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学术研究>>文博工作研究>>文章内容 调整字体大小: - -
 
当前我国民俗博物馆建设中的问题与对策
孙丽霞 (馆藏研究部  文博馆员)
 
  [摘要]目前民俗博物馆建设面临着基础薄弱、发展滞后、民俗文物流失、毁损严重等一系列困难,而保护民族民俗文化,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又是民俗博物馆肩负的刻不容缓的重任。这种形势下,民俗博物馆如何走出困境,建设成为既能很好地履行博物馆社会职能的公共文化机构,又能成为本地区民俗文化中心,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基地,是本文要探讨的。
  [关键词]民俗博物馆;建设;问题;对策
  2007年年国际博物馆协会第二十一届全体大会通过的《国际博物馆协会章程》中是这样定义博物馆的“博物馆是一个为社会和其发展服务的、非赢利的永久性机构,并向公众开放。它为研究、教育、欣赏之目的,征集、保护、研究、传播并展出人类及人类环境的物证”。民俗博物馆属于专题博物馆,它征集、保护、研究、传播并展出的“物证”是民俗文物,民俗文物是民俗博物馆的核心,也是它的特色。博物馆通过民俗文物的研究、展示及相关活动,反映民众日常衣食住行、生产、礼仪、信仰、节日活动等各方面的民俗事象和民间风俗习惯,传播优秀传统文化,开展思想道德、审美教育。虽然,民俗博物馆有着非常重要的社会功能,但是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我国的民俗博物馆的建设一直比较缓慢甚至滞后,存在着许多问题和困难。现在,随着社会的进步,民众对精神文化需求越来越多,对传统文化认知程度越来越高,对民俗文化的需求日益强烈,同时,由于城市化和全球化发迅速发展,人们也看到了民族民俗文化不断衰退,不断消亡的残酷现实,保护民族民俗文化,已成为当今有识之士的共识,也成为博物馆界共识。民俗博物馆的社会职能决定它必须在当下保护民族民俗文化,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工作中承担重要职责。但是,现在我国民俗博物馆的社会职责履行能力是不容乐观的,要适应社会的发展的需求,民俗博物馆应该不断加强自身的建设,除了基本功能的建设和发展,还是不断开拓新的职能,服务社会和适应社会发展。

  一、目前我国民俗博物馆建设所面临的困境
  1.各级政府不够重视,民俗博物馆少而基础薄弱。
  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后,我国博物馆发展逐步入步正规,发展较快,博物馆无论在质量还是数量上都有了质的飞越。但是,多年来由于一些观念影响和客观条件限制,我国各级政府都把综合性博物馆建设放在首要位置。对其它类型的博物馆的建设有所忽略,尤其是民俗博物馆。目前,我们没有国家级民俗博物馆,省一级的也就屈指可数的几个,市、县以及民营或者私人民俗博物馆略多一些,但是普遍规模不大,文物数量较少,展览水平不高,所发挥的社会作用有限,甚至常常连生存都有困难。以广东为例,我们没有省级民俗博物馆,作为广东省最大城市的广州,它的民俗博物馆坐落花都区三华村资政大夫祠,这个小村子离广州核心区域有数十公里,鲜有人知。关键是它已经立项建设6年了,还没有建成。这样的一个民俗博物馆,它能承担得起有上千万人口的广州市的民俗博物馆的社会责任吗?显然不能。从明代到民国,佛山经济发达、民俗文化活动繁荣,非物质文化遗产极为丰富,现代也是经济比较发达的地区,但是佛山没有民俗博物馆。曾有专家建议把清代民居建筑群“东华里”和清末民国时期的“嫁娶屋”建成民俗博物馆,但多年过去了,没有任何结果。从这些现状就看出政府对民俗博物馆不够重视,甚至认为是可有可无的机构,民俗博物馆长期处于被边缘化的现状。由于没有政府相关政策的支持和资金的补贴,基层私人或民营民俗博物馆生存环境脆弱,随时有关门停业的可能。温州市鹿城区双屿镇的中国鞋都鞋文化博物馆2001年10月对外开放,2007年就停业闭馆。遵义民俗博物馆是家民营博物馆,2008年开业,2009年曾一度关门,门票收入难以维持博物馆的正常营运。以保存和展示北京民俗文化为主诣的私人博物馆——北京胡同张博物馆现在严重亏损 也面临被迫关闭尴尬。另外,由于没有形成有层次的各级民俗博物馆体系,馆际间很少开展学术交流、业务往来,中小民俗博物馆陈列展示及社会教育的业务水平很难提高。由于许多民俗博物馆是不同体制,有国家有民营有个体私人的,馆际的文物藏品的互通有无,交换及借展工作也很难顺利开展。由于以上种种原因,不仅民俗博物馆数量少和而且大部分惨淡经营,这种状况大大制约了民俗博物馆的发展,也必然不能产生良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很难得到社会和民众的认可。长此以往,必然形成一个恶性循环,非常不利于民俗博物馆的建设和发展。
  2.民俗文物征集困难,流失严重。
  民俗文物是民俗博物馆进行陈列展览,社会教育的基础,是民俗博物馆所有工作的中心环节,其重要性不言而喻。而且现在民俗博物馆有一个普遍存在的困境就是民俗文物缺乏。要民俗博物馆正直发挥社会职能,服务公众,承担起相应的社会职能,加大文物征集力度几乎是每个民俗博物馆的当务之急。然而,当前民俗文物征集要面临的困难非常大。首先,从过去到现在,资金缺乏一直是所有博物馆文物征集工作的一大难题。我国的国有博物馆文物征集费用都是靠政府拨款,但政府拨款一般非常有限,有些地区政府拨款只能保证博物馆日常动作,没有专门的文物征集经费。而有些民营或民俗私人博物馆没有政府扶持,全靠门票收入来维持,除了少量旅游业特别发达的地区,其它地区的博物馆都维持得非常艰难,哪里有多少费用来征集文物。而这些年随着我国收藏之风日盛,成千上万的国有、民营企事业等机构和文物收藏爱好者加入了文物收藏洪流中来,这些资金雄厚的富商、公司机构和数量众多的收藏爱好者不仅使所有文物紧俏起来而且价格也是飞涨,这让民俗博物馆手里的那点征集费用真是捉襟见肘啊。但是,现在我们面临的更严峻的现实是,现在民俗文物正在大量流失、毁损。现在,我国处于一个社会变革的时期,农村正在全面城市化,城市又正在大规模地进行旧城改造,使用了多年的生产工具、生活用品不用了,生活习惯、居住环境的巨大变化,脱离了民众需求的民俗文物也在迅速流失。有人说现在的中国象一个大工地,到处是拆旧建新的工地。许许多多老城市的古旧建筑上画着无数个圈,圈内是“拆”字。随着这个“拆”,消失的是大批的古旧建筑、街道、家具、日用品、礼仪游艺用品等民俗文物。其它民俗文物流失渠道还有很多,在2007年7月国家文物局《文物进出境审核管理办法》频布之前,一直使用的《文物出境鉴定管理办法》没有对1949年以前的生产、生活民俗文物做出境限制,对许多民间艺术品也只是一定范围的限制。为了满足有些国外人士对中国民族民俗文化的兴趣,一些外国人或文物贩子长年游走在乡间,收购各种民族民俗文物,然后贩卖到国外。许多民俗文物就这样堂而皇之地流到了国外。2007年7月之后这种情况有所好转,但民俗文物的走私活动仍十分猖獗,许多文物被从非法渠道带出国门。另外,国内文物非法买卖也十分严重,偷盗民俗文物也很猖獗。例如,佛山农村和城郊许多人家的防护措施不是很好,家里的旧红木家俱和古旧用品屡屡被偷。公安机关破案后,带赃物来我们博物馆鉴定文物价值的事情每年都有几次。其实这仅仅是一少部分,相当一部分民俗文物被盗后流入了非法文物市场,永远消失在人们正常的视野中。还有有些旅游区为了吸引游客,到处收集民俗文物,把民俗文物当招揽游客的工具,不仅没有认真保护,甚至是破坏性地使用。而且他们的生意一但经营不下去,那些民俗文物也常常不知所终。在民俗文物严重流失的现在,我们必须有紧迫感,认识到今天不征集的文物,也许明天就永远消失了。加大民俗文物征集、保护力度是势在必行的事情了。
  3.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缺乏一个合适地空间,
  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人类无形文化遗产命名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之前,我国一般都称之民间文化、民间艺术或民俗文化活动。所以我们说的民俗文物相当一部分就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载体,民俗文物和非物质文化遗产是相互依存、密不可分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虽然是无形的,但绝大多数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表演道具,加工工具、制成品等等都是有形的,它们都饱含着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文化内涵。对这些有形文物的保存和保护,也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非常重要的环节。近几年,我国关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展览和各种活动很多,但热闹过后,留下了什么?用于展示的民俗文物流向了何方?就连各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都或者挂靠在群众艺术馆或是公共博物馆,没有一个没有独立的场所和恰当的环境,保护工作的开展受到了限制。我国博物馆界、民俗学界都在呼吁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开辟一个合适的空间。但是现在这种呼吁似乎还没有见到明显效果。刘魁立、徐艺乙等许多专家学者有的从民俗文化研究的角度,有的从非物质文化保护遗产的角度,有的从文物保护的角度,呼吁建立国家民俗博物馆。希望借此来唤起社会对优秀传统文化的认识与珍视。(1)王泉根教授说:“如果我们能建立一座“国家民俗博物馆”,那就能将非物质文化遗产囊括其中,真正将其保护下来,传承下去,不但是向全世界展示我们中华民族多彩文化和民族智慧的窗口,而且也是教育亿万青少年弘扬民族精神、复兴中华文明的极好基地。”(2)可见,民俗博物馆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有多么重要的作用。现在,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轰轰烈烈地开展着,我们在田野调查中征集到的民俗文物的收藏,非物质文化遗产专题展览,各项目传承人的演示、传承等都需要一个长期的、安全的、名正言顺的空间,这个空间是推动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向纵深发展不可或缺的。由于民俗文化、民俗文物与非物质文化遗产有着共生共存的关系,由于民俗博物馆的社会职能决定,民俗博物馆应该成为,也有条件成为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空间。

  二、当前民俗博物馆建设的首要任务是做好民俗文物征集工作
  首先,我们要充分认识民俗文物征集的必要性和迫切性。民俗文物是不同地域不同风俗的代表性实物,是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它是了解各地人民社会生活及文化状况十分重要的实物资料。民俗文物是民俗博物馆开展所有工作的基础,没有一个坚实的基础,再精心设计和策划的展览和社会教育活动都是空中楼阁。同时,征集和保护民俗文物也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基础和重要环节。所以,现在我们面对薄弱的民俗博物馆基础,面对馆藏民俗文物数量少,而现在民俗文物又流失、毁损严重的严峻现实,唯有迅速地,加大力度开展民俗文物征集工作才是当务之急。
  其次,我们作为民俗博物馆的文物征集人员在征集前要做好功课,了解本地区的民俗事象,风土人情,了解民俗文化活动特点和即时的动向及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的分布和现状,做到心中有数。还要了解自己的博物馆馆藏民俗文物的优势与不足,做到有目标,有针对性地去征集。在文物征集过程中,工作人员要吃苦耐劳、耐心细致地真正深入到城市的街头巷尾、乡镇村庄调查、研究、征集。尤其要重视正在进行改造的旧城区片区,征地重建的农村等自然和社会环境变化大的区域民俗文物的征集。尽量用有限的资金征集到相对丰富的文物,丰富馆藏的类别和品种,尽可能形成馆藏特色,馆藏系列,缓解藏品严重不足的矛盾。
  第三,广泛宣传,努力调动社会力量,让更多的民众参与到民俗文物的征集和保护工作中来。2003年,北京民俗博物馆在《北京日报》上做了民俗文物捐赠宣传之后,不少民众主动来到博物馆捐赠文物,其中一对老夫妇就捐赠了87件清代、民国时期的民俗文物,这些文物是他们祖辈经过几代人流传下来的。同时,市民提供文物征集线索的电话也络绎不绝。(3)许多民众并不了解看似破烂陈旧的民俗文物的价值,只要宣传、沟通工作做到位了,民众出让或捐赠热情还是挺高的,博物馆文物征集的收获也是不小的。民俗博物馆还可以和一些文化事业单位、科研机构、大学协商,将他们进行的民俗学调查,文物普查收集来的民俗文物存放在民俗博物馆。也可以利用博物馆库房条件好的优势和一些民间收藏家协议将他们的藏品寄存在博物馆的库房,博物馆举办展览的时候可以使用。这样一方面解决了他们私人地方狭窄、不安全的困难,更好地保护了文物的安全,还为民俗博物馆的陈列展览提供了更丰富的展品资源。

  三、将民俗博物馆建成为本地区的民俗文化中心
  国家文物局单霁翔局长非常推崇英国博物馆管理的目标定位“让民众成为博物馆的核心,让博物馆成为社会的核心”。社会是民众的社会,历史是人民群众创造的历史,所以,反映本地区民众日常生产、生活的民俗博物馆也应该成为当地民俗文化中心。解育君先生总结的非常好: “对于一个地区来说,民俗博物馆就是一座标志,一个象征,她的建设和发展应紧紧围绕挖掘、整理、再现本地区的历史和文化为核心。对游客来说,希望了解当地的风土人情、文化特色,民俗博物馆应当是最直接、最生动的文化课堂。”(4)
  1.举办有鲜明地方文化特色、贴近民众生活的民俗展览
  俗语云“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民俗文化最大的特点就是有鲜明的地域性,所以,民俗博物馆首先立足于本土民俗文化,深入研究,透彻了解民俗文物所包含的文化信息,举办能真正反映本地区的民众日常生活,反映民众节庆、礼仪、信仰等活动背后的文化内涵的展览。北京民俗博物馆成立以来先后举办了《老北京春节风物展》、《北京民间工艺展》、《老北京人的生活展》等一系列反映北京地区最具特色的展览。苏州民俗博物馆三个常设展厅“婚俗、“节俗”、“食俗”,也是紧紧围绕苏州习俗,甚至在“食俗”展厅还复原了一个苏州家居厨房。广州西关民俗博物馆展示的就是一些以前西关人家常用的水壶、搓衣板、火炉等生活用品。这些展览的展品也许是很普通,但是它们还原了人们生活真实状态,让人觉得熟悉、亲切,比其它的展览更有亲和力,观众更容易接受,甚至是享受,从而难以忘记。《广州百年风情──万兆泉雕塑作品展》是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的固定展览,已展出多年,好评如潮,还在佛山、深圳展出过。其实它的展品虽不是文物,而万光泉先生的当代雕塑作品,但是作品再现了老广州的“吮田螺”、“量衣”、“卖鸡公榄”等等的生活场景,人物生动夸张,配上通俗易懂方言竹枝诗,非常准确反映了近百年来广州的民俗风情,构成一幅广州百年风情立体画卷。观众常常在忍俊不禁之时,又体会到近百年来广州民众朴素又不失乐趣,艰辛又不失幽默的生活状态。这也是一种民俗展览非常好的形式。
  民俗展览是民众生活的浓缩回放或还原,它应该随着民众的生活节奏生动展开。民众生活中最浓墨重彩的岁时节令肯定是民俗展览着重要表达的,也是民俗展览最出彩的地方,是民俗博物馆最独特的魅力所在。所以,民俗博物馆应该在我们的重要民俗节日举办相关的民俗展览,如春节、元宵节、端午节、中秋节这些全民节日,还有一些地区性节日和传播范围大的宗教、民间信仰的神诞、庙会等节日。这些展览内容要通俗易懂,形式要生动活泼,还要强调互动和参与性,让民俗真正参与融入到展览中去,产生喜悦、回忆、玩味、共鸣、感动等等的情感体验。同时,在潜移默化中将过年过节的许多老的风俗习惯、礼节仪式传播给年轻人,让民俗展览成为一个传统文化传播的平台,让到民俗博物馆看展览成为人们过年过节的一部分。
  2.举办民俗文化活动
  要成为本地区的历史、民俗文化核心,民俗博物馆除了展览还应该独立举办和参与相关的民俗文化活动。国家文物局单霁翔局长非常提倡博物馆开展文化活动:“根据首都博物馆对观众的采访与调查发现,市民对博物馆的期望与需求已经远远超出博物馆藏品与展览所能满足的范围。博物馆教育与传播的职能并非仅仅依靠自身的文物藏品能实现,并非仅仅在博物馆的展厅内能实现,也并非仅仅依靠陈列展览活动能实现。从博物馆的生存与发展角度看,只有经常开展具有社会影响的文化活动,才能够凸显博物馆的价值与实力,从而更多地争取社会公众的支持。”(5)北京民俗博物馆1999年开放以来,先后多次举办了春节文化庙会、端午民俗游、重阳游园会等民俗活动,这些活动内容都十分丰富,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如2011年端午节,他们举办的端午游园会,活动内容有传统的包棕子、插艾叶、射柳、饮艾酒、祈福祭祀传统节目,也有民俗文物展、端午知识竞赛等文化活动。为期两天的活动,有三千多人参与,十几家媒体对此次活动进行了报道,产生很大的社会反响。游园会不仅对端午节民俗是一个很好的传播,也是一个民俗活动与博物馆相结合的范例。(6)“三月三祖庙庙会”是佛山最盛大的民俗文化活动,从2005年恢复以来,都是博物馆举办,每年都是盛况空前,有数万人参加。在佛山祖庙建筑群中还有一座建于1912年的孔庙,儿童“开笔礼”是在博物馆筹措下恢复起来,并每年为学龄前儿童举办多次,影响非常广。每年9月28日纪念孔子诞辰的“孔子诞”,春节时的十万人“行祖庙”活动等民俗活动都是由祖庙博物馆组织、策划完成的,所以祖庙博物馆对民众有极强的吸引力,也自然而然将其视为民俗文化活动中心。这些馆庙一体的民俗博物馆既有本地区民俗文化、宗教文化传承的积淀,又有浓郁的传统文化氛围和庙宇等古旧建筑园林式建筑群的良好场所,开展民俗活动很容易为广大民众所认可,这是其它新建机构或单位不能替代的。
  3.开展民俗文化研究
  民俗博物馆不仅要举办通俗易懂的展览、热闹的民俗活动,还要深入开展研究对本地区民俗文化、民俗文物的研究工作。首先,民俗博物馆的科研工作在努力发掘自己内部的科研力量,还要走出去,联合更高水平的科研力量,开展学术研究工作。2000年,河北民俗博物馆并与河北大学联合成立了河北民俗研究所,同时被辟为该校的民俗教学实验基地,共同研究、开发河北的民俗文化资源。民俗博物馆与民俗学学科实力雄厚的大学或其它科研机构的结合,必将大大提高民俗博物馆的科研水平,而且是一件两者相得益彰的事情。民俗博物馆可以给更多的学者提供馆藏的实物、文献研究资料,创造一个良好的研究环境。学术水平较高的大学或研究机构能为博物馆的科研工作提供前沿的理论指导和信息支持。两者形成一股合力,促进本地区民俗文化研究的深层次、高水平开展。把民俗博物馆建设成为理论性与实践性相结合,专业性与通俗性相结合的民俗文化研究基地,推进区域民俗文化的研究和发展。这也是民俗博物馆科研工作的一个发展方向。其次,通过引进科技人才,培养馆内中青年人才,民俗博物馆要注意培养自己的科研队伍,建设一支既有研究能力又有博物馆基础工作能力的专业队伍。通过开展专业课题研究,努力让民俗博物馆成为地方历史文化和民俗文化研究的中坚力量。
  科学研究是民俗博物馆发展的内动力,科研水平提高了,才能不断促进展览水平的提高,才能举办文化内涵丰富的民俗文化活动,才能举办高水准讲座、学术论坛等学术活动,才能更好地服务社会,成为本地区民俗文化研究中心。

  四、拓展民俗博物馆的社会功能,建设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基地
  由于民俗文化、民俗文物与非物质文化遗产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它们相互交融、共生共存,不能割裂,所以,能够包容这些元素的民俗博物馆,不仅应该是展览民俗文物,举办民俗文化活动的地方,还应该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基地。但是传统意义上民俗博物馆收藏、教育、研究的三大职能的方式方法已经不能完全满足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要求的。只有根据非物质文化遗产独特性、活态性、传承性等特点,强化、拓展民俗博物馆社会功能,创新工作形式和方法,民俗博物馆才能真正在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中起到核心作用,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中心。
  1.非物质文化遗产展览与演示相结合
  物质文化遗产与非物质文化遗产最大的区别在于,前者是静态的,是从它产生到流传至今是基本不变的,而非物质文化遗产是活态的,随着时代、地域等的变化,它是不断变化的;它的内涵又是很丰富的,包括它产生的过程、制作技艺或表达方式、文化内涵及制成品等内容。所以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展示既需要通常的民俗文物的展览也需要动态的演示形式。近几年,全国各地纷纷举办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展览,也基本形成了民俗文物展览加现场演示的模式。但这些展览的不足之处在于它们常常是临时的,一段时间之后,大家各自收摊,各回各家。各地民俗博物馆应该给非物质文化遗产展览和演示开辟一个长期的空间,这样才有利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播与保护。尤其对对于传统工艺、传统美术等现场演示效果好的项目,民俗博物馆可以建立多个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工作室,让他们在博物馆内完成产品的制作过程,也可以现场销售。南京民俗博物馆几年前就开辟了部分空间,无偿提供给40多名民间艺术传承人创作使用。现在他们正在积极筹建一个面积4000平方米的非遗博物馆,以吸纳更多的非遗传承人进驻,参与工艺品的展示和生产。他们还与文化公司的合作,推动产品研发设计及深度包装,为非遗产品寻找更好的出路(7)这种现场的演示能够满足观众的好奇心,也可以吸引他们参与进来,这样观众容易产生兴趣,能享受到互动的乐趣,从而更加了解和关注非物质文化遗产;也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牵线搭桥,推动它们走向社会。社会的需求才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生存发展的根本。
  2.创造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表演空间
  很多非物质文化遗产如民间音乐、民间舞蹈、传统戏剧、曲艺、杂技类项目需要一个表演的空间和时间,才能让人们比较全面地了解它们。这一类的非遗项目表演需要的空间大,环境场地要求也高,所以民俗博物馆内的表演场地不一定长期演出,可以定时演出或轮换演出,可以有传承人表演,也可以请一些爱好者参与演出。现在,青少年对传统民间艺术普遍不感兴趣,也没什么机会近距离地接触,因而对传统艺术缺乏了解,这对我们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播和发展是非常不利的。博物馆都与中小学校密切的合作关系,学校会定期组织学生来参观博物馆。民俗博物馆里的传统艺术表演现场可以作为青少年普及传统艺术的一个基地,让他们有机会了解和喜爱这些传统艺术,这样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与发展才有希望,才后继有人。另外,非遗表演娱乐性强,大大提高了博物馆的观赏性,能吸引更多的民众走进博物馆,认识和了解非物质文化遗产,享受非物质文化遗产所带来的快乐。
  3.建立多媒体信息中心,保存与记录非物质文化遗产
  许多非物质文化遗产处于濒临失传或消亡的状态,对濒危项目的抢救性保护,首先是要通过文字、录音录像照片的形式,将它现在的现状记录下来。这样的记录可以去传承人的生活或工作场所完成也可以请他们来到有良好多媒体设备的民俗博物馆的多媒体制作中心记录。所有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田野调查、展览、表演、民俗活动等等的音像资料都可以在这里加工制作,最大程度地保存完整、真实、直观的音像资料。这是目前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最重要的手段之一。制作好的音像资料可以在博物馆的小剧场或相关的展览、演示场所播放,观众进入博物馆后,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观看这些音像资料。
  建立非物质文化遗产数据库,是非物质文化遗产数据保存的基础工作。它使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料记录进一步标准化、规范化、系统化,促进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科学、有序、有效;对各级政府和相关部门了解和掌握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和管理状况,制定相应的工作计划,发挥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社会价值与作用都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注释:
  (1)孙龙、刘维维《专家呼吁建立“国家民俗博物馆”》http://www.mzb.com.cn/html/report/208755-1.htm
  (2)王泉根《尽快建立“国家民俗博物馆”》http://culture.people.com.cn/GB/27296/4119274.html
  (3)李彩萍《民俗博物馆期待更多民俗文物》《北京日报》2003年4月22日
  (4)解育君《强化民俗博物馆社教功能的几点思考》http://www.bjww.gov.cn/2004/7-27/3087.html)
  (5)单霁祥《博物馆的社会责任与社会展》《四川文物》2011年第1期
  (6)《2011年端午民俗游园会》北京民俗博物馆网站http://www.dym.com.cn/dw.htm
  (7)申琳《南京民俗博物馆帮民间艺人拉订单》《人民网》2011年02月16日http://news.cntv.cn/20110217/100817.shtml。

 
 
 
 
 
 
 
 
 
 
粤ICP备05076851号 @ 2002-2017foshanmuseum.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公网安备 4406040200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