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学术研究>>地方历史文化研究>>文章内容 调整字体大小: - -
 
试谈佛山孔庙学童开笔礼
王海娜 (  馆长助理  文博副研究馆员)
 
摘 要:孔子创办私学,要求弟子行“束脩”之礼。后来,入学拜孔子渐渐成为一种礼俗。旧时,佛山学童入学要举行拜孔子等仪式,而开笔是其中一个重要内容。2001年开始,佛山市博物馆在佛山孔庙举行学童开笔礼,在继承学童入学拜孔子礼俗的基础上进行了地方化的改造,深受珠江三角洲一带群众的喜爱。
关键词:孔子 束脩  拜孔子 佛山孔庙  学童开笔礼

  孔子是中国古代伟大的思想家、政治家和教育家,是儒家思想的创始人。孔子创办私学,只要弟子带上“束脩”这样简单的见面礼,自己就愿意教学。后来,学童入学拜孔子渐渐成为一种礼俗。2001年开始,佛山市博物馆在佛山孔庙举行学童开笔礼,深受珠江三角洲一带群众的喜爱,成为一个新的民俗文化品牌。本文拟对佛山孔庙学童开笔礼相关问题进行论述,敬请专家学者批评指导。
  一、佛山孔庙学童开笔礼的起源
  佛山孔庙学童开笔礼是学童入学前举行的一种礼仪,其历史可以追溯到春秋末期的孔子时代。
  1、孔子“束脩”之礼
  孔子(公元前551——前479年),名丘,字仲尼,春秋末期鲁国陬邑(山东曲阜)人。鲁国为周公旦之子伯禽的封地,对周代文物典籍保存完好,素有“礼乐之邦”之称。孔子出身于没落的宋国贵族家庭,三岁丧父,生活贫苦,年少好礼,鲁国文化传统与当时学术下移的形势对孔子思想的形成有很大影响。
  春秋末期,礼崩乐坏,世道衰微,社会处于急剧变革时期,“天子失官,官学在四夷”,[1]民间出现了私人讲学授徒的热潮。孔子创办私学,设教于阙里,开始收徒讲学,自称“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尝无诲焉”。[2] 束脩,十脡脯也。[3] 在《礼记•少仪》“其以乘壶酒、束脩、一犬,赐人;若献人,则陈酒执脩以将命,亦曰乘壶酒、束脩、一犬。”这一段的正义中,孔颖达谓“束脩,十脡脯也。酒脯及犬皆可为礼也。” [4]另外,《礼记•内则》记载:“牛脩、鹿脯、田豕脯、麋脯、麕脯。”脩与脯并言,脩就是脯。一根脩称为一脡,十脡束扎在一起,称为一束,因此古书上常说“束脩”。不过,关于“束脩”,也有其他的解释。西汉孔安国注《论语》,以束脩为束带脩节。[5]郑玄注《论语》,束脩“谓年十五已上”也。[6] 由此可见,历代对“束脩”一词的解释大致有以下三种,即:十条干肉、束带脩节、年十五以上。虽然有学者认为“对于‘束脩’一词的解释并不象后来学者所认为的那样泾渭分明,而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可以互相承认,同时并存。”[7]但作者认为,把“束脩”解释为十条干肉更为准确。《谷梁传•隐公元年》记载:“束脩之肉,不行竟(境)中。”这也是“束脩”作“十条干肉”解的佐证。
  “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尝无诲焉”讲的是只要主动亲自带着十条干肉到我这里来登门求教,我就没有理由不把我的知识和学问传授给你。其实,孔子在这里强调的是一种礼,一种用物质化体现出的尊师重教之礼。对待教师,学生及家长要怀着恭敬之心,这是求学的基本要求,正如孟子所说:“恭敬之心,礼也。” [8] 这才是这句话的真正价值所在。因为“礼”是孔子思想学说的一个重要范畴。孔子曾经说:“殷因于夏礼,所损益,可知也。周因于殷礼,所损益,可知也。其或继周者,虽百世,可知也。”[9]还说过:“周监于二代,郁郁乎文哉!吾从周。”[10]孔子认为周代的“礼”最完备,因此,他最为崇奉的是周礼。在《礼记•哀公问》中,孔子明确指出:“非礼,无以节事天地之神也;非礼,无以辨君臣上下长幼之位也;非礼,无以别男女父子兄弟之亲,婚姻疏数之交也。”在孔子看来,“礼”是从天子到庶人,人人必须遵守的行为规范,他还教育颜渊要“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11]。孔子虽崇奉、维护周礼,但并非泥古不化,而是根据情况变化,对周礼有所损益的。当林放问礼之本时,他回答说:“礼,与其奢也,宁俭。丧,与其易也,宁戚。”[12] 孔子要求弟子主动带十条干肉来登门求教,这也是对周礼的变通。古者初见尊长,必执贽以为礼,《左传•莊公•二十四年》记载:“男贽,大者玉帛,小者禽鸟,以章物也;女贽,不过榛、栗、枣、脩,以告虔也。” 学生到老师那里求教,当然要带贽敬的礼品。孔子的弟子来自十一个诸侯国,有各种出身的人,孔子要求他们带“束脩”这种见面礼,是古代贽敬的礼品中最微薄者。可见,孔子重视的是“束脩”所表达的好学之意与尊师之礼。“束脩”的实质在于强调“礼”这一社会行为规范,打破了贵族对文化教育的垄断,也是对当时“礼不下庶人”传统的一种否定。
  后来,这种“束脩”之礼相沿成习,如《北史•冯伟传》云:“门徒束脩,一毫不受。蚕而衣,耕而饭,箪食瓢饮,不改其乐。”可见,在北朝时期,弟子拜师时仍要行“束脩”之礼。
  2、学童入学拜孔子的习俗
  孔子创办私学,率领弟子周游列国十四年,宣传自己的政治主张,晚年归鲁,致力于讲学和整理古籍,以诗、书、礼、乐教弟子。相传孔子三千弟子中通六艺者七十二人。孔子提出了“有教无类”、“学而优则仕”、“当仁,不让于师”等教育思想,在中国教育史上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自汉武帝实行“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封建思想统治政策以来,儒学在中国文化中一直居于统治地位,儒家创始人孔子也倍受推崇,获得“尼父”、“先圣”的封号。明嘉靖九年(1530年),尊孔子为“至圣先师”;清顺治二年(1645年),孔子更被尊称为“大成至圣文宣先师”,[13]后来,多省称为“大成至圣先师”。
  私学自春秋末期兴起以来,在中国历史上活跃了两千余年,一直延续到解放前夕。其中,清代的私塾最为发达,每个私塾只有一个教师,采用个别教授的方法,教材通常以《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四书》、《五经》为主,多是为科举应试做准备。明清时期,由于统治者对孔子的尊崇,全国的各府、县普遍兴建孔庙(也称文庙、学宫),作为拜祭孔子和培养人才的场所。官方对孔子的推崇直接影响了民间对孔子的信仰,强化了孔子在民众心目中的地位。佛山人对孔子也是虔诚供奉的,“光绪三十三年,升孔子为大祀” [14],清宣统三年(1911年)修建孔庙。此时,私塾大都设有孔子神位,学童入学都要拜孔子。对此,很多名人都有记载。鲁迅先生追忆他幼时去私塾时写到:“出门向东,不上半里,走过一道石桥,便是我的先生的家了。从一扇黑油的竹门进去,第三间是书房。中间挂着一块扁道:三味书屋;扁下面是一幅画,画着一只很肥大的梅花鹿伏在古树下。没有孔子牌位,我们便对着那扁和鹿行礼。第一次算是拜孔子,第二次算是拜先生。”[15] 谭嗣同《仁学》三十七:“府厅州县虽立孔子庙,惟官中学中人,乃得祀之”。佛山人冼宝干也记载到:“我国学堂俱祀孔子,吾乡尤盛。”[16]
  3、佛山旧时学童入学仪式
  解放前,佛山没有新学校,都是乡间私塾,学童入学年龄大都在七岁左右,一般选在一年之初的好日子开学。
  开学的前一天晚上,学童洗完澡之后,就不能让别人摸他的头,因为据说被摸过之后就会变得愚蠢了。开学的这一天,学童天没亮就要起床,不过要等拜过神、吃过汤丸之后才能下地,然后由两三位男人背他上路,父母则提着写有“文星高照”的红字灯笼引路,以避免路上遇见孕妇或者其他不洁净的事物。到达学堂时,其他学生还没上学,只有老师因事先约好在教堂等候。
  学童入学的第一件事是拜孔子,在孔子神位面前三叩首,然后拜过老师,再由老师开笔授书。老师首先选出《三字经》后面的“幼而学,壮而行;上致君,下泽民……”一段,连教三遍,待学童会念后,就开始握着学童的手,在摹字本上用红硃笔照着字帖写“上大人,孔乙己,化三千,七十士”。这时,老师含笑收下学童的红包之后,开笔仪式便告完成。
  仪式结束后,学童便可回到从家里搬来的桌椅位置上读书,并把早已准备好的“扑撑”(糯米粉煎的饼)放在椅子上,意思是把学童的屁股粘着,不让他随意离开座位,以便专心致志读书。这时,与学童同来的人把带来的甘蔗放在每个学生的书桌上,每人两节,以便大家知道今天来了新同学。
中午放学,学童回家,与亲友们一起饮开学酒。
  二、佛山孔庙学童开笔礼的概况
  解放后,私塾制度废除,改为学校教育,旧时的拜孔子等入学仪式也被取消。不过,在佛山民间,仍有一些家长在孩子入学前,择正好日子,请有学识的人来到家里,握着学童的手在红纸上写下“学业进步”,就算是为学童开笔了,省略了原来拜孔子、拜老师等仪式。学童入学仪式在佛山销声匿迹多年后,佛山市博物馆于2001年开始,在佛山孔庙重新举行学童入学开笔礼。
  1、以佛山孔庙作为开笔的场所
  佛山孔庙位于佛山祖庙的西南侧,由佛山尊孔士绅于清宣统三年(1911年)集资兴建的,旧称“尊孔会”。原建筑包括孔圣殿、招待室、治事室、海日楼、小亭及荷池花园等,占地约2000平方米,真可谓“近市不嚣,在野不塞”、“春秋佳日,雅集其中,油然有风浴咏归之乐”。[17]可惜日寇侵华时,佛山孔庙遭受严重破坏,现仅孔圣殿一座古建筑保存完好,面积近300平方米。
  孔圣殿内设有神龛,内置孔子石像,像前摆放有镂雕的石供案;殿内左右两侧墙上,镶嵌有《孔子庙堂碑》石刻,为唐代著名书法家虞世南所书碑记拓本翻刻;殿内的明间还装有精美的大型金漆木雕屏风;殿内石柱、木柱上共有七副对联,均为修庙时当地士绅所书。
  1981年,佛山市政府拨款维修孔庙,在殿内左右两壁镶嵌了六组砖雕装饰;恢复了金漆木雕神龛;在殿前安置了石文笔、石雕羊、石雕钟等文物;增设了“古洛芝兰”牌坊以及明代石刻麒麟照壁、佛山钟廊、桥亭水榭等,可谓绿树成荫,曲径回廊,秀丽迷人。1984年定为佛山市级文物保护单位。近年,佛山孔庙又新增了状元井、佛山状元榜、吉祥树等景点。
  在佛山,流传着“望子成龙先拜孔,可圆天下父母心”这样的说法,因此,佛山孔庙成了市民为孩子举办开笔礼的首选之地。以佛山孔庙作为学童开笔的场所,既利用了佛山当地孔庙这一历史文化资源,又是对孔子的尊崇和宣传,既恢复了“开笔”这一行将消失的传统仪式,又可使学童近距离接受传统文化的熏陶,接受先师孔子的遗风遗训,将儒家文化发扬光大。
  2、佛山孔庙学童开笔礼的具体仪式
  佛山孔庙学童开笔礼在参照旧时学童入学拜孔子、开笔等仪式的基础上,又增加了新的内容,其仪式安排可分为以下十个步骤:
  第一,麒麟引路。舞动的麒麟与欢腾的锣鼓,可将学童们的情绪充分调动起来。
  第二,启蒙教育。学童们在启蒙老师的引领下,步入庄严肃穆的孔圣殿,开始接受尊师重教、孝顺父母的教育,这是开笔礼的一个重要内容。
  第三,启蒙老师教写“学业进步”描红条幅。
  第四,手握乾坤文笔。学童手拿文笔,双手合抱大树,寓意长大后文笔过人。
  第五,参观《佛山状元榜》。
  第六,金桂树下许愿。学童们在一个个吉祥条幅上拴好金桔,然后将其扔到金桂树上,希望自己美好的心愿将来会实现。
  第七,敲启智钟。
  第八,取“状元井”水,用“状元巾”洗面,寓意“面貌一新”。
  第九,朱砂开痣(智)。启蒙老师用朱砂在学童额头正中点上红痣,又称开天眼,寓意孩子从此眼明心明,好读书、读好书。这是最令孩子们雀跃的一个环节。
  第十,穿“博士服”,戴“博士帽”,集体合影。
  不难看出,佛山孔庙学童开笔礼在继承传统入学仪式的基础上,进行了创新,增添了一些新的内容。例如,在参加开笔礼的服装方面,特意订做一批小博士服,而不是照搬古代秀才所穿的服装,更贴近现实生活,富有时代感。不过,“启蒙老师”仍穿唐装出场,表现了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尊重。佛山孔庙学童开笔礼作为少儿进入人生学习阶段的纪念形式,是对学童进行的一次“尊师重教”的启蒙教育,让孩子们把求知看作神圣的使命,并通过寓教于乐的独特形式,使他们记忆深刻,成为终生的戒律和鞭策。
  3、佛山孔庙学童开笔礼的时间安排
  佛山孔庙学童开笔礼通常在每年的3月份到8月份举行,可以根据幼儿园或个人的要求,举行集体开笔礼或个人开笔礼,一场集体开笔礼可有100人参加。参加开笔礼的一般都是6岁左右的学龄前儿童。目前,每年都会有数千名学童到佛山孔庙举行开笔礼,孔庙已成为佛山市区及周边城乡学童开笔的重要场所。
  三、佛山孔庙学童开笔礼的现实意义
  佛山市博物馆在继承入学拜孔子传统习俗的基础上,充分利用珠江三角洲保存最完整的孔庙这一文化优势,举办佛山孔庙学童开笔礼,深受家长的欢迎,产生良好的社会效应。继佛山孔庙学童开笔礼之后,佛山的三水、南海、顺德各区以及新会、肇庆、德庆、中山、广州等地均已举行过学童开笔礼。对于佛山孔庙学童开笔礼这一民俗文化事项的现实意义可以归纳为以下几点:
  第一,佛山孔庙学童开笔礼这一行为仪式是孩子们接受儒家思想的有效途径。从春秋时期孔子的“束脩”之礼发展到今天的佛山孔庙学童开笔礼,强调的是儒家思想中尊师重教的一种礼仪,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一代又一代人,并且培养和积淀为一种民间文化心理,成为人们生活中赖以依靠和信仰的东西。儒家思想渗入到中国人的生活、文化领域,深深地植跟于人民的心中,同时也影响了世界上其它地区的一大部分人两千多年。1988年,一批诺贝尔奖获得者汇聚法国巴黎,发表了一个宣言:“人类要在21世纪生存下去,必须回首两千五百年前,从孔子那寻找智慧”。[18]佛山孔庙学童开笔礼这一行为仪式,可使孩子们直接接受先师孔子的遗风遗训,让他们通过亲身实践来了解儒学学说既是一个人立志立人的“身内文化”,也是中华民族的“根文化”,为更好地发扬儒家文化奠定基础。
  第二,佛山人将入学拜孔子这一公共资源进行地方化改造,形成特色的“佛山孔庙学童开笔礼”。孔子及学童入学拜孔子是历史的公共资源,作为一种“公共符号”或“集体记忆”,为中华民族所共享。然而,佛山人根据本地文化的特点和自己的需要,对学童入学拜孔子这一公共资源进行地方化的改造,增添本地的文化因素在里面,并通过一些仪式来建立一个象征性的认同符号,成为地方化人群认同和传播的新版本,贴上“佛山孔庙学童开笔礼”这一特有的“商标”,使之获得“乡土知识与民间智慧”的价值,便于传承。
第三,佛山孔庙学童开笔礼作为珠江三角洲一带一个新的文化品牌,不但可以弘扬儒家文化、推动文化进步和社会发展,还能促进旅游与文化相结合,使文化与经济互动发展。时下,有一些人以佛山孔庙开笔礼礼仪不正规、给孩子穿上了不伦不类的西方学位服等为借口,对其加以否定,这是一种极不正常的文化现象。相信在社会各界的大力推介下,孔庙学童开笔礼会在国内外产生深远的影响,成为一个国际知名的品牌。

参考文献:
[1] 《左传•昭公十七年》;杨伯峻《春秋左传注》,中华书局,1990年版,第1389页。
[2] 《论语•述而上》;程树德《论语集释》,中华书局,1990年版,第445页。
[3] 见魏何晏注、宋邢邴疏《论语注疏》;《十三经注疏》,中华书局,1980年版,第2482页。
[4] 见唐孔颖达《礼记正义》;《十三经注疏》,中华书局,1980年版,第1514页。
[5] 见唐孔颖达《尚书正义•秦誓》引;《十三经注疏》,中华书局,1980年版,第256页。
[6] 见唐李贤《后汉书》卷六十四《延笃传》注文引;《后汉书》,中华书局,1965年版,第2107页。
[7] 俞志慧:《〈论语•述而〉 “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尝无诲焉”章笺证》,台湾《孔孟月刊》第三十七卷第五期,1999年1月。 
[8] 《孟子•告子上》;焦循《孟子正义》,中华书局,1987年版,第757页。
[9] 《论语•为政下》;程树德《论语集释》,中华书局,1990年版,第127页。
[10] 《论语•八佾下》;程树德《论语集释》,中华书局,1990年版,第182页。
[11] 《论语•颜渊》;《十三经注疏》,中华书局,1980年版,第2502页。
[12] 《论语•八佾上》;程树德《论语集释》,中华书局,1990年版,第145页。
[13] 赵尔巽:《清史稿•志五十九•礼三》,中华书局,1976年版,第2533页。
[14] 民国冼宝干:《佛山忠义乡志》卷十一《乡事》,佛山市博物馆影印,1986年。
[15] 鲁迅:《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朝花夕拾》人民文学出版社1973年版第43—44页。
[16] 民国冼宝干:《佛山忠义乡志》卷八《祠祀二》,佛山市博物馆影印,1986年。
[17] 民国冼宝干:《佛山忠义乡志》卷八《祠祀二》,佛山市博物馆影印,1986年。
[18] 陈登贵:《论孔庙的保护与儒家思想的弘扬》,《广东文博事业与文化大省建设》,岭南美术出版社,2004年版,第342页。
 
 
 
 
 
 
 
 
 
 
粤ICP备05076851号 @ 2002-2017foshanmuseum.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公网安备 4406040200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