为守法的炉主来说,这样亦可以起着宣传的作用,乐于接受。所以,现存的佛山钟鼎,康熙年间开始出现炉号。

  佛山铁钟,是明清时期佛山冶铁业重要的地方文物,是中国古代冶铁业的实物遗存。它集中国古代冶铁业的技术、工艺、美术、造型于一体。无论在佛山明清冶铁业的研究和中国古代手工业史上都有其特殊的意义。通过这些铁器和文献资料的记载,我们可以了解明清时期佛山冶铁业的鼎盛,同时也可以佐证古代手工业的辉煌。

注释:
[1] 屈大均《广东新语》卷十六,器语,锡铁器
[2] 道光《佛山忠义乡志》卷十一,艺文志,杜伯棠《孤村铸炼》
[3] 霍与瑕:《霍勉斋集》卷十二,《上吴自湖翁大司马巴马书》。
[4] 乾隆五年铁钟铭文 (存佛山祖庙)
[5] 康熙铁钟铭文 (存封开市博物馆)
[6] 乾隆三十六年铁钟铭文 (存佛山祖庙)
[7] 嘉庆十九年四足聚宝炉铭文 (存佛山祖庙)
[8] 同治九年铁钟铭文 (存罗定三元塔)
[9] 乾隆三十年铁钟铭文 (存封开博物馆)
 
 
 
 
 
 
 
 
 
 
粤ICP备05076851号 @ 2002-2017foshanmuseum.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公网安备 4406040200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