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学术研究>>地方历史文化研究>>文章内容 调整字体大小: - -
 
民国时期佛山李众胜堂药业发展及其旧址的现实意义
张雪莲 (宣传教育部  主任  文博馆员)
 
摘要:李众胜堂是清末民初佛山中成药铺号,尤以所创制的保济丸驰名海内外。本文依据史实和文献典籍,分析民国时期李众胜堂药业发展及其在“欧风美雨”历史背景下,为抵御外来经济掠夺,振兴民族工商业所作努力,考证了李众胜堂与龙塘诗社渊源关系,并从保护和利用的视角剖析了李众胜堂旧址的现实意义。
关键词:李众胜堂;中成药业;龙塘诗社;保护和利用

一、明清以来佛山商品经济发展孕育了中成药业的繁荣
  早在唐宋年间,佛山城镇发展渐成雏形。北宋时期,中原人口大规模南移,佛山地利优越,是南北交通重要枢纽。明清时期,经济贸易发展迅速,成为我国南方较大的商品集散地,铸造、陶瓷、纺织、中成药等产业享誉海内外,与湖北汉口镇、江西景德镇和河南朱仙镇并称“四大名镇”;且“天下有四大聚,北则京师、南则佛山,东则苏州,西则汉口”[1]。就中成药业而言,明代中叶已有专门制作丸药的店号,如梁仲弘蜡丸馆;清代,制作经营成药的厂家、店号多达六十余家。治疗常见病、多发病、跌打骨折、风湿等症的名药品牌多不胜数,除适应众多居民、以及手工业劳动阶层的广泛需求外,“所产膏、丹、丸、散、茶、油、药酒等品种数百”[2]。佛山中成药业繁荣发展成因主要有三:1、人口众多,需求量大。“佛山镇离广州四十里,天下商贾皆聚焉,烟火万家,百货骈集。”[3]在这样一个经济发达,人口众多的城镇里,无论是徒手求食的手工业工人,还是携资而贾的客商,对于实用方便、疗效显著的中成药均乐于接受,因而需求量大;2、资源优厚,本小利大。“佛山早期化学工业发达,生产中成药常用的线丹(四氧化三铅),密陀僧(一氧化铅),红粉(氧化汞),银朱(硫化汞)等化学产品,能够就地解决,成药制作简便,本小利大,制作经营有利可图,为发展提供有利条件。”[4] 3、交通便利,贸易兴旺。“佛山地居省会上游,扼西北两江之冲,川广云贵各省货物皆先到佛山,然后转输西北各省,故商务为天下最。”[5]镇内设立福建、山陕、江西、浙江、楚南、楚北等多家会馆,商铺林立,经济贸易空间广阔,商品经济的发展孕育了佛山中成药业的繁荣。

二、李众胜堂药业的创立与发展
  1992年《佛山市药业志》载李众胜堂创办人李兆基“原籍广东新会,光绪初年定居佛山祖庙附近文明里。初以卖凉茶为生,清光绪二十二年(1896年)得仙传秘方,始创保济丸……李兆基于民国八年(1919)逝世。”[6]
  关于李兆基的生年现已失考,其里籍及卒于1919年的说法,曾被较多文章沿用,2007年版《南海卫生志》也收入此说。但据文献资料显示,此说仍有可商榷之处。依李众胜堂编辑的《诗赋精华合璧》所载:“李众胜堂主人兆基翁,籍原南海,”[7]并谓其“设肆禅山,居邻祖庙,分帜香港,扬镖粤峤。”[8]其活动下限应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初。1923年版《佛山忠义乡志》卷五之教育中,记载了李兆基从1904年到1922年资助办学十八年未曾歇止的情况:“信文训蒙义学,在祖庙铺祖庙大街,光绪三十二年(1906)众胜堂主人李兆基捐资设立,学生概不收费……。” 1922年佛山人卢公辅撰述《信文训蒙义学记》中谓:“信文学校者,李君兆基手自规划者也,创始于光绪甲辰(1904),迄今十八年矣”[9]。由此可知,李众胜堂药业,是在晚清倡导民族实业经济时期创立,发展到1904年已具备一定的经济实力。李兆基为人豪侠博施,广种善缘,在获得了经济利润后,热心公益,关注儿童教育,出资办义学到1923年之后。
  民国时期广州医学求益社的任孝若,评述李兆基“得药师仙秘之家传,读药录活人之要略,调剂温良损益,斟酌药妙而丸成,众施而济博。”[10]李众胜堂药品素以“方自仙传”为标榜,实际上,李兆基不但精通医案,且能搜罗土材,创制成药。他抱利民济世之心,多次向灾区民众捐赠药品。1906年佛山山紫铺[11]五约值理赠送李众胜堂《普济众生》匾额题记:“赏戴花翎在任候补府正堂,广州、佛山海防督补水利分府吴幽,为宝山五约题赠李兆基善士,光绪丙午(1906)宝山铺赈,见所用万应保济丸,能医毒核、疴呕肚痛、抽筋急症、食滞心翳、痰多咳嗽、小儿惊风、酒醉作呕等症,救活甚众,请饮保和茶,但觉身热、骨痛、痰火、湿毒,到饮者各称奇妙,特刊数言申谢。”[12]1908年佛镇义仓绅耆送赠李众胜堂《万家甘露》匾额题:“光绪戊申(1908)夏秋之交,风水为灾,佛山开仓赈贫民八万余口,贵堂主人助施保和茶三十余天,兼施胜保油,贫民冒暑赴厂,籍以无恙,造福多矣,爰署榜题,用张义举。”[13]1915年,广东雷州海康和郁南先后流行瘟疫,当地知县电请广东巡按转饬“省港澳救灾公所”支援,李兆基得友人介绍知悉险情后,将保济丸等药品经“省港澳救灾公所”先后送至雷州仙城会馆和郁南连滩商务分会,分文不受。“省港澳救灾公所”登报鸣谢李众胜堂“见善勇为,不分畛域”之举,同时呼吁“善者购买众胜堂药品,赠以有需要之人,以积功德。”[14]并向李众胜堂赠送《慈善为怀》匾额,广东督军龙济光题赠《功侔和缓》,广东巡按使李国筠题赠《春煦万家》,颂扬李兆基慈善济世的功德[15]。龙济光部属之广东惠州清乡督办李嘉品,其驻禅部队多次感受李众胜堂药品精妙,题赠《媲美扁庐》匾额。1924年,“香港联义社”《鸣谢李众胜堂药物》公布中载:“……李兆基君由戊午年(1918)将各种药品敬送,便利客商,已逾四载,不惜牺牲利权,惠及同胞,救活世人,指不胜屈。”[16]
  李兆基广施博济赢得声名日增,口碑载道,疗效显著的众胜堂药品也赢得了人们的信赖。诚信有道,价廉实效使李众胜堂药业不断扩展,在佛山商业中心区域豆豉巷大街(今升平路)44号设支店经营,广州太平门外桨栏街也开办了分铺。1917年,香港上环文咸街63号分铺设立,药品标识除原日所用“双雄伴塔”外,加添香港注册的“八宝花篮”商标。在1918年前后,李众胜堂就在祖庙大街内修筑了商铺厂房相连建筑(图1)。中西合璧的建筑设计,优雅别致的园林式厂房布局,既表现了李兆基思想开放,善于吸纳西方文化精华一面,也显示了李众胜堂当时的经济实力。从1934年佛山精武会筹募会址建筑经费时,李兆基嗣子李赐豪“以先父李兆基名义捐资万元”的事实来看[17],上世纪三十年代初李兆基已经辞世,李众胜堂药业由李赐豪接掌。直到抗战期间,佛山李众胜堂药业才基本移至香港。
  
三、李众胜堂药业的宣传与营销
  二十世纪初期,帝国主义加紧了对中国特别是广东的经济侵略,清政府腐败无能,处处媚外妥协,造成“欧风美雨其迫人之来矣”的挨打现象。在民族资本主义较为发达的广东,民族资产阶级初步凝聚起阶级的力量,将国家民族的命运与本阶级的命运联系起来。疾呼“粤人之父老子弟,男女老少,听亡国之音而知醒,击渡江之楫而思奋,以是振独立之精神,勉自强之政策”,如此则“粤之风云虽剧,有志者尚可为也”。发起收回粤汉路权,抵制美货、日货等维护利权的运动[18]。张之洞在广东目睹洋货大量进口,影响中国国计民生的情况,痛感“土货日少,漏溢日多,贫弱之患,何所底止”[19],因此提出,“今日自强之端,首在开辟利源,杜绝外耗”[20],要“自扩其工商之利,以保利权”[21]。
  在“欧风美雨”的政治环境下,以地道药材研制的李众胜堂药业同样遭受西药的严重冲击。为挽利权,李兆基不断调整应对之法,在营销策略和宣传推广上做文章:
  (一)改变装潢,降低成本。保济丸是李众胜堂的品牌产品,销量最多。质量是其立足市场,维持竞争力的主要因素,价廉效实才能行销于众,否则将被淘汰。为保持客源,在保证药品质量的前提下,李众胜堂两次变更装潢形式,以降低制作成本。1915年,将原来的玻璃樽装改用纸封包装,外套纸盒;1922年,添用厚纸圆盒装。
  (二)调整价格,维持实力。本来,价格从廉是吸引消费客户,打开销路的重要因素。但到1927年,李众胜堂已不胜“百工加薪,万物腾贵”的压力,不得不公布加价,如下则《本堂万应保济丸等项加价广告》:
  近年百工加薪,万物腾贵。夫人皆知本堂创制保济丸,专治普通诸症,四时感冒、气滞胃呆、营卫不和、疴呕肚痛、身热咳嗽、痰多气喘等症;凡遇四时佳兴,赴席畅饮,最宜携带。倘若酒醉食滞,即能解酒消滞。此丸拣选地道上药配制,故能速效。诸君采用,注意提防假冒,细辨药味、招牌、字印,方可服用。
  今因药料承价日高,再四筹维,不得不为维持血本起见,兹定于丁卯(1927)年正月十五日起,本堂所出各项药品,价格量为加增,藉资弥补。如蒙远客光顾,代寄别处,货脚邮厘,买客自理。玻樽装、纸筒装、纸封装、一两玻樽装、八两洋铁盒装,请书明取何款式,定当从速付妥无误。今添用纸封,诸君亮鉴,照赐为感[22]。
  (三)以文化为载体广作宣传。广东诗社发展到清代以后,除了纯文人雅士结社以外,开始向民间大众诗社发展,称“校诗之会”。其做法是“为题标于通衢,定期收卷,聘名流学者评判甲乙,列第揭榜,名列前者赏赐有差,谓之谢教。”[23]李众胜堂于1925年编印的《神农外夷诗集精华》和1927年编印的《诗赋精华合璧》,保存了历次“校诗之会”所征集诗赋、对联作品,注明“凡购买药品三元即获赠送”。六场联首分别为:“药储酒楼防客醉”;“丸味请研真与伪”;“丸油解醉蒙骚赏”;“药送远轮期济众”;“众胜保济”和“众歌药妙宜兴土”。应对者有省、港、佛、安南等雅士,李众胜堂先后延请冯慕伊、霍梦鸾、庞策云等名宿评阅,李兆基本人也参与评审,列东、西榜公布名次。1922年,李兆基以“神农外夷”命题征诗。龙塘诗社主人吴荃选评论:“众胜堂主人李兆基先生,爱国人士也。慨夫西药充斥,国粹沦亡,不发明中药不足以言保种,不提倡土货不足以塞漏危。爰以“神农外夷”四字命题征诗,具有深意,欲呼将伯之助,以唤醒黄魂,诚善举也。”虽云“题有五难”,仍然“谬拟二首,姑附榜末。”可见,吴荃选对李兆基为抵御“欧风美雨”经济掠夺,振兴中药中医,发展民族工商业爱国之举的敬重。1927年,李兆基又以“众歌药妙宜兴土”联题征赋,省内众多爱国文人均应赋抒怀。其文化载体既为李众胜堂药业作大力宣传,激发民众爱国情怀,也对活跃诗坛起推动作用。

四、李众胜堂与龙塘诗社
  诗社是诗人为吟咏而定期结聚的社团。广东诗社始于元末明初之南园诗社,明清两代,广东诗社勃兴,所谓“东广好辞,缙绅先生解组归,不问家人生产,惟赋诗修岁时之会,粤人故多高致乃尔。”[24]清初屈大均、梁佩兰、陈恭尹“岭南三家”,开一代诗风。除文人雅士结社吟咏外,流风所至,民间开社校诗也十分活跃。
  龙塘诗社是清代以来佛山重要的诗社。“龙塘诗社”结社于1915年,吴荃选被推为骚坛盟主。他是清代嘉道年间官至福建按察使的吴荣光之侄孙。光绪十五年(1889)举人,官内阁中书,广西补用知县。吴荣光曾在道光十年(1871)将家园群季诸诗辑成《吴氏吹篪集》,吴氏家族可谓“诗礼传家”,为佛山名流。吴荃选喜远涉,工诗词。诗人陈青若谓其:“家藏商周四千年彝器,身游天下第一叠雄关”[25]。光绪末年,吴荣光在佛山大树堂修建的“赐书楼”被风吹毁,吴荃选为保存先伯祖所藏御赐书籍和金石、书画等物,筑建“陆沈园”。园内除复建“赐书楼”,还有“石龙塘、石龙池馆、护珉庐、听蛙阁、木兰堂、酴醵岛、湖光室诸胜”,其中“石龙池馆、木兰堂侧为龙塘诗社诗人聚会之所,”[26]龙塘诗社也因石龙塘而得名。
  龙塘诗社聚集兴味相投之雅士,诗酒唱酬,雅聚场所并不限于园内。李兆基既是药商,亦爱好文辞,常邀雅聚。目前所见文献,有1919年李众胜堂邀集“龙塘诗社”众人端阳雅聚记录,席间赋诗多首,今录其一[27]:
  李园橘井也留香,妙药争传众胜堂。百尺洋楼增广厦,四围工厂作回廊。
  地仪丹凤形尤壮,石立苍鹰势欲扬。更有绿杨枝洒露,众生普济是慈航。
  术绍歧黄业绍孙,半商半隐辟名园。草坡兰舞花初韵,英石山春鸟欲言。
  社集龙堂诗刻竹,堂开凤地酒盈樽。主宾尽是东南美,且憩松荫细与论。
  安排药鼎日方长,采得菖蒲节节香。好趁风花来旧雨,且将诗旧补端阳。
  楼台疑入群仙洞,觞咏如登九老堂。闲试新茶醒亦解,悬壶寿世胜韩康。
  方由秘授即神医,一点灵通李药师。疑植菩提成佛地,纵谈花事宴宾时。
  延龄幸有周公酒,酬句惭无学士诗。茶是保和丸保济,春回中外大名驰。
  虽然“龙塘诗社”主人吴荃选未暇参与此次聚会,但从他寄赠李兆基的诗中,可知他对李众胜堂药业之称颂,并与李兆基之交甚笃。诗曰:
  已闻轶事孝姑嫜,利济开怀世业长。扁鹊有灵通内外,丸熊无恙透膏肓。
  悬壶人访莺岗麓,种杏香分鹤洞旁。共信还丹惊海外,恐难疗我是清狂。
  赠李众胜堂主人绍周先生,民国己未(1919)嘉平,弟吴荃选并书于粤西八步西斋[28]
  由此可证,民国时期李众胜堂不仅只有目前划定保护的祖铺范围,还应有百尺洋楼、回廊工厂、园林奇花、石立鹰扬等景。1998年被列为市级文保单位的祖庙街道恩光居委文明里68号“龙塘诗社”社址,应为李众胜堂制药总工场旧址,与李众胜堂同属一个整体。后世人误认李众胜堂制药总工场旧址为“龙塘诗社”,实则是主邀宾从的关系,诗社同仁应邀而来,所咏诗歌于其后由李众胜堂结集出版,作为购买李众胜堂药品的附赠礼物而广被传颂,这正是民间误传社址的来由。

五、李众胜堂旧址的现实意义
  李众胜堂旧址包括了1998年被列为佛山市级文物保护单位的李众胜堂祖铺和“龙塘诗社”。(图2:细线部分为李众胜堂祖铺,加粗线部分属“龙塘诗社”。)李众胜堂祖铺位于佛山市禅城区祖庙街道恩光居委祖庙大街18号,整体建筑坐北向南,为三进三层硬山顶青砖木结构,原为下铺上居,东侧有客堂,后有制药总厂和花园的平面布局。与李众胜堂祖铺紧邻的建筑,是被误认为“龙塘诗社”社址的李众胜堂制药总工场旧址,单体建筑为房屋2栋,门楼1个,围墙1堵。两栋建筑平面呈“L”形平面布局,主楼坐南向北,为两层硬山顶青砖木结构,走廊柱间为拱圈设计,雕饰精美灰塑图案;副楼构筑二层,坐东向西,主、副楼交接之间设雕花栏杆木楼梯。副楼东北角的门楼通向文明里外街,为庭院出入口,北面的景观墙上装饰灰塑和双面彩画。“龙塘诗社”建筑及庭院景观墙,与西面的李众胜堂祖铺相合,形成了一个有回廊建筑环抱的庭园,古树婆娑,环境雅致。佛山李众胜堂在清末民国时期是该堂在省港连锁店铺的总号所在,是佛山现存中成药老字号中传统铺式保存最完整的建筑,具有重要历史研究价值。
  目前,佛山祖庙东华里片区旧城改造项目——“佛山岭南天地”已经启动,片区包含我市2个国家级、1个省级和19个市级文物保护单位,为研究佛山历史、经济、文化提供了大量的信息。包括李众胜堂祖铺和制药总工场旧址在内的众多文物古迹,呈现出多样性的文化风貌。正是这样的老街区,孕育和发展了佛山优秀的物质文化和非物质文化,是佛山不可多得的历史文化资源。文化遗产事业只有善于调动城市发展进程中的积极因素,才能达到保护和发展的目的。依据禅城区发展规划,祖庙东华里片区的区域发展个性要素是融岭南民俗文化、禅城时代特色和现代商业文明于一体,集文化、旅游、居住、商业为一体,是佛山的城市中心和城市标志,对该区历史风貌的保护特别强调原真性、整体性和可持续性。对于李众胜堂祖铺和制药总工场旧址的保护与利用,笔者以为:1、借助目前片区改造之机,对现存历史建筑进行全面修缮,拆除建国后加建或改建的构筑物,修整复原其中西合璧、园林景观的历史建筑风貌;2、该处作为佛山名牌中成药的原创地,可以整合佛山各品牌中成药文化史料,以多样的形式展示传统中成药生产流程及技艺,打造佛山中成药展示博览区,彰显特色文化; 3、传承李众胜堂的文化推广理念,挖掘佛山中成药的文化内涵,策划传统中成药文化推广活动,盘活文化资源;4、沿用百年老字号品牌,开发经营佛山传统中成药产品,吸引投资,创造效益。总而言之,实现对李众胜堂旧址的保护和利用,对于弘扬佛山中成药深厚的历史文化资源,促进文化旅游业及相关系列产业的发展, 展现名城文化魅力具有深远的意义。

注释:
[1] 刘献廷.广阳杂记:卷四[M].北平:中华书局,1957.
[2] 佛山市博物馆主编:佛山文物志.成药业[J]广州:广东科技出版社,1991.
[3] 吴震方.岭南杂记:上卷)[M]//丛书集成初编.上海:商务印书馆,1936.
[4] 佛山医药总公司主编:佛山药业志,1992年.
[5] 冼宝干总纂.佛山忠义乡志:卷十四.人物八[M].刻本,1923.
[6] 佛山医药总公司主编:佛山药业志.第72页,1992.
[7] 李众胜堂编辑:诗赋精华合璧.第26页[M].佛山:佛山民国日报印本,1927.
[8] 同上书,第47页.
[9] 冼宝干总纂.佛山忠义乡志:卷五. 教育一[M].刻本,1923.
[10] 李众胜堂编辑:诗赋精华合璧.第11页[M].佛山:佛山民国日报印本,1927
[11] 明代正统年间佛山开始以铺分区域,初设二十四铺,每铺辖数条街道,清光绪发展为二十七铺,山紫铺是其一.
[12] 李众胜堂编印:广州市新辟马路及各街道全图.李众胜堂药品包装封面内容,佛山博物馆藏,1925.
[13] 李众胜堂编印:广州市新辟马路及各街道全图.李众胜堂药品包装封面内容,佛山博物馆藏,1925.
[14] 李众胜堂编印:广州市新辟马路及各街道全图.李众胜堂药品包装封面内容,佛山博物馆藏,1925.
[15] 冼宝干总纂.佛山忠义乡志:卷五. 教育一[M].刻本,1923.
[16] 李众胜堂编.神农外夷诗集精华:鸣谢李众胜堂药物[M]佛山:石印本,1925.
[17] 张雪莲.佛山精武体育会:第103页[J].广州:广东人民出版社,2009.
[18] 丁身尊主编.广东民国史:上册[J].广州:广东人民出版社,2004.
[19] 中国史学会主编.洋务运动七.第205页[J].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61.
[20] 同上书,第203页.
[21] 同上书,第501页.
[22] 李众胜堂编辑.诗赋精华合璧:本堂万应保济丸等项加价广告[M]佛山:佛山民国日报印本,1927.
[23] 广东社会科学.李绪栢.明清广东的诗社[ ].广州:《广东社会科学》杂志社,2000年第三期.
[24] 屈大均.广东新语:卷12[M]//清代史料笔记从本.中华书局,1985. 
[25] 清代.吴氏四传画册后跋,佛山市博物馆藏画.
[26] 冼宝干总纂.佛山忠义乡志.卷十:吴荃选.陆沈园记[M].刻本,1923.
[27] 李众胜堂编辑:诗赋精华合璧.第4页[M] 佛山:佛山民国日报印本,1927.
[28] 同上书,第13页.
 
 
 
 
 
 
 
 
 
 
粤ICP备05076851号 @ 2002-2017foshanmuseum.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公网安备 4406040200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