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学术研究>>文博工作研究>>文章内容 调整字体大小: - -
 
论博物馆青年观众研究
郭文钠 (办公室)
 
[摘 要]:在博物馆观众研究中,关于观众群的定义和分类是首要工作。传统上青年并不被认为是一个独立的研究对象,而是被笼统地归入青少年的范围。然而,本文认为无论是从心理特征、行为特点,或是博物馆学角度而言,青年与其他年龄层观众有较大区别,应该成为独立的观众群和研究对象。加强青年观众研究具有重要的理论和实践价值,一方面是对博物馆观众研究的深化,一方面则对博物馆生存发展、拓展观众层次具有现实意义。
[关键词]:博物馆;青年;观众研究

  博物馆是一种区域文化对域内民众进行文化传承、与外界文化展开交流对话的重要工具。作为社会公共设施,它有三大职能:收藏、研究和教育。相对而言,收藏和研究是内蕴的,教育是外向、面向社会大众的。收藏、研究为教育提供材料,教育是对前二者的阐发,也是博物馆自内向外传输信息的重要途径。
  实现教育职能的信息传播链具有多层次的复杂机制,在此不便一一阐述。简单言之,信息传播链是由作为起点的博物馆通过藏品、陈列、学术活动等渠道将信息传播至观众的过程。当然,传播链的方向并不是单向的,不仅博物馆向观众传播信息,观众也向博物馆回馈信息,只不过目前正向的传播力量要强一些。这条信息传播链的终点是观众,只有加强与观众的交流,博物馆才能顺利传递信息,实现“教育大众”的终极目标。
  加强与观众的联系,争取观众的参与,博物馆不能光喊口号,也不能被动地等待观众上门,而是要从实际出发,分析观众群的构成,了解他们的需求,有的放矢地完善自身的工作,从而吸引观众。这已成为博物馆学界的共识。正是在此背景下,博物馆观众研究应运而生。
  博物馆观众研究始于1897年,德国学者弗贺奈尔(G•T•Fechner)设计了一系列关于艺术作品意见的问题,并制成问卷由观众作答。二战后,博物馆观众研究进一步发展。20世纪90年代,美国成立了美国博物馆观众研究协会,澳大利亚成立了澳洲博物馆评量与观众研究小组,等等。这些组织的成立,标志着博物馆观众研究进入新的阶段。
  我国博物馆观众研究工作开展较晚,20世纪80年代之前,博物馆界不是很注重观众与博物馆之间的关系,只是简单地将观众理解为一个固定、同质性强的群体。改革开放以后,随着国内博物馆事业与国际接轨,博物馆观众研究逐渐展开,并获得了博物馆界和社会的极大关注。国外先进研究理论被不断翻译引进,调查报告、论文著述纷纷发表。[1]然而不可讳言的是,由于基础薄弱,当下我国的博物馆观众研究仍落后于国外。
  就目前而言,我国博物馆观众理论研究及应用主要集中在青少年方面。对于青少年观众研究,学界往往将其视为一个整体。实际上,青少年中的青年和少年,两者虽有相似之处,但无论从生理、心理或是博物馆学角度而言,青年和少年的差异度大于其相似度,两者应该加以区分。博物馆青年观众研究有自己的意义、方法和理论。
  将青年作为研究对象主体的青年研究早在多年前便广泛受到国内外的重视,1904年,美国心理学家斯坦利•霍尔(Granville Stanley Hall)发表的《青年期》标示着青年研究序幕的拉开。青年有别于其他年龄层的生理、心理和社会行为特征,特别是与之相关的社会问题使青年研究从一开始便具备现实的研究意义和价值,包括我国在内的各国政府机构、民间组织投入大量资金进行青年心理、行为研究,并纷纷成立研究机构、开展活动、出版刊物。青年研究如此受重视,却未能在我国博物馆观众研究中反映出来,不得不说是个遗憾。

一、青年是独立的研究对象
  “青年”既是一个生理概念又是一个历史概念。作为生理概念的青年在任何一个时代都存在,但是现代意义上的“青年”却是工业社会的产物。传统社会并无“青年”这一概念,脱离儿童阶段不久的少年很快便通过成年礼迈入了成年阶段。随着工业化的发展,工业社会对工人劳动技能专业化要求的提高,传统社会中常见的口授心传的技能习得方式已经不能适应时代的要求,工业社会要求人们进入学校等培训机构学习知识和技能。如此一来。在少年儿童与成年人之间便出现了一段较长时间的过渡阶段,这一过渡阶段,指的便是青年期。
  关于“青年”的内涵与外延,不同学科有不同界定。生物学上的“青年”概念是以人的身体发育(主要是性成熟)为依据;心理学则是根据心理机制的发展,将人的一生划分为不同的阶段;而社会学将青年视为个体社会化的一个阶段,是个体从“无文化”到“有文化”的过渡期。由于依据不同,各学科对青年年龄的界定也有所不同,基本在12、13岁至34、35岁之间浮动。
  结合各学科概念,立足于博物馆学理论,可以尝试着对博物馆观众意义上的“青年”下一个定义:青年指的是生理机能从基本成熟走向成熟、人格机制从基本定型到完善,身心皆从不稳定趋向稳定,在社会生活中处于接受高等教育直至成家立业阶段,逐渐由自然人转变为社会人、职业人的个体及由个体集合而成的群体;在博物馆参观行为上表现为有足够的热情和精力独立甚至引导他人参观博物馆,并对博物馆的陈列展示、学术活动等教育形式有自主判断。根据我国国情及教育情况,青年期可定为18至28岁。
  这一概念上的青年与少年在生理、心理、行为等方面有很大不同。在少年期,人的生理处于剧烈变化状态,身体的剧变带来了情感、认知上的不稳定,常在敏感和冷漠乃至残忍之间摇摆;同时因为对社会本质认识不深,易偏执,易对家长、学校等社会权威怀有叛逆心理;在智力方面,抽象能力、逻辑推理能力则是处于发展阶段。
  越过少年期,进入青年期后,人的生理、心理已发展成熟,基本上能够认识到自己应当承当的社会责任和应当扮演的社会角色,并朝着目标奋斗前进。在这一阶段,虽然理智还未能完全控制情感,但是大多数青年在行动之前能够抑制冲动,保持冷静,对事物的喜恶不受一时情绪影响;在智力上,抽象逻辑成熟,辩证逻辑和创造思维有了长足进展,能表现出强烈的批判思维;人生观基本形成,看问题不再只注意表象,转而对本质更感兴趣。
  在所处的集体状态和博物馆参观行为方面,青年和少年也有所不同。少年处于中学时期,青年阶段处于各类职业培训、大学及工作初期。中学注重团体活动,注意培养学生的集体意识,而职业教育机构、大学和企业单位则是注重培养学生、员工的自主意识。可以看到,少年常常是由学校组织进行参观教育,而青年往往是根据本身的喜好兴趣自主选择博物馆。少年的参观行为很大程度上是被动的,青年则掌握了一定的主动权,其参观行为建立在有充分选择权的基础上。
  实际上,博物馆也自觉不自觉地把青年和少年这两类人群划分开,博物馆联系学校,组织少年(中学生)集体参观,对其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对于个人参观行为居多的青年,博物馆更倾向将他们等同于社会观众对待,不与少年混同。因此,无论是从哪一方面来说,青年都应该从青少年的概念中抽取出来,成为博物馆独立的研究对象。

二、青年观众的研究意义
  青年观众研究作为独立的研究对象,与其他年龄层的观众研究有着不同的意义,那就是更具备前瞻性和效率性。这是由青年的生理、心理特征决定的。以年龄划分,博物馆观众可以分为少年儿童、青年、中年人和老年人四大部分。
  少年儿童对博物馆藏品深感好奇,有强烈的介入意识,但是注意力不易专一,很难维持对某件事物的长久兴趣。他们年纪幼小,理解能力、逻辑能力尚未成熟,面对文博工作者的调查大多只能提供口头的感性的资料,而且不一定能完全表达出自己的真实想法。
  中年人的体力智力皆处于顶峰,是社会的中坚力量,但是家庭、事业占去了他们大部分的时间和精力。此外,调查发现除了专家学者,很少人是抱着学习目的去参观博物馆,更多人是陪同朋友或家人前去,在参观的过程中往往显得漫不经心。在大多数人的心目中,博物馆并不是一个可供休闲的场所。节奏紧张的工作、生活促使中年人选择比博物馆更具有娱乐性、更能放松自己的场所。
  老年人有着丰富的社会阅历,在长期生活中常常培养出对某种事物的爱好,例如书法、绘画等,有些人甚至对文物有一定的鉴赏能力。他们是支持博物馆工作的重要力量。但是老年人上了年纪之后,身体开始走下坡路,体力不足以支持整个参观活动,生理因素决定了老年人难以全心全意地积极参与博物馆的建设工作。
  与少年儿童、中年人和老年人相比,18至28岁的青年更具有耐性,智力体力达到成熟阶段,心理上处于整装待发的状态,这种状态对博物馆的工作具有极大的好处。青年干劲十足,有良好的体力,也有强烈的求知欲和参与精神;他们记忆力强,能基本记住文物的信息,能对某个不理解的问题锲而不舍;他们的参观带有更明确的目的,时间也相对持久;他们是在校学生或刚踏足社会的社会新鲜人,虽然学习工作上有压力,但仍有空闲时间参与社会活动;他们兴致勃勃地希望接触社会,对博物馆工作抱有十足的热情,乐于接受文博工作者的邀请为博物馆提供意见。此外,较强的语言组织和概括能力使他们能够对博物馆存在的不合理现象提出一针见血的批评和建议。
  同时,青年是观众群里最具潜力的一部分,这是由青年独有的心理状态决定的。少年儿童年龄尚幼,在博物馆参观行为上处于被动状态,是不稳固的观众群;中年人多年社会阅历形成了比较顽固的观点,很难去扭转他们对某件事物的印象,他们是不易被改变的观众群。相比之下,青年精力旺盛,乐于接受新事物、新观念,易受博物馆宣传的感染,是最容易挖掘的观众群。
  青年还有一个特点是青睐于结伴行动,心理学上称为从众心理强,同伴对个体有很强的影响力。比起长辈,青年更加愿意向同伴寻找支持、理解,也更希望与同伴一起活动。一个青年了解博物馆并对其产生好感后,会乐于频繁参观,且会以身说法有意无意地鼓励同伴加入观众的行列;一个青年即使从来没有参观过博物馆,也会因为受同伴的影响前去参观,甚至有可能成为经常观众,所以说青年是最具有效率性的潜在观众群。

三、博物馆青年观众研究的理论和实践
  青年观众研究是博物馆观众研究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内容分为两个方面,一是理论,二是实践。博物馆学界不仅要应用博物馆观众研究的普遍规律,结合青年观众的特点,多方面多角度探讨博物馆与青年的关系,使其理论成为完整的统一的体系,更要注重理论在实际工作上的应用,加强可操作性。
  (一)博物馆青年观众的理论
  博物馆观众研究是一个发展的过程,理论和实践在不断细化、深化。青年学的兴起对于博物馆观众研究而言,应该是良好的促进机会,它开辟了观众研究的新领域,推进了博物馆观众研究理论的深度。因此,注重博物馆青年观众研究,不仅为博物馆观众研究提供了一条新思路,也是博物馆学与时俱进、与社会发展紧密结合的表现。
  然而,我国博物馆学界似乎并不太感兴趣,客观原因是从事博物馆观众研究的人员数量本来就不多,难免有所疏漏;主观原因是重视不够,后者是最主要的原因。方法理论是指导实际工作的方针,研究跟不上,这一问题的急迫性没有在研究领域凸现出来,便不能从根本解决上改善现状。
  当今,博物馆开展青年观众研究的首要工作,便是充分吸收生理学、心理学、社会学等学科的已有成果,通过问卷、访谈等调查方式,收集青年的行为特点,了解时下青年最关注的话题,分析青年观众在想着什么,渴望在博物馆得到什么,然后对症下药,将研究成果与博物馆各项活动相结合。
  (二)博物馆青年观众研究的实践
  将研究理论落实到实际工作层面,是博物馆青年观众研究的终极目标。吸引青年观众参与博物馆活动,博物馆可以采取多种形式。在众多形式中,最有力且最重要的工具是陈列。
  一个成功的陈列不仅要有好的内容也要有出色的形式。目前我国大多数博物馆的基本陈列一般是维持三五年不变,其间举办多次临时展览以满足观众需求。但是有些博物馆的基本陈列十年甚至二十年不变,临时展览也不多,基本上是“老地方(展出地点不变)、老面孔(陈列内容不变)、老腔调(说教方式不变)”。[2]冷冰冰的玻璃柜,一成不变的见解词,单调无趣的陈列方式,对于喜欢求变的青年而言,吸引力自然是大打折扣。尤其现代社会,各类娱乐方式层出不穷,在网络、电影、游戏等娱乐方式的竞争下,博物馆显得枯燥无味。青年一旦在博物馆得不到想要的东西,会自然而然地转移目标,疏远博物馆。
  所以,博物馆应当从实际出发,具体情况具体分析,消除博物馆与青年之间的认知隔膜,利用自己对他们的了解和关怀,创造青年喜爱的环境,放下架子,以亲民的态度走进青年的生活。
  1.拓展和丰富陈列展览,以多样化的形式吸引青年观众
  在基本陈列之外,多举办临时展览,这类临时展览可以是小型的,场地可以不广,展品可以不多,陈列手段可以不追求高科技,只要在内容上做到有针对性,形式活泼有吸引力,目标群清楚明确,同样能够吸引青年观众。
  面对青年的陈列展览,不需过多的趣味性,可以知识性为主,但要有一定的刺激性,才不会令人乏味。所谓的刺激性,指的既是视觉、听觉、触觉等感官上的触动,更是指思维的跳跃和碰撞,使青年观众在参观时能够获得感官上的享受和精神上的升华。此外,青年的求知欲要求接受最新最快的资讯,科技馆要特别注意这一点,须时刻留意最新科技成果,及时更新信息,或是针对新事物举行临时展览。
  2.针对青年的行为特点完善自身工作
  青年与其他年龄层观众在行为特点上有所不同,例如青年喜欢过夜生活,下课、下班后的夜间时段是青年最佳的娱乐时间。我国博物馆基本都是“朝九暮五”(即开馆时间为9:00—17:00),然而根据英国朴茨茅斯博物馆的调查,每天观众最集中的时间是晚上八点,[3]这是与大多数人的作息时间密切相关。如今,现代人的夜生活时间很长,尤其是大城市,夜晚的喧闹程度丝毫不亚于白天。为了适应社会的发展,博物馆不妨尝试夜间开馆。当然,对于博物馆而言,夜间开馆在人员调配、安防等方面存在一定难度,不过相信通过各方面配合,困难是可以解决的。
  再者,青年的行为容易受到传播媒介的影响。电视、电影、网络是青年最常接触的媒体,博物馆如果有足够的资金和人力资源,可以通过拍摄广告、架设网站宣传自身特色,或者与第三者合作,以互惠互利的方式进行宣传活动。
  3.举办种种活动,以赋权的形式激励青年参与博物馆工作
  博物馆的目的不仅要让青年参观博物馆,更要让他们了解博物馆,参与博物馆活动。博物馆可以采取有奖征答、书籍发放、录像观看、讲座等方法引导青年关注博物馆,投入并不大,却能激发青年的兴趣。
  除此之外,还可以通过“博物馆之友”的形式让青年参与博物馆日常工作中。博物馆之友在我国被称为博物馆志愿者,表现形式是人们以义务的方式帮助博物馆工作,目前最主要的内容是讲解活动。
  由于国情及博物馆发展状况不同,各国博物馆之友呈现出不同的形式。例如英国博物馆之友的主要任务是筹集经费;美国的博物馆之友以俱乐部的形式发展会员,会员交纳一定的费用,博物馆给予相应的服务。英美、日本和港台的博物馆志愿者的涉及面很广,包含设施管理业务、资料管理业务、教育普及业务、宣传业务等等。相比之下,我国博物馆志愿者参与的范围窄小,而且多是杂务性的工作,很难激起青年的积极性。
  其实,我国博物馆完全可以借鉴其他发达国家的经验,走类似的道路,积极吸取青年会员。会员作为志愿者利用空余时间义务参与博物馆事务,如讲解、文秘工作等;有博物馆学、考古学、设计师等背景的会员可以协助博物馆处理技术事务,如文物鉴定、辅助展览等;其他有一技之长的会员可以帮助博物馆开展其它宣传活动。无论是何种形式,都应该让青年感受到他们是博物馆的一份子,是积极的主动参与者。
  总而言之,博物馆与青年,是一个饶有趣味的课题。博物馆从青年身上得到活力,通过青年的参与调整自身定位,适应社会的进展。青年从博物馆那里得到知识,提高自身的修养,实现再教育,为个人的发展奠定基础。
  2004年,在苏州召开的第二十八届世界遗产大会上,各国联合宣布了《世界遗产青少年教育苏州宣言》。本文认为,国际博物馆协会也可以借鉴此举制定一个关于青年与博物馆的宣言: “让全世界所有青年均接受博物馆教育,确立保护博物馆的意识,自觉担任起保护博物馆的责任”。

注释:
[1]详见史吉祥:《博物馆观众调查的几个问题》,载《中国博物馆》2000年第1期。
[2]李向群:《作为“观众中心”的中国博物馆教育》,载《博物馆研究》2003年第3期。
[3]严建强:《博物馆理论与实践》,浙江教育出版社,1998年,第297页。


 
 
 
 
 
 
 
 
 
 
粤ICP备05076851号 @ 2002-2017foshanmuseum.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公网安备 4406040200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