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学术研究>>其他论文>>文章内容 调整字体大小: - -
 
略论粤剧对早期香港电影发展的贡献
苏东军 (佛山市博物馆馆藏研究部     文博助理馆员)
 
  香港电影自二十世纪初诞生至今已走过了近百年的历程。回顾这段历史,我们发现,粤剧与香港电影曾有过极其密切、非常特殊的联系。这一点,研究香港电影的专家和香港电影界早已承认和注意到了。为此,一年一度的香港电影界的盛会——香港国际电影节在1987年第十一届电影节上把粤语戏剧影片确定为本届的研究专题,第一次集中回顾和讨论了以粤剧电影为主体的戏剧片的发展历史,并出版了研究专辑。而众多的香港电影研究者也对粤剧电影及粤剧与电影的关系作了诸多的研究,发表了大量相关文章,如余慕云先生在第三节香港国际电影节特刊上就写了《粤剧片对保存粤剧艺术的贡献》,石琪先生在十一届电影节特刊上发表了《戏曲与粤剧片随想》等等。这些文章都对粤剧电影片作了比较深入的研究探讨,表达了各自独到见解,但是无论香港电影界的粤语戏剧片的回顾和评价,还是研究者的分析和讨论,更多的是从电影角度去看粤剧,特别是在粤剧与电影的关系上,大都强调电影对粤剧的单方面的影响和作用,而忽视了粤剧对香港电影发展的作用和贡献。正是基于此,本人不揣鄙陋,利用手头有限的资料试作探析,仅做抛砖引玉。

  一、香港电影中的粤剧影片
  1913年,黎民伟在香港拍摄了影片《庄子试妻》,这是香港拍摄的第一部电影作品,可视做香港电影史的开端。从此开始到1933年,是香港电影史上的默片时代;三、四十年代香港拍摄的影片数量保持飞速增长,这是香港电影的发展时期;五、六十年代,香港电影进入繁荣期,影片数量达到空前高峰;此后,香港电影步入转型期,六十年代后期电影产量急转直下,七十年代香港电影开始了所谓的“新浪潮”运动。相对于 “新浪潮”电影,那么七十年代以前可以在一定意义上统称为香港电影的“旧时代”(本文称作早期香港电影)。从香港电影的整个百年历史看,这五十多年应该说是香港电影的诞生和初级发展阶段,其总的特征正如有文所言:“固然数量众多,人员庞大,却艺术制作粗糙,技术水平低下”[1]。
  在早期香港电影阶段,粤剧电影始终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粤剧影片在港产粤语影片总量中的比例节节攀升,四、五十年代一度达到和超过30%。我们知道香港地区通用的语言是粤语,因此香港的绝大部分电影是粤语影片,所以香港粤剧影片在粤语影片产量中的分量,完全可以反映出粤剧影片在整个香港电影中的地位和状况。从香港电影诞生到七十年代粤剧影片与粤语片的对比情况大致如下:
年代    粤剧片产量(部)    粤语片产量(部)    粤剧片所占比例(%)
1913—1933      3         28          11
30年代        91         378         24
40年代        160        530          30
50年代        515        1519         34
60年代        193        1548         12
70年         3         171          2
  材料来源:余慕云《香港电影发展史》,载《第十一届香港国际电影节特刊》
  需要说明的是,表里所说的“粤剧片”主要是指内容来源于粤剧剧目的电影。由上表我们可以明显地发现香港粤剧电影的发展历程:粤剧影片伴随香港电影的诞生而出现,从一开始就是香港电影的组成部分;随着电影事业的发展,“粤剧电影成为三十年代最早和主要的电影潮流之一”[2];到四、五十年代粤剧电影发展到最高峰,盛极而衰,此后粤剧电影开始走下坡路,数量锐减,几至消亡。粤剧电影的这一兴衰过程,大体上与同期香港电影的总的发展轨迹相吻合。
  资料统计仅仅是反映粤剧影片状况的一个方面,某些粤剧影片的特殊性也许更能表现粤剧对香港电影发展的重要意义。在香港电影的默片时代,虽然仅有3部粤剧影片,却占有十分显要的位置,为香港电影诞生作出了特殊贡献。第一部粤剧电影《庄子试妻》亦是香港拍摄的第一部电影作品,可以说是香港电影的排头兵,也是百年香港电影长卷的揭幕之作。如果把香港电影看作一个生命,那么《庄子试妻》则是它的第一声啼哭,标志着香港电影的诞生。电影一开始就与粤剧结合在一起,看似因缘巧合,实际上包含着历史的必然。
  粤剧电影不仅开香港电影之先河,而且许多作品成为当时的名片佳作,引领一时之潮流。如1933年粤剧名伶薛觉先根据自己的代表剧目《白金龙》改编和主演的同名电影,赢得了观众的热烈欢迎,“在海内外都创下了票房收入的最高纪录” [3],商业上的巨大成功,引发了拍摄粤剧电影的狂潮,从而进一步促进了粤剧影片的发展,到五十年代粤剧影片数量占到了香港粤语影片总量的三成多,粤剧电影达到了空前的繁荣。而粤剧电影的繁荣也把香港电影带入到其发展的第一个高潮。
通过上表简单的几组数字统计及粗略分析,我们可以毫不夸饰地说:在香港电影的起步阶段(即“新浪潮”运动前),粤剧成为其题材内容的主要来源,是支撑香港电影这座新颖但还非常简陋的艺术大厦的顶梁之柱,是充实和丰富香港电影这一艺术的主要材料之一。

  二、伶星之间
  粤剧不仅是早期香港电影内容题材的主要来源,而且是此时香港电影的人才库,当时活跃于影坛的众多明星中粤剧艺人占了绝对多数。
从三十年代起,粤剧名伶开始大规模的涉足影坛。1933年粤剧名伶薛觉先屏弃此前“怕(电影)影响自己在粤剧方面的收入”的想法,把其粤剧代表作《白金龙》搬上了银幕,电影版的《白金龙》一经问世,就取得了良好的反响,据称此片“收入盈千累万,打破卖座纪录,轰动遐迩,一时传为佳话”。[4]该片商业上的巨大成功,吸引了更多的粤剧名伶由舞台进入影坛。薛觉先可以说是由伶入星的开先河者。到五十年代末,当时差不多所有知名艺人都曾涉足电影。
  这当中成名既久的粤剧界大师们是最引人瞩目的。有“万能老倌”之美誉的粤剧名伶薛觉先不仅一马当先拍摄粤剧电影,而且几乎把自己的粤剧代表剧目全部搬上了影坛,如《白金龙》、《俏郎君》、《姑缘嫂劫》、《胡不归》,等等。与薛觉先齐名的另一位粤剧泰斗—马师曾,也拍摄主演了多部粤剧影片。从现有的资料来看,参演过粤剧电影的粤剧名伶主要还有:新马师曾、罗品超、白驹荣、桂名扬、曾三多、廖梦觉、李海泉、李雪芳、上海妹、楚岫云、苏州丽、赵兰芳、白玉堂、新珠、陈锦堂、顾天吾、廖侠怀、文觉非、陆飞鸿、红线女、白雪仙、陈艳侬、秦小梨、卫少芳、罗丽娟、罗艳卿、罗剑郎、靓次伯、何非凡、凤凰女、梁醒波、陈非侬、麦静芳、筱英、半日安、任剑辉、芳艳芬,等等,真是群英会萃,举不枚举,可以说囊括了当时粤剧演艺界的精英名家。
  这些粤剧名伶走向影坛除拍摄轻车熟路的本专业的粤剧影片外,还广泛地参与非戏曲电影的拍摄。有“戏迷情人”之称的粤剧红伶任剑辉参演的影片包括粤剧影片在内达到了300多部,并获得了香港优秀电影演员奖;粤剧名伶余丽珍不仅自组电影公司出产了70多部影片,而且自己也参演了100多部电影;粤剧名家谭兰卿主演的电影也有200多部; 而“丑生王”梁醒波参演的影片达到了惊人的400多部。[5]查看这时期的香港电影,我们发现当时比较有名的非粤剧出身的电影红星仅有吴楚帆、白燕、张瑛等几位,相对于阵容强大、人数众多的影坛粤剧名伶,显得寥若晨星、单薄得多,而就是这几位红极一时的影星也多与粤剧名伶联袂合作演出,因此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他们之所以受到观众的喜爱而大紫大红,与粤剧名伶的帮衬不无关系。
  在拍摄非粤剧影片的众多名伶中,不得不说一个人,那就是关德兴。关德兴,艺名新靓就,是著名的粤剧小武,以武术功架精湛享誉艺坛。香港沦陷时,毅然内迁抗战区,组织演出,因此又被称颂为“爱国艺人”。1949年,关德兴被胡鹏导演选中主演第一部黄飞鸿故事影片。该片一经放映,就收到良好的效果,“创下了该年度粤语片最卖座的记录”[6],也开创了香港实战电影的先河。从此拍摄黄飞鸿影片的热潮一浪高过一浪,而且至今经久不衰。据统计,到1996年,黄飞鸿影片已达百部之多,此外,黄飞鸿题材的电视剧、动画片亦不少。黄飞鸿片集已被世界吉尼斯纪录大全认定为“世界最长寿的电影片集”。在这一百部黄飞鸿电影中,关德兴主演的达到了惊人的78部[7],这在世界电影史上也是罕见的。关德兴发挥其粤剧功架特长和表演技艺,把黄飞鸿角色演绎得惟妙惟肖、生动传神,因此被赞誉为“黄飞鸿再世”,成为当时各电影公司争夺得对象。关德兴除主演黄飞鸿外,还拍摄了许多其它功夫故事片,为香港武打电影的发展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成为影剧双栖人物的粤剧名伶,不仅按传统方式收徒授艺,培养粤剧后备力量,还着力关注和扶持非粤剧的电影演员,为电影事业输送了大批表演人才。薛觉先就曾开办演员训练班,招收青年男女,后来被誉为香港“电影皇帝”的张瑛就是被薛觉先发现,并在薛先生的鼓励和栽培下成长和成名的。总之,粤剧表演艺术家们不仅自己成为影坛的主力军,而且为香港电影界后辈人才特别是表演人才的培养发挥了重要作用。
  粤剧艺人对香港电影的影响不仅仅局限于这几方面。起步阶段的香港电影不可避免地要面临各种困难,如演艺人才缺乏、资金不足等等。在当时娱乐界来说,经济上最有优势的当属成名既久、拥趸众多的粤剧名伶们。他们大多活跃于影、戏两个舞台,拥有众多观众,收入是比较高的。有些粤剧名伶不满足于仅仅担当演员的角色,还积极投资电影事业,自组公司,亲任多种职务。1935年,薛觉先从新加坡归来,即在香港与友人合力组建“南粤影片公司”。薛觉先主要承担“出资,并负责与制片有关的业务事项”。该公司的首部影片即由薛觉先自任导演,此后,他还“自任编剧和导演,又一人饰演两个主角”,拍摄《沙三少》。[8]薛觉先这些活动对刚诞生不久的香港电影无疑具有特殊的意义和作用。难怪当时颇有声望的外国人主办的《上海华北名人录》把薛觉先收入其中,并赞誉道:“薛君不特蜚声舞台,对电影亦有深造,以舞台红伶兼为电影明星,抑且多才多艺,萃‘主演’、‘编导’、‘出品家’于一身,绰有余裕”。[9]这样的评价从一个侧面反映出薛觉先在电影事业上作出的多层次全方位成就和贡献,这其中绝大部分是对香港电影而言的。
  在七十年代前,像薛觉先一样“以唱而优则演”,“演而优则导(演)或制(片)”的粤剧名伶不在少数。因演黄飞鸿而誉满影坛的粤剧名伶关德兴,诱于黄飞鸿影片商业利润之巨大,毅然出巨资,筹建了永兴影业公司并自任监制和演员拍摄了多部电影。享有粤剧“花旦王”美誉的芳艳芬1953年组织了植利影业公司,直接参与电影制作。“万能旦后”邓碧云先后组建了宝宝、宝华、金碧等多家电影公司。此外还有,新马师曾创办的永祥影业公司、李香琴的李氏电影公司、余丽珍的丽士影业公司、享有“玉喉艳旦”美称的吴君丽创立的新丽声影片公司、梁醒波组织的丽影和达丰影片公司……应该说,粤剧名伶不仅以演员身份进入影坛,而且以多种形式参与电影事业,无疑扩大了粤剧对电影的影响,在资金、人才及艺术形式多方面,为香港电影的发展作出了贡献。
  综上所述,历史悠久的传统艺术—粤剧,在香港电影的发展过程中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为香港电影的诞生、发展和初期繁荣作出了巨大贡献。粤剧对香港电影的贡献,概括起来有如下几点:
  第一,题材内容上,粤剧故事是早期香港电影(七十年代前)内容题材最重要的来源。此时香港电影中,粤剧影片几乎是未作改变全盘搬用粤剧剧目,特别是各名伶的代表作;相当多的粤语电影的故事情节、故事模式与粤剧有着密切的联系。直接取材于粤剧剧目,对早期香港电影有诸多的好处,如可以弥补、缓解当时电影创作人员尤其是电影文学创作人才缺乏的窘迫,还大大降低了拍摄成本,而且粤剧故事广为观众熟悉和喜爱,以此为内容拍摄的影片可以最大程度地吸引观众,从而确保和扩大了影片的卖座收益,等等。
  第二,粤剧给予了早期香港电影(七十年代前)以莫大的人才支持。这是粤剧对香港电影发展的最大贡献,其影响也最为深远和重大。香港电影在其诞生和发展的初期面临着许多困难,其中最大最严峻的是人才问题,而演员特别是具有号召力的名演员是最急需也是最缺乏的。粤剧艺人尤其是名伶们进入影坛则极大地缓解了困绕此时香港电影生存发展的演员问题。早期香港电影对演员的要求不可能很高,粤剧名伶本身都有丰富的表演技能和经验,转入电影可谓轻车熟路,所以在六七十年代前粤剧名伶是香港电影演员的主力军,是活跃于银幕的明星,构成了最强大的影星阵容。他们的数目远远超过非粤剧出身的影星。粤剧名伶成为银幕上的红星,无疑增强了电影的娱乐性和吸引力,扩大了电影观众群,培养了观众的电影审美情趣和趋向,为香港电影成为香港社会大众生活的主流时尚娱乐形式发挥了重要作用。难怪有人在说到粤剧对香港电影的作用时把粤剧向电影界的人才转移放在了首位。[10]
  另外,大批粤剧名伶还从幕前走到幕后,或身兼导演制片等职,或自组影片公司,这无疑使香港电影获得了更多的支持和帮助。
  第三,粤剧进入电影,为香港电影争取了观众,从而奠定和增强了香港电影发展的坚实根基。从根本上说,电影无论作为一种艺术形式,还是作为商人投资的一项产业,其存在和发展的基础是观众,观众的有无、多寡最终决定着电影的发展状况。从香港电影的诞生到五六十年代,粤剧是当时最为观众喜闻乐见的娱乐方式和艺术形式,在社会上拥有最多的观众。观众所喜爱熟悉的粤剧剧目搬上电影,红极一时拥泵众多的粤剧名伶走上银幕,无疑同时把一大批观众带动吸引过来,从而扩大了早期香港电影的影响和市场,增强了其发展的动力。这一点,曾从那个时代走过来的香港电影人有深切的体会:“粤剧红伶总有一定的观众,从新马仔、芳艳芬、任、白到凤凰女、林家声,都有很多拥趸……反而电影出身的明星除了白燕、吴楚帆、张瑛、张活游等几位有迈座保证外,片商对新人是没有什么信心的。”[11]
  一言以蔽之,粤剧为香港电影的早期发展(七十年代前)作出了不可或缺的重大贡献,在内容题材、人才、市场方面给予了巨大的支持,几乎全方位地影响和推进了这阶段香港电影的发展。如果把香港电影比作一艘船舰,那么粤剧就是帆,正是借助了粤剧这一张大帆,香港电影才得以鼓风起航,破浪前行。
 
 
 
 
 
 
 
 
 
 
粤ICP备05076851号 @ 2002-2017foshanmuseum.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公网安备 4406040200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