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学术研究>>地方历史文化研究>>文章内容 调整字体大小: - -
 
水与佛山的信仰民俗
李小艳 (馆藏研究部  文博馆员)
 
内容摘要:水是一种十分重要的自然物,佛山多雨多水的特殊地理位置和自然条件,造就了佛山的信仰民俗与水密切相联。水神崇拜和水巫术是佛山十分重要的信仰民俗。佛山水系发达,水域众多,水神五花八门,有真武帝君(祖庙)、华光大帝(华光庙)、妈祖(天妃庙)、南海昭明龙王(洪圣庙)、龙母(龙母庙)、龟神(龟峰塔)等,他们是佛山信仰民俗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佛山的水巫术中,水被视为一种神奇的物质,有着神奇的力量,人们希望通过一定的仪式,利用和借助水的神奇力量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佛山的水巫术形式多样,按照巫术的目的来分主要有求雨巫术、水疗巫术、祛灾巫术等。
关键词:民俗 水神崇拜 巫术

  空气、阳光、水是维持生命不可或缺的三要素,特别是水,它不仅维持了生命,更重要的是创造了生命。古希腊先哲断定,“水为万物之本”。由此可见水对人类社会的重要性。尤其是农业文明兴起之后,水对人类的生产与生活更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可以说,人类对水的依赖性远远超过了其它任何自然物。但是,水作为一种外在于人的自然物,它巨大的力量也给人类带来了无穷的祸患,暴雨和洪水使江河绝堤,使平原成为泽国,人类的生命财产安全受到威胁。于是,水给予人的恩惠与加予人的祸患成为人类信仰水、崇拜水的客观依据,世界各地就形成了与水有关的形形色色的信仰民俗。
  乾隆《佛山忠义乡志》云:“粤人尚鬼,而佛山为甚”,说明佛山的信仰民俗十分发达。又由于佛山多雨多水的特殊地理位置和自然条件,既给佛山人们带来了很多的实惠,也带来了频频的水涝灾害。在科学还不发达的古代社会,佛山人们对这些自然物和自然现象没有正确的认识,他们认为水是一种神奇的物质,可以给人们带来财富,可以治病救人,也可以给人类带来祸患,甚至危及人类的生命,因此他们崇拜水,形成了富有特色的水民俗。水神崇拜和水巫术构成了佛山信仰民俗的重要内容,反映了古代佛山人对自然的认识。

一、水神崇拜
  自然崇拜是起源最早,人口覆盖面最广的一种民间信仰。在我国各民族的民间信仰中,都有崇拜山川树木、日月星辰、江河湖海、还有风雨雷电等。在科学不发达的古代,人们对千变万化的自然现象,对给他们带来灾难也带来福祇的自然力无法理解,于是他们依据人有灵魂,因此认为这些自然现象或自然力是由与人的灵魂相似的精灵在支配,只有对他们祈祷或献祭,才能够取悦于他们。于是在中国的民间信仰习俗中,就有了水神、风神、山神、雷神等各种神灵。
  水神是十分重要的自然神,世界各民族都有自己的水神。古代埃及的奥西里斯,是尼罗河水神。南部两河流域今所知道最早的一个城市埃利都,相传埃利都的庇护神恩奇就是一位管地下水的水神。现今世界三大宗教之一的基督教,它所信奉的“主”,即上帝耶和华的原型就是犹太教的雨神。中国的水神有龙神、共工等,以龙为司水之神的观念历久而不衰,以至后来龙以其矫健的雄姿、威严的神态成为中华民族的象征。这些都是人类早期的水神。随着社会文化的发展,人们又创造了更多的水神,官封的水神有江、河、淮、济四大水神,此外还有湘君、湘夫人、屈原、河伯、大姑、小姑等等,水神之多让人眼花缭乱。佛山水系发达,水域众多,水神也是五花八门,有真武帝君(祖庙)、华光大帝(华光庙)、妈祖(天妃庙)、南海昭明龙王(洪圣庙)、龙母(龙母庙)、龟神(龟峰塔)等,他们是佛山信仰民俗的重要组成部分。
  佛山的水神崇拜十分发达,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北帝崇拜。据《南海县志》云:“真武帝君原称玄武,宋以后改为真武,形象为龟和蛇。在我国古代四神和二十八宿排列上,玄武位于北方,主水,因此又称北帝。广东多水乡,以水为始原,所以北帝庙又称为祖庙。” [1]这里透露了二个信息,一是真武帝君为司水之神,这应该是崇拜真武帝君的重要原因;二是祖庙是祭祀真武帝君的神庙。
  关于真武帝君为司水之神,《广东新语》卷六《神语》中对此也有较详细的解释:
  粤人祀赤帝并祀黑帝(真武),盖以黑帝位居北极而司命南溟,南溟之水生于北极, 北极为源而南溟为委,祀赤帝者以其治水之委,祀黑帝者以其司水之源也。吾粤固水国也,民生于咸潮,长于淡汐,所不与鼋鼍蚊蜃同变化,人知为赤帝之功不知为黑帝之德。或曰真武亦称上帝,昔汉武伐南越,告褥于太乙,为太乙缝旗,太史奉以指所伐国。太乙即上帝也,汉武邀灵于上帝而南越平,故今越人多祀上帝。
  这里提到“粤固水国”,而北帝是“司水之源” `“治水之委”,人们崇祀北帝是因为北帝是司水之神,能制服水患,这与东南沿海普遍崇拜妈祖的目的是一致的。
  佛山祖庙兴建在古洛水(今祖庙路)岸边,似与此有关。佛山老人区瑞芝先生在《佛山祖庙灵应祠专辑》中也提到了这一情况:
  至北宋初期,佛山工商业日趋盛兴,户口信增。……当地居民外出别处,则非舟莫渡, 工商业货物对于西、北江和广州的运输,也非用船艇不可。人们为免受水道风浪的危险,只有求神庇护,以保生命财物的安全。因此人们遂在中部支流洛水岸边(俗称佛山涌,现祖庙路),兴建一座“地方数楹”的北方真玄武天上帝庙宇,奉祀香火, 求庇护出入、来往水道平安。
  另据刘效祖万历八年(1580年)所撰的《真武庙重修碑记》载:“缘内府乃造作上用钱粮之所,密迩宫禁之地,真武则神威显赫,祛邪卫正,善除水火之患,成祖靖难时,阴助之功居多,普天之下,率土之滨,莫不建庙而祀之……"这也说明当时北京祀真武庙之因除水火之患也是重要原因之一。保水上平安,预防水灾是佛山祀真武的重要原因。
  正因为佛山原为水泽之地,常遭水患,故佛山人敬奉水神真武北帝,以保平安,因而祖庙便成为佛山居民的公庙。阴历三月初三是祖庙北帝神诞,每于诞期不但要设醮贺诞,而且还要举行各种活动。明代,诞期放火炮,民间流传有“祖庙烧大炮,弹仔过蟠岗”的故事;清代,北帝诞期除在祖庙万福台演戏贺诞外,各坊还结彩演剧。当日,乡人赴祠肃拜后,以鼓后数十间迎神出游,昼夜巡游四日,在村尾会真堂更衣后,列神伏迎接回祠(村尾会真堂乃北帝行宫,出游期间,晚上在会真堂停留片刻)。此举称之为“重三会”,是本地最隆重的神诞。每年除三月初三北帝诞外,还要于正月初六,正月十五迎北帝出游。乾隆朝《佛山忠义乡志》载:“正月初六日,灵应祠神出祠巡游,备神仗,盛鼓吹导神舆以出游,人簇观。”民间每于此日拥到街前,以手引舆扛以图吉利。“十五日,渝祭灵应祠神,先一日,绅耆列神仗,饰彩童(飘色)画于金鱼塘陈祠,二鼓还灵应祠。”至子时,驻防、官府要员、乡绅耆老集祠祭神。
  龙是中国人想象出来的神物,是中国人象征祥瑞的四灵兽——龙、凤、麒麟、龟之一,受到古今中国人的格外重视。而龙不仅是象征祥瑞的,它还被尊奉为司水之神,形成了影响巨大的龙神信仰。在古代,龙作为水神或行雨之神广受崇祀,如遇天旱,“祈雨辄应”。如《山海经》中的应龙和烛龙就是这样,汉代祈雨也经常用土龙。到了唐代,由于受到印度佛教的影响,中国龙的行云布雨功能得到加强,直接导致了唐朝时龙王与雨师形象重合。龙王司雨的职能得到认可和加强,并拥有了专职权限。唐以后各朝,龙王地位愈来愈高,人们才专门向龙王祈雨,皇帝也一本正经地对龙王加封、祭祀。后来在民间信仰和巫术的推动下,根据同类及外推法,大凡有水之处,大至江河湖海,小到潭渊塘井,都是驻有龙王,专门负责当地的水旱歉收。龙与水的关系进一步密切,龙成了中国各民族的水神。  
  佛山的龙神信仰,主要有南海昭明龙王和龙母。南海昭明龙王也就是南海神,据历史的记载,南海神应该是南方民族的共祖。祀奉南海神最著名的神庙是南海神庙(今属广州),其历史最悠久,顺德在清代有十四座南海神庙,建国前佛山镇内还有四座南海神庙。历代皇帝很尊崇南海神,这与南海神作为海神,相信他能够保水上交通平安有重大关系。唐玄宗天宝年间封南海神为“广利王”;宋朝先后加封号为“洪圣” 、“昭顺” 、“威显”;清雍正时封为”南海昭明龙王之神”。至今,民间称为广利洪圣大王.每年农历二月十二为南海神诞。宋元以来,当地群众在这天举行庙会,祭神等活动,祈祷南海神保海上平安和来年的风调雨顺。
  龙母崇拜遍布于西江流域,建国前有龙母庙数千,目前尚有大小龙母庙数百。从南朝的沈怀远《南越志》、唐刘恂《岭表异录》到清朝屈大均的《广东新语•神语》等都有传说龙母姓温,秦始皇闻其有功于国、有德于民,欲纳进后宫,夫人不从,后化为龙。《南海县志》又是另外的传说,龙母为战国末年晋康程水人,曾蓄养秃尾龙,降服水患。自汉以后,各朝对龙母封赠有加,甚至由道教“三天上帝”封为“水府元君”,显示这位龙母由人变为水神农历五月初八是其诞日,香火鼎盛。佛山龙母庙,过去“男女祷祀无虚日” [2],顺德清咸丰年间有乡庙84座,2座是龙母庙,并与天妃庙一起致祭 [3]。
  龟作为古代的四灵兽之一,也是佛山人们的水神。古书中有关于龟助禹治水的传说。《洛阳记》载:“禹时有神龟,于洛水负文列于背,以授禹。文,即治水文也。”原来大禹治水之法,受启示干龟背文(纹),这多少有些耐人寻味。正因为龟与大禹治水的关系,因此,后代治水之人,大多在治水之前,祭祀神龟,以祈成功;在治水之中,浇铸大龟,以镇水妖,永保平安。明朝末年,地方官吉当普,在治理岷江,修固都江堰时,曾在鱼嘴上面浇铸了一只俯伏江心的大铁龟,人们用土石砌模,往模子里倒进炽红的铁水,铸造万斤铁龟。
  在高明区境,沧江河畔,郁郁葱葱的龟峰山上,耸立着一座龟峰古塔,属高明县的名胜古迹。此塔为风水塔,有“镇海”和“护卫”之意。从明代至今,高明人视龟为神,家家户户均设有神龟神位,加以虔诚地供奉。龟峰塔内设有灵龟神坛,供崇奉神龟的人们参拜。
  祀龟习俗与一段龟的传说有很大关系:相传很久以前,高明瘴气蔽日,蛇蝎遍地,每至盛夏,瘴气密布,水患成灾,民不聊生。人们无奈祈求神灵,解灾庇佑。后来南海有只神龟,得知高明的苦难,便前往解救。它沿沧江而上,来到高明海口附近,发起神威,驱去祸水、消除瘴气、杀灭蛇蝎。从此阳光明媚,万物复苏,人们安居乐业。但神龟因此而精疲力竭,长睡于江边再也回不了南海。神龟所睡之处,慢慢变成了一座小山,人们称为龟峰山,明代万历二十九年,由进士区大伦倡议,集资在龟峰山上建起一座灵龟塔。灵龟救了高明人,高明人便视灵龟为神物,祀龟习俗延续至今。
  佛山祀华光十分隆重,每年的华光诞辰会举行各种仪式。佛山由于特殊的自然条件和地理位置,经常会遭遇水患,华光大帝是南方的火神,在阴阳五行中,水火相克,佛山人为了克制水患,就祀奉华光火神来消灾。另据《南海县志》载,传说华光俗姓陈,能伏水,压制火灾,因此佛山人也将华光大帝视作水神。
  农历九月二十三华光诞期,镇内各坊都建“火星醮”(俗称打醮),因华光是火神,故坊众在农历九月廿三日华光神诞后,各街坊建醮值事,先后轮流前赴新庙街(现莲花路尾)华光庙迎接神像(木偶)回来,供奉于街内醮栅上,并延道巫(喃呒先生)开坛三天作法事,祈攘火灾,以保店产安宁。同时在街内悬灯结彩,满挂绸制人物,并唱八音大班,以表庆祝。最后一夜,由道巫沿途作法,随行值事除命使役携带纸船、马,并沿路收集店户放在门前的宝烛香等物,前往汾江河边燃烧,送去火星,醮事完毕,翌日值事们送回神像入庙,一场热闹的打火星醮至此而结束。
  古代的佛山四面环水,水陆交通对佛山经济极为重要,人们对祀奉水神特别虔诚,天后娘娘也是佛山人十分重视的一位水神。旧时天后庙有6座,最早的建于明崇祯元年(1628)的栅下海口米艇头。每年天后神诞,庙前张灯结彩,烧爆竹放烟火,演戏,建醮酬神,十分热闹。现存的天后庙以西樵山的天后庙比较著名,有一间殿堂,经年香火不断。
  天后庙所供奉的天后,亦称天妃,亦即福建、台湾人所拜的“妈祖”或“娘妈”。据传,她成为“神”之前,是个未婚的青年女子。姓林,名默娘,福建莆田人,生于960年三月二十三,卒于987年二月十九。传说她“少小神异,汲古井得天书,习之成道。事亲孝,父兄遭海难,奋身救护”。妈祖生前即懂法术,经常为民惩治海上妖怪,救助海上危难者,升天之后经常显灵,救急扶危,在惊涛骇浪中拯救过许多渔舟商船,行善济世。古代科学不发达,航船吉凶安危,唯有寄托于神,故林默娘被东南沿海渔民及船家奉祀为护航女神,反映了他们祈求平安的心理愿望。
  中国民间信仰的一个重要的特点就是功利性,人们之所以奉祀各种神灵,是因为他们相信这些神灵能够帮助他们实现凭自己的能力无法达到的目的。佛山人的水神崇拜也不例外,佛山人祀北帝、龙王、龙母,拜华光、天后等水神,也就是相信他们能够保护水上平安,带来风调雨顺,而这些愿望正好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佛山特殊的自然条件和地理位置。

二、水巫术
  巫术是广泛存在于世界各地区与各历史阶段的宗教现象。巫术的通常形式是“通过一定的仪式表演,利用和操纵某种超人的神秘力量来影响人类生活或自然界的事件,以满足一定的目的。” [4]由此可知仪式是巫术最重要的元素。
  巫术已经在人类历史上存在几千年,它有自己独特的功能与作用。对巫术有很深研究的弗雷泽在他的巨著《金枝》中指出,巫术不仅是人类文化知识产生的契机,而且是神圣君权得以确立的基础。人类学的功能主义大师马林诺夫斯基指出,任何巫术都是为处于困境中的人们提供某种安慰,巫术就是人们精神上的避难所。马林诺夫斯基对特罗布里恩德岛民在日常生活中使用巫术的情形进行研究后指出,人们对于什么时候使用巫术是很清楚的。当人们面对自己无法控制、无法预料,或者成功把握不大的事情时,就会求助于巫术。相反对于自己可以控制、可以预见到结果的事情,也就是说自己的经验知识足够的时候,则不会求助于巫术。他们的理论虽然有很多的不足,但是对于解释这个问题,即巫术反映了人们对自然的错误认识,却在人类历史上存在几千年的事实,有很大的作用.
  对于巫术的分类,很多学者已经做过论述。弗雷泽根据构成巫术的原理和法则,将巫术分为模仿巫术和接触巫术;人类学的功能主义学派主张,按巫术的功能可以分生产巫术、保护巫术、破坏巫术;有人按巫术的道德价值分为白巫术和黑巫术。当然还有其它的分法,有按巫术的目的来分,或者按巫术的表现形式和物质手段来分等等。佛山的水巫术十分丰富,形式多样,笔者主要按照巫术的目的来分析。
  1.求雨巫术 任何巫术都是都是力图通过一定的语言和仪式,向神灵或超自然力祈求,满足自己一定的目的。人们为了与神灵建立友好的关系,得到神灵的赐福和帮助,或者舞龙、唱歌跳舞、用动物祭祀等形式祈求神灵,最后达到自己预期的目的。
  佛山求雨巫术的目的很明显,人们对自己所信奉的龙神或其他的神灵进行祈求和供奉,希望天降甘露。在佛山农村,当地方遇久旱时,就以舞蹈或舞龙向龙神求雨。按所求的对象可以分为三种:一是向龙神求雨,这也是佛山龙神崇拜的表现.在大旱之年,周围数条村的群众联合起来,把佛像抬到附近龙潭求雨(因一个龙潭均有许多龙的故事)。或者在夜间组织一群小孩在空地上齐舞“旱龙”以祈天降雨,还有拜敬“蚊龙图”。佛山市流传至今的端午节扒龙船比赛或舞“旱龙”的活动,正是佛山人们求雨巫术的遗存,当然,它们已不再是求雨或祈祷风调雨顺的巫术活动,而是成了娱乐民俗活动。二是请巫师求雨。请巫师择日设坛,在村前空地摇铃、舞蹈念经等来求雨。三是在祖先神位前祈求下雨,这是祖先崇拜的发展,相信祖先神灵可以帮助自己达到愿望。
  2.水疗巫术 据古代病理学的研究,疾病与地球上的生命几乎是同时出现的,人类刚一诞生,疾病就缠绕上了人类。于是,防病、治病很早就成为人们至为关切的事情,由此也就形成了众多不同类型的医疗手段,巫术就是人们用来治病的一种重要手段。在早期人类社会,人们认为生病都不是自然原因引起,而是由于妖怪、精灵或是巫术的灵物等神秘力量在起作用,只要赶走精灵或妖怪等神秘力量,病人自能痊愈。原始治疗总伴有一定的仪式,而绝不是现代意义上单纯的治病。即使病治好了,原始人也绝不认为是“自然药物”的作用,更重要地,他们相信是药物对神秘力量(如妖怪、精灵、巫师)起到良好作用的结果。水作为一种重要的自然物质,它具有清洁、去污的功能,它能够去除物质表面的污垢。根据类似的原理,人们就认为水也可以赶走精灵妖魔等,水被应用到治病巫术中,形成了各种各样的水疗巫术。水疗巫术主要是以水为药,人们在特殊的时候或地点取水,作为治病的良药。
  以水为药的水疗巫术在世界各民族中广泛存在。如西南彝族人如果患上发烧、发炎、霍乱等症,巫师就要上山找“仙水”,取下来给病人喝下去治病。所谓仙水,实质上就是雨后土坑中的积水;海南岛黎族人信仰“龙泉”,认为龙泉是神仙饮过的泉水,或说此泉为龙饮水之处,此水可以治病,可以供神,有驱邪逐魔的魔力。基督教世界中,人们认定给婴儿施洗礼时用的水很有疗效,妇女们常常向教区牧师讨要洗礼水,回家给孩子洗澡或当药喝,这样孩子身体才会强壮。
  佛山和邻县居民、乡民历来习惯在农历七月初七灌储“七夕水”和“冬瓜水”。当日是“乞巧节”,牛郎织女在天上银河鹊桥相会之日,此时南国秋高气爽,金凤玉露,水源澄清干净,久储不腐,可用作平时的清凉饮料,特别是病人的饮用水。用它煎药、煲汤、调药散,洗外伤口、疔疮均有神效。所以当天清晨居民、乡民到河旁、井边用陶罐、酒酲装满水,放在房子阴凉干爽的地方,封闭罐(酲)口,常年备用。
  也是当天,佛山人把新鲜冬瓜洗净切成小块,灌放如陶罐、瓦酲中,填满为止,不加水。然后严闭盖口,加红泥封实缝隙,放于房里阴凉处。三年后,才能开酲饮用。由于清洁密封,隔绝空气中的细菌污染,并经过长时间的发酵、沉淀、化解,冬瓜变成了瓜汁。饮用冬瓜水对治疗温热病、中暑、发烧有奇效,在缺医少药的年代,成为了老百姓的良药。
  3.祛灾巫术 早期人类认为生病都不是自然原因,而是由于妖怪、魔鬼或神灵在起作用,因此预防疾病就十分重要,防病的措施是利用一定的巫术仪式祛灾,祈求神灵赐福,水在其中起着重要的作用。佛山祛灾巫术可以分为二种类型,即流水送灾和沐浴祛灾。
  流水送灾 佛山石湾人有个习俗——放“鸭子”。每年农历七月初七,有孩儿的人家,老太太清早起来,用粘米粉捏塑成“小鸭子”,中间夹上一点黄糖,放在锅里蒸熟。然后再用稻草缠成一个鸟窝,把一双或两双“鸭子”放在窝里。黄昏时分,老太太捎上香、烛到就近的河畔或涌边,点燃香烛,把一窝“鸭子”放到水里去。老太太口中念念有词,祈求家中孩子象小鸭子一样粗吃粗长、粗生粗养,快快长大,早日成为父亲的好帮手。也象小鸭子那样爱走爱跑,落水能游。祈求水神多多关照,万一孩子不慎落水,也会化凶转吉,平平安安回来。边念边把载“鸭子”的鸟窝放入水中,任它随波逐流远远地漂去,把小孩落水的灾难永远带走。
  在佛山南海,大年初二日有“开年”、“放生”的善举,把购来的活鲤鱼放到江河中去让它生还;同时在水中还放出一种用彩油纸扎作,形似莲花以豆油为原料的“水莲灯”。人们在新年用种方式祈求神灵的保佑,免除一年之中的灾祸,也是表示吉祥。
  沐浴祛灾 佛山端午节的“洗龙舟水”是沐浴祛灾的典型。端午是我国典型的毒节,周代以来就有朱索桃印饰门、艾人悬户、系五彩缕、挂赤灵符等禳灾避邪之俗。按萧兵先生的解释,端午“时在春未夏初的转变时刻,还寒乍暖,百虫蠢动,疾疫流行,可能有某种瘟疫、灾难于端午在一定地区、一定部落里发生,悲惨和恐惧的记忆、传说、迷信造成并扩大为范围愈来愈大的禁忌、传统和风习,所以跟食雄黄酒、挂菖蒲、划龙船、吃粽子、扎五色丝绳、清扫宅第、张贴符咒……等厌胜性、禳祓性活动沾结在一起。” [5]端午节又称“沐兰节”,一说起源于三代的兰浴。《大戴礼记•夏小正》载:五月“蓄兰为沐浴也”,说明沐浴是端午节一件民俗事项。
  佛山人过端午节时,居民个个要洗龙船水,即在划过龙舟的河段沐浴(有的是取河水或井水),最佳时刻是初五正午12时,人们认为洗了龙舟水不生皮肤病。水疗巫术在粤地比较流行,广东阳西也有洗龙舟水的习俗。阳西人在五月初五午时,无论男女老幼都到河里洗身。他们认为洗了龙舟水,一年都不会生疮生癞。
  《南海县志》记载,婴儿出生后第三天,请老人替婴儿沐浴(俗称汤饼会),盘汤为用艾叶或柚子叶滚过的暖水,据说可祛邪避灾,保身体康健。艾叶具有一定的杀菌作用,因此这一习俗也有一定的科学根据,至于水中加植物的习俗可看成是以水洗身祛灾习俗的发展。
  石湾及附近农村,每年农历六月十九晶为观音诞,在这段时期内,有一种叫“摆神供”的民俗。摆神供主要是以未婚女青年为主所组织的一种既展示姑娘们的手艺又祈求神灵保佑平安、幸福的活动。摆神供期间,青年姑娘每天要斋戒沐浴,衣着整齐,这也是沐浴祛灾除秽的一种方式。
  总之,佛山多雨多水的地理环境决定了佛山的信仰民俗与水密切相连,形成了独特的水神崇拜和水巫术,反映了地理环境与文化之间的关系。


 
 
 
 
 
 
 
 
 
 
粤ICP备05076851号 @ 2002-2017foshanmuseum.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公网安备 4406040200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