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学术研究>>地方历史文化研究>>文章内容 调整字体大小: - -
 
何翀艺术综论
郭燕冰 (历史研究部  文博馆员)
 
  二十世纪初,广州盛行的画风有上海派和河南派两种,其中河南派除广为人知的居廉居巢一支外,何丹山的画作亦相当受欢迎,门徒有刘鸾翔(1)和崔芹(2)、何深、曾广衡、麦汉永(3)等。民间传言何丹山为岭南画派画家,甚或网上将何丹山和何翀认作两人,又以为女性,庄申更指出有著作将其列入台湾画家之列……出现这些情况,均是因资料流散,无人整理所致。其实何翀的画作在民间流传很广,一方面是因为他的艺术生命较长,从少年时期开始,终其一生都以卖画为生,所以多作品传世;另一方面则因为他作画的题材比较轻松愉快,多是雅致活泼的小品,因此能得到当时人的喜爱,一般的家庭均可以购藏,作为装饰、怡情之用。可让人遗憾的是,虽然他的作品在商品经济中大受欢迎,但在当时变动的时代环境中,没把作画意识上升到救国、变革的高度,所以并没有在纷纭的画史上留下显赫的名声和深刻的足迹。
  何翀的传世书画数目众多,佛山市博物馆藏数十件,《南海烟桥何氏家谱》记载其二十一套家藏书画,南海博物馆藏何翀书画三幅,广州美术馆曾刊载一件《牧童》,新会博物馆藏其人物《陈献章像》一轴,广东省博物馆也有不少藏品,已经是数目不菲,可民间的收藏还要更多更分散,特别是珠江三角洲一带,好收藏的附庸风雅的老人们提起何丹山来极少是不知道的。

  一、生平简述
  何翀,原名汉冲,字其鸾,自号丹山居士,又号烟桥老人、七十二峰山(老)人,南海镇涌堡烟桥乡人,现在尚有何氏宗祠存世(图1)。终生布衣,以书画为业。道光年间曾寓居台湾,咸丰初隐居西樵山翠岩,晚年居广州河南蒙圣里,称其作画之室曰“竹清石寿之斋”。《岭南画征略》称其“善人物、花卉、山水、虫鸟,仿新罗山人,虽以画为生,而笔致高秀,静气近人,不得以俗工目之。”(4)
  其生卒年,有言不详(5),又有传生于1807年(6),或1809年者(7)。近年的出版物大部分取其生卒为1807-1883年。但卒于1883年之说,是明显有误的,家谱载“光绪十年闰五月卒,年七十有六。”(8)加上有1884年的作品传世,也佐证其1884年尚在生(9)。如此据年岁上推,生年又有偏差。在此取族谱所记载1809-1884年为稳妥。
  据传“何翀……咸丰年间曾筑画室于西樵山翠岩中,读书作画,名碧云楼。”(10)现在可以看到的一幅精品正是画于此处:《富贵棉长图》(见图2)(11),作于1852年,有款“咸丰壬子秋七月写于碧云楼。丹山”。并在翠岩的右崖上留下了诗文刻石(图3),“行书,三行直刻。字径约17厘米。诗曰:‘不鹜纷华不尚仙,优游林下养余年,闲非闲是休闲理,半日看花半日眠。’旁刻‘七十二山人’。下有篆印‘过客无劳问’、‘碧云深处’、‘是吾家’三款。”(12)何翀甚少在画上题诗,有亦只是一两句,这首诗不但完整而且表明了其人闲适淡泊的生活态度,可谓用心之作。他对西樵山的喜爱是溢于言表的,在名号、室名上均有表露,更把“碧云”认作自己的归宿、家园。他对山峰有所偏爱,西樵有七十二峰(13),他便取号“七十二峰山人”,又号“丹山山人”,均与西樵或山峰有关。在广东,隐居西樵山是历代文人的梦想:景色优美闻名寰宇,是其自然因素;文人学者纷至沓来,留下不少翰墨踪迹和传说,构成了受人向往的人文因素。据说“翠岩在碧云峰北,渡石桥沿溪而入,石壁奇峭,翠色连空,石室高敞,玉乳垂出,书所谓沃泉,两崖穷处,飞流缥缈,文武两泉横出,壁上窍如钱孔,一刚一柔,刚者缴射,柔者缓垂,秋冬不竭,相去可尺许。”(14)广东一代书画名家、文豪黎简,也曾在翠岩石室筑室作画,心学大师湛若水有“讲学岩”石室,尚有通天岩、玲珑岩、仙隐岩等等,光是名称就足以令文人们浮想联翩了。因此何翀会选择在此处隐居是不无道理的:对名峰胜景的无限爱恋以及对历代文人的心慕手追。
  寓居台湾的记载见于庄教授文中提到的《清朝台湾画人辑略》。又提到《漱芳图书画记》中曾记述何翀作于1856年的一幅画作被日本贵族所收藏。并指出“不过一向活动于广州地区的何翀,却早在道光三十年(庚戌,1850年)前后,一度离粤赴台。他在台湾的居留时间究竟有几年,由于文献资料不足,目前不能确定。”如此说来,他寓居台湾应在隐居西樵山之前。结合馆藏及族谱记载的书画年代的情况——1849年前无作品流传;十九世纪五十、六十年代作品较少,但分布地域相对较广;1870年后每年均有不少作品在当地流传;八十年代后为最多——可知何翀在道光、咸丰年间于异地的社会活动较为活跃,而光绪年间在本地书画界活动较多。
  《南海县志》及《家谱》记载何翀中年以前的事实较为详细,后期则只述梗概,年代也有出入,大概因其经常离家在外而使记述有所缺失。晚年定居广州河南授徒卖画的经历由于地域较近和相对稳定,相应地又留下了较多的作品及记载。

  二、艺术风格
  (一)学画源流
  《南海县志》述其学画经过曰:“家贫,年十二始入塾,读书九阅月,即辞家至会城学画纱灯。性灵敏。承师指授,自有妙悟,时画师有善画美人称苏美人者过,见其落笔飞动,立视久之,因赞其笔法超妙,惜以所学屈真才,属令从学,转告其师,师许之。苏美人授以笔法,尽得其妙。”(15) 
  何翀的学画渊源可追溯至纱画老板和苏画师对他的培养,文献上并无记载苏画师的详细资料,只知其善画美人,所以人称“苏美人”。至于纱画老板也与现代的手工作坊主相类,店中雇佣有经验的大工、小工,相互传袭。此二人均为工艺匠师,何翀从他们那里承袭到的绘画风格毕竟有限,如今流传的何翀画作少见有美人图,为人称善的主要是花鸟题材,亦无匠气可言。可见何翀熟习了技艺后并没有受到他们太深刻的影响。但早年的工匠经历不可否认为他打下了坚实的艺术基础,譬如说他的勤劳多产和造型准确。
  “他所学花卉翎毛,取法恽本叔,山水人物取法新罗山人。”(16)综合大众评论,多认为何翀人物、山水学华喦,花鸟出恽南田。(17)他本人也常在画上自题为仿新罗山人,但从年代推算,他并无得华喦面授的机会,将其与华喦的画作相比较,也没有一脉相承的地方。华喦以善于描绘鸟雀的生动活力闻名,何翀亦以此闻,应该是他们最大的共通之处。其次在背景树木的画法和构图布置方面也有所得益。何翀学其意,而没有学其工,在细节、形象、笔墨方面并没有专受某家的束缚。他也曾在画上题“仿石谷先生”(18)、“仿周之冕用笔”(19)、“仿唐六如先生笔意”(20)等,亦多参以自家面貌。所谓学恽南田,也不过是“没骨画法”的附会而已。我国花鸟向来分两种:黄家富贵,徐熙野逸。黄家一派用双钩点染,画珍禽异兽,重彩富丽;徐熙淡彩渲染画闲花野草,孙子徐崇嗣创没骨画法,至恽南田发扬光大。何翀植根岭南,既没有如居巢、居廉外出与宋光宝、孟觐乙研习画艺的经历,也没有家学渊源、得名师指点的机会。可他在四十岁前已经成名,风格亦自成一派,笔墨上明显临习北宋院画没骨画法一路,但于意趣方面却融入了个人爱好,带着浓厚的岭南人的审美情趣,显露出不同于宋代院画的时代气息。结合画面情况和他的实际经历去考虑,其绘画技艺大部分取径于自我摸索和摹古、写生。
  (二)作品风格与分期
  对何翀绘画的评论近年并不多,广州美术学院的李伟铭教授在《西樵读画记》中指出:“何丹山是道咸年间享誉颇高的名家,馆藏何氏作品三件——两山水一花鸟。看来,何氏山水不如花鸟,而且,其中那件完成于晚年稍佳的山水《柳荫闲吟图》(1881),其实也可作花鸟画观。能够证明何氏出类拔萃的绘画才能的是那幅作于中年时期的花鸟画(1849),画跋声明乃“仿新罗山人用笔”,但不难发现,所谓“仿新罗”主要表现在背景的描绘上,八哥动静顾盼栩栩如生之态,可能更接近这位特别善于从身边生活中获得绘画的灵感的艺术家观察对象的经验。”(21)此论确为的评,但稍嫌简略,下面以画作为据,尝试对何翀画作作分期研究。
  何翀的作品风格较为稳定和早熟,早年确立了大致面貌后,在日后漫长的人生经历中并没有出现显著的变化,故而流传下来的画作皆是成熟面貌。但从作品数量划分,1850年前属早期,流传数量较少;之后二十年间为积累期;1870年后则为丰产期。
  目前可以看到最早期的画作应属南海博物馆藏的《花鸟图》(22)(图4),作于1849年,同年所作见诸记载的还有《喜鹊梅石牡丹横幅》(23),但真迹未曾见,《家谱》言:“此墨水横幅亦丹山公仅见之作也。”可知何翀在早年曾进行多种形式的绘画尝试,写意、工笔均有。但即使是这时,何翀也早已是蜚声于广东的名画家了,既有河南巨室向其订画,也有人盗其画作:“道光末雁宾公在长寿墟认公手迹而购之,归以叩公,公曰此余为河南某巨室作也,画成未有署款,忽被窃去,不意复得于吾子之手也,不为署款真赝莫辨矣,因执笔题曰喜上眉梢。”(24)
  署名汉翀、其鸾的作品数量较少,年代一般较早,如作于1858年的《人物立轴》,款“戊午五月于惇叙堂之西斋,十七传孙其鸾画。”以及《人物小幅》,“今日天气佳,清吹与弹琴。为云坡大兄大人属笔,丹山汉翀。”等等。一般自署丹山老人、烟桥老人、七十二峰老人的作品均在1870年后,1880年后尤喜用。
  从居所分析,1849年尝住在红棉书屋(见上引《花鸟图》、《喜鹊梅石牡丹横幅》),1852年有寓所碧云楼(见上引《富贵棉长图》),1857年住碧梧翠竹轩(见于家谱所记《莲鸭横幅》、《人物横幅》),1858年在惇叙堂之西斋(惇叙堂西斋是烟桥何氏一族祠堂中专供族中子弟读书的地方),1865年曾于借趣轩(见佛博《鸭塘柳燕图扇面》(25)),1866年到1870年有听雨楼(私人藏《花鸟扇面》(26)、佛博《踏雪寻梅图轴》(27)),晚期作于广州河南“竹清石寿之斋”的作品最多,均在1870年后。可见1870年之前的何翀行踪不定,居室常改,与文献记载的尝随将军出巡,遍历佳山水是相符的,但1870年后就安定下来,一直居住于广州河南旧蒙圣里的竹清石寿之斋,以卖画、授徒安渡余生。
  从画面可以看到,何翀早期的画作比较讲究作画的技艺,李伟铭也认为“能够证明何氏出类拔萃的绘画才能的是那幅作于中年时期的花鸟画”(28),何翀的画作到了后期,笔墨已从技艺中化出,变得轻松惬意,彰显出浑然天成的意趣。
  (三)绘画题材与风格
  何翀的绘画素来取材轻松,多为怡情养性的小品,颇得大众喜爱。据庄申教授说“在绘画题材上,何翀喜爱的主题,大致有两种,第一种是具有简单山水背景的人物绘画,第二种是构图简洁而明快的花鸟绘画。”(29)何翀山水人物题材上的作品已形成其独有的程式,相对来说变化并不多。花鸟题材则较为丰富多样,技艺也有所创造,整体水平比较突出。究其画作,除却良好的技艺和生动的造型,最动人的仍是其中的日常景致和闲适意趣。
  1、花鸟
  何翀以花鸟闻名,据说“翎毛尤为擅绝,所写柳燕自饶活趣,竹树鹩哥尤工,每一小帧可值数金,质库亦受质焉。尝以大金榜纸画百鸟一凤凰图,百鸟各具意态,无一相类者,其自称不难于绘画而难于命意,次结构布局,而点缀又次之,此画非数月工夫不就,有欲以重金购之者不肯售,闻送藏家祠中。”(30)此言道出真谛,何翀认为画中之意最为难求,然后才关乎技艺水平的高低。
  家谱称“谨按八哥喜鹊皆为丹山公惯写之鸟。”(31)以现存的画作概观,其典型作品为柳燕、八哥。此类较具代表性的作品我们可见作于1876年的《花鸟四屏》(图5)(32)。
  之一画两八哥立于红棉之上;
  之二画悬崖上的枝叶,两只喜鹊顾盼相对;
  之三描绘柳枝下四只春燕盘旋;
  之四在一丛菊花之上描绘了横出的数枝竹叶,竹叶上站着三只喜鹊,引颈望向天空中正飞过来的另一伙伴。
  这种长方形的构图对于何翀来说是最为得心应手的,从画面上部的左或右蔓延出下垂的枝干,禽鸟在枝干上站立或在空白处嬉戏。禽鸟的顾盼和飞旋勾起了人们对春日和风的美好回忆,动静变化间生发出无穷的生机。
  何翀习常描绘的景物大多是岭南特有的景致,体现出岭南人的审美意趣。有评论称“何翀还特别擅长画八哥,笔墨简练潇洒,情态生动、活泼,气氛祥和,与林良的‘鹰追八哥’之类的萧杀大有不同。”(33)八哥粤语称鹩哥,正是当地百姓雅好之物,“谨按八哥或称拔哥,俗称鹩哥,尔雅所载鸲鹆是也,……其身及首皆黑,惟两翼各有白点,飞则如字书之八,故名八哥,今中国皆有之矣,丹山公善写之,其见于画本者盖不一也。”(34)如今岭南的老人们仍喜欢在家养一两只八哥,每天与它们对话,教导成功的大多能说数十句,逗得老人小孩都开心不已。这种热爱比养鹦鹉更甚,虽然鹦鹉色彩艳丽斑斓很讨人喜爱,但岭南人民则更喜欢八哥浑身黝黑的朴实之处,加上凌厉的眼神和特有的灵敏聪慧,已经成为历代流传下来的“鹩哥情结”。
热爱画嫩绿的柳燕图而成功的,还有后来的陈树人(图6),画面总有浓浓的春意,在笔墨上也呈现出现代气息。何翀在这方面对柳燕的爱好是相似的,但他的画面显得更为轻松惬意,既没有海上画派的精工严谨,也没有受到太多传统的桎梏,给当时沉闷的迷失在传统中的清末绘画带来一股清新的风气。除此之外,擅画红棉出名的有现代画家关山月,相比之下,关氏的红棉场面要宏大气派得多(图7),何翀的则如小家碧玉一般秀气清静。恰恰是因为何翀身后的陈树人和关山月均成为名闻遐远的岭南画派中坚人物,又分别以柳燕和红棉知名,所以当人们接触到名不见经传的何翀画作时,就轻率地判断何丹山为岭南画派成员。当然,若“岭南画派”这一称谓单纯以地域划分,则不为过,但若是从中日融合、美术改革、二高一陈一派来划分就难免与何翀本人相去径庭。从另一层面上看,同一地域的书画圈子里,审美意趣受到同一环境的影响,许多习惯和喜好是同根同源的,也加剧了艺术家之间互相影响的深度和广度,乃至产生共同的风格特色。
  2、其它
  何翀描画较多的除花鸟题材外,还有山林文人,其次是牧童,其它如渔夫、樵者、仕女亦有出现。较齐全的可见佛山市博物馆藏《山水花鸟人物册》(图8)(35):之一梅花竹叶小雀;之二山水;之三山林文人;之四树荫渔夫;之五杂草小雀;之六柳树桃花燕子;之七菊花鹩哥;之八树下仕女。
  之一的描绘在形象、笔墨上至为老辣,色彩沉着自然,是为老年所绘花鸟精品;之二对山水的描画缺乏整体气氛的营造,在气势、构图上稍弱。从笔墨上观之,融合各家之长,并无专学某家的痕迹;之三描绘的是背向的文人转头凝望旁边的树木,何翀多采取此种处理方式,描绘人物的侧面、背影,或设置为远景,见诸《山水人物花鸟圆面册》(图9)(36)中三幅人物圆面均采用此种手法。这样不必描绘过于精细的人物,既避免了匠气,又易于营造文人在山林中落寞追思的气氛。但这种手法过多地出现后,就难免有落入简单和程式化之嫌。之四描绘的人物较多,以一艘船贯穿全图,船上的渔夫转头往后方的柳燕忘情远眺,船篷的掩映下渔夫的妻子正教导膝下两个儿子,顾盼之间把画面的温情、惬意塑造得丰满自然,是何翀中年时期的人物精品。之五、六、七均为花鸟,形态各不相同,恰到好处地发挥了其撞水撞粉的技艺。之八为仅见的一幅仕女,亦以清丽古朴为主,无清末的柔媚病弱之态。总的来说,何翀描绘的人物多以背影或远景忽略细节,远不及花鸟的生动多样。
  何翀现存画作以册页、扇面为多,大幅的画作较少,也印证了家谱所载:“丹山公大画不多。”(37)但佛山市博物馆仍藏有数件立轴,如《人物立轴》(图10)(38),是描绘山林文人的精品,作于1865年,此幅画作充分地显示了他的技艺水平,对人物和景致的描绘精致而准确,描画了两文人手执画卷在小桥怪石旁,竹林蕉叶下依依送别的情景。无论情节、意境和景色的创造均已无可挑剔,甚至连空气中游离的暮色都表达无遗。广州美术馆藏何翀《牧童》扇面一幅(图11),佛山市博物馆藏同类题材亦有几件,以《牧牛图轴》(图12)(39)描画最为用心,作于1875年,描绘两牛两牧童一路嬉闹,一童在牛背上吹笛,一童俯身过去出神倾听,而身下两牛于行进中迂回对望,整个画面融洽和乐,相互呼应,景色的布置亦有效地突出了中心。由此可见,何翀的绘画技艺非常全面,但相比于对花鸟作品的由衷热爱,其它题材便退居其次了。
  概而言之,何翀的绘画风格是较为直线发展的,没有剧烈的变动,也没有多样的风格,甚至题材也不过就是来去的几种,但是他的受欢迎仍是有其原因的:他的画面明丽清新,有着在其他地方、其它画面无法感受到的自在闲适和生意。而这种自在闲适正是许多人毕生的追求和梦想,如今轻而易举地在他的画面上感受到了,自然心生喜爱。

  三、交游圈及影响
  何翀交游甚广,家谱言及“后佣于某富家得博览古名人画谱”,此富家现已无考,但这种现象在我国历代均非常普及,也是职业画家的生存之道。如黄公望《富春山居图》的画成,又如居巢居廉之于可园等等,不一而足。
  文献中记载最多的是奕湘将军与其交好一事:“云咸丰初宗室奕湘以公爵任粤东将军,以善画牡丹名于时,在署中见其翀所画牡丹,赞赏不置委,属员邀翀进署,属写花卉,相见大悦,遂联为异姓兄弟。何进士文绮,学者称朴园先生,其族叔行也,时掌握越秀书院为当道所重,奕将军以翀故,进谒执子弟礼,亲暱如家人。……将军以其廉洁益重之,至令携眷入署同居。及将军回京,力邀翀同行,情词并挚,翀婉辞之,遂赠以千金,挥涕而别,回京后频年寄书致候殷殷,邀翀携儿进京。光绪庚寅将军殁仍有讣文至,时翀亦年逾古稀矣。”(40)记载中有数处年代误差的地方,如庚寅(1890年)应为庚辰(1880年)之误,但实际上奕湘卒于光绪七年(41),即辛巳(1881年)。又如说到“咸丰初宗室奕湘以公爵任粤东将军”,奕湘在广州任将军的时间并非在咸丰初,应是道光二十四到二十五年,之后奉旨迁盛京将军。奕湘为“绵律第一子,绵从嗣子。道光十三年,袭镇国公,同治十一年,加贝子衔。”(42)其身份极其尊贵,不但是皇室世子,还是疆臣将军,屡受袭封不说,荆州、乌里雅苏台、杭州、广州、盛京等地均遍布他的足迹。所到之处,权位尚在总督之上,却自愿与何翀结为异性兄弟,挥涕而别,念念不忘,更邀同居,此种情谊,不能不称之为深厚。何翀受到如此荣宠,自是羡煞旁人,他本人倒是淡泊,反而再三推辞将军的邀约。又提到何翀的族叔何文琦,主讲粤秀书院亦在道光二十四年(43)。故上述事件并非发生在咸丰初,而在道光末年。从另一侧面看,何翀于道光年间名气已颇大,社交活动也较频繁。
  何翀与本地书画圈也有着密切的交往,但见诸记载的不多。据说曾与好友罗岸先、葛少堂等,成立“壶碟会”,每月初一、十五,自带作品前来研讨,并带菜一味,这种交流活动对河南画派的发展有着巨大的推动力。(44)
  另外,后来著名的“二居”与何翀之间在当时就有着微妙的关系:两者同属“河南派”;同时期;皆擅花鸟。关于两者的关系,有文章说到:“何翀之画影响‘二居’颇大。如撞水撞粉之法,实倡于何翀。作画清丽雅淡,赋色鲜明,整个画面,清秀明丽为突出,为居巢、居廉所重视,故同为当日河南画派的中坚,但其学生门户见狭,不似‘二居’学生知名之多,成为今天岭南画派之强,国内至国外,皆有盛名也。从何翀的画风到画神均为河南地方的土产,故‘二居’之学他,连树石之皴法,亦用披麻,画面布局均出一致。只撞水、撞粉之法未如‘二居’的通透,使秀气略差。但他上接古人,如没骨法之用,有胜于‘二居’者。在吾粤之花鸟画中,能上承传统风格(如没骨法等)而自倡写生传神及撞水、撞粉之法,又开下代改革之风,亦一时之俊杰也。”(45)此种说法虽有偏袒之嫌,却也多少道出了河南派当时的情形,对于何翀和二居,在当时人的眼里是等量齐观的,是相辅相成又相互竞争的关系。
  何翀与居廉(46)合作的画传世有两幅:“其一为作于同治十二年(1873年)《牡丹孔雀》轴,该画乃居廉与何翀合作于杨永衍(47)之添茅小屋;其二为无年款《草虫图》册页,该画亦为二人合作(东莞市博物馆藏)。”(48)据载“鹤洲草堂在河南白鹤洲,杨永衍别业,杂莳花竹,尝招陈璞(49)、潘恕(50)、居廉、居巢、何翀、袁杲诸人觞詠其中,刊有瑶溪唱和集。”(51)《牡丹孔雀》正是应此因缘而作。又提到“杨永衍的添茅小屋是当时番禺文人雅集的中心”(52)。故何翀在时人眼中,是可以跟陈璞、居巢(53)、居廉等人相提并论的,甚至备受他们的尊崇。而他的弟子崔芹、刘鸾翔日后在岭南画史上亦各据一席之地,崔芹在民国时是广东国画研究会的成员。

  四、结语
  最后,我们了解一下何翀这个人,将有助于剖析他绘画的最终形成过程,任何的经历、师承、题材选择等等的分析,最终仍然摆脱不了对“他是一个怎样的人,他为什么做出这样的画作”诸如此类的刨根问底。
  对其人品的直接评价,县志记载曰:“翀性耿介,尝随奕将军出巡边,有托言事得直者,将军以为此事可得重谢,无容出而觅食也,从而劳之,翀曰,既有礼物为谢,何敢复收私贿,玷公爷清德?将军以其廉洁益重之,至令携眷入署同居。”(54)以事例说明了其为人的高洁。从他对家族中长辈、小辈的尊重和眷顾可以看到他谦虚、低调、规矩的一面。他的出身并非名门,甚至少年时就去当佣工,但在尊贵如皇世子的将军面前,他仍然活得本色,不卑不亢。
  如今我们与何翀相隔了一个多世纪,仍能从画面上感受到他简单淡泊的人生态度,以及对自然和生活所发出的由衷热爱。那是一种不为别人而活,不为世事而累,完全脱离凡尘俗事的自在本色。人纵然无可奈何地活在当下,活在俗世,可是他有他的选择。于是他的画面便总是轻快,永远符合理想。他的笔下永远只是自在的春燕而不是翱翔的老鹰;是岭南的木棉而不是深山的老松;是柔和的春风而不是动荡的时事……所幸的是,当时的人们也选择了欣赏他和他的画作。只是,这许多年来,我们却又把他遗落在历史的杂草丛中了。

  注释:
  (1)刘鸾翔(1848-1923年),字玉笙,号玉叟、南溪叟,原籍彭城,世居广州河南。画学何丹山,尽得丹山所长。晚年任教南武中学,诘芳女子师范,并设画课桐荫小筑,从学甚多。
  (2)崔芹(1846-1915年),字咏秋,别署鹤山山樵。鹤山人。寓广州,经营昌隆席庄。学画于何翀。与何仲华、程景宜、伍德彝结画会于广州荔枝湾修缘精舍。善画花鸟,多仿华岩笔意。广东国画研究会成员。
  (3)麦汉永(1902-1975年),号天涯客,番禺人。广东医学专门学校毕业,原广州大学校医,后自行开业。抗战期间入陆军任医务主管。新中国成立后被聘为广州市文史馆员。善画花鸟,尤工竹刻金石。
  (4)汪兆镛《岭南画征略》,广东人民出版社1988年出版,第210页。
  (5)汪兆镛《岭南画征略》、庄申《关于何翀——对一位晚清广东南海画家的几种认识》均言不详。
  (6)《南海、番禺、顺德馆藏书画精品集》、《南海籍历代书画家作品选》、朱万章《居巢居廉研究》(2007年10月岭南美术出版社出版,第71页)均称其生卒年为1807-1883年。陈文勇《广东画人录》称生于嘉庆十二年(1807年)。
  (7)民国十三年《南海烟桥何氏家谱》记载1809年己巳生,嘉庆十四年。
  (8)民国十三年《南海烟桥何氏家谱》。
  (9)《花鸟扇面》1884年,“仿华秋岳先生用墨,甲申花朝丹山。”朱白文“何翀之印”。
《人物松石扇面》,1884年,“仿华秋岳先生用墨,甲申花朝丹山老人。”印同上。载民国十三年《南海烟桥何氏家谱》
  (10)《西樵山志》,南海县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等编,广东人民出版社1992年8月版,第122页
  (11)《富贵绵长图》,佛博绘画239号,239×59厘米。款题:“咸丰壬子秋七月写于碧云楼。丹山”白文印“何翀私印”、“丹山山人”。
  (12)《西樵山志》,南海县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等编,广东人民出版社1992年8月版,第198页。
  (13)“西樵……峰峦七十有二,互相联属,面皆内向,若莲花擎空,上多平陆,有民居焉,明少保方献夫,砌石磴千级,为入山之路,后人便之,羊城八景历来宋元明皆不及西樵而。”《西樵山志》卷一,嘉庆甲戌春重订,乙藜书阁藏板。
  (14)《西樵山志》卷二。
  (15)宣统《南海县志》,据采访册修。
  (16)宣统《南海县志》,据采访册修。
  (17) “云丹山公画每多仿其(华秋岳)笔意,而尤以人物为肖,新县志本传谓其所学花卉翎毛取法恽正叔,山水人物取法新罗山人者是也。”民国十三年《南海烟桥何氏家谱》卷九,杂录。
  (18)佛博藏绘画1427号《山水人物扇面》,“仿石谷先生笔意,画于竹清石寿之斋,丹山。”朱文印“丹山画”,朱文藏印“守高室藏”。朱文方印“丹山”。
  (19)佛博藏绘画1278号《花鸟圆面册》之一“一品松龄,仿周之冕用笔,丹山老人。”朱文方印“丹山”。之二“法周之冕用笔大意,丹山老人仿古。”
  (20)佛博藏绘画1424号《‘溪山谈道’图册页》,“溪山谈道,仿唐六如先生笔意于竹清石寿之斋,何翀。”朱文印“丹山画”。
  (21) 李伟铭《西樵读画记》,载《南海籍历代书画家作品选》,岭南美术出版社2000年。
  (22)绢本,立轴,99×41.3厘米,1849年作,款“仿新罗山人用笔,于红棉书屋之南窗,己酉清和月,丹山何翀。”
  (23)《喜鹊梅石牡丹横幅》,1849年,款“喜上眉梢,己酉冬日画于红棉书屋。烟桥生丹山。”朱文“何翀私印”。载民国十三年《南海烟桥何氏家谱》卷九,杂录。
  (24) 民国十三年《南海烟桥何氏家谱》卷九,杂录。
  (25) 佛博藏绘画1251号《鸭塘柳燕图扇面》:“俊民大兄先生正,乙丑秋八月画于借趣轩,丹山何翀。”朱文方印“丹山”。19×53厘米。
  (26) 私人藏《花鸟扇面》:“丙寅清和月画于听雨楼,筠堂三兄大人雅鉴,丹山何翀。”
  (27)佛博藏绘画312号《踏雪寻梅图轴》,1870年,“巨涵大师法鉴,庚午秋日,画于听雨楼,丹山何翀。”朱白文“何翀之印”。118×40厘米。
  (28)李伟铭《西樵读画记》
  (29)庄申《关于何翀——对一位晚清广东南海画家的几种认识》,载《画史观微——庄申教授逝世三周年纪念文集》,国立历史博物馆2003年出版。第240页。
  (30)宣统《南海县志》,据采访册修。
  (31)民国十三年《南海烟桥何氏家谱》卷九,杂录。
  (32)《花鸟四屏》,1876年,每幅116×33厘米,佛山博物馆藏绘画108号。
  之一“雨泉仁兄大人雅属并请正之,丹山老人何翀。”朱白文“丹山印”。
  之二“仿华秋岳先生用墨,烟桥老人丹山。”白文“何翀书印”
  之三“仿华秋岳先生笔意,丹山。”朱白文“丹山印”。
  之四“丙子清和月画于竹清石寿之斋,丹山。”朱白文“何翀之印”。
  (33)李公明《广东美术史》,广东人民出版社1993年7月版,第592页。
  (34)民国十三年《南海烟桥何氏家谱》卷九,杂录。
  (35)佛博藏绘画730号《山水花鸟人物册》,一册八张,绢本及纸本:
  之一,30×37厘米,1881年,“光绪辛己夏至,何翀。”朱白文“丹山山人”。
  之二,32×33厘米,“乐樵六兄大人雅属,何翀。”白文方印“翀”,白文随形印“喜印”。
  之三,31×36厘米,“闲赏步易远野吟声自高,仿华秋岳笔意,丹山。”朱文“丹山画”。
  之四,33×35厘米,1874年,“甲戌春三月画于竹清石寿之轩。七十二峰山樵。何翀”朱文印“丹山画”。
  之五,33×35厘米,“仿华秋岳先生意,丹山。”朱白文印“何翀之印”。
  之六,31×40厘米,“何翀”朱文印“丹山山人”。
  之七,31×40厘米,1883年,“癸末秋九月。何翀”(前被挖款)朱白文印“何翀之印”。
  之八,31×40厘米,1874年,“仿新罗山人笔法于山清石寿之斋,甲戌三月,丹山居士。”
  (36)佛博藏绘画729号《山水人物花鸟圆面》,一册九张,绢本。
  之四,直径23厘米,1880年,“人在下方冲月上,鹤从高处破烟飞。庚辰冬十月清河五兄大人正。何翀。”朱文印“丹山小印”。
  之五,直径25厘米,1871年,“香轮九兄大人雅鉴,辛未秋日画于素行堂。何翀。”朱文“丹山画”。
  之六,直径22厘米,“法华秋岳先生用墨为达轩五兄大人正,何翀。”朱文印“丹山小印”,朱文方印“丽廷珍藏”。
  (37)民国十三年《南海烟桥何氏家谱》卷九,杂录。
  (38)《人物立轴》,96×32厘米,纸本,1865年,“法华秋岳笔意,乙丑冬十月,丹山何翀。”朱文印“丹山画”,朱白文“何翀之印”。佛博藏绘画370号。
  (39)《牧牛图轴》,95×40,绢本,1875年,“牧童牛背笛,吹出太平歌。乙亥冬日为锡之大兄大人雅正,烟桥老人何翀。”朱文印“丹山画”。佛博藏绘画309号。
  (40) 宣统《南海县志》,据采访册修。
  (41)赵尔巺等撰《清史稿》,卷一百六十五,皇子世表五,世宗系。中华书局1976年10月版。第5202页。
  (42) 赵尔巺等撰《清史稿》,卷一百六十五,皇子世表五,世宗系。第5202页。
  (43)光绪《广州府志》。
  (44)曾昭璇《岭南画派溯源》,载《寻根》2002年第04期,据麦汉兴、麦公敏谈。
  (45)曾昭璇《岭南画派溯源》。
  (46)居廉(1828-1904年),字士刚,一字古泉,别署隔山樵子、隔山老人、罗浮散人。番禺隔山人。居巢从弟。
  (47)杨永衍(1818-1903年),字椒坪,别署添茅老人,番禺瑶溪人,工诗词及画,著有《添茅小屋诗草》六卷。
  (48)朱万章《居巢居廉研究》,岭南美术出版社,2007年10月出版。第71页。
  (49)陈璞(1820-1887年),字子瑜,号古樵,别署尺冈归樵。番禺赤冈人。咸丰元年(1851)举人,知江西福安县,后任学海堂学长。
  (50)潘恕(1810-1865年),字鸿轩,工诗词,擅画。生于望族之家。
  (51)宣统《番禺县续志》,丁仁长撰。
  (52)朱万章《居巢居廉研究》,第50页。
  (53)居巢(1818-1865年),字梅生。番禺隔山人。善画花卉、人物。
  (54)宣统《南海县志》,据采访册修。
 
 
 
 
 
 
 
 
 
 
粤ICP备05076851号 @ 2002-2017foshanmuseum.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公网安备 4406040200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