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学术研究>>地方历史文化研究>>文章内容 调整字体大小: - -
 
佛山十番的历史与现状研究
王海娜 (  馆长助理  文博副研究馆员)
 
摘 要:明末清初,十番由浙江一带传入佛山,并在佛山、南海一带民间流行。上世纪30年代,佛山十番最为兴盛。如今,佛山仅剩南海茶基村“何广义堂”一支十番表演队。本文对佛山十番的历史与现状进行了初步的探讨,阐述了佛山有关部门对“佛山十番”这一非物质文化遗产所采取的保护措施,并提出了解决茶基村“何广义堂”困境的相关建议。
关键词:佛山十番 茶基村 何广义堂 非物质文化遗产

  佛山十番是流行于广东佛山、南海一带民间的传统音乐,以飞钹技艺为主,故又称十番飞钹、飞钹舞、舞十番。早在明末清初,十番就已在当地流传。这些地区每到丰收时节、神诞庙会和出秋色活动,都必有十番表演,民间有“无十番不成秋色”之说。上世纪30年代,佛山十番最为兴盛。如今,佛山仅剩南海茶基村一支十番飞钹表演队。那么500年来,佛山十番经过了怎样的发展历程呢?本文试对佛山十番的历史与现状进行研究。
  一、佛山十番的历史
  1、佛山十番的溯源
  佛山十番作为十番音乐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关于它的历史来源,应从十番的产生发展谈起。
  十番是起源于明代的一种民间合奏乐,盛行于清代。在十番发展的不同历史阶段,其乐器组合也随着自身的演变和时代的变迁而不断扩展,民间按照其乐器组合的不同类别、形式而有不同的称谓,如十不闲、十样锦、十番鼓、十番吹打、细十番、粗细十番、十番锣鼓等,“十番”为泛称。
  十番自身的发展经历了一个从简单到复杂的过程,其演奏形式大致可以分为三个时期:
  第一,“清锣鼓”时期。明代沈德符《野获编》记载:“今又有所谓十样锦者,鼓、笛、螺、板、大小钲、钹之属,齐声振响,亦起近年,人尤尚之。然不知亦沿正德之旧。武宗南巡,自造靖边乐,有笙、有笛、有鼓、有歇落、吹打诸杂乐,传授南教坊。今吴儿遂引而伸之。”[1] 此外,明末清初人宋直方《琐闻录》记载:“吴中新乐,弦索之外,又有十不闲,俗讹称十番,又曰十样锦。其器仅九:鼓、笛、木鱼、板、拨钹、小铙、大铙、大锣、铛锣,人各执一色,惟木鱼、板,以一人兼司二色,曹偶必久相习,始合奏之。音节皆应北词,无肉声。……其音始繁而终促,嘈杂难辨,且有金、革、木而无丝竹,类军中乐,盖边声也。万历末与弦索同盛于江南。” [2]从以上二段材料可知,早期十番音乐为“清锣鼓” 组合形式,其乐器构成为鼓、笛、螺、板、大小钲、钹、木鱼之属,以锣鼓为主打乐器,具有“齐声振响”、“其始繁而终促,嘈杂难辨”的特点,明代万历末年,已在江南盛行。
  第二,“新十番”时期。明末清初人宋直方《琐闻录》记载:“至崇祯末,吴闾诸少年,又创为新十番,其器为笙、管、弦。”[3]可见,大约在明代崇祯末年,吴地少年对十番进行改造,将“笙、管、弦”丝竹乐器加入十番音乐中,从而形成“新十番”。“新十番”具有“闻者凄然”、“其音甚哀”的特点,其音乐风格、演奏形式已发生明显变化,开始朝吹、弹、打的合奏形式发展。
  第三,广泛流传并进入宫廷时期。由明入清以后,随着康乾盛世社会经济的发展,与之相适应的文化活动也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时期。十番音乐也经过了一个由南往北逐渐传播的过程,并远达华北及京城地区。在流传过程中,十番音乐的乐器种类继续增加,其演奏形式有所发展,运用场合也更为广泛,如民间的节日喜庆、民俗活动、宗教的道场、醮坛仪轨超度等。[4]清•李斗《扬州画舫录》中描述了乾隆年间流传到扬州地区的十番音乐情景,并明确区分了几种不同的演奏形式:“十番鼓者,吹双笛、用紧膜,其声最高,谓之闷笛;佐以箫管,管声如人度曲。……是乐不用小锣、金锣、铙钹、号筒、只用笛、管、箫、弦(索)、提琴、云锣、汤锣、木鱼、檀板、大鼓十种,故名‘十番鼓’。番者更番之谓。有《花信风》、《双鸳鸯》、《风摆荷叶》、《雨打梧桐》诸名,后增星、钹,器辄不止十种,遂以星、汤、蒲、大、各、句、同七字为谱,七字乃吴语状器之声,有声无字,此近庸师所传也。若夹用锣铙之属,则为粗细十番。” [5]根据这段记载可知,乾隆年间扬州的十番乐音已经有了明显变化,增入星、钹后器乐已不止十种,形成了粗、细十番。至少在清代嘉庆年间,十番音乐就已进入宫廷,并深受帝王及后妃们的喜爱,不论在宫中居处、园林休闲,还是外出巡幸,都要随行。[6]
  只有清楚了十番音乐的起源、名称、种类、流传、衍变之后,才能更加准确地考察佛山十番的历史。
  2、佛山十番的生成条件
  佛山“肇始于晋,得名于唐”,位于珠江三角洲腹地,东倚广州,毗邻港澳,地理位置十分优越。明清时期,佛山商业繁盛,手工业发达,不仅成为全国四大名镇之一,还是与北京、汉口、苏州齐名的“天下四聚”之一。据乾隆版《佛山忠义乡志》记载:“夫固市镇也,四方之商贾萃于斯,四方之贫民亦萃于斯。挟资以贾者什一,徒手而求食者什九。”各地客商纷纷在佛山设立会馆,其中有山陕、江西、浙江、楚北、楚南、福建、潮梅、海南等省区会馆。来自外地的客商和贫民,不仅促进了佛山经济的发展,也带来了各地的艺术形式,以满足他们的文化生活需要。因此,“十番”应该是这一时期由浙江一带艺人传入佛山的。
  清初屈大均《广东新语》记载:“越人尚鬼,而佛山为甚。”明清时期,佛山人为了适应社会发展的多种需要,构建了一套相当完整的神明祭祀体系,祭祀的神明达数十种,大小庙宇共一百多间,遍及全镇,迎神赛会连年不断,神诞习俗气氛隆重。传入佛山的十番也被运用到这些迎神赛会活动之中。至今,佛山祖庙三月三北帝诞庙会活动中,仍保留着十番表演的习俗。
  自明代以来,为庆贺丰收,每于秋收之余,佛山人便举行秋色巡游活动。佛山秋色包括为二部分:一是民间艺术品观赏评比,如灯色、台面、担头、头牌、罗伞、龙、狮等手工艺品,秋色艺术品的最大特点就是以假乱真,一些农作物或手工业的边角料经过艺人的加工后,就变为精美绝伦的仿真艺术品,令人真假难辨;二是表演艺术,即扮演故事、头牌花车、化妆造型及各种艺术、民间音乐表演等。佛山秋色是一种综合性的民间艺术游行表演活动,十番则是佛山秋色巡游表演活动中的一个重要内容。乾隆版《佛山忠义乡志》对清代出秋色的记载如下:“会城(今广州)喜春宵,吾乡喜秋宵。醉芋酒而轻风生,盼嫦娥而逸兴发,于是征声选色,角胜争奇。被妙童以霓裳,肖仙子于桂苑,或载以采架,或步而徐行,铛鼓轻敲,丝竹按节,此其最韵者矣。至若健汉尚威,唐军宋将,儿童博取,纸马火龙,状屠沽之杂陈,挽莲舟以入画,种种戏技,无虑数十队,亦堪娱耳目也。”其中,“铛鼓轻敲,丝竹按节,此其最韵者矣”正是对秋色巡游队伍中十番表演的精彩描述。因此,民间有“无十番不算秋色”之说。
  由此可知,佛山繁荣的工商业、众多的迎神赛会和秋色巡游活动,为清代十番在佛山的流行、发展提供了良好的社会环境,也为当地的群众文化生活增添了新的内容。
  3、佛山十番的演奏乐器、形式、曲牌和乐队
  佛山十番使用的乐器众多,鼓类乐器有群鼓、班鼓、沙鼓;锣类有高边锣、乳锣、文锣、大锣、二锣、勾锣、单打等;钹类有飞钹、大钹;此外,还有螺号等。[7] 不难看出,十番在佛山数百年的流传过程中,吸收了本地八音锣鼓的群鼓、沙鼓、大钹、高边锣、大文锣、翘心锣、单打等常用乐器,逐渐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特色。
  佛山十番以行乐形式演奏,一般由三十至六十人集体表演。敲打小件击乐(沙鼓、二锣、勾锣、单打等)的乐手,持击乐时而于左肩敲,时而于正面打,灵活自如,变化多端。敲打大三件击乐(高边锣、文锣、翘心锣、班鼓)的乐手,则各自用一条特制的长扁担,将击乐挂在上面,挑在肩上,另外两人执槌在旁,边敲边表演各种击打花式。而领头指挥的是执大钹的击乐手,他一面指挥击乐节奏的变化,一面做大钹的表演;行进时做“摇晃大钹”,定点表演时做“大钹醉步”、“蹲击大钹”,高潮时还可以做抛大钹等动作。在十番乐队中最具特色的是飞钹表演。舞者以数尺长的绳子系着飞钹,用手握着绳子的一端耍动,使两钹相碰发出清脆的声音,按节奏变化各种花样。基本舞法有:阴阳飞、左右飞、双飞、头上飞、对击、对舞、抛钹、收钹等。十番飞钹多在秋色巡游中进行,以游为主,游演结合,根据环境和时间决定表演的长短、图形和曲牌的变化,灵活多变。当两支十番飞钹队相遇时,必定进行对打比赛,或比击乐演奏的水准,或比飞钹花式和技术水平等,高潮时还有小孩在大人肩上舞飞钹等高难动作。目前,在全国其他地区还没有发现这种飞钹表演方式。
  佛山十番的曲牌有《叫头》、《挂牌》、《起板》、《长锣》、《碎锦》、《七字清》、《耍金钱》等[8],颇为丰富。佛山十番的曲牌历来靠一代代的口传心授的方式,一般用谐音的汉字,编成口诀,死记硬背。1958年,艺人黄金城根据“明星影映”老师傅马聪的口授,整理出《挂牌》、《碎锦》、《长锣》三首十番曲牌的曲谱。整理后的曲谱借助简谱的形式,包括锣鼓总谱以及乐队中各种乐器的分谱,标明节奏,一目了然。此外,“何广义堂”懂谱的老艺人还能够提供四首曲谱,但至今尚无系统记录。
  佛山十番的乐队通常以铺为单位。明清时期,由于佛山的居民绝大多数是手工业者、农民和小商贩,因此按地域划分为不同的铺,明代划分为24铺,清代划分为28铺,每个铺都有十番乐队,并分别成立了十番会,属群众业余组织。上世纪三十年代前,佛山著名的十番会有:普君圩铺的“日隆别墅”、“同义堂”,大基尾铺的“明星影映”、“同乐堂”、“演义堂”和“积裕堂”,石湾中窑的“紫竹山房”,茶基乡的“何广义堂”等。每当出秋色时,佛山各铺民众便自动发起出动十番会,到各家各户进行集资筹款,并利用业余时间组队进行训练,以铺为单位进行十番表演,完全没有官方参与。
  4、佛山十番日渐式微
  1938年,日本侵略军占领佛山,各十番会都停止了活动。抗战胜利后,佛山只有南海的叠滘茶基村、庆云村和夏教的十番乐队恢复练习演出。民间秋色活动中也继承和保留了十番这一传统节目,1957年国庆节、1960年春节的民间艺术大游行以及1982年民间秋色赛会,佛山市文化馆编了一套行进间表演的十番飞钹舞,敲击技艺配上多种图形变化,使传统的十番更加丰富多彩。1988年佛山秋色巡游,佛山市群众艺术馆的十番队又增加了姑娘飞钹表演和孩童飞钹表演,娴熟的舞技博得观众阵阵掌声。由浙江一带艺人传入的十番音乐,经过民间长期的演奏变革,逐渐发展成为富有佛山地方特色的民间音乐。
  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由于受快速发展的商品经济和丰富多彩的现代娱乐方式的冲击,年轻人认为十番产生不了经济效益,都不愿意参与十番活动;一些家长也不愿意让孩子们去学十番,认为学十番不如弹钢琴、学英语等实用;再加上没有书面教材,老艺人只能通过口传心授的方式艰难地培养着接班人。因此,佛山十番已日渐式微,佛山十番的辉煌最终成了人们的历史记忆。
  二、佛山十番的现状考察
  现在,佛山只剩茶基村“何广义堂”一支十番表演队。抢救和保护濒临失传的佛山十番这一古老的民间音乐,不单是佛山各级政府部门的责任,更需要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
  1、佛山茶基村“何广义堂”十番表演队的基本状况
  佛山茶基村的“何广义堂”十番表演队主要由村里的老人和小学生组成。由于该村的十番老艺人坚持对十番技艺是“只传媳妇不传女儿”、不能传到外村去,再加上村里的年轻人不愿意学十番,所以茶基村只剩十几位老人还掌握着十番锣鼓的演奏技巧和十番飞钹的表演绝技,其中年纪最大的80多岁,最小的60多岁。 2003年,茶基村组织村里的一批小学生向“何广义堂”老艺人们学习十番技艺,这些学生经过培训后已基本掌握十番技艺。茶基村古祠堂前空地是老艺人和小学生们练习十番的主要场所,他们训练、表演所需经费由村中的老板们赞助。如今,茶基村的老艺人和小学生组成了一支30人的十番表演队,并参加了2005年第七届亚洲艺术节和2006年、2007年佛山祖庙三月三北帝诞庙会及2007年广州波罗诞庙会等大型民俗、文化活动表演,再次向人们展示了古老的佛山十番风采。
  2、佛山有关部门抢救保护佛山十番的相关措施
  为了抢救保护佛山十番这一古老的民间音乐,佛山市各有关部门主要采取了以下三项措施:
  第一,成立佛山市民族民间文化保护工程工作办公室,切实开展佛山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2004年9月,佛山市文化局贯彻落实《文化部、财政部关于实施中国民族民间文化保护工程的通知》,组建了佛山市民族民间文化保护工程领导小组,下设佛山市民族民间文化保护工程工作办公室,调派专人及聘请退休的老文化工作者参加办公室工作,开展佛山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工作。2007年6月9日,“佛山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在佛山市群众艺术馆挂牌成立,这无疑为佛山十番这一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提供了有力保障。
  第二,以学校为阵地,以学生为对象,建立培训基地,培养传承人。为了避免佛山十番失传,佛山市群众艺术馆专门把佛山市禅城区第五小学作为民间艺术基地,定期对小学生进行佛山十番培训演练,让他们掌握佛山十番的技艺,以防止这一特色的民间音乐失传。如今,佛山十番已经成为该校的传统保留节目。这也为佛山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发展开辟了一条新路。
  第三,组织专家学者,抢救性整理濒临失传的相关资料,积极申报各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佛山市群众艺术馆组织专家学者,多次深入到茶基村,采访村里十番老艺人,用文字、照片以及录像等形式将这些口传心授的佛山十番古乐的相关资料记录在案,并积极申报各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07年4月,佛山十番被正式公布为佛山市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07年5月,佛山十番被列入广东省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08年2月,佛山十番与承德清音会、楚州十番锣鼓、邵伯锣鼓小牌子、遂昌昆曲十番、黄石惠洋十音、海南八音器乐一起被公布为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将濒临失传的佛山十番民间音乐申报各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是佛山政府为保护民俗、民间文化搭建了一个良好的平台。
  3、关于解决佛山十番困境的几点建议
  佛山十番有了政府支持、成功申遗后,并不是大功告成。佛山茶基村“何广义堂”十番表演队也应该自己寻找出路、谋求发展、摆脱困境,不妨从以下几方面入手:
  第一,做好老艺人的思想工作,改变他们不传外人的旧观念,让他们明白十番不仅是茶基村的,也是国家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希望老艺人能够广招传人,让更多人掌握佛山十番这门绝技,使之得到更好的传承。此外,还要加强对茶基村十番相关资料的收集整理工作,做好文字记录和照片、音像资料,建立一个比较完善的佛山十番资料档案。
  第二,在保护佛山十番传统技艺的基础上,从现代人的审美观和生活节奏出发,努力寻求新的时代元素,与社会新的风尚相结合,丰富、创新佛山十番锣鼓的表演形式,让更多公众参与,建立更为广泛的群众基础,这样才能使古老的十番技艺获得更强大的生命力,得到更好的保护。
  第三,必须提高认识,主动与外界联系、沟通,加强对佛山十番的宣传,让更多人了解佛山十番、关注佛山十番,发动社会各界的力量一起来保护佛山十番。茶基村可以通过商家赞助的形式,成立专业的十番演出队伍和十番会,吸引旅游团队前来观看演出,也可以到外地演出,让十番表演成为一部分茶基村人的职业,就像现在如火如荼的狮艺表演一样。
  佛山十番是佛山宝贵的民间文化,也是重要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只要佛山各有关部门与茶基村“何广义堂”的老艺人们一起,肩负起佛山十番的传承和保护工作,一定会使佛山十番这一古老的民间音乐焕发生机。

参考文献:
[1] 明•沈德符:《万历野获编》卷二十五《词曲•俗乐有所本》,中华书局,1959年版, 650页。
[2] 清•叶梦珠:《阅世编》卷十《纪闻》,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年版, 222页。
[3] 清•叶梦珠:《阅世编》卷十《纪闻》,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年版, 222页。
[4] 谢建平:《“淮安十番”历史成因及现存曲目初探》,《艺术百家》,2002年2期,92—97页。
[5] 谢建平:《“淮安十番”历史成因及现存曲目初探》,《艺术百家》,2002年2期,92—97页。
[6] 温显贵:《清代的“十番乐”》,《云南艺术学院学报》2005年2期,61—63页。
[7] 中国民族民间舞蹈集成编辑部:《中国民族民间舞蹈集成(广东卷)》,中国ISBN中心出版,1996年版,101页。
[8] 余婉韶:《佛山秋色艺术》,广东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50页。
 
 
 
 
 
 
 
 
 
 
粤ICP备05076851号 @ 2002-2017foshanmuseum.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公网安备 4406040200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