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学术研究>>文物研究>>文章内容 调整字体大小: - -
 
尺幅千里 ——佛山市博物馆藏明人绘扇精品赏评
苏东军 (馆藏研究部  副主任  文博馆员)
 
  扇面作为中国书画艺术的一种重要形制,因其独特性,历来受到文人雅士的青睐,尤其在明清之际甚为流行。书画扇面强调以小见大,特别是绘写山水追求以尺寸之方显千里之势,被称为在瓦当上跳舞,对作者的艺术要求极高,因此也最能展现功力,在拍卖市场,扇面不是以尺幅大小论价,佳品更是远非大幅巨轴可比。现择取佛山市博物馆藏有的几幅明代金笺扇面绘画,与同好共赏,就教于方家。
  
  一、张宏三兔图金笺扇面
  张宏,字君度,号鹤涧,吴郡(今江苏苏州)人,生于1577年,卒年不详,九十二岁时尚能作画(见《中国美术家人名辞典》张宏条目),《历代画史汇传》称其“山水峭劲秀雅,位置渊深,人物写真天然,不让元人之妙。”【1】,“工山水,师法沈周,善写人物,天然入格;吴中学者尊崇之,笔意古拙,墨法湿润,俨有前规,盖师沈周而未能超脱者也;人物写真,天然入格”【2】。传世作品有《兰亭雅集图》卷、《溪亭秋意图》轴、《柴门流水图》轴、《寒山萧寺图》等等。
  该幅作品,纸本,水墨为主,横长54厘米,纵高18厘米。此扇面落款写“戊寅六月为君化词兄写于朱氏木石居 张宏”,可知当作于崇祯十一年即1638年,时年六十岁,为其画艺成熟阶段代表作。“木石居”当为“朱氏”人的室名斋号,可惜未能找到确实信息。这幅绘画扇面可能是张宏与文柟、周番、沈灏等几位文人墨客在朱姓朋友书斋雅集唱和所作。画面主题为三只兔,淡墨简笔勾勒出形状,略施晕染,形象逼真生动,各具情态:居中者双目微闭,身体屈缩,毛长丛杂且竖起,神态老成安然,为其中齿龄最长;左者侧身,身形最小,四肢爬地,躯体后趋,双耳直挺紧并帖身,目视前方,显得小心翼翼;右者昂首立足,身长体健,目光炯炯,远视翘望,充满警觉,颇具动感。左右两兔一静一动一收一放一高一体,目光仰伏相对,中者安之若泰、持重温和,三者交相呼应,布置巧妙,妙趣横生,可谓匠心独具。作者用墨笔中锋勾描出大片苇草,草叶左右弧卷,柔软繁茂,婆娑生姿,与三兔相映成趣,增添了画面的充实感和意味。
  兔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具有丰富的内涵。《诗经.小雅.巧言》:“跃跃毚兔,遇犬护之。”“玉兔捣药”的民间传说也由来已久。与兔有关的成语更是众多,如狡兔三窟、守株待兔、“惊若逃兔”、“兔死狐悲”等等,形成了蔚为可观的兔文化景观。兔亦很早进入中国传统绘画,五代著名画家黄筌就有《花竹禽兔图》,北宋有专长兔科的画家龚吉,《画继》说他“长于画兔,余人所不及”。大致说来,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兔被赋予了两种主要形象:一是狡黠可恶,喻指善于钻营自保的奸邪小人;一是纯洁可爱,契合君子之质,玉兔成为月亮的代称。这幅作品即包含了这两层含义,这从画上的题跋可知。
  此扇面可谓书画同美的艺术佳作。上有同时代的书画文学名家文柟、周番、沈灏的诗文书法。
  周番,生活于明末,字自根,《历代画史汇传》称其“善水墨花鸟,有周黄头之称,书画俱佳”。
  周番于扇面题诗: 清景南楼夜 风流在武昌
           庾公爱秋月 乘兴坐胡床
           龙笛吟秋水 天河落晓霜
           我心还不浅 怀古醉余觞
  周番书法清润洒脱,气韵散逸,方折有力,外紧内疏,于规整中见恬淡之趣,与诗文所蕴涵的清和疏郎的意味相得益彰。此诗原为李白的《陪宋中丞武昌夜饮怀古》,个别文字不同,“龙笛吟秋水,天河落晓霜”句中“秋水”,白诗作“寒水”。此诗典出《世说新语•容止》,大意是东晋武昌太守庾亮与文士幕僚登楼赏月,饮酒怀古怀,共享吟咏之乐。很明显,周番题写此诗,是在玉兔代指月华的层面上,赞颂狷介高雅的君子情操和追求。
  沈颢(1586--1661),颢有时作“灏”,明末著名书画家,字朗倩,号石天,吴县(今江苏苏州)人,补博士弟子员。史载其性豪放不羁,早岁曾薙发为僧,中年才还俗。工善诗文,博闻强识,书法真、草、隶、篆无所不能,尤对画理研究颇深,提出了"似而不似,不似而似"的画论创见。沈灏(颢)的题诗为:
  举世竟营三兔窟 荒芦败草难容迹
  不如勤捣一丸霜 且为嫦娥驻颜色
  笔力削劲挺拔,点画洗净简练,结体疏逸宽博,起笔收笔重顿与瘦金体颇似,端庄雍雅,气格高标,视之直令人屏息凝神。
  文柟(1596—1667年),清,字曲辕,号溉庵,一作慨庵,长洲(今江苏苏州)人,从简子,邑庠生,能诗,工书画,小楷得征明法,山水一禀祖法。入清后,拒事新朝,奉亲隐居寒山,耕樵以终。大江以南称文章节义士,著青氈杂诗、溉庵诗选。
  其题诗:玉兔铿锵捣广寒 月中霜影画中看
      蟾蜍三足曾为伴 不窃嫦娥药一丸
  文柟此诗书法,家风盎然,颇显文征明小楷神韵,起笔尖利,笔画细挺,一丝不苟,结字稳正,揖让向背严密通畅,风格劲健而又秀雅隽永,不沾纤尘。
  沈、文的诗文与此画带着浓重的“末世”色彩,表达了对明末社会“举世竟营三兔窟”污浊奸邪风气的不齿和失望,渴求不随波逐流坚守高洁纯雅的品德和理想。
  二、文伯仁山水人物金笺扇面
  文伯仁,字德承,号五峰,文征明的侄子,苏州人,邑庠生,山水人物效王蒙,不失家学,弘治壬戌(1502)生,万历乙亥(1575)卒,年七十有四。其居住的“五峰园”,如今在苏州尚保存完好。《无声诗史》赞其“画山水名不在衡山下”,“颇负出蓝之声”。
  此幅作品,纸本,高17厘米长51厘米,款识有“嘉靖庚申夏五峰山人文伯仁写”,钤盖朱文方印“德承”、“伯仁”。从款字可知,此画作于嘉靖庚申年即1560,作者时年59,为其画艺纯熟时的精品之作。
  画面巧妙利用扇纸特点,采用深远与平远相结合的视角构图,自右向左取势,右边江面阔远浩淼,岸山迷茫,云气蒸腾,举目溯望真有“尺幅千里”之感。江水顺势而下,渐急渐险, 两岸山峰相对出,对岸峰峦高耸陡峭,怪石嶙峋;古树敖挺,树干虬曲,枝叶茂密。一扁舟停棹江上,舟头一翁垂襟安坐,怡然垂钓,一派闲淡幽雅,实为点睛之笔,而古树掩遮舟尾,使画面更加意味深长。
  三、徐宏泽山水金笺扇面
  徐宏泽,主要生活于明末,字春门,晚号竹浪老人,嘉兴人,诗、书、画俱妙,时称春门三绝,书法赵松雪,尤爱张伯雨,善画山水,出入“元四家”,享上寿,无疾而逝,其子徐柏龄,亦善诗画。史载:徐宏泽非常有孝行,“少时曾刲股疗亲疾”,“家贫曾逐什一之利,市声粉呶,宏泽下帘泊如也”。【3】
  此山水扇面,笔墨简淡,虚实相和,构图开阔,特别是多用点皴且自右向左运笔,使画面顿增飞动之势。该幅作品意境淡远、疏朗,可谓尽得元山水大家之神韵。
  值得说的是,此扇面裱纸上有民国广东国画研究会崔歧的收藏印章: “鸣周所藏”。崔歧以行书题写徐氏生平简介:“徐弘泽,字润卿,号春门,自号竹浪老人,能书擅画,前追倪黄后仿文沈诸家,一洒墨间即在笔端,与李日华、陈继儒相埒,书与姚绶颉颃。见《画丛录》,丁卯上元后二日,千叶楼主人。”丁卯年当为民国十六年即公元1927年。崔鸣周,为民国时期与岭南画派齐名的广东主要绘画艺术社团——广东国画研究会的成员,深得传统绘画熏陶,画艺精湛,广东省博物馆藏有1928年他与由高剑父、容祖椿合作《双雀松石图轴》。
  四、孔伯明山水金笺扇面
  关于孔伯明生平,《岭南画徵略》一书说:“[元]南海(今广州)人,事父母以孝闻,能诗善画。士女用笔工细。元画院以‘万绿丛中一点红’试士。伯明取杜陵‘天寒翠袖薄,日暮倚修竹’诗意画美人,绿衣倚竹,惟朱唇一点,风致嫣然,非诸史所及遂擢第一。”对此,近现代著名书画家及评论家陆丹林表示怀疑,批驳道:“元朝并无画院取士之事,仅有御衣局主管绘事。据广东通志、南海县志元代并孔伯明其人。现在广东所传孔伯明的画,仿仇十洲仕女画法的较多,至早只能是明末人。”【4】《中国美术家人名辞典》也指出其谬:“万绿丛中试题乃北宋画院试题”。【5】谢文勇编的《广东画人录》认为孔伯明是明代崇祯时人,这个说法比较可信。
  此扇面高16厘米长50厘米,纸本。款题写:“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叠水孔伯明”,字体方硬,折处重顿,笔力刻劲,方折磊落,极见格调。由题款可知,作者是以唐代大诗人王维的名作《山居秋暝》意境入画。山用勾皴,峭拔壁立,古松盘曲而出,枝叶施碧,茂密生姿,月轮透过薄云普照,远山淡染空蒙;近景山石起伏映带错落有秩,用笔湿润,清泉潺潺,淡笔勾描,一翁神态高逸,扶石赏景,一童散巾挟物,缓缓随行,真一派闲静幽宁恬淡气氛,充分表现了诗句的境界。

注释:
【1】《历代画史汇传》《续修四库全书》第1083册第424页
【2】俞剑华编:《中国美术家人名辞典》 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1980第825页
【3】[清]许瑶光等修:《嘉兴府志》光绪五年刊本 卷五十一
【4】俞剑华编:《中国美术家人名辞典》 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1980第25页
【5】同上

 
 
 
 
 
 
 
 
 
 
粤ICP备05076851号 @ 2002-2017foshanmuseum.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公网安备 4406040200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