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学术研究>>地方历史文化研究>>文章内容 调整字体大小: - -
 
佛山祖庙北帝诞风俗的变迁与走向
高宇峰 (馆藏研究部  文博馆员)
 
[提要] 祖庙北帝诞是佛山传统的民俗信仰活动,北帝诞风俗的变迁与佛山城镇化发展有密切的联系,呈现出浓郁的佛山特色。本文记录了新旧不同时期的北帝诞仪式,采取实地调查和结合文献的方法,利用民俗学理论构建全文,通过描述佛山人拜北帝的起源、古今北帝诞仪式的发展变迁以及北帝诞在不同时期的功用,探讨民间信仰、民俗文化在不同历史时期与佛山人民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的密切关系;北帝诞在现代社会中对保留传统文化和发展民俗旅游所做的贡献。
关键词:佛山祖庙、北帝、北帝崇拜、北帝诞仪、民间信仰、习俗、庙会、民间游艺
  祖庙三月三北帝诞属于民间信仰的范畴,有着深厚的群众基础和广泛的参与性,是佛山有着近千年历史的传统盛事。北帝诞的兴盛同佛山祖庙在明景泰二年得到皇帝的敕封有直接的关系,自明清以来佛山经济繁荣、人口稠密,而“越人尚鬼”的风俗使得祖庙北帝诞吸引了全镇及四乡居民的积极参与,对佛山的社会整合与经济、文化发展起到促进作用:一方面它是佛山民间游艺民俗和民间工艺的集大成者;另一方面又具有完整的连续性和顽强的生命力,是研究佛山历史活的教材;三是北帝诞对佛山传统习俗和民间工艺的保护起到重要作用。
  一、祖庙的源流与佛山人对北帝的崇拜
  (一)、北帝的得道和崇拜的隆盛
  北帝,又称玄武,真武大帝等,是道教最重要的神仙之一。北帝的来历和得道在《四游记•北游记》、《三教源流搜神大全》、《历代神仙通鉴》等书中有详细的记载:北帝原为玉帝一魂化身(或云三清),投胎净洛国皇后腹中,开皇二十五年三月初三午时,从皇后左肋出生,取名玄元太子,十四岁元宵节观灯得斗母元君点化,入武当山修炼,四十年而成,玉帝封为“玉虚师相北方玄天上帝”,管三十六天将,八十二化身。年逢九月九日、十二月廿五巡游天下,验查善恶。......永乐三年,黄毛鞑子反叛,我主兵败危难,祖师手持宝剑,带三十六天将,驱动风雷,把鞑子头目杀尽。后永乐帝下旨建造金殿,塑金身,起三十六殿、七十二宫。天下万民,纷纷而来,香火鼎盛,永受朝拜。[1] 在经历了漫长的演变和造神运动,北帝的地位逐渐尊崇。北宋时被皇帝册封为“镇天真武灵应佑圣真君”,元代又册封为“元圣仁威玄天上帝”(现广州有始建于宋代皇祐四年〔公元1052年〕专门供奉北帝的“仁威庙”)。 明成祖朱棣(1403-1424在位)通过“靖难之变”夺取皇位。在夺权过程中,利用姚广孝、金忠等道士、术士为其出谋划策,制造舆论,夺取皇位后,更加利用道教徒为巩固他的统治地位服务。在朱棣的崇道行为中,特别一提的是他对于道教真武神的崇拜。不仅亲撰《御制真武庙碑》、《御制太岳太和山道宫之碑》说他:“靖难”之所以成功,全是因为真武大帝的“阴翊默赞”,并大肆宣扬,歌颂其功德。[2]明成祖对北帝帝的礼奉,从此成为明皇朝的定制,明代各位皇帝都顶礼膜拜,使得北帝的地位极为尊崇。
  (二)、佛山祖庙的源流
  佛山祖庙位于广东省佛山市禅城区中心地带,是供奉道教崇信的北方玄武大帝的神庙。祖庙相传始建于北宋元丰年间(1078—1085),“历元至明,皆称祖堂,又称祖庙,以历岁久远,且为诸庙首也”,[3] 说明祖庙的历史悠久,且被佛山人尊崇为祖祠,因此得名“祖庙”。祖庙从建庙之初“地方数楹”,经历代扩建、重修,成为占地面积约1.8万平方米、其中主体古建筑约3600平方米规模宏大、工艺精美、香火鼎盛的著名庙宇。千百年来祖庙一直作为佛山的象征而存在,以致有“不到祖庙游,不算来过佛山”的说法。佛山祖庙之所以取得如此显赫地位与北帝崇拜有着直接的关系。
  北帝,司水之神,《重修纬书集成》记载:“镇北方,主风雨”,北京故宫钦安殿也把北帝作为水神供奉,每年立春、立夏等节令,皇帝都要进香祈求消除水患。而佛山位于珠三角腹地,河网密布,夏秋之际常受风灾,多水患,北帝“施北方之水,于五行居首,故其神最贵最灵”, [4]再者自北宋真宗以来北帝崇拜日渐隆盛,于是佛山故老请北帝坐镇古洛水旁的祖庙以绝水患、保家安民。
早期的祖庙是提供普通百姓上香许愿、祈求风调雨顺的民间祭祀场所,使祖庙得到全佛山人包括土著、士族、侨寓商人的认同,并“尊亲之至如天子”,[5]奠定北帝成为佛山祭祀系统诸神之首、诸庙之冠的地位,跟黄萧养起义有直接的关系。明正统十四年(公元1449年)黄萧养农民起义军进攻佛山,北帝“显灵”布“鸟阵、蚊旗”助阵,“贼屡攻而屡败之,而相持累月弗退”。[6]广东承宣布政使司陈贽疏奏朝廷禀明事由,景泰皇帝于是敕封祖庙为“灵应祠”,并赏赐匾额、对联,从此佛山祖庙正式列入官祠之列成为“国朝祭典”。其后由于官府的重视和支持,得到乡绅侨民的认同,以及一系列 “劏仔石”、“圣榕”等北帝显灵的故事,祖庙也变得越来越神圣,其正统的地位,有求必应的灵验,逐渐超越一般的神庙成为佛山人心目中的精神寄托而独享尊崇,祖庙三门的对联“廿七铺奉此为祖,[7]亿万年唯我独尊”,恰如其分的概括了祖庙在佛山人心目中所占据的分量。
  二、佛山传统北帝诞仪式及其功能
  (一)、北帝诞仪式的形成
  三月三北帝诞是一年当中北帝崇拜仪式中最隆重的一种。中国人相信神和人一样有生日,为酬谢神恩,每逢三月三北帝诞辰的日子都会举行隆重的贺诞仪式。佛山祖庙北帝诞的起始时间已不可考,现存祖庙三门内石碑《重修庆真堂记》记载:“自前元以来,三月三日,恭遇帝诞,本寺奉醮宴贺。其为会首者,不惟本乡善士,抑有四远之君子......供具酒食,笙歌喧阗,车马杂逯。看者骈肩累迹,里巷雍塞。”这块明代正德八年(公元1513年)的碑记描述了元代以来祖庙三月三北神诞活动的盛况。烧香、拜神、祈福、演戏酬神,一派繁荣热闹的景象,不仅有本地居民,而且还吸引了附近各乡镇的信众前来,贺诞的人群把“佛山村”狭窄小巷挤得水泄不通。
  佛山地处偏僻的南疆,开发的时间较中原地区晚,据史料推测土著居民聚居“佛山村”大约在唐初形成。至北宋晚期,中原士族大量南迁定居并在此地繁衍生息,为佛山的乡镇化发展奠定人文基础。而祖庙北帝的存在,对维系乡民乡情、团结部族、提供精神保护等起了关键作用。因此三月三北帝诞不仅仅负载这人们祈福娱神的功能,而且最为重要的是发挥整合社区、维系亲情的作用,受到乡民的重视,达到欢乐和谐的作用。
  (二)、北帝诞仪式的内容
  祖庙三月三北帝诞的仪式包括:赴庙拜祭、贺寿开筵、烧大爆、演戏酬神、北帝巡游等。烧大爆是在北帝诞次日举行,北帝巡游是和北帝坐祠堂相结合的仪式也不是在三月三当天结束。再加上演戏酬神,可以推断出北帝诞仪式至少3、4天才结束。乾隆《佛山忠义乡志》卷一《佛山赋》写道:“故乡人于是日也,香亭所过,士女拜瞻,庭燎彻晓,祝寿开筵,锦衣倭帽,争牵百子之爆车,灯厂歌棚,共演鱼龙之曼戏,莫不仰神威之显赫而报太平之乐事者也。逮所游既遍,而真君亦返辕登座,代造物以成岁功矣。”由此可见北帝诞的盛况,而烧大爆和北帝巡游更是将仪式推向高潮。
  1、烧大爆和抢花爆
  烧大爆就是在祖庙门前燃放爆竹以享神,还包括抢花爆的习俗。清初著名学者屈大均的《广东新语》详细描述了这一盛况:佛山有真武庙,岁三月上巳,举镇数十万人竟为醮会,又多为大爆以享神,其纸爆大者径三、四尺,高八尺,以锦绮多罗洋绒为饰,又以金缕珠珀花叠子及人物,使童子年八、九岁者百人,倭衣倭帽牵之,药引长二丈余,人立高架上遥以庙中神火掷之,声如丛雷。震惊远迩。......凡三、四昼夜而后己。[8]
  大导演徐克在电影《黄飞鸿》里再现了佛山抢花爆的习俗。抢花爆其实是抢花爆炸开是飞出的小铁圈,就像今天的橄榄球运动,讲究相互间配合与掩护,抢花爆者多以集体为单位,有人数限制,一般是由宗族或会馆的人员组成大约20、30人的队伍参与。人们相信抢得花爆的人,来年一定得到北帝的赐福而“生理饶裕”,所以人人奋勇争夺、场面热闹非常。烧大爆的欢庆场面在今天已经难以见到,根据学者罗一星的观点:北帝诞烧大爆的习俗跟北帝降生之时,“瑞星天花、异香宝光,充满王国”[9] 有关。烧大爆习俗讲究彩头,带有浓厚的娱乐性质,迎合了中国人喜欢看热闹、凑热闹的习性,其轻松欢乐的气氛,富有竞技运动性质,给仪式活动带来无限乐趣。
  2、北帝巡游
北帝巡游是北帝诞仪式另一项重磅节目,《佛山忠义乡》记载:“三月三日,北帝神诞,乡人赴灵应祠肃拜。各坊结彩演剧,曰重三会。......神昼夜游历,无咎刻宁,虽隘巷卑室亦攀銮以入。......四日在村尾会真堂更衣,仍列仪仗迎接回銮。”[10]可知北帝巡游的时间是一天一夜的,有“肃静”、“回避”、“紫霄宫” “玄天上帝”等8对16件木雕宫伞形高脚牌仪仗开路,之后是铜铸八宝仪仗和兵器仪仗,北帝小铜像端坐在神舆上,在八音锣鼓的吹奏下威风凛凛的在镇内巡游。各街坊摆好宴席,点好香烛恭迎北帝,北帝神舆所经的路线是有规定路线的,而且除了晚上在会真堂歇脚外绝不停舆、也不走回头路。
  神的出巡在中国传统民间信仰活动中是一个普遍的现象,是具有象征意义的祭祀仪式。现在珠三角很多乡镇、潮汕地区还保留有这一古老的仪式。北帝巡游是为了亲民,近距离接受信徒的膜拜,展示北帝和善、礼贤下士的一面。另外一个目的就是巡视地盘,加强对所属领土的控制。还有学者认为,北帝巡游和佛山的社会等级有密切关系,它重申社区领导阶层的地位,强调社区内各神明之间和不同地缘、不同血缘群体之间的统属关系,从而加强社区凝聚力。[11]
  (三)、北帝诞的功能
  祖庙三月三北帝诞作为佛山最大的群体性活动,有着广泛的全民参与性,极力彰显北帝的灵应、地位的隆崇,显示着鲜明的世俗性和对佛山社会发展的重大影响。北帝诞在宗教仪式中属于节庆礼仪的范畴,是民俗宗教和民间信仰的统一,是融宗教性、世俗性、娱乐性、群众性于一体的宗教礼仪活动,几乎包括了宗教社会学所提到的宗教仪式具有的所有主要社会功能,如社会控制、社会整合、规范行为、心理调节、娱乐等等。祖庙与佛山历史密切相关,北帝崇拜现象是由北帝神到北帝信仰的历史演变过程最集中的表现,它渗透到佛山社会发展的各个领域,深刻反映出佛山由农耕文化逐步向工商市镇文化转变过程中所形成的独特的佛山模式,是研究佛山历史、政治、经济、宗教、城市发展的重要突破口。
  北帝诞活动中丰富多彩的文化艺术展示内容,如北帝铜像、仪仗及各类秋色制品;北帝诞音乐中的八音锣鼓、木鱼、南音等民间音乐;神功戏中的曲牌、唱腔、武功等,都是佛山人民智慧创作的结晶,北帝诞活动大量使用艺术品,对佛山传统艺术品的工艺水平提高和市场发展起到关键作用。
  三、北帝诞仪式的变迁与走向
  (一)、北帝诞仪式的衰落和恢复
  佛山在明清时期经济迅猛发展、人口稠密、社会生活富足、安稳,是三月三北帝诞得以举办的物质、人文基础。当这一条件不存在或条件不成熟时,北帝诞也就举办不下去了。据老人回忆大概在1937年前后,由于日本对中国侵略的深入,佛山百业凋零、民不聊生,市面一片萧条,祖庙北帝诞活动也是在那个时候停办的。
  1959年佛山市博物馆成立,馆址设于祖庙内,至此佛山祖庙成为博物馆下属的一个文物保护单位,性质也转变为开放性的旅游参观点。改革开放以来,佛山经济和社会各项事业实现了历史性的跨越,城市实力不断增强,从昔日的“四大名镇”发展成为经济总量迅速增长,中国城市综合实力15强,人口超过300万的现代化大都市。改革开放后,经济的繁荣带动文化的兴盛,随着人们的精神文化需求的不断增大,传统文化越来越受到国家相关部门的重视,民间信仰得到尊重。在80年代末,祖庙开始出现在北帝诞当天群众性自发性的拜祭祈福场面,恢复三月三北帝诞传统的呼声也越来越高,在这样良好的形势下,作为祖庙的管理者也本着开放思想,为群众着想、尊重民俗传统的方针,于2003年起逐步恢复举办三月三北帝诞。
  2003年,北帝诞在停办了近70年之后重新恢复了,当时作为祖庙管理方的佛山市博物馆对能否举办北帝诞、能否成功举办心里还是有很大困惑:佛山市博物馆是国家事业单位、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担负着社会宣传、教育的功能,主办北帝诞会不会是被认为不务正业、宣传封建迷信呢?而且北帝诞停办多年,重新举办能否成功有很大的不可预测性。经过向民俗学专家请教探讨,分清了民间信仰和封建迷信的区别;市场调查的结果也显示北帝诞还是具有广阔的市场前景。这极大的鼓舞了博物馆恢复举办三月三北帝诞的信心。这一年的北帝诞还是处于重新开始的初步试探阶段,所以当年的北帝诞几乎就是由群众自发组织的,北帝诞的一系列仪式活动只是简单的举行了烧香祈福、音乐舞蹈等民间游艺活动几个程式,但是广大群众参与的热情很高。
  (二)、新北帝诞及其仪式
  经过两年的策划和准备,在2003年试办北帝诞取得初步成功的基础上,从2004年开始佛山市博物馆对北帝诞仪式的方向做了完整的设想和规划:以民俗会或者说庙会的形式,以地方传统文化为卖点打造全新的、多姿多彩和富有民间色彩三月三北帝诞。新北帝诞去除了封建陋习糟粕,更加强调民间游艺民俗的多样化的娱乐性和广府文化的精髓。其仪式有:
  狮舞迎宾 北帝诞当天,祖庙内锣鼓喧天、彩旗飞舞、人山人海,八头醒狮在祖庙门口,踩着鼓点欢迎前来贺诞的人们。舞狮始于东汉三国时期,每逢过年过节、吉诞喜事,各地都有舞狮助兴的传统,南狮流行于佛山、广州、香港,狮子迎宾是迎接贵宾的最高礼仪之一。
  肃拜 在祖庙山门前烧香、许愿,在紫霄宫前肃拜祈求北帝保佑,这一传统习俗千百年来沿袭不衰。
  民俗大巡游 北帝诞民俗大巡游是最有地方特色、最受欢迎节目,2007年更是把小北帝请出来,把北帝巡游和民俗大巡游结合起来,组成盛大而隆重的北帝诞大巡游,这也是中断了近70年之后的首次北帝巡游。和过去北帝巡游只有岳庙铺的一只狮和德高望重的耆老随行不同,新北帝大巡游的巡游路线虽然只是围着祖庙绕一圈,范围比过去的北帝巡游绕全镇一圈小多了,但是新北帝大巡游有更广泛的全民参与性,更加热闹,也更能体现广府文化的特色。
  游行队伍由“鸣锣开道”、仪仗兵器、锦旗锣伞开路,小北帝端坐在四人大轿上走在队伍的前列,之后是欢快的“八音锣鼓”、喜气洋洋的大花轿、花枝招展的粤剧人物;神气活现的八仙、福禄寿三星等“众位仙家”走在队伍的中间;有顺德杏坛北水村12位小朋友表演的“柜色”;顺德杏坛昌教村30名师奶的花龙表演;南海叠南茶基村的敲击音乐十番表演;高明的“女儿屋”;还有龙舟表演、飞机榄、舞龙舞狮、武术等等,让人目不暇接。
  祈福 在悠扬的《三月三拜北帝》乐曲声中,祖庙山门正中摆放着香炉、供桌,上有乳猪、瓜果、鲜花等贡品,一花甲老者站立祖庙山门,带领众位嘉宾学者、善长人翁高声诵读祭文:“佛山祖庙灵应,北帝昭明,千年万载,世人尊奉,我等百姓,恭祝真武,吉诞万古流芳,诚祷国泰民安,风调雨顺,丰衣足食,社会和谐,百姓康宁,万业昌盛。”表达佛山人希望风调雨顺、国富民强的美好心愿。
  北帝诞庙会 地址位于双龙壁后面,最受小朋友喜爱。这里有:说书的、有街头卖艺的、有印木版年画的、有卖跌打药酒的、还有地方小吃以及文艺表演等等,有浓郁的地方特色。
  演戏酬神 祖庙万福台上粤韵飘飘,佛山是粤剧的发源地,万福台每逢喜庆节日、神诞都会演戏,唱戏酬神是三月三传统,四乡来看大戏者,络绎不绝,明星大腕云集,近几年到万福台演戏的有小神鹰、彭炽权、关青、梁耀安、曾慧、麦玉清、邓志驹等粤剧明星。
  其他 由于场地所限,除了上述几个必备节目外,佛山市博物馆还在北帝诞期间举办了“道教音乐会”、“道教文物展”;乌丙安、叶春生、刘志文等民俗专家的论坛和讲座;万福斋宴、千人大盘菜等等以及其他民间游艺活动。
  (三)、保护传承与开发利用
  传统习俗是宗教仪式和民间信仰长期互相吸收、互相融合的结果,到了今天“其中神秘功利目标的虚幻性,在社会现代化的过程中已暴露得比较明显,因而信仰因素已大大削弱,主要成为人们美好愿望的象征性表现方式。”[12]北帝诞期间,佛山人自发参与,扶老携幼,呼朋唤友,亲临祖庙,虔诚拜祭,祖庙内万人涌动,到处洋溢着喜庆祥和的气氛,这是对传统习俗深厚的凝聚力最完美的诠释,是经济繁荣、社会安定和谐的体现。北帝诞历经千年的风风雨雨,直到今天还能焕发旺盛的生命力,是因为它在长期历史发展中劳动人民智慧共同创造的结果,与人们的社会生活密切相联,保留了许多优良的传统与美德,在今天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中能起到应该有的作用。
  民俗文化是有科学性的,是心理承载的精神粮食,北帝诞体现佛山人的凝聚力和认同感,是动态的民俗文化。多年来由于思想认识上的偏差,混淆了迷信和俗信的概念,使得北帝诞没能进一步的发展,也存在不少困难和问题,北帝坐祠堂、烧大爆等传统的内容已湮灭,庙会参与者多为老年人,年轻人不感兴趣,从事北帝诞庙会的主持及值事解放后相继辞世,承传已呈失传状况。有鉴于此,政府应加大对北帝诞庙会文化的挖掘和保护,最大限度地减缓北帝诞仪式濒危状况。
  佛山市政府在“佛山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十一五规划纲要”中明确提出了建设产业强市、文化名城、现代化大城市与富裕和谐佛山的战略目标。确立了旅游业在经济发展中的重要地位,提出以文博旅游为龙头大力发展旅游业。佛山祖庙三月三北帝诞这千年的文化品牌,其丰富的内涵,是建设文化名城不可多得的资源。今天佛山祖庙虽然不再是传统社会的政治中心,但是作为艺术殿堂和佛山象征,每年还是吸引了很多中外游客,北帝诞是佛山最传统,最广泛的民俗活动,必将以其悠久的历史、浓郁的地方特色深深吸引游客的参观。近年来民俗旅游的兴起,为北帝诞活动拓展更广阔的空间。
  当今社会,经济高速发展,很多传统的习俗和工艺在慢慢的消失,例如,唱龙舟、十番飞钵等民间游艺民俗已频临消亡,而北帝民俗大巡游给了这些民间游艺展示的舞台,并且得到观众的喜爱,慢慢地又开始有小朋友学习,民间传统得到延续和发展。
  四、结语
  北帝诞活动,有着广泛的全民参与性,是佛山市积极打造的、体现佛山民俗文化和城市魅力的文化品牌,展示了佛山在文化建设中取得的重大成就,大力推进传统文化的传承,促进了社会的和谐发展。正如乌丙安教授所说:“祖庙三月三在全国所有三月三中绝对是拔头筹的,中国没有一个三月三像祖庙三月三那样活泼健康,具有深刻、深厚、深情的文化情结。”社会在发展,北帝诞活动也要适应发展的需要,去除陋习和糟粕,吸收新的文化元素,只有把北帝诞保护好,才能很好的开发利用,为弘扬中华民族优秀的文化传统而继续发扬光大。2007年“佛山祖庙三月三北帝诞” 入选第二批广东省申报全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因此更加要开放思想,顺应民意,把北帝诞做好,把佛山打造成为“民俗文化名城”。


[注释]
[1]余象斗:《四游记•北游记》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6年
[2]《道 藏》: 第19册 第640、642页
[3]冼宝干:《佛山忠义乡志•祠祀》卷八
[4]《修浚旗带水记》:明清佛山碑刻文献经济资料》 第31页  广东人民出版社
[5]梁世徵:《佛镇灵应祠尝业图形》
[6]陈贽:《佛山真武祖庙灵应记》景泰二年 该石碑现立于祖庙三门内
[7]廿七铺:指整个佛山。铺原义是指卒伍戌宿之所,这里兼有营戍里舍的意思。明景泰年间佛山政区以铺划分,共分为24铺,到清代中期又增加3铺,共27铺。
[8]屈大均:《广东新语》 卷16神器 第444、445页
[9]宗力、刘群:《中国民间诸神》第66页,河北人民出版社 1986年
[10]陈炎宗:《佛山忠义乡志》卷三《乡事志》、卷六《乡俗志》
[11]罗一星:《明清佛山经济发展与社会变迁》第445页 广东人民出版社 1991年
[12]钟国发、龙飞俊:《恍兮惚兮•中国道教文化象征》194页 四川出版集团 2007年
[参考文献]
[1] 佛山市博物馆 《佛山祖庙》文物出版社,  2005年
[2] 罗一星 《明清佛山经济发展与社会变迁》, 1994年
[3] 《佛山忠义乡志》乾隆版、道光版、民国版
 
 
 
 
 
 
 
 
 
 
粤ICP备05076851号 @ 2002-2017foshanmuseum.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公网安备 4406040200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