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学术研究>>地方历史文化研究>>文章内容 调整字体大小: - -
 
浅析清代佛山的行业神崇拜
孙丽霞 (馆藏研究部  文博馆员)
 
【摘要】:清代佛山手工业、商业、服务业发这,行会众多,会馆林立,民间信仰也相当兴旺,在当时强劲的全国行业神崇拜之风的带动下,在清中晚期出现了一个行业神崇拜的兴盛期。以冶铁、制陶、纺织业等为代表的手工业、商业都有自己行业的保护神或祖师爷,约有50多个。有的是一行多神,有的是多行一神,祖师拜祭活动形式多样而频繁,成为了佛山民间信仰活动中重要的组成部分。行业神崇拜对佛山各行业的行业自律、自我监督和规范行业竞争、调适东西家关系、内部团结发挥了重要作用;丰富了佛山的民俗文化活动的内容,对整合佛山社会文化生活,强化民众崇祖敬宗的社会心理,延续某些民俗的流传都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对佛山的民间信仰产生了的深刻影响,推动佛山的民间信仰走向高潮。
  一、佛山行业神崇拜形成的社会经济条件
  1.经济繁荣,行业众多。
  清代,佛山冶铁业水平雄居全国前列,广东所产生铁多数运往佛山打造铁器,佛山的炒铁、铸铁和熟铁制造各业都非常发达。“天下产铁之区莫良于粤,而冶铁之工莫良于佛山”。〔1〕佛山是广东最大的冶铁中心。清中叶,佛山制陶业发展迅速,很快成为佛山最大的一个行业,“石湾六七千户,业陶者居五六”。佛山陶瓷产品行销四方,成为“石湾之陶遍二广,旁及海外之国”〔2〕的南国陶都。另外,当时佛山也处于国内先进水平的行业有丝织业、棉纺业、金属加工业、成药业等。佛山手工业还有一个特点,就是行业众多,如制伞业、刺绣业、制纸业、印刷业、木雕业、银硃业、爆竹业、条香业、扎作业、成衣业等多达一百多行,佛山是名符其实的一个综合性的手工业中心。可谓“佛山一埠,为天下之重镇,工艺之目,咸萃于此。”〔3〕
  清代初期,佛山已经成为岭南区域与广州并存的商业中心。佛山四周临水,周围河网密布,主要是依托内河运输完成岭南商品与外省,佛山商品与省内各地的商品交换。佛山商人有铁商、陶瓷商、丝商、米商、药商、布商等,遍及两广、港澳、湖南、湖北、苏州等地。〔4〕如陈徽所言:“俗称天下四大镇,粤之佛山与焉。镇属南海,商贾辐辏,百货汇集,夹岸楼阁参差,绵亘数十里。南中富饶繁会之区,无逾此者。” 〔5〕佛山已经发展成了集手工业、商业、交通枢纽于一体的实业商贸城市。它与汉口、景德镇、朱仙镇共称“天下四大镇”,又与北京、汉口、苏州同为“天下四大聚”。
手工业、商业行业众多,必然成为行会及会馆生长的沃土,据朴基水先生统计,清代中期佛山手工业行会有90个,有会馆32间;商业及服务业行会达136个,会馆26间。〔6〕
  2. 佛山崇神拜祖的民间信仰环境:
  陈炎宗说“粤人尚鬼,佛山为甚”。 〔7〕民间还有流传的俗语“顺德祠堂南海庙”,清代佛山是南海县经济文化最繁荣的一个镇,神庙的密集程度是可相而知的。全镇林立的神庙也是佛山人崇鬼神拜祖先风俗的充分体现。乾隆十七年佛山只有神庙26间,而到宣统年间达到了154座。〔8〕这些庙宇供奉的佛教、道教神佛并不多,绝大部分是民间信仰中的神与仙,或者是道教神与民间信仰相融合而形成的神。佛山的行业神就恰恰大都来源于道教神、民间神话传说和民间故事。
  3.外部环境:
  从全国范围来看,明清以来我国的行业神崇拜空前发达。“明清以来,各行各业大都供奉祖师,《阅微草堂笔记》‘百工技艺,各祠一神”’民间所谓‘三百六十行,无祖不立’等,反映的主要是明清以来的行业祖师崇拜的情况” 〔9〕另外,行业神崇拜活动非常隆重,常常不仅仅是一个行业的庆典,也是一个城市一个地区的喜庆活动,影响力大,传播范围广。据我们所知,佛山50多个行业神中绝大部分和中原、江南等周边地区的行业神是一样的,而非独创,相互的传播和影响是显而易见。而且祭拜的活动内容形式也非常相似,如祖师诞的拈香祭拜、行业聚宴,请戏班唱戏等。在这样一个大社会背景下,有佛山发达的经济,繁多的行业行会会馆,有佛山尚鬼拜神的民间信仰习俗,行业神崇拜在佛山的兴盛就成了一件必然的事情。
  二、佛山行业神崇拜的基本情况
  1.冶铸业及金属加工业:
  清代佛山铜、铁冶铸及其它金属加工业非常发达。其中冶铁业规模最为庞大,产品种类繁多、分工细致,到乾隆年间,行会达到了31个,行会会馆有9个。〔10〕佛山铁器冶铸业供奉的行业神也比较多。①石公太尉,石公太尉的崇拜是最普遍的,“太尉庙,在祖庙太尉庙道。嘉庆丁丑建,一在栅下铺司直坊,道光十七年修。一在岳庙铺永丰街,咸丰九年建。按镇内太尉庙三,其各街设龛供奉者尚不在此数。香火亦盛,牌位题:敕封石公太尉陶冶先师。石行及锡箔、皮金、铜锣、铁钻、铸镬各行皆祀之,亦不知石公何神?”〔11〕“铁镬行,……西家堂名陶全会馆,在栅下铺司直坊,额题太尉庙。道光十七年丁酉建,光绪十三年丁亥重修。皮金、铜锣、铁砧、铁杂货、锡箔各行工人均奉祀太尉云。”〔12〕②鄂国公尉迟恭,鄂国公是唐代大将,打铁出身,所以在我国许多地区被奉为打铁行的祖师爷,佛山也不例外。“ 新钉行会馆称为“国公古庙”,祀奉唐忠武鄂国公尉迟敬德” 〔13〕③炉头风火六纛大王,“铸铁业(含铁锅、铁镬、铁炉鼎、铁钉、打造铁器、铸铜等行业),都奉鄂国公尉迟恭、陶冶先师(太尉)为祖师爷,有的兼祀炉头风火六纛大王。”〔14〕④四圣,《陈炎宗在《鼎建佛山炒铁行会馆碑记》中所记 “庚午冬,计炒炉四十余所,始签谋会馆之建……恭奉四圣香火,用邀福于神,以佑人和” 〔15〕炒铁行是铁器冶铸业中的一个大行,其下又分铁线、铁钉、家具杂器、铁锁等十几个更细的行业,那就说明“四圣”崇拜在铁器冶铸业中也是相广泛的。所以,陈先生在碑记最后说“且永为佛山之业冶者贺也。”但遗憾的是“四圣”有多种说法,不能确认是何方神圣。也就是说佛山铁器冶铸业至少有4到7位行业神。
  如前文所载,铸铜、锡箔、皮金、铜锣业也奉陶冶先师石公太尉为祖师爷,其中铸铜业还供奉六纛大王,“东家会馆名日升堂,西家会馆名锐成,奉祀陶冶先师、六纛大王为祖师爷。”〔16〕陈志杰在《从栅下天后庙看佛山铁器贸易》中分析,从明末扩建天妃庙时要“为乡人及众商讌集之所”开始,栅下天后庙就已经带有了商业会馆的性质。此后就更明确了,历次修庙的主要资助者都是众多的铁商,铁商对掌握他们铁器贸易往来命脉的保护神—天后的崇拜也更加隆重,栅下天后庙逐渐成为了佛山铁商的商业会馆。天后也成了佛山铁器贸易行业的行业神之一。〔17〕
  2.制陶业
  清代制陶业是佛山最大的行业也最成熟的行业,所以分工非常细致,达二十二行。虽然陶器业内行业众多,行会也多,但他们的祖师崇拜是高度统一的,即祭拜虞帝舜。“陶师祖庙,在石湾莲子冈” 〔18〕;“莲子岗在大江、魁西两堡之间,……又东为陶师庙,祀虞帝于其中。”〔19〕据说奉舜为祖师,是因为“昔者舜耕于历山,陶于河滨。”开创了制陶业。每年农历八月二十二日是陶师诞,要举办大型的祭拜活动,还要请陶师出宫,穿街过巷,入工场窑炉,接受从业者的拜祭,以保佑陶业兴旺。每年农历二、八月, 石湾各个行会的人们都要到陶师庙举行“春秋二祭”,祈望祖师爷保佑窑火旺,陶业兴。拜祭陶师后行友聚餐,俗称‘饮行’”。 〔20〕
  3. 棉织业、丝织业、机房土布行、帽绫行
  据区瑞芝《佛山新语》记述,佛山棉织业奉张骞为祖师爷,丝织业奉织女为祖师爷。有明确碑刻文献记载的有这两个大行业中分工更细的两个行业:帽绫行、机房土布行。帽绫行是佛山丝织行中重要的一个行业,道光十九年《鼎建帽绫行庙碑》记:“帽绫行以织作为业,群工立庙祀其先师,而肖像于两楹间者,则汉中大夫博望候张某也。”〔21〕这里的博望候张某指的就是张骞。碑中说由于张骞出使西域,带回了当地纺织技术,‘归以传之中国,中国之人习之,皆曰候实教我。以此历世相传,至于今犹不忘所自。因而溯授受之渊源,尊为先师。”机房土布行本属棉织业,但他们无论是织工(西家)还是东家的会馆都叫博望候庙。“据最近统计,机房土布行共一百三十余家。东友同业二百余人,东西友均称兴仁堂,东友会馆在社亭铺接龙大街,额题博望候古庙,光绪十五年已丑重修。西友会馆在同铺舒步街,亦题博望候庙。”〔22〕显然,机房土布行也是奉张骞为祖师爷的。
  4. 泥水行、木匠业、木雕业、家俱业
  在我国与建筑业相关的木瓦石泥匠业大都奉鲁班为祖师,佛山也如此。 “泥水行……会馆在祖庙铺凿石街。额题北城候庙,光绪丁未年重修。一在康胜街,名桂泽堂。”〔23〕北城候即是鲁班的封号。佛山的木雕业是广东两大木雕流派广府木雕的发源地也是兴盛地,清代木雕业先有会馆兴华堂,后又建同善堂,店铺有17家。出生于清末的佛山木雕老艺人徐浩说:“据宣统二年二月十三日全行业(木雕业)‘禡聚’的宴会上统计,包括学徒在内共有木雕工人148人。‘禡聚’是纪念鲁班诞辰的宴会,每年聚宴四次:即2月13日、6月13日、8月13日、11月13日。”〔24〕另外,区瑞芝在《佛山新语》中记,佛山建筑业、家俱等木匠业都奉鲁班为祖师。
  5.参药行
  参药行是卖人参、鹿茸等贵重中药材的行业。乾隆三十二年的《参药行碑记》载:“兹乃佥金谋卜地,协力筑宇,堂寝轩宏,木石坚致,祀祖师列圣以辑众心,昭忠信也。”〔25〕这其中的祖师“列圣”是一位神圣的名字还是列位神人并称,不可考。另外佛山在祖庙铺有两间列圣古庙,福德铺有一间列圣古庙,应该与参药行供奉的“列圣”有一定关系。〔26〕说明当时佛山对列圣崇拜的人群是非常广泛的。
  6.社学、书院教育业及士绅群体
  “吾粤佛山之东南海口,有阁以祀文昌。建于乾隆七年,迄今九十余载”〔27〕“清代文昌神祭祀甚多,如崇正社学、田心文昌书院、桂香书院均奉祀文昌神,而最占地胜的海口文昌亦在乾隆七年修建。”〔28〕清代佛山书院有:田心书院、佛山书院、心性书院、桂香书院、颍川书院等八个书院,书院以讲学课文为主要功能,兼具祭祀文昌等神的功能。〔29〕佛山士绅每年春秋都要集中祭祀文昌帝,每年二月初二,士绅集文昌书院修祀事;二月初三,士绅集崇正社学修祀事;二月初四,侨籍士绅则集田心、文昌书院修祀事;九月初九,士绅集崇正社学修祀事;九月初十,士绅集文昌书院修祀事。”由此可见,佛山文昌帝的祭祀是属于书院等教育行业及士绅文人学子这些群体的。〔30〕
  7.成衣行、顾绣业
  佛山成衣业奉轩辕帝为祖师,并且行业会馆直接命名为轩辕会馆:“我成衣行师受古帝轩辕皇帝垂教,故于前辈知所尊敬,建立庙宇崇奉,使春秋享祀不忒。”〔31〕 清代佛山顾绣业也很兴盛, “清代商号约20家,男女工人3000人以上,且建有会馆锦绣堂。”顾绣与蜀绣、湘绣、苏绣合称我国四大绣,在国内外都有一定的影响。” “裁缝业、顾绣业祀奉轩辕皇帝”。〔32〕
  8.金花行
  金花是以铜箔为原材料,经凿、剪、上色、粘工艺加工,成为一种用于祭祀、婚庆、建筑装饰的工艺美术制品。佛山是岭南唯一的金花生产基地。清代到民国最兴盛时期,店号有30多家,奉华光帝为行业神。金花行对华光的崇拜来源于《南游记》中的一个故事:原名灵耀的华光,在玉帝赏赐的圣母金花御酒会上不满太子自命有功,将象征功劳的琼花抢过来,插在自己头上,自号为华光天王。这里说的琼花与金花制品的一个品种同名,据此,人们就奉华光帝为行业神。〔33〕
  9.油豆行
  油豆行是专营各类食用油的商行,会馆就叫油豆行会馆。“油豆行,油有花生、津生、茶油、豆菜油、桐油各种,业此者……,约十余家。会馆在汾水铺永兴街中,祀关帝。”〔34〕
  10.酱行
  佛山酱园业奉夏祖为祖师。“酱园业供奉制酱始祖夏泰为祖师,每年农历八月二十六日为祖师诞,惯例称此日为‘饮行’,同行业赴酒楼饮宴” 〔35〕夏祖应该是佛山酱园业独有的一位祖师,周边和中原、江南等地区都没有此神的崇拜习俗,但佛山的资料也非常有限,不能考察他的来源和流传经过。
  11.制药业
  佛山制药业指的是炮制中药片剂的行业。他们奉雷公为行业神,与其说是保护神,更准确应该是监督神。通过对有特殊威力的雷公的崇奉,昭示他们的诚信,约束自己,取信顾客。清末雷公庙在山紫铺.〔36〕
  12.中医药业
  中医业奉华佗、黄帝、歧伯,中药业奉神农、药王、孙思邈为祖师。清代宣统年间,佛山有两间华佗庙,一间在山紫铺,一间在鹰嘴沙;有五间医灵庙,祀神农,分别观音堂铺、医灵铺、丰宁铺;在药王庙一间,在社亭铺。〔37〕 医灵庙、药王庙不仅中医药业内人士祭拜,有病痛的人们也去磕头烧香,求去疾病保平安。
  13.商业界
  佛山商业界共同供奉的行业神有陶朱公、华光、关帝、梁舍人。“如乾隆年间,汾水正埠华光庙,是汾流大街各坊商人的公庙,每逢华光神诞,各坊建火清醮,以答神贶。…”〔38〕 清宣统年间佛山有华光庙11间,可见对华光的崇拜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当然祭拜者不都是商界人士,因为华光也是多个行业的保护神,还有普罗大众。 “二十三日,是关帝神诞,是日佛山内店、户、商店、武馆都举行贺诞”。 〔39〕在佛山,商业界对关帝的崇拜一直流传至今,许多商家在店铺在公司内都供奉关帝的牌位。梁舍人是佛山的本地神,商人对梁舍人的崇拜,来源于一个传说。说梁舍人是明佛山镇人,杉木商,交易公平正直,人们都敬佩他的为人。一次运杉木时不幸遇难身亡,但他的肉身还是将杉木按时送达预定码头。众商人于是在发现他尸体的地方建舍人庙祭祀。舍人庙在佛山福德铺,后来逐渐成为了福德铺的公庙,也称财神庙。“佛山镇舍人庙甚灵显,商贾每于月尽之日祭之……祷无不应” 〔40〕
  14.戏剧业
  清中以前,佛山的戏剧市场还是多种戏班并存,平分秋色。由于戏班要乘木制“红船”穿行于水网纵横的岭南地区巡演,又要在竹木搭建的舞台上演戏,戏剧伶人非常忌怕火灾,因此,奉火神华光大帝为行业神,以祈福消灾。可不同戏班的祖师爷却各不相同。“外江班还奉古代音乐艺师田、窦二人为祖师爷。而粤剧戏班,则奉张五为祖师爷。八音班只奉华光为祖师爷。”〔41〕清中期以后,外地班逐渐消失,粤剧在佛山一枝独秀,戏剧界供奉的神只有华光和张五了。张五是北京名伶,因得罪清廷,雍正年间南逃佛山,以京戏昆曲授诸红船弟子,创建粤剧最早的会馆“琼花会馆”,对粤剧发展壮大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后人纪念张五创业之功,奉张五为祖师爷。
  15.武术行
  佛山是岭南武术之乡,清代习武之人甚多,武馆林立。佛山武术行普遍拜关云长,一则练武之人讲究“忠义”二字,关云长是至高无尚的榜样,二则明代以后,关云长在我国已被勅封为武帝,已经从人变成了神。如蔡李佛拳徒弟拜师时:“择日到馆,焚香点烛,先拜关帝,后拜师傅……”〔42〕“佛山祭祀关帝尤以工商界最为恭谨,武馆人士和民间也有供奉者。”〔43〕当时佛山流行的主要拳种有洪拳、咏春拳、蔡李佛拳等。洪拳开宗立派之人洪熙官,乃是康熙末年人,曾学武于南少林, 所以尊少林至善禅师为祖师。蔡李佛拳的创始人陈亨他综合了蔡家拳、李家拳和佛家拳的优点,创出了蔡李佛拳,尊(南)少林至善禅师为祖师。咏春拳尊五枚师太为祖师。 〔44〕
  16.船运业及“疍民”
  “三月二十三日,是天后诞,又称‘娘妈’诞,是日居民进香参神求庇甚众,其中以水上男女船家敬礼最为隆重。”〔45〕清代佛山长期居住在船上,以打渔捕涝运输为生的人叫“疍民”。他们居无定所,天天漂泊于水上,非常缺乏安全感,而且还倍受歧视。他们自然会拜能够伏波禳灾的天后娘娘为他们的保护神。
  17.占卜业
  占卜业奉鬼谷子为祖师。清佛山鬼谷庙在富文铺。〔46〕
  在《佛山新语》中,还有24个佛山工商行业神的记录:佛山泥塑业:女娲,商业:陶朱公范蠡;农业:神农、后稷;渔业:伏羲;养蚕:马头娘;缫丝业:螺祖;造纸业:蔡伦;制笔业:蒙恬;染纸、染布业:梅葛二仙。编造家俱业:张班;搭棚业:鲁班、蜘蛛仙女;炮竹业:祝融;音乐业:师旷;妓院业:管仲;饮食业及厨师:易牙;江湖郎中:华陀;鞋业:孙膑;洒业:杜康、刘伶;茶业:陆羽、刘仝;偷窃业:时迁;差役业:秦琼;玻璃业:六纛大王;当押业:朱公、财神;花子(乞儿)业:伍子胥。由于没有文献记载,相关的庙宇和传承人也消失,所以这些无法考证了。       
  三、佛山行业神崇拜的社会作用
  1.行业神崇拜对行业自律与内部团结的作用
  “各行业,特别是行业组织供奉行业神的重要目的和作用之一,是通过供神团结和约束同业或同帮人员,从而达到维护行业或行帮利益的目的。”〔47〕佛山行业众多,竞争激烈,要想发展和提升自己的行业,行业自律与内部团结是非常重要的前提。这也是佛山手工业商业人士在经营过程形成的共识。乾隆三十二年,佛山参药行在“济人之功伟矣”“的情况下,居安思危,决定建行业会馆,立碑曰:“顾从前并未建有会馆,窃恐众志或有不刘,久变不如今也。兹乃佥谋卜地,协力筑宇……礼祀祖师列圣以辑众心,昭忠信也。”〔48〕通过建会馆祀祖师来昭示自己的忠信,也就是说,在他们来看,有祖师的鉴证,众人更能自律,忠信更可靠。道光二十年,参药行重修会馆,又面前“今历观其数十年间,杜冒混于外,则斥鱼目以显明珠,防舞弊于中,则严非种以除稂莠。月禡岁祀,规矩肃然。”〔49〕几十年来,行业从业者通过岁岁月月经常性的祭祀行业神这种形式,提醒业内人士牢记行规,自我约束,恪守职业道德。祭祀时可以请求祖师能帮大家祈福消灾,行业兴旺,但也要检讨自己的职业操守,向行业神表忠信之心。
  “共同拜祭陶师庙虞舜帝,使东、西家联合在一起。每年到二月和八月,石湾各个行会轮流到陶师祖庙举办大型祭拜活动,拜陶师后行友集中聚餐,俗称‘饮行’,并同时召开全体行友大会,共同商议行会内部事务。”〔50〕而且祭祀、“饮行”的费用都是由东家出的,西家不用支付任何费用就能参加。这种不分东家西家的祭拜和“饮行”,进一步融洽了本来经济利益有所对立的东西家的关系。而且也就是在陶师庙里,共商行业内部事务,如同业竞争、工匠工资、产品工价等。在祖师爷面前,大家在“饮行”轻松愉快的气氛中,讨论行业事务,更有利于制定平等行业规范。使制陶业内部的生产关系相对和谐,有利于行业的团结和发展。
  清代佛山制陶业从业者数万人,行业数十个,东西家竟没有发生过大的冲突,不能不说共同的祖师信仰、共同拜师祭祖活动、全体行友的“饮行”起到了很大的调适作用。
  2.行业神众多,行业神崇拜活动隆重而频繁,其对佛山的经济、民俗文化活动、民众社会心理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已知的清代佛山的手工业、商业、服务业有226个行业,行业神有50多个,这对于偏居岭南一隅的一个镇来说不能不说是个奇迹,这种情况在当时的中国城镇也是不多见的。分析清宣统年间佛山的154座神庙,我们发现,有40多座庙或者是专门的行业神庙,如太尉庙、文昌庙等;或者是大众普遍信仰的神庙,但同时也是一些行业的行业神庙,如华光庙、关帝庙等。这类与行业神有关的神庙所占全镇神庙的近三分之一。还有专门供奉行业神的数十家行业会馆,这么多的行业神庙、行业会馆举办的岁时年节的祭祖、师傅诞、酬神演戏、行友聚餐等活动,在佛山这个小小的舞台上,上演得极其频繁而热烈。尤其象冶铁业、制陶业这样的大行业,估计乾隆时整个佛山冶铁业工匠不下二三万人〔51〕,制陶业也有数万从业者,他们全体行友参与的“师傅诞”、春秋祭祀等活动在当时只有十几万人〔52〕的佛山来说都是万人空巷的盛大活动。行业神崇拜规模之大,影响之深远,使它不仅是一个行业的节日,也成了一些社区的庆典。这些活动大大丰富了佛山的民俗文化活动的内容,对整合佛山社会文化生活,强化民众崇祖敬宗的社会心理,延续某些民俗的流传都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同时,这些活动所需的的巨额费用和大量民俗用品也为相关行业创造了生存和发展的机会,拉动了佛山经济的发展。
  3.行业神崇拜对佛山的民间信仰产生了的深刻影响
  清末是佛山民间信仰的高峰期,这个高峰的出现,应该是在清中期以后逐渐形成的。乾隆十七年,全镇有26座神庙;道光十年,有89间;宣统年间达到154间。神庙的发展,让我们从一个侧面看到佛山民间信仰一步步兴盛发展的轨迹。在其迅速发展的过程中,行业神信仰的作用来可小视,是一支重要的推动力量。占全镇神庙近三分之一的庙宇,还有专门供奉行业神的数十家行业会馆,行业神崇拜活动的隆重而频繁,影响不断扩大,形成强大的感召力,不仅对行业内从业者信仰有推波助澜的作用,对其他周围的民众的信仰价值取向有重要的影响和指引作用。佛山有些行业神崇拜活动很有特色,如制陶业 “陶师诞”上请师出宫的活动。农历八月二十二是陶师诞,陶师庙香火特别盛,要请陶师出宫,穿街过巷,入工场,上窑炉,让所有的陶工,即使在开工,不能离开岗位的工匠们也有机会拜祭。其实这样的活动的影响不仅在制陶行业内,也对所经各街区民众产生了吸引力。我国民众历来有多神崇拜的传统,也有礼多人不怪和从众心理,甚至见神就拜的习惯。行业神崇拜活动的持续的影响,业外的许多人慢慢也参与了进来,成了陶师舜的崇拜者。佛山石湾是制陶行业聚集的地方,陶师庙就建在这里,这一区城的民众受陶师崇拜的影响最大,所以几乎所有的民众都信奉舜帝,这种信仰一直流传到现在。在冶铁业界也存在这样的现象,太尉本是冶铁业一些行业的行业神,但后来,“除了坛祭社神外,各街还有设龛供奉太尉者。”〔53〕对他的崇拜逐渐渗透到了社区的,普及到了连各街都设龛祭拜了。显然,全镇的三座太尉庙已经不能满足更多的崇拜者,更频繁的的祭祀活动了,而这样崇拜者也不都是业内人士,而是各街的居民。由此,我们可以看到,部分影响力大的行业神在行业崇拜的过程中,逐渐在更广泛的民众中形成了深厚的信仰根基,成为了公众民间信仰的神。
  清末佛山有11间华光庙、11间关帝庙,是建庙最多的神〔54〕。华光和关帝是大众普遍崇拜的神,但在一个镇给同一位神建这么多庙宇,也是不多见的。关帝是佛山武术行、油豆行、商人等行业或群体的保护神;华光是金花行、粤剧界、商人等行业或群体的保护神。这些行业积极参与了筹建庙宇及平时的祭拜活动。虽然我们没资料直接证实哪些行业对建立和维护关帝庙、华光庙有多大的资助,但从其它方面可以得到些证实。汾水正埠的华光庙是汾流大街各坊商人的公庙,每逢华光诞,活动极尽奢华,所用不菲,而且还互相攀比。既是商人的公庙,活动所需费用又巨大,推测此庙应该是商人所建,活动费用又是有一定经济实力的商人们来操持的,否则普通的民众很难有这样的能力的。我们推测,至少部分关帝庙、华光庙的建立得到了奉他们为保护神的相关行业的赞助。
  掌握着当时佛山财富相当一部分的众多行业及其纷繁的行业神崇拜活动,如滚滚洪流浩浩荡荡加入到了佛山的民间信仰活动中后,推波助澜,将清代的佛山民间信仰推向了高潮。

参考文献:
〔1〕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 《清代的矿业》 中华书局 1983年1月第一版
〔2〕清 屈大均 《广东新语》 中华书局 1985年4月版
〔3〕彭泽益 《中国近代手工业史资料》 中华书局 1962年7月第一版
〔4〕〔26〕〔29〕〔30〕〔38〕〔50〕罗一星《明清佛山经济发展与社会变迁》 广东人民出版社  1994年12月第1 版
〔5〕陈徽言《南越游记》
〔6〕〔52〕朴基水《清代佛山镇的城市发展和手工业、商业行会》
〔7〕陈炎宗 乾隆《佛山忠义乡志》
〔8〕〔11〕〔12〕〔22〕〔23〕〔34〕〔36〕〔37〕〔46〕〔53〕〔54〕冼宝干 民国《佛山忠义乡志》
〔9〕李乔《中国行业崇拜》中国华侨出版公司 1990年6月第1版
〔10〕彭泽益 《中国近代手工业史资料》 中华书局 1962年7月第1版
〔13〕《同治二年国公古庙修庙碑记》,参见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中国古代史研究室/中山大学历史系编《明清佛山碑刻文献经济资料》,广东人民出版社1987年4月第1版
〔14〕区瑞芝 《佛山新语》 1992年
〔15〕陈炎宗 《鼎建佛山炒铁行会馆碑记》,参见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中国古代史研究室/中山大学历史系编《明清佛山碑刻文献经济资料》,广东人民出版社,1987年4月第1版
〔16〕余婉韶 《佛山铸造铜器业行规》《广东民俗大观》)广东旅游出版社 2007年1月第1版
〔17〕陈志杰 《从栅下天后庙看佛山铁器贸易》,《佛山明清冶铸》广州出版社 2009年4月第1版。
〔18〕邓志宪 道光《南海县志》卷十二
〔19〕邓志宪,道光《南海县志》卷七
〔20〕何汝文 《石湾陶师诞与“饮行”》《广东民俗大观》广东旅游出版社 2007年1月第1版
〔21〕道光十九年《鼎建帽绫行庙碑》参见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中国古代史研究室/中山大学历史系编《明清佛山碑刻文献经济资料》,广东人民出版社,1987年4月第1版。
〔24〕徐浩 《广东工艺美术史料》广东省工艺美术工业公司、广东省工艺美术学会编 1988年12月出版
〔25〕〔48〕乾隆三十二年的《参药行碑记》,参见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中国古代史研究室/中山大学历史系编《明清佛山碑刻文献经济资料》,广东人民出版社1987年4月第1版
〔27〕《重修佛山海口文昌阁记》道光《佛山忠义乡志》卷十二
〔28〕李象丰《文昌书院记》 民国《佛山义乡志》卷八
〔31〕光绪二十四年立《重修轩辕会馆碑记》参见广东省社科院历史研究所中国古代史研究室/中山大学历史系编《明清佛山碑刻文献经济资料》,广东人民出版社1987年4月第1版。
〔32〕〔39〕〔43〕〔45〕区瑞芝《佛山新语》1992年1月出版
〔33〕黄虹、叶松坚《佛山民间工艺-金花》《佛文史资料》第13辑
〔35〕《广东民俗大观》下 广东旅游出版社 2007年1月第1版
〔40〕道光壬辰 黄瑞谷《粤小记》
〔41〕区瑞芝《戏班的祖师爷》《广东民俗大观》广东旅游出版社 2007年1月第1版
〔42〕《佛山鸿胜馆》 《广东民俗大观》广东旅游出版社 2007年1月第1版
〔44〕http://www.tudoumen.com/及访问洪拳、蔡李佛拳、咏春拳传人
〔47〕李乔《中国行业神崇拜》中国华侨出版公司1990年6月第1版
〔49〕《重修参药会馆碑记》参见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中国古代史研究室/中山大学历史系编《明清佛山碑刻文献经济资料》,广东人民出版社1987年4月第1版。
〔50〕李燕娟《浅析石湾陶业行会的历史作用》《广东文博事业改革开放三十年文集》岭南美术出版社 2008年10月第1版.
〔51〕罗一星 《明清时期佛山冶铁业研究》 《佛山明清冶铸》 广州出版社2009年4月第1版
 
 
 
 
 
 
 
 
 
 
粤ICP备05076851号 @ 2002-2017foshanmuseum.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公网安备 4406040200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