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学术研究>>地方历史文化研究>>文章内容 调整字体大小: - -
 
试论大理白族婚俗——以双廊镇大建旁村为例
王海娜 (  馆长助理  文博副研究馆员)
 
  摘 要:大理是白族的聚居地,也是云南文化的发祥地之一,民俗文化独具特色,各个村寨的婚俗也有所不同。双廊镇大建旁村是典型的白族村寨,至今仍保留着择吉日、拜本主、搭彩棚、迎亲、掐新娘、拜天地、宴请宾客、回门等传统的婚礼习俗。婚嫁方式有婚嫁婚、入赘婚、不招不嫁婚,不同的婚嫁方式对应着不同的财产继承权,体现了白族文化的包容性,也是乡村社会秩序的展演。
  关键词:白族 大建旁村 婚俗 婚嫁方式 财产继承

  白族是我国西南边疆的一个少数民族,历史悠久,文化丰富多彩,主要居住在云南、贵州、四川、湖南等省。云南大理地区是白族的聚居地,也是云南文化的发祥地之一。勤劳聪慧的白族人民,在服饰、饮食、居住、节日、婚丧、宗教等民俗方面,都具有独特性。大理白族的婚俗各个村寨有所不同,婚嫁形式也有多种,婚俗文化绚丽多姿。2011年初,笔者跟随“中国白族百村影像民族志”课题组到大理地区做田野调查,田野点设在双廊镇大建旁村,现将观察、访谈获得的关于双廊镇大建旁村白族婚俗材料进行梳理,(1)试对白族婚俗进行探讨。

  一、大建旁村概况
  大建旁村隶属大理市双廊镇,地处双廊镇南边,距双廊镇政府所在地1公里,到镇政府道路为柏油路,交通较方便,距大理市68公里。大建旁村东邻伙山村,南邻长育村,西邻洱海,北邻双廊村。全村国土面积4.54平方公里,海拔1975米,年平均气温15℃,年降水量1080毫米,辖大建旁、岛依旁、水长箐三个村民小组,其中岛依旁为渔业组,其他为农业组。该村现有农户497户,有乡村人口1739人,其中白族1709人,汉族16人、彝族14人。全村耕地面积797亩,人均耕地0.47亩,林地5361亩,主要种植水稻、大蒜、包谷等作物;农村经济以种植业、畜牧业收入为主,全村群众的生活普遍贫困。(2)大建旁村背靠绿萝山,面向洱海,自然风光优美,民风民俗古朴。现在,村里田地大部分被征用,洱海污染也比较严重,渔民没什么鱼可打,村民生活普遍贫困。但村里人都比较淳朴,很多人不愿意出去打工,如今有些村民开办客栈、旅馆,但由于客人少,生意也不景气。
  大建旁村有杨姓与李姓两大姓。杨姓是最早来这里发展的,有二十多个家族,同姓可通婚。杨姓村民认为他们同姓之间不一定有亲戚或血缘关系,只有本家之间不能通婚,这大概源于杨姓在此地繁衍生息太久的缘故,再加上文革期间村里的族谱都被烧毁了,因此很难探究杨姓的源流。李姓家族大概有五个左右,同姓不可以通婚。因为李姓比杨姓在村里发展的时间短,才两百多年的历史。李姓原先住在海西沙村,后来打鱼划船来到岛依旁这个地方,觉得风水不错,就买地定居下来,如今岛依旁李姓居多,后来有部分家庭从岛依旁迁到大建旁村。赵姓较少,来自附近的玉几岛,是解放后才搬过来大建旁村定居的。

  二、独具特色的白族婚礼
  白族婚姻实行一夫一妻制。白族婚礼同汉族等其他民族一样,包括订婚、迎亲、拜天地、宴请宾客、回门等仪式,但又具有自己的民族特色。白族婚礼是白族在长期历史进程中形成的关于缔结和确立男女双方婚姻关系的社会活动和人生礼仪。它是白族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发展的产物,会随着白族社会的发展而变化。(3)在大建旁村,过去婚姻多由父母包办,男方要付昂贵的聘礼,举行婚礼时还要花费很多的钱财。现在,随着时代的发展、社会的进步、观念的改变,白族婚俗有了很大的改进,青年男女婚恋比较自由,婚事大多由自己做主,但至今仍保留着传统的婚礼习俗。传统的婚礼一般要举行三天。第一天搭彩棚、拜本主,做好各项准备工作;第二天是婚礼的正喜之日,包括迎亲、拜天地和宴请宾客等;第三天回门。
  择吉日:男女青年自由恋爱或经人介绍后,先订婚确定关系,然后再举行婚礼。订婚到结婚时间不定,有的订婚后几十天就摆酒,有的订婚后几年才结婚。订婚时,男女双方父母要商量好彩礼和嫁妆各自出多少,一些有钱人家女方的嫁妆甚至超过男方所送的彩礼。婚礼的日子要专程请先生挑选,要挑选跟全家人八字都相宜的好日子。一般村里婚礼都会选在腊月的时候举行,一是农闲季节、村民都有时间帮忙,二是经过一年的劳作,家里经济比较充裕,所以经常出现一天有好几家办喜事的情况,村民一天要跑好几家去做客。
  拜本主:婚礼的前一天,主人家要到村中本主庙拜本主。大理白族地区的本主信仰以地缘和村社为纽带,几乎每个村寨都有自己的本主庙和本主神像,其核心是保佑国泰民安、五谷丰登、六畜兴旺、富贵吉祥。大建旁村本主庙大概始建于唐代,曾于清嘉庆十一年(1808年)复修,文革期间遭到严重破坏。我们现在所见的大建旁村本主庙是文革结束后重新修葺的,由庙门、大殿、厢房、耳房、戏台组成。大殿中间供奉着村里的本主——南诏开国元勋王乐宽;西边供奉着财神,东边供奉着妙庄王;左耳房供奉着鲁班,但没有塑像;右耳房供奉着子孙娘娘。村里本主庙香火旺盛,各家各户如果有什么喜事或者逢年过节,都要到庙里上香。此外,本主庙也是村里老龄协会的办公地点和村中老人的活动场所。结婚拜本主的顺序为先拜本主和两边的财神、妙庄王,然后拜右耳房的子孙娘娘,最后拜左耳房鲁班。
  在大建旁村本主庙,笔者正好遇上明天要迎亲的主人家于中午十二点多到本主庙祭祀。两位男性年轻人抬着供品盘走在前面,供品盘中摆放着一个猪头及尾巴、两只猪后蹄、三只咸蛋、一碗白米饭、一刀猪颈肉。新郎的父母以及村里几位德高望重的老妈妈带着糖果、瓜子、乳扇、炸米糕等供品,随后在喜乐伴奏声中踏入本主庙,乐队有两个人,一人吹唢呐,一人敲钹。新郎的父母在庙里祭祀时,猪头对着神像,期盼一对新人能得到本主的庇护,可以早生贵子、恩爱美满、白头偕老。祭拜完毕后,新郎的父母要把供品象征性地取一点撒在地上,表示请众神享用,然后请周围的人品尝糖果、瓜子、乳扇、炸米糕等供品,共同分享喜庆。
  搭彩棚:男方家要在结婚正喜之日前一天,请人搭好彩棚。白族人很注重居住环境,以家庭为单位自成院落,在功能上要具有住宿、煮饭、祭祀祖先、接待客人、储备粮食、饲养牲畜等。白族民居的主房一般是依山傍水、坐西向东,平面布局和组合形式一般有“一正两耳”、“两房一耳”、“三坊一照壁”、“四合五天井”等。具体采用什么形式,则由房主人的经济条件和家族大小、人口多寡所决定。男方家一般都在自己家的院子里搭彩棚宴请宾客,家庭条件差、住房狭窄的人家会搭照壁式一面台,富裕人家则在庭院正中搭建气派的彩棚。
  搭好彩棚之后,男方家要在正喜之日的前一天晚上,邀请乡里会唱戏的人来唱带有恭喜祝贺之词的吹吹腔、大本仙等曲调。客人一边吃喝,一边听戏,新郎会在一名陪郎的陪伴下,伴随着唢呐手吹奏的“龙上天”乐曲声中,一桌一桌地给客人敬酒、敬茶。一直唱到半夜,然后在场的男女老少,每人品尝一碗汤圆,预祝明天婚礼圆满,吃完汤圆才离开。
  迎亲:迎亲是婚礼中最热闹的一个环节。迎亲时,新郎要有陪郎一路随行,陪郎人数大约十人。此外,还要有唢呐手一路相伴。到了女方家门口,唢呐手要吹奏“蜜蜂过江”、“大摆队伍”、“迎亲调”等欢快的乐曲,然后女方家才派出几位年长的亲戚出来招呼迎亲的人们进门。进门后,女方家会由4个或6个小男孩逐一给他们敬献苦茶、甜茶、糖茶,然后新郎对着女方家堂屋的供台磕头,再给女方的父母磕头,并把酒杯里的酒倒半杯到地上,半杯喝下去。新娘也有陪娘,人数大概也是十人。随后,陪娘会给新郎和陪郎出难题。新娘要趁此时间,用调子哭唱出自己对亲人的不舍和对今后生活的担忧(当地也称为“哭嫁”),然后才随迎亲的人在欢快的唢呐伴奏声中离开女方家,出门上路。迎亲的队伍还没有回到男方家,男方家的长辈就早已在大门口等候相迎了。新娘若是从外地嫁过来的,婚车开至村口时,新郎新娘必须下车步行到新郎家中。虽然现代化的交通工具让迎亲更为便捷,但新郎新娘仍要遵循传统迎亲过程中的一些礼节,进男方家门时要喝里面加了花椒的酒,味道有点甜、有点麻,象征他们的婚后生活会酸甜苦辣、五味杂陈。
  掐新娘:新娘进门之后,要在陪娘及男方女长辈的簇拥下进房梳妆打扮。以前结婚,新郎新娘必须穿白族服装,现在年轻人结婚是否穿白族服装,则看个人的喜好,父母不会强求。近些年,随着白族生活条件的改善,村里年轻人结婚时,几乎不穿白族服装,而是改穿婚纱、旗袍等时尚的结婚礼服,更加凸显个性和时代感。在新娘去新房的必经之处,早已等候着掐新娘的妇女们便蜂拥而上,在新娘的身上乱掐,据说这样是为了沾新娘的喜气。而新娘则在陪娘的护拥下,快步跑进新房,不让别人分走自己的福气和喜气,以使婆家福气更旺。掐新娘的场面十分热闹,人们笑声四起、一团喜气,这也是白族婚礼特有的习俗。
  拜天地:新娘装扮好之后,在陪娘的簇拥下来到中堂,便开始举行拜天地仪式。一拜天地,二拜父母,最后夫妻对拜,行三跪九叩礼。有的白族村寨是在新娘进洞房之前便举行了拜天地、拜父母仪式。礼毕,新郎忙活招待宾客,新娘则回洞房稍做休息。新房的门、窗、墙、婚床、被褥和其他各种物品上面,都要贴上红双喜字,让喜气弥漫整个新房,象征着新人幸福吉祥。新房的门框上面要挂着一面镜子,俗称“宝镜”。这也是白族婚俗中借物驱邪的一种方式。镜子被视为一种灵物,是一切妖魔鬼怪乃至凶神恶煞现原形而惧怕的法物,宝镜可以驱邪避恶,保佑新人平安、幸福。(4)这个辟邪的宝镜要一直挂到新婚夫妇第一个孩子出生后,才可以摘下来。
  宴请宾客:宴请宾客是婚礼的重要组成部分。大理白族十分重视婚宴,讲究排场,相当隆重。大理白族传统婚礼上宴请宾客的酒席为白族八大碗,一般八个人一桌。白族八大碗有木耳、白豆汤、八宝饭、酥肉、东坡肉、粉蒸排骨、海带、青菜。现在村里人条件好了,一般会在土八碗的基础上再加多几道菜,如鱼、蛋包肉、拼盘、乳扇、生肉生皮等,荤素搭配,自由组合,只要凑够八碗就可以了。其中,生肉生皮是大理白族的特色菜肴。大理坝区家家户户都有吃生肉的习俗,每逢过年过节或婚丧嫁娶办事杀猪时,必定要吃一顿生肉。吃生肉一定要保证新鲜,所以通常是上午杀猪后趁新鲜吃。一般都是吃瘦肉、猪皮和猪肝,将肉剁碎,佐以酸辣酱沾着吃。郑景泰《云南图经志书》卷一记载:白族“贵生食,土人凡家嫁娶燕会,必用诸品生肉细剁,名曰剁生,和蒜泥食之,以此为贵。”(5)婚宴菜肴的丰盛程度则是主人家经济实力的展现。
  大理白族地区农村婚礼的酒席是流水席,客人吃完就可以走,然后撤席,重新上菜,下一拨客人再接着吃。席间,客人可以把一些荤菜打包带回家,给没来做客的家人带回去,寓意为家人带回喜气和福气。这在大理白族地区农村是一个十分普遍的风俗。主人家一般都会有人负责为男宾客安排座位,招呼周到。女宾客则要自己找座位,如果客人太多,就要站在正在吃的客人后面预订座位,否则座位就会被别人抢去。在宾客吃饭的时候,有唢呐手吹奏助兴。村里人来做客是要送礼钱的,一般是50元,也有100元、200元、500元的,关系好的则送1000至2000元。据村里人介绍,礼钱是礼尚往来的,这家送多少,下次这家办事时主人家就要回多少礼钱,长期来看还是基本平衡的。
  新郎与新娘在宾客未完全入座之前是不能吃东西的,这是对宾客的尊重。所以新娘经常从早上八点到晚上吃晚饭之前,都要饿着肚子。新郎、新娘只有等宾客吃完离席之后才能入座,与陪郎和陪娘一起进餐。一般传统的婚礼上,新郎新娘坐桌子一边,新郎父母坐对面,两名陪郎、两名陪娘分别坐在新郎、新娘旁边,八个人一桌。由于大建旁村比较小,村里婚礼酒席规模不大,客人也不算多,一般到五点多宾客就陆续离席了,如果客人多的话,新人则要等到晚上八点才能吃饭。如果婚宴规模大、客人多,则说明主人家人缘好、经济势力强。
  闹洞房:以前,大建旁村民结婚的风俗是晚上不闹洞房的。近几年,随着社会的发展,村里人的思想也逐渐开放,再加上有些新郎、新娘是在外面工作的,所以就将闹洞房习俗引进到村子里。婚宴散席之后,新郎或新娘的同事、同学、朋友等年轻人便一齐拥入洞房,开始进行各种形式的闹洞房活动,但村里人一般是不参加的。
  回门:结婚的第三天,新郎新娘要回娘家门,拜见岳父岳母,认识女方家里的亲戚长辈,熟悉其称呼及尊卑大小。新娘新郎回门时要带上烟、酒、糖、茶等礼物,女方家要准备筵席款待亲友。这一天,新郎新娘必须在日落前回到男方家。
  以上介绍的是大建旁村嫁女儿到男方家的一般婚姻习俗,然而村里还存在其他的婚嫁形式,其婚礼仪式也会在此基础上,根据各家的不同情况,或多或少有所差异。

  三、白族的婚姻形式
  大建旁村现在的婚姻形式主要有三种,即嫁娶婚、入赘婚和不招不嫁婚。其中,嫁娶婚是主要的婚姻形式。男女青年可以根据自身的实际情况,选择适合自己的婚姻形式,任何一种形式的婚姻,在村里都是被人接受和尊重的。
  嫁娶婚:嫁娶婚即女方嫁到男方、男方将女方迎娶到家里,婚后女方要居住在男方家里,与丈夫一起赡养男方的父母,生的孩子随男方姓。这种婚姻形式也是我国各民族普遍实行的传统婚姻方式,在大建旁村也是占大多数的,婚礼通常都比较传统、隆重。
  入赘婚:白族地区婚姻中有入赘的婚俗。入赘婚也称为招上门女婿或招赘婚,这种情况大多是由于女方父母没有儿子或者儿子不在身边,而男方家通常兄弟多或者家庭困难,所以女方父母就招姑爷上门,继承家业。如果青年男女恋爱关系确定后,男方愿意到女方家上门,在征得双方父母同意后,定婚时女方家把男方及其家里长辈亲友邀请到家里,由女方家长辈在宴请宾客的时候,当着众亲友的面为男方改姓取名。此后,男方就要随妻姓,不再使用原来的姓氏名字,并按照女方在家的排行定男方的排行。随后,男方成为女方家里的一员,同辈人之间只能互相称兄弟,禁忌把入赘的男子称为“姐夫”、“妹夫”或“姑爷”,生的孩子第一个必须随女方姓,第二个可以随男方姓。以前,入赘男子只有随女方姓后,才可以继承女方家里的财产。现在大建旁村民都比较开通,入赘男子不必随妻子姓也可以继承女方家的财产。另外,有的白族人家因为家里经济条件不好,还有意把儿子“嫁”出去,而女方家里也乐意讨姑爷进门,因此民间还有“打发儿子招姑爷”的俗话。
  入赘婚的男子不仅在社会上享有同不入赘的男子一样的地位,而且还受到邻里乡亲、女方家亲友的尊重,并享有继承女方家财产的权利,同时也要担负起赡养女方父母、照顾年幼弟妹的责任。入赘婚夫妇如果生有两个以上儿子,那么次子可以回到父亲原来的家庭继承财产。入赘婚是母系社会男子就婚到女子家庭婚俗的残余和变异,《诗•邶风•匏有苦叶》中就有“士如归妻”的记载,“归妻”即男子回到女子家去。《汉书•贾谊传》记载:“秦人家富子壮则出分,家贫子壮则出赘。”可见,入赘婚在我国秦汉时期就已经广为流行,并被白族等一些少数民族沿用至今。
  不招不嫁婚:不招不嫁婚是近十几年才开始在大理白族地区逐渐流行的一种婚姻形式。现在,大建旁村的很多年轻人外出工作,经济独立,不需要依赖双方父母,因此在外面工作的年轻人很多都采用这种不招不嫁婚。这种嫁婚形式,男方父母不用给彩礼,女方父母不需办嫁妆,所有的结婚费用都由新人自己承担。结婚收到的礼钱由父母收纳,酒席费用就从礼钱里面出。婚后夫妻可以居住在男方家或女方家,也可以两家轮流居住,或者选择单独居住。不招不嫁婚的女方不算嫁出去,双方父母均要照顾,过年要轮流回双方父母家过,若父母有病要承担医药费,父母丧葬需要回家戴孝,而出嫁的女儿只需送礼钱即可。不招不嫁婚的女方有权继承父母的财产,生的孩子随男方姓,若有两个孩子,其中一个可以随女方姓。在村里,若女儿是不招不嫁婚,父母会把女儿婚后生的孩子称为孙子,而不叫外孙。不招不嫁婚其实也有很多问题,例如双方父母会争着带孙子。村里就有一家不招不嫁婚的,双方老人都争着带孙子,最后只好定下规矩,每家轮流带15天。
  此外,白族农村人现在观念比较进步,很重视孩子的教育质量,所以很多人选择只生一个孩子。大建旁村就是计划生育先进村,一是政府计划生育工作抓的紧,二是村里人的思想开放,村里40多岁的人当中,就有几户是独生子女的。实行计划生育政策后,人口越来越少,孩子少又要照顾双方父母,因此最近十几年白族出现了不招不嫁的风俗。在大建旁村,如果是嫁女儿,男女双方在同一天请客,即结婚当天早上10—12点在女方家里请客摆酒,下午2—3点男方将女方接回家,晚上在男方家里请客。若是不招不嫁婚,则男女双方要分别请客摆酒。

  四、白族的财产继承权
  白族的财产继承权分几种方式,嫁娶婚的女方无权继承父母的财产,不招不嫁婚的女方可以继承父母财产,上门女婿仍可继承男方父母的财产。大建旁村家庭的财产分配有两种形式,一是平均分配,二是递减分配,即老大占最大份,老二次之,如此类推,老幺最少。因为老大对家里的贡献大,所以房子通常会分给老大。若家里老大是女儿,招上门女婿,同样会分得女方父母财产的最大份。村里的上门女婿可以回到原家里享有继承权,前提是要赡养父母;如果不赡养父母,就不能继承父母的财产。上门女婿没有权利支配原父母家里的财产,只有等父母去世之后,才可以享有继承权。若家里兄弟两人,老大在家赡养父母,老二为上门女婿,那么老二回家继承的财产只能占三分之一,老大可以继承父母三分之二的财产。以前上门女婿要改姓,如果婚后生了两个孩子,那么老大随母亲姓,老二可随父亲姓,老二也可以继承父亲应该继承的那份财产。
  白族基本上实行一夫一妻的家庭制,儿子成婚后即行分居,父母一般从幼子居住。在大建旁村,分锅与分财产是不同的。分锅等于分家,老大结婚后即可分家,但财产仍属于父母。分财产则要等全部儿女都结婚后才可进行,父母将财产全部分给儿女,以后靠儿女赡养。
  大建旁村有关于家庭财产继承的财产分担书,通常找村里或家族里有威望的人做中间见证人,大家签上名字、盖上章后才能生效。财产分担书签好后,也要等到父母去世之后,才可以继承父母的财产。财产如何分配,也要尊重父母的意见,如果子女觉得分法不公平,则由村里或家族里德高望重的人出面进行协调。如果嫁出去的女儿因为娘家兄弟无法赡养父母,也可以承担起赡养父母的责任,同时相应地享有父母财产的继承权,但必须请家族中有权威的人作证,立有字面依据,起草一份财产分担书并签上名字,否则父母去世后,口说无凭,没有证据。

  五、白族婚俗的文化背景分析
  大理白族自治州地处云南省中部偏西,东巡洱海,西及点苍山脉。这里气候温和,土地肥沃,风光秀丽,物种多样,是最适宜人类生存的地方,也是我国西南边疆开发较早的地区之一。远在四千多年前,大理地区就有原始居民的活动。在漫长的历史岁月中,大理曾有着显赫的地位和作用,被喻为“亚洲文化十字路口的古都”,被称为“南方丝绸之路”的“蜀•身毒国道”和“茶马古道”都与大理的地理位置有着密切的关系。(6)绵延在横断山脉崇山深谷中的这两条古道,是中国同东南亚、中亚各国进行文化交流、商贸往来的重要门户,频繁往来的马帮商队,促进了白族与汉、藏、彝、傣、纳西等各民族的文化、宗教、文学艺术交流与融合,形成了大理地区白族文化的包容性、多元性以及白族人的开放性。
  大理白族的宗教信仰是多元的、融合的宗教信仰,白族既广泛地信仰佛教,同时也信仰道教,并将佛教、道教与本土的巫教相融合,形成了独有的本主信仰。(7)大理地区白族人普遍信仰本主,视本主为村社保护神,并认为本主能保佑人们风调雨顺、六畜兴旺、五谷丰登、子嗣繁衍、功名富贵。据不完全统计,大理地区的本主庙有近千座。白族人本主崇拜的对象和内容十分广泛和复杂,帝王将相和封建伦理道德所推崇的人物,以及儒、佛、道的神,纷纷加入到本主神的行列,精糟杂糅,充分反映出白族文化的开放性。(8)白族所供奉的本主神虽然形形色色,但都是对白族有恩的、有利的、有用的人或物,可见白族的本主崇拜是一种现世的、实用性的宗教,因此能够从古至今一直延续下来。这些宗教信仰对大理白族传统文化的影响也是深远的,从而形成了大理白族地区开放的、多元的、融合的文化体系。
  正是在大理白族地区这种独特的地理环境、物质文化和开放的宗教信仰氛围熏陶下,白族人民具有了开放、包容和善于学习的特点,对外来文化与本民族文化进行对接与交融,而不是被动的接受或取代本土文化。在这样的文化背景下,大建旁村的白族婚俗才特色鲜明,村民在遵照传统婚姻仪式的同时,也接受新娘新郎不穿白族服装和从外面传来的“闹洞房”习俗,对入赘婚的男方很尊重,并根据社会的发展进步情况,创造出“不招不嫁婚”这一婚姻形式,并在财产分配问题上周全细致,独具智慧。
  中国自古就有“礼仪之邦”之称,礼仪是儒家伦理道德的重要范畴。《礼记•曲礼上》记载:“道德仁义,非礼不成;教训正俗,非礼不备;分争辨讼,非礼不决;君臣上下,父子兄弟,非礼不定;宦、学事师,非礼不亲;班朝、治军,莅官、行法,非礼威严不行;祷祠、祭祀,供给鬼神,非礼不成不庄。”
  中国传统的礼仪文化很多方面都被白族所接受,成为其调适人际关系、规范人们行为的准则。白族婚礼是白族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整个仪式活动过程中,贯穿了新郎新娘对双方父母及长辈的尊重,仪式的参与者是以本家族的成员为主,仪式的主持者则属于地方社会中的“精英”范围,整个婚礼就是乡村社会秩序的展演。白族婚礼同其他社会仪式一样属于社会化的、群体认可的重复行为和活动,它对社会秩序的稳定和道德形象的塑造起到了其他许多社会活动无法替代的作用。(9)白族婚礼建立了在日常生活之外一种特殊的、暂时的、有目的、带有宗教信仰等的仪式,体现了宗亲、姻亲、邻里等各种亲情与友情关系,在村治中发挥着“睦亲族,厚人伦”的功能,同时也具备着维护乡村宗族社会秩序的功能。

  注释:
  (1)访谈对象:李孝,男,71岁;李洪标,男,61岁;李红军,男,52岁;杨勇,男,41岁;杨珑,男,23岁;李丽,女,40岁;杨元兰,女,37岁;杨梅,女,29岁。以上访谈对象除杨梅为在大建旁村见到的双廊村人外,其他都是大建旁村人,均为白族。
  (2)该资料根据大建旁村村支书、村主任杨建武先生提供的村委会2010年12月31日报表,进行整理。
  (3)杨庆毓:《大理坝区白族婚礼的当代变迁及影响》,《云南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0年第4期。
  (4)高静铮:《云南白族婚俗初探》,《民族艺术研究》1999年第6期。
  (5)杨艺:《元明清时期白族风俗探析》,《云南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7年第3期。
  (6)毕芳:《白族本主神话的特色——神祗的多元化与人性化探析》,《云南财贸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6年第1期。
  (7)邹丽娟:《从宗教信仰的视角探析大理白族传统文化的多元融合》,《贵州民族研究》2008年第3期。
  (8)段鼎周:《白子国探源》,昆明:云南民族出版社1998年版,第236页。
  (9)彭兆荣:《人类学仪式的理论与实践》,北京:民族出版社2007年版,第23页。
 
 
 
 
 
 
 
 
 
 
粤ICP备05076851号 @ 2002-2017foshanmuseum.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公网安备 4406040200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