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学术研究>>文物研究>>文章内容 调整字体大小: - -
 
民国时期佛山万真观史实钩沉
苏东军 (馆藏研究部  副主任  文博馆员)
 
  内容提要:在民国时期,佛山万真观面对宗教政策及地方政府管理的巨大冲击,一方面积极适应形势,通过法定程序确立权属,争取自身权益,一方面努力寻找时机,甚至冒着违反禁令的危险,继续旧有的宗教活动,以维持自身生存和发展,但无奈生存空间日渐狭小,走向衰落不可阻挡。
  关键词:民国 万真观 政策 衰落

  万真观,在佛山历史上占有特殊的重要地位,是本地惟一的大规模道教宫观。佛山万真观(后多称洞天宫),相传建于明代,清初时由罗浮山的全真派道人募资重建,后有序传承,不断扩建壮大,随着本地工商业经济的快速发展,到清中后期达到繁盛,至清末虽然日渐衰落,但规模仍在,在民众中依然拥有广泛的影响力。进入民国,广东大地战火纷飞,而地处珠江三角洲腹地的广府地区更甚,万真观深受冲击,特别是在各项宗教政策的打压下,一步步走向了消亡。今天,万真观旧迹早已无处找寻,本文从遗留下来的片章寸纸探究民国时期万真观的历史,希望能有所裨益。

  一、民国时期万真观的概况
  据民国《佛山忠义乡志》记载:“万真观即洞天宫,在丰宁铺莺岗之麓,康熙癸巳年(1713即康熙五十二),罗浮山冲虚观道衲杜阳栋之五世孙岑合顺与其同门陈有则等十人购地重建。”(1)此后,经过历代道人的努力,宫观的建筑不断拓展,影响力也日益扩大,依托本地持续发展的工商业经济,到清代中后期达到繁盛,至民国初期,虽然经历了二百多年风雨,整体状况保存完好。关于民国时期万真观的规模情况,保留下来的几件档案资料有非常清晰的记录。
  一件是民国九年(1920)南海县县知事何惺常发布给万真观住持何宗伟的谕令。其全文内容为:
  谕道衲何宗伟:
  为谕饬事案据该道衲呈请万真观坐落佛山镇丰宁舖城隍庙街第一号门牌,正座为万真观左为三元宫右为洞天宫右侧为大慈堂,素赖香火醮务所入为奉祀神圣及道友养口之需,毫无蒸尝,因年湮代远契据无存,现估值产价二千元备具甘结呈请印发执照俾资管业等情。当经令行佛山警察第一分所长前往勘丈去后,兹据覆称该观坐落丰宁舖系佛山偏僻地方接近乡落,所估价尚属覆实并绘其图说呈核前来,自应如请办理合就谕饬谕到该道衲即便遵照备足税费缴由本县税契处核收听候印给执照管业,勿违特谕。民国九年七月十七日,知事何惺常。
  这份文件当为万真观遵照当时北洋政府的政令进行注册申请,南海县政府给予的通知书。1915年,北洋政府颁布《寺庙管理条列》,要求寺庙(包括道观)等必须向政府注册。其中十八、十九、二十、二十一条分别规定:本条列所规定注册之事项须向寺庙所在地之该管地方官署为之;业经注册之事项,该管官署应即公告并发给注册证;凡应注册之事项非经注册及公告该管地方官不任保证之责;业经注册之事项如有变更或消灭时须随时禀请该管官署注册。(2)
  这份文告关于万真观的情况主要引述了其住持提交的登记申请材料,并经过了所派警察人员的亲自核实,应属真实可靠。从中可以清楚地知道,万真观的位置“坐落于佛山镇丰宁舖城隍庙街第一号门牌“,主要建筑构成为“正座为万真观左为三元宫右为洞天宫右侧为大慈堂”。
  另一件为当时佛山警察署派遣专人绘制的万真观布局图。这幅图不仅印证了上述说法,而且更加详实丰富,让后人更直观的了解万真观的规模布局。从图可见,万真观为三进建筑,头进为主殿,由右至左依次为斗母殿、三元宫、城隍殿(即万真观-原注)、太上殿(即洞天宫-原注);二进有祖堂、文武殿、大慈堂;三进主要为道士生活区;此外,在三进后还建有住房、山房多间。(3)
  民国版《佛山忠义乡志》成书于民国十二年(1923),应该和上述两个文件的时间相差不远。因此关于万真观的布局概貌,三者所载基本相合。乡志记载:洞天宫“左为大慈堂,以祀无依木主;雍正丁未,游魂不安,怪异屡见,乃奉都城隍神以抚之,佛山之有城隍行台,肇此也;护法者众,结构渐增三元殿、吕祖殿、斗姥殿,峙其东;洞天宫、十王殿、文武殿、太乙楼、洗心亭、清水池,绕其西。”(4)从上述材料可以基本了解当时洞天宫的布局,其规模是十分宏大的。

  二、万真观产权确认
  自民国肇始,从北洋政府到南京民国政府颁布了多部有关宗教的法律规章,力图对寺庙进行管理和规范。大部分法规首先强调寺庙必须进行注册登记,以便掌握其基本信息,确认权属,这也是实施管理的基础。
  万真观为了得到政府的确认和保护,积极按规定进行注册登记。上文提到的“民国九年南海县知事发给万真观的谕吿”,是万真观最早的注册登记记录。布告称“自应如请办理合就谕饬谕到该道衲即便遵照备足税费缴由本县税契处核收听候印给执照管业”,可知在复核了万真观的基本情况后,南海县政府确认了登记申请。但是可能政局动荡,此次申请南海县政府并未颁发凭证。
  辛亥革命爆发后,袁世凯窃取了革命果实,反动面目很快暴露,为了控制广东,打压革命力量,1913年派龙济光率军进入广东,攻打广州,二次革命失败,广东为龙济光所控制,佛山驻扎其一个旅;1915年底袁世凯称帝,激起了全国的反抗浪潮,云南、广西宣布独立,起兵反袁,护国战争爆发,滇军、桂军入粤讨伐龙济光,1916年7月桂军占领佛山,护国战争后,广东随即进入了桂系军阀的统治,长达5年之久。桂系军阀虽然在军事上控制了广东,但广东政局是相当复杂,龙济光残部窜逃海南,不断侵扰雷州半岛,1917年孙中山回粤发动护法运动,建立军政府,由于桂、滇系军阀的破坏第一次护法战争不久失败,1920年8月孙中山命令陈炯明率粤军由福建回师广东,10月29日攻克广州,桂系军阀逃回广西。
  万真观这次提交的注册申请是在1920年7月中下旬,战争一触即发,而不久粤军即展开对桂系的讨伐,势如破竹,将桂系军队打得节节败退,形势动荡,南海县政府当然无法也无暇发号施令。
  万真观第一次获得产权凭证是在1923年。当时佛山镇官产清理分处向万真观发布了通告,其原文内容如下:
  为布告事,照得本镇庵堂庙宇前经收回先后编列底价布告招投在案。现经据丰宁舖城隍庙主持来处申请自愿备具产价请予承领该庙等情前来,事属可行,应即照准,该庙一经缴价承领,业权即属私人所有,日后无论出售或改建,官厅概不干涉。除派员测量划清界址绘图填照发给永远收执管业外,合行布告周知。此布                        中华民国十二年十一月十三日,主任胡思清
  由布告可知,不同于上次登记注册,万真观道士是通过招投购买方式获得了包括城隍庙在内的万真观整体宫观的产权。这与当时广东政府施行的宗教管理政策密切相关。
  桂系军阀被赶出广东后,1921年广州中华民国政府成立,1922年陈炯明发动武装叛乱,二次护法战争失败,孙中山再次到上海避难,1923年初滇军、桂军、粤军联合讨伐陈炯明,收复广州,孙中山回粤组建了大元帅府,1925年由成立了国民政府。由于连年战争,本地经济受创严重,驻粤军队人数庞大,而且当时东征讨陈、北伐战争等一系列军事行动展开,政府财政面临极其严重的困难,为了筹集经费增加财政收入,当时广州市长孙科施行了拍卖寺产运动。其中规模最大,声势最盛,发生在1923年初到1924年9月。拍卖寺产采取公开竞价拍卖的方式,具体办法是“编号估价,公布开投,……如经定期开投,届时无人投承,始准按底价招人承领”。(5)同时规定本寺庙僧道拥有优先承投权:“各僧道居住有年,亦应予以优先承领,……各寺及各道观主持僧道……如欲承回各该寺观,务须遵限于布告后五日内,依照后开底价优先领回,一经愈限,即准他人承领”。(6)
  正是根据政府拍卖寺产的规定,住持出资拍买下万真观,从而获得了该观的产权。佛山官产清理处在收到款项后,向万真观住持颁发了广东财政厅官产清理处钤章的凭证,标志着万真观的产权通过了法律的确认。这个布告并没有明确指出承领产权的万真观住持的名字。在一份万真观诉讼申请书上,提到:“民国十二年(1923),以万真观何宗伟名义备价□□(涂抹不清-笔者注)元,在广东财政厅官产清理处投得”(7),因此这个人应该是何宗伟。
  此后万真观又遵照政府的政策规定,多次申办领取有关凭证,到1940年共有九件:“广东全省官产清理处管业执照;广东全省民产保证;广东财政厅失契业户补领执照税契;广东省财政厅验契证据;广东省政府民政厅不动产登记确定证;广东财政厅广东全省祠堂庵庙寺观上盖契税执照;南海县地政处权利书领取据收条;南海县行政专员公署民产所有权登记证书;南海行政专员公署判还管业批”。(8)这些凭证明确了万真观民产私有的性质。

  三 万真观经营权的拍卖及租金纠纷
  上文引述的佛山镇官产清理处的公告称:“该庙一经缴价承领,业权即属私人所有,日后无论出售或改建,官厅概不干涉。”可知在获得了产权确认后,万真观住持对本馆拥有完全支配权。但事实上,这种支配权只是指产权,而包括神事活动在内的经营权却并不属于万真观。
  1927年8月,为了增加收入解决财政短缺,佛山市财政局发布公告,对万真观售卖香烛纸宝等经营活动进行招商拍卖。由于来投标者未足法定人数,公投不成,最后由万真观道士李宗华出资1800元,获得了四年承办权。8月8日,佛山市财政局局长伍若泉发布了第五五号布告,确认李宗华承办。公报内容如下:
  为布告事,查本市城隍庙道士向在该庙售卖香烛纸宝,年中收入甚丰,除认拨学费外盈余尚巨,当兹市政刷新时期,岂能任其尽饱私囊,应将该项收入收归市有以充地方要政经费。业经呈奉佛山市政厅核准,兹拟底价定期布告招商投承在案。查是日来局投承者未足法定票额,开投未成。现据该道士认缴年额毫银壹仟捌佰元承办四年为期,具呈请优先承领。前来查尚核实当经批准,兹据该道士将全年饷额壹仟捌佰元具缴来局,饬库核收,自应给发令告俾凭照搬合行布告,仰市民人等一体知照毋违。此布。中华民国十六年八月八日,局长伍若泉。(9)
  但是短短一个多月后,李宗华的承办权就被取消了。伍若泉在任不久就改调他处,新任的财政局局长戴天祥于9月22日发布公告以违背定章诓骗民财为由撤销李宗华的承办权,并下令缉拿李宗华,没收其上缴的款项,同时宣布重新招商。公告称:
  照得取缔各庙司祝原为寓禁于征,以期无碍风化起见,现据市民以城隍庙司祝违背定章诓骗民财并将符剑等证呈缴,恳请严行承办以维纪化等情具呈前来。查道士李宗华承办本市城隍庙司祝系我准售卖香烛纸宝四项,其余不得籍端苛勒致干撤究令饬遵照办理在案。据呈前情当经饬拘该庙主持道士何伟南到案,讯明违章诓骗属实,自应先将承案撤销另行招商承办以维纪化。除将缴存预饷充公暨严缉李宗华一名究办外,合行布告乡市民任等一体知照,此布。十六年九月廿日 局长戴天祥。(10)
  戴天祥仅仅依据有人举报就认定李宗华违法经营,以符剑等物证明诓骗民财,理由十分牵强,而且不采取警告责令改正等渐进措施,就断然撤销其承办权,作法令人费解。布告中将万真观主持何宗伟误称为“何伟南”,说明佛山市财政局并没有对整个事件作详细清楚地调查。这表明这是一次有预谋的行为。十几天后,戴天祥发布了将承办权交给商人陈新的令纸,就是证明。该布告内容为:
  令本市城隍庙各道士:
  为令遵事,照得承办本市城隍庙司祝道士李宗华违背定章诓骗有据业经承案撤销布告另行招商承办在案。现据商人陈新备具章程认定年饷贰千零五拾元呈请承办等情前来,查所任饷额尚属覆实,当经批准。兹据将按预饷解缴来局,自应修正章程给发文告俾凭接办,所有该商起饷日期即定由本月十一日起,计一年为期,除分令布告外合行令,仰该道士等即便遵照将城隍庙司祝事宜及城隍神印暨庙内各神殿乙炔神用物品箴筒箴语板凳件即日移交承商司祝陈新接收办理,勿稍违延,嗣后务须安守道规不得干预阻挠致碍饷源,其各懔遵,切切此令。中华民国十六年十月五日,局长戴天祥。(11)
  从令文看陈新出价2050元,比先前的1800元高出250元,数额可观,而且是承办期为一年,更有利于将来提高承办费,也许这才是戴天祥改换承办者的根本原因。
  承办权被政府拍卖,政府获得了承办费,承办商则名正言顺地获得了经营权,那么作为产权所有者的万真观道人处于什么地位?重要的是,万真观道士本来也是依靠售卖香烛纸宝等收入维持生活,现在道观的经营性活动被拍卖了,其他神事活动被禁止,他们将如何生存?有资料显示,按规定承办商需要向万真观缴纳租金的,但是承办商在上交了投拍款额之后不愿意再承担其他义务,时常拖欠甚至拒付租金。因此二者经常发生严重的租权纠纷,万真观不得不提起上诉。
  1939年,万真观状告承办商不仅拒付租金而且私自搬走观内物件,南海县日伪政府为此发布批示:
  本年七月四日状一件,状请判还城隍殿产业并饬令司祝△△(原文即隐去文字,此等文档为万真观道士抄录政府的布告令批,因此涉及到当时熟知的人名、时间等做了简化,下文亦有相同情况-笔者按)文件,点还观内印信什物暨交付传染院租项。由状悉该万真观既属该道士等备价投承之,自应判还管业。据称观侧城隍殿司祝△△现仍盘踞不给租值,近并将观内什物陆续搬迁,殊属不合,严令行佛山警察区署转饬城隍殿司祝△△克日迁出并点还观内物件,至传染病院租项应速与本署庶务员妥订给项可也。仰即切照此批。 中华民国廿八年七月十一日,专员李。(12)
  不久,政府再次进行承办权投拍,万真观要求要么收回投拍命令,要么严令承办商签订租约,以保证其收租权利,为此南海县日伪政府下达批示:
  具状人△△△,-年-月-日状一件,为系请收回准予投承司祝成命,否则亦请饬令承商与业主妥订租饷。状悉查该庙租值请求姑念年老无依着与该承商约给用具租金以维生活,除令该承商曹敬如(即系曹景伟)知照外仰即遵照此批。 中华民国廿九年二月十七日,专员李。(13)
  即便如此,承办商依然以投拍获得司祝权,拒付租金,万真观不得不再次提起上诉:
  (万真观)契据官产执照一切俱全。由民国二十八年七月蒙南海县李行政专员判还管业,至廿九年二月六号被存诚公司司理人李奎生蔑视业权,借口投得司祝,强行租赁地方家私什物器具,不给租金,动以缴饷投得不用给租,诸多恐吓致使本观山坟数百座及大慈堂无依木柱过万无以祭扫,投官产之债项无以偿还,主持司伙日用粮食不敷,只靠变卖家私糊口,所希望者维持发还管业香火以存道衲,秉公给租以维业权,果荷维持则戴恩靡极矣。(14)
  这样作为万真观产权者的住持则既无权决定本物业的使用经营,在神事承办权被拍卖后,也实难获得出租收益,其生存保障进一步被消弱。

  四 万真观开坛建醮案
  1927年,实现形式上统一的南京国民政府,一建立就竭力开展“改革风俗”运动,各种中国传统的民间信仰尤其是涉及迷信性兼盈利性的宗教活动是禁止和取缔的重点,为此颁布了多项法令。1928年广州市风俗改革委员会成立,并于1929年18日举行“破除迷信大会”,大张旗鼓地倡导风俗改革运动。
  作为本地一座大型道教所在,万真观在这次运动中可谓首当其冲,于是发生了“开坛建醮”。
  1929年8月,广州总商会常委袁次明,到佛山出差,发现“该地一般无赖神棍,现正纠众沿户强迫捐款,积极筹备盂兰大会,并已择定废历七月十四日在莺岗城隍庙打开盂兰会”,并将这个情况上报给了广州风俗改革委员会。广州市风俗改革委员会主席蒲良柱随即函告南海县长,指出“查此项陋俗,不惟导人迷信、虚糜金钱,抑且阻碍社会进化造成神棍敛钱之机会,实有百害而无一利,亟应彻底破除”(15),要求立即采取措施禁止。
  接函后,南海县长余心一立即责令万真观所属的佛山警察第五分区署长顾星阶调查情况。顾调查后上报,城隍庙准备开坛建醮事件属实,认为这不仅有敛财之害而且“到开坛之日,则男女杂处,一连数日,喧扰通宵,已于风化公安两有妨碍”,更为严重的是“近闻有等匪徒,欲乘此时机,暗用妇女偷运军火入市,以此庙为集合点,图谋不轨。”(16)因此南海县长发布了严禁城隍庙举办建醮的通告:“该分署长所请严行禁止,应予找准,除指令并行该庙司祝合行布告严禁,仰佛山市民人等一体知照,毋得在该庙开设万人缘斋醮,如敢抗违,定将主动人及该庙司祝拘究”。(17)南海县长同时将处理结果函告了广州市风俗改革委员会。
  虽然政府明令禁止举办斋醮等活动,但事实上并不能完全禁绝。现保存下来的一张万真观举行盂兰会的宣传通告就是证明,该通告标题为“注意”发布于“民国廿七年”即1938年,内容为:
  盖闻阴阳异路生死殊途,阴惨不比阳舒,死生难□(字缺-笔者注,下同)乐。兹我佛镇城隍主宰司察阴阳造化变理生死,权衡屡年例向盂兰大开盛会,卜七月□日启坛至十五日完隆,广发超生之路宏开拔度之门,如有善男信女孝子贤孙附荐先亡,祈早日到庙挂号备办牌位等物,以免临时忙速却意不雅,则阴灵受度得登大罗之天,阳眷蕃昌永享清平之乐矣。并不上门签题醮金,恐有冒名巧骗,勿受其凭为要,谨此奉闻。(注意)本庙特设普通牌位一元起码,挂号日期由旧历六月初一日起至七月初十日止。(18)
  布告中有“权衡屡年例向盂兰大开盛会",表明此类活动是历年延续,已成惯例,而且规模不小,收入可观,甚至引得有人冒名诓骗,万真观不得不提醒防范。而且这种布告,主要内容是木板印刷的,只有日期可以添写,因此制作方便,易于大量散发,若非使用频繁则无必要,反映了在政府禁令下万真观仍想方设法多次举办了盂兰会。
  总之,进入民国,佛山万真观身处社会的巨大变革,面临着多重冲击。宗教政策的影响最为直接和明显,一方面逐步将万真观纳入了法制有序的管理轨道,而另一方面政策的缺漏,特别是实施过程中的走样,带来的消极影响更为严重,登记注册、拍卖庙产等,无疑于一次次的搜刮,经营权拍卖、神事活动被禁止等,实际上截断了万真观传统的生存来源。虽然万真观努力争取自身权益,并千方百计寻找政策空隙维系原有的宗教活动,延续生存,但时移势易,走向衰落不可避免,“城隍庙(洞天宫),在民国1938年佛山沦陷时,曾一度为日军占据,道士四散,建筑物多被破坏,抗战胜利后,庙很衰落,只余一个残废老道士在庙看守”。(19)在一定意义上,万真观的历史是民国时期大多数道教宫观的一个缩影。

  注释:
  (1)民国《佛山忠义乡志》•卷八•祠祀二
  (2)《管理寺庙条例》,《司法公报》,第四十五期,1915年11月,第45页。
  (3)《民国佛山警察署绘万真观布局草图》,佛山市博物馆藏。
  (4)冼宝榦编撰:《佛山忠义乡志》•卷八•祠祀二,民国十二年版
  (5)《广州市市政公报》第78号,第27页,转引自赵春晨等著:《宗教与近代广东社会》,宗教文化出版社,2008年3月,第377页。
  (6)《广州市市政公报》第98号,第30页,转引自赵春晨等著:《宗教与近代广东社会》,宗教文化出版社,2008年3月,第378页。
  (7)《万真观诉存诚公司强租书》,佛山市博物馆藏。
  (8)同3
  (9)《1927年8月8日佛山市财政局第五五号公告》,佛山市博物馆藏
  (10)《1927年9月22日佛山市财政局第九号布告》,佛山市博物馆藏。
  (11)《1927年10月5日佛山市财政局第二三号令》,佛山市博物馆藏。
  (12)《1939年7月17日日伪南海行政李专员判还管业批》,佛山市博物馆藏。
  (13)《1940年2月27日日伪南海行政李专员有关万真观批文》,佛山市博物馆藏。
  (14)《1940年万真观告存诚公司状纸》,佛山市博物馆藏。
  (15)《函复广州市风俗改革委员会经已禁止城隍庙开坛建醮请查照案》,《南海县政季报》:第一期(1929年),第195页。
  (16)《布告严禁佛山城隍庙开坛建醮案》,《南海县政季报》:第一期(1929年),第194页。
  (17)同12,。
  (18)《1938年佛山城隍庙盂兰会通告》,佛山市博物馆藏。
  (19)区瑞芝:《佛山新语》,1992年1月,内部交流本。
 
 
 
 
 
 
 
 
 
 
粤ICP备05076851号 @ 2002-2017foshanmuseum.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公网安备 4406040200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