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学术研究>>地方历史文化研究>>文章内容 调整字体大小: - -
 
粤剧源流浅探
朱培建 (佛山市博物馆历史研究部  主任  文博馆员)
 
  听说广东省准备把广东粤剧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报为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这可是个大喜事。我们祖先几百年的文化遗产,将会得到国际上的认可和保护。

  传说古时佛山大基尾有个琼花会馆,是广东最早的戏行会馆。但是,琼花会馆究竟是什么时候有的呢?有专家说“创建年代未能确考”。(1)对于粤剧的源流,众说纷纭,未能统一。(2)
  粤剧艺人提起老祖宗,都说“未有八和,先有吉庆,未有吉庆,先有琼花。”(3)广东八和会馆会长黄君武也说:“琼花会馆是粤剧界最早的戏行会馆”。(4)1940年麦啸霞所撰的《广东戏剧史略》中说:“雍正继位……,时北京名伶张五号摊手五……逃亡来粤,寄居于佛山镇大基尾……以京戏昆授诸红船子弟,变其组织,张其规模,创立琼花会馆。”(5)这种说法被不少专家引用。不过亦有人提出不同的看法,如粤剧老艺人陈非侬先生写的《粤剧源流和历史》就说:“粤剧萌芽和成长的地方是佛山,佛山才是粤剧的发源地。并且粤剧一直在佛山成长和发展,一个长时期,粤剧在佛山是很兴盛。……三百多年前(明朝万历年间),佛山已有本地班的组成,和由这些组织联合组成的第一个粤剧伶人团体——琼花会馆。”(6)不过,明万历也好,清雍正也好,大家都承认佛山在琼花会馆之前已有“诸红船子弟,有其组织,有其规模”。“粤俗好歌”,(7)早在西汉惠帝刘盈(公元前194—前184年在位)时,已出现称为“越讴”的吟唱。明代欧大任的《百越先贤志》和屈大均的《广东新语》中,均有“南海人张买侍游苑池,鼓棹为越讴,时切讽谏”的记载。(8) 明、清两代,佛山本地的手工业,如铸冶业、陶瓷业、纺织业,发展尤为迅猛。在明中业,佛山的铸冶业已具规模,铸冶业的兴盛,从而带动了陶瓷业和手工业的发展,佛山成为全国赫赫有名的“天下四大聚”之一。中原各省的大量商人到粤经商,在佛山建立会馆,更加促进了本地的经济发展。工商业的繁荣,手工业工人数量众多,再加上外省商帮荟萃,带动了民间各种文化娱乐活动的活跃。查阅有关资料,最早本地戏剧活动的记载是明代正统年间,比起清代雍正早了二百八十年。

  明正统十四年(1449),广东黄萧养农民起义军攻打佛山,《佛山忠义乡志》记载:“守者令各里杂扮故事,彻夜金鼓震天。”(9)杂扮故事就是扮饰,金鼓是演戏和扮饰用的锣鼓。为了虚张声势,把平日的演戏、扮饰的锣鼓都敲了起来,整夜“金鼓震天”。珠江三角洲一带民众喜欢演戏及扮饰这种热闹形式,每逢岁时节日、农闲时候,他们都用这种形式自娱,已经是多年形成的习俗。

  明成化十六年(1480),本地的戏剧活动出现一个新的高潮。佛山一带学戏演戏成风,年青人都沉迷演戏,荒废正业。村中父老告到县府,以至新会县的知县丁积,因为“乡俗子弟多不守常业,惟事戏剧度日”,而下了一个严厉的告示:“不分上下中户,子弟须令有业,非士则农。勿事戏剧,违者乡老纠之。”(10)。

  相隔一年,明成化十七年(1481),广东佛山石湾霍氏七世祖晚节翁告诫子孙,“一年之景,元宵之灯酒,三月初三之扮饰,五月五之龙舟,七月七之演戏,世俗相尚,难于禁革,……三月三扮饰,好事者,大众赁人衣服,借人首饰,或雨汗湿,或遗失损破,用价赔偿,此事何益。……七月七之演戏,良家子弟不宜学习其事,虽学会唱曲,与人观看,便是小辈之流,失于大体。一入散诞,必淫荡其性。后之子孙,遵吾墨嘱。”(11)每年的农历七月七,佛山有演戏的习俗,各村各铺,搭架彩棚演戏。(12)如需“学会唱曲”,本地人是学唱本地的戏曲,而且还要表演“与人观看”呢?故此,笔者认为,霍氏祖先告诫子孙不要学戏,是讲本地的戏曲。而且土生土长的本地戏剧活动,在明中叶已经“世俗相尚,难于禁革”。本地演戏唱戏的习俗,历史悠久,大家都喜闻乐见,代代相传。

  但是,尽管县太爷的通谕也好,村中耆老族长的墨嘱也好,本地的学戏演戏活动越来越蔓延,影响越来越大。而且由演戏造成的多种弊端滋生,如“地保棍徒,动辄敛钱。城市 之区,喧聒时闻,有不愿者强派恶取。”“不知财物竭于优倡,子弟易于浮荡。赌博翦竊,乘机而起。”(13)鉴于这种情况,当地政府只能用强行的手段来压制这种现象,弘治三年(1490),顺德知县吴廷大,因城乡演戏过多,下令将全县经常演戏的“淫祠”尽行拆除。(14)

  然而,学戏演戏是一种根植于民间的民俗文化活动,并非能够用行政命令去制止。在没有任何办法的情况之下,正德十六年(1521),钦差提督学校广东等处提刑按察司副使魏校,正式宣布演戏为违法活动。“倡优隶卒之家,子弟不许妄送社学”、“不许造唱淫曲,搬演历代帝王,讪谤古今,违者拿问。”(15)

  到了霍氏八世,霍也足告诫子孙:“世人不善教子女,至十四五岁,听其姑姐妹三五为群,学琶箫管、读木鱼邪调。日聚东家,夜宿西家,细声讲,大声笑,廉耻之心尽丧,势必冶容诲淫。……”(16)当时民间流行琵琶、箫、喉管等乐器,而这些都是广东八音的主要乐器,唱木鱼是民间十分普遍的娱乐活动。据目前所知,现存最早的木鱼书是法国巴黎国立图书馆藏康熙年间刻本“花笺记”,英国皇家亚洲学会、英国博物馆藏畲文学、考文堂“花笺记”两个刻本。木鱼书与粤剧的关系十分密切,据香港梁沛锦博士整理的11000个粤剧剧目中有很多是木鱼书中改编的。至于木鱼书,历史悠久:明末清初广东诗人邝露有一首五言诗云:“琵琶弹木鱼,锦瑟传香蚁。鬼面饰丹铅,仙袂飘纨绮。”(17)康熙二十三年(1684)奉命祭告南海的王士慎(1634-1711)作《广州竹枝词》六首,其一云:潮来濠畔接江波,鱼藻门边净倚罗。两岸画栏红照水, 船争唱木鱼歌。(18)缪艮(1766-?)有《佛山竹枝词》四首,其四云:木鱼歌里快传杯,不唱杨枝与落梅。(19)木鱼歌明末清初已经在民间相当流行,但为什么说“木鱼邪词”呢?这和当时的社会背景密切相关。不管是木鱼歌也好,戏剧也好,内容都是男女爱情故事和历史帝王故事。在封建社会里,“男女授受不亲”,爱情故事是“邪词淫曲”,禁止传播。《红楼梦》里的林黛玉偷看《西厢记》,已经是大逆不道了。(20)

  康熙二十年进士王植任新会县县令时,日记记载:“余在新会,每公事稍暇,即闻锣鼓喧阗,问知城下外河,曰有戏船。”(21)这是广东有关戏船的最早记载。以佛山为中心的本地班,明末清初已经活跃在珠三角的广大地区。佛山的琼花会馆位于大河边,水路可通往各地。康熙五十九年的族谱有这样的记载:“坡山、三洲圩、河清、古劳、庄步、紫洞、大富、下窖、西南各处近圩之横水渡,每遇圩期以及演戏,俱多赶快,争先下渡,致重沉亡,在在皆然,岁岁皆有。”(22)从佛山出发到四乡各地演戏主要是靠水上交通工具—戏船,戏船一到,锣鼓喧天。“多在郡邑乡落演剧”(23)的本地班“类多不可究诘,言既无文,事尤不经”(24)的戏剧更加合适他们的口味。纯朴的农民一年到头日夜耕作,看戏是他们最大的娱乐。他们喜欢的大锣大鼓,“一唱众和,蛮声杂陈,凡演一出,必闹锣鼓良久,再为登场”。(25)戏班还根据当地农民的作息时间演出,“又如演出至半,举亭午牌,曳然而止,掌灯再唱,为妇女计也。妇女日则任劳,夜则嬉游,其风使然。”(26)这种长期形成的当地人对于本土戏曲的欣赏习惯已经历史悠久,时隔几百年,现今粤剧戏班每到一地演出,都会先演出场面热闹、敲击吹打的例戏,这成了粤剧的一种特色。有了广大的演出市场,使本地戏班一年四季“东阡西陌,应接不暇。伶人终岁巨舸中,以赴各乡之招,不得休息。”(27)

  到了乾隆年间,佛山的戏剧活动极其鼎盛,一年之中,岁时节令、各种神诞、会馆庆贺等都以演剧为主。“三月,乡人士赴灵应祠肃拜,各坊结彩演剧,曰‘重三会’,鼓吹数十部,喧腾十余里。……天妃,司水乡,人事之甚谨,以居泽国也。其演剧以报,肃筵以迓者,次事于北帝。”到了六月初六,“普君神诞,凡列肆于普君墟者,以次率钱演剧,几一月乃毕。”九月的华光神诞,是佛山最热闹的日子。琼花会馆供奉华光,华光帝是粤剧戏行的行业神。在《佛山忠义乡志》中记载得特别详细。“‘华光神诞’,……是月各坊建醮以答神贶,务极华侈,互相夸尚。用绸绫结成享殿,缀以玻璃之镜,衬以翡翠之毛,朱栏树其前,神座凭于上,瑰奇错列,龙凤交飞,召巫作法事,凡三四昼夜。醮将毕,赴各庙烧香,曰‘行香’。购古器,罗珍果,荤备水陆之精,素擅雕镂之巧。集伶人百余,分作十余队,与拈香捧物者相间而行,璀灿夺目,弦管纷咽。复饰彩童数架以随其后,金鼓震动,艳丽动人。所费盖不赀矣,而以汾流大街之肆为领袖焉。”到了十月,“乡人各演剧以酬北帝,万福台中鲜不歌舞之日矣。”(28)

  佛山祖庙有一个顺治十七年(1660)建造的华封台。是目前国内保存得最好、最精美的古戏台。整个戏台大量的金木雕,将戏台装饰得金碧辉煌。正中一幅极其精美的金木雕,是戏剧故事“曹操大宴铜雀台”。华封台后来改为万福台,是慈禧太后寿辰时改的。万福台的建造,正对着祖庙北帝正殿。与整个祖庙成一中轴线,而且戏台也比一般的戏台高。为什么呢?因为戏台的建造主要是演戏给佛山保护神—北帝看的。这和明代珠江三角洲大量流行的地方戏、酬神戏是紧密相关的。

  关于琼花会馆的始建年代,现已去世的老文博工作者孔翟光先生对粤剧专家吴炯坚先生说过,他以前看过康熙版的《佛山忠义乡志》,志内有琼花会馆的记载,称该馆为佛山会馆之冠,建筑瑰丽。还说琼花会馆建于明代嘉靖年间。(29)长期从事粤剧研究的香港胡振先生在他的著作《广东戏剧史》第三卷中写道:“我曾看过康熙版的《佛山忠义乡志》,志中写着琼花会馆建于明万历元年。”还写道:“镇内有会馆凡三十七,琼花会馆建筑瑰丽,为会馆之最。”(30)康熙版的《佛山忠义乡志》,现已不存。乾隆版《佛山忠义乡志》只是刊载了康熙版的二篇序。但是,乾隆志中的佛山地图,只标注一个琼花会馆。据资料显示,当时在佛山的各行各业大大小小会馆十分多,连主编陈炎宗也慨叹曰:“佛山镇之会馆盖不知凡几矣!”这究竟是什么原因呢?笔者认为,明清佛山以手工业和商业著称,为全国四大名镇之首,商业中心除了“三圩六市”(31)之外,还有“九头八尾”。(32)琼花会馆座落于“优船聚于基头,酒肆盈于市畔”的大基铺,(33)大基铺一带在明末清初是十分繁华的,当时会馆“门口有四条大柱,还有个亭子。馆门口的牌匾是“会馆”两字,全馆的面积比当时的祖庙还大。两边有青云巷,分别署有“龙翔”、“凤翥”字样,并有厢房。全馆共分三进:第一进是钟鼓,继后有可拆可合的临时舞台;第二进是琼花宫大殿,大殿前是天阶。第一进至第二进之间相距十丈有余,可容不少观众看戏;第三进是会所,传说曾是天地会秘密集会、进行反清活动据点。”(34)每年的华光诞,戏行伶人集中在琼花会馆里面的琼花宫大殿祭祀华光帝。杨掌生的《梦华琐薄》云:“广东佛山镇琼花会馆,为伶人报赛之所,香火极盛。每岁祀神时,各班中共推生脚一人,生平演剧末厮役下贱者,捧像出龛入彩亭。数十年来,惟武小生阿华一人捧像,至今无以易之。阿华声容技击,并皆佳妙,在部岁中岁俸盖千金云。”(35)由此可见,当时的琼花会馆的影响非同一般会馆。另外,琼花会馆地处佛山的东北角,是东面船只进入佛山的必经之路,不到几百米,就到佛山著名的商业区域—汾水铺,形成了南有祖庙、东有琼花会馆标志性建筑,为来往佛山经商的各省商人提供了便利。

  与琼花会馆紧密相关的是“琼花水埠”。早在几十年前,“不少粤剧老艺人就在佛山大基尾河边见过“琼花水埠”的石碑,上面刻着大明万历琼花水埠……埠头靠着自己的行会—琼花会馆。”(36)不单止粤剧老艺人见过,广东八和会馆的会长黄君武也见过:“在佛山大基尾水埠边,我见过一石碑,刻有‘琼花水埠’四字,是明朝万历年间立的。可以推断,该馆成立于明万历年间或万历年前。”黄君武把这事写进《八和会馆馆史》内。(37)这次佛山博物馆筹办《叶问堂》,八十高令的叶问国术总会会长叶准先生亲口对笔者说过:“少时在大基尾玩,亲眼见过‘琼花水埠’石碑。”他还具体用手比划碑的大小和字样。可以确定,‘琼花水埠’石碑是存在的,琼花水埠是存在的。琼花水埠紧靠着琼花会馆,琼花会馆的建造年代应早于琼花水埠一些。

  二OO二年底,佛山博物馆筹备粤剧珍藏馆,几位工作多年的文博工作者,到佛山大基尾琼花会馆遗址进行考古调查。通过当地居民委员会采访知情老人,到遗址现场查勘,得到了不少第一手资料:琼花会馆座落于佛山市红强街区152号和122号位置。座北向南,会馆门口有河,河边有 ,用约1·5米长、50公分宽、70公分高的红沙岩石块彻成。全长约有二、三十米。琼花会馆五开间、三进深,会馆临河左右侧均有码头(古时称为埠头)。右侧码头为琼花会馆戏行专用,各个戏班上落戏船都是使用这个码头。左侧码头是提供货品上落用和渡口(横水渡),较右侧码头宽一些。即现时鲤鱼沙合作社渡口位置。“琼花水埠”石块就在水埠的右侧。据世居此地的居民回忆,埠头有三根绑船用的大木桩,直径约有30公分粗,品字形立竖。高出水面足有一米半高。当时河流清沏,小孩常以作跳台。80年代,佛山市食品公司在遗址上兴建大楼,当地的居民亲眼见到挖出许多琼花会馆基础用的水成岩石和红沙岩石,大楼地面培土时把这些石块都用作填土。在当地居民的确认下,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征集到几块会馆遗址石块,都是佛山明代建筑常用的水成岩石和红沙岩石,明显有着人工打凿成形痕迹。

  综上所述,琼花会馆应始建于明代的中晚期,琼花水埠石碑的存在、琼花会馆建筑用石的发现提供了物证。至于究竟是明嘉靖抑或明万历还需要进一步提供依据。本地演戏活动的活跃,是根植在广大劳动人民中间的民间文化活动。本土民间说唱文学和民间音乐如粤讴、木鱼、南音、龙舟、粤曲、以及八音、锣鼓柜、和十番等,使本土戏剧得以完善和发展。粤剧是土生土长的地方剧种,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粤剧在佛山这块珠江三角洲最富庶的地方,生根发芽,茁壮成长。在清中叶,随着市场网络的扩大和经济的发展,特别是张五来到佛山之后,把本地的戏曲吸收了外省戏曲的长处,如弋阳腔、昆腔、梆子腔、徽调、汉调等唱腔,整顿了本地班的结构,使粤剧面貌焕然一新。咸丰年间的粤剧伶人李文茂率众起义,使粤剧得以在海内外传播。不到一百年的时间,成为海内外流传最大的地方剧种。如今,粤剧流行于广东、广西、香港、澳门、美国、加拿大、新加坡、马来西亚、澳大利亚、英国等国家和地区,在台湾、法国、德国、泰国、比利时、瑞士、荷兰、日本和亚洲、欧洲、非洲、澳洲、美洲都有粤剧演出。

注释:

1、 中国戏曲志. 广东分卷 P71
2、 赖伯疆《试谈粤剧的形成》
3、 吴炯坚《琼花会馆拾零录》
4、 同3
5、 麦啸霞《广东戏剧史略》
6、 《粤剧研究资料选》P124 1983·1·15广东省戏剧研究室编
7、 屈大均《广东新语》
8、 同7 P5
9、 《佛山忠义乡志》乾隆版
10、 同2中国戏曲志·广东分卷 P71
11、 《太原霍氏崇本堂族谱》之《太原霍氏仲房七世晚节翁家箴》第三册85页
12、 同9
13、 王植《牧令书辑要》卷六
14、 同2
15、 同2
16、 《太原霍氏仲房八世槐庭翁家箴附录》第三册97页 年代:明嘉靖拾叁年
17、 《广东文献》二集卷四(邝中翰娇雅集) 木鱼书目录P9
18、 《渔洋山人精华录箴注》卷十 木鱼书目录P9
19、 《文章游戏》后集 木鱼书目录P9
20、 《红楼梦》第 回
21、 《崇德堂集》卷八 王植《牧令书辑要》
22、 《太原霍氏崇本堂族谱》卷三《商有百物之当货》,康熙五十九年庚子仲冬谷旦书
23、 清代俞洵庆《荷廊笔记》
24、 杨掌生著《梦华琐簿》
25、 同2
26、 同22
27、 同23
28、 同9
29、 同3
30、 胡振《粤剧历史研究》
31、 三圩指明代佛山的盘古圩、表冈圩、塔坡圩,六市指早市、晚市、三元市、朱紫市、
公正市、官厅市。
3 2、 九头八尾是明清时期分布在佛山一带小墟市,其中有大桥头、大基头之类,组成佛山活跃的商品交换基地
33、 同9
34、 同3
35、 同24 
3 6 、37、 同3
 
 
 
 
 
 
 
 
 
 
粤ICP备05076851号 @ 2002-2017foshanmuseum.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公网安备 4406040200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