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学术研究>>地方历史文化研究>>文章内容 调整字体大小: - -
 
论佛山的水神崇拜
李小艳 (佛山市博物馆历史研究部)
 
  内容摘要: 佛山多雨多水的自然条件,使得佛山的水神崇拜十分兴盛。信仰民俗中的水神崇拜、民间文学中的水神崇拜、以及地名中的水神崇拜,是佛山独特的自然地理环境影响的结果,反映了佛山先民们对自然与社会的认识。
  关键词:水神崇拜 信仰民俗  民间文学 地名文化

  水神是十分重要的自然神,它是农业文明发展的产物,世界各民族都有自己崇拜的水神。现今世界三大宗教之一的基督教,它所信奉的“主”,即上帝耶和华的原型就是犹太教的雨神。中国的水神有龙神、共工等,以龙为司水之神的观念历久而不衰,以至后来龙以其矫健的雄姿、威严的神态成为中华民族的象征,这些都是人类早期的水神。随着社会文化的发展,人们又创造了更多的水神,官封的水神有江、河、淮、济四大水神,此外还有湘君、湘夫人、屈原、河伯、大姑、小姑等等,水神之多让人眼花缭乱。
  由于佛山多雨多水的特殊地理位置和自然条件,这既给佛山人们带来了很多的福祉,也带来了频频的水涝灾害,因此佛山的水神也是五花八门,水神崇拜盛行,如真武帝君(祖庙)、华光大帝(华光庙)、妈祖(天妃庙)、南海昭明龙王(洪圣庙)、龙母(龙母庙)、龟神(龟峰塔)等,这些水神崇拜形式反映了民间信仰的功利性特点和佛山的地域特色。

  信仰民俗中的水神崇拜
  《佛山忠义乡志》云:“粤人尚鬼,而佛山为甚”1,说明佛山的信仰民俗十分发达,而佛山的特殊地理环境导致了水神崇拜的盛行,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北帝崇拜。据《南海县志》云:“真武帝君原称玄武,宋以后改为真武,形象为龟和蛇。在我国古代四神和二十八宿排列上,玄武位于北方,主水,因此又称北帝。广东多水乡,以水为始原,所以北帝庙又称为祖庙。” 2也就是说广东佛山为水乡,真武帝是司水之神,供奉北帝既是为了镇水,也是将北帝当作祖先来祭祀,后者应该是供奉北帝的庙宇被称为祖庙的原因之一。
  康熙二十三年广东承宣布政使廷枢所撰的《修灵应祠记》云:“而帝之灵,其应如响,盖不特退贼一事为然。……显赫之迹至不可殚述。若是者何也?岂以南方火地,以帝为水德,于此固有相济之功耶?抑佛山以鼓铸为业,火之炎烈特甚,而水德之发扬亦特甚耶?”这里也讲到北帝为水德,是司水之神,而佛山市地处南方,按阴阳五行的说法,南方为火地,且冶铸业发达,存在火灾隐患,因此祀北帝也是为了水火相济,以北帝的水德去克火。
  北帝的形象为龟蛇合体,而龟和蛇都是中国十分重要的水神,说明北帝为司水之神。北帝的塑像为玄武大帝脚踏龟蛇,寓意北帝镇住龟蛇,禁止它们兴风作浪,从于保佑当地风调雨顺。
  龙是中国人想象出来的神物,是中国人象征祥瑞的四灵兽——龙、凤、麒麟、龟之一,受到古今中国人的格外重视。而龙不仅是象征祥瑞的,它还被尊奉为司水之神,形成了影响巨大的龙神信仰。在古代,龙作为水神或行雨之神广受崇祀,如遇天旱,“祈雨辄应”。到了唐代,由于受到印度佛教的影响,中国龙的行云布雨功能得到加强,直接导致了唐朝时龙王与雨师形象重合。龙王司雨的职能得到认可和加强,并拥有了专职权限,龙与水的关系进一步密切,龙成了中国各民族的水神。
  佛山的龙神信仰,主要有南海昭明龙王和龙母。南海昭明龙王也就是南海神,据历史的记载,南海神应该是南方民族的共祖。祀奉南海神最著名的神庙是南海神庙(今属广州),其历史最悠久,顺德在清代有十四座南海神庙,建国前佛山镇内还有四座南海神庙。每年农历二月十二为南海神诞。宋元以来,当地群众在这天举行庙会,祭神等活动,祈祷南海神保海上平安和来年的风调雨顺。
  龙母崇拜遍布于西江流域,建国前有龙母庙数千,目前尚有大小龙母庙数百。从南朝的沈怀远《南越志》、唐刘恂《岭表异录》到清朝屈大均的《广东新语·神语》等都有传说龙母姓温,秦始皇闻其有功于国、有德于民,欲纳进后宫,夫人不从,后化为龙。自汉以后,各朝对龙母封赠有加,甚至由道教“三天上帝”封为“水府元君”,显示这位龙母由人变为水神。农历五月初八是其诞日,香火鼎盛。佛山龙母庙,过去“男女祷祀无虚日”3,顺德清咸丰年间有乡庙84座,2座是龙母庙,并与天妃庙一起致祭 。
  华光大帝也是佛山一位十分重要的水神,佛山祀华光十分隆重,每年的华光诞辰会举行各种仪式。据《南海县志》载,传说华光俗姓陈,能伏水,压制火灾,因此佛山人将华光大帝视作水神。农历九月二十三华光诞期,镇内各坊都建“火星醮”(俗称打醮),因华光是火神,故坊众在农历九月廿三日华光神诞后,各街坊建醮值事,先后轮流前赴新庙街(现莲花路尾)华光庙迎接神像(木偶)回来,供奉于街内醮栅上,并延道巫(喃呒先生)开坛三天作法事,祈攘火灾,以保店产安宁。
  天后娘娘是佛山人十分重视的一位水神。天后庙所供奉的天后,亦称天妃,亦即福建、台湾人所拜的“妈祖”或“娘妈”。旧时佛山有天后庙6座,最早的建于明崇祯元年(1628)的栅下海口米艇头。每年天后神诞,庙前张灯结彩,烧爆竹放烟火,演戏,建醮酬神,十分热闹。现存的天后庙以西樵山的天后庙比较著名,有一间殿堂,经年香火不断。
  中国民间信仰的一个重要的特点就是功利性,人们之所以奉祀各种神灵,是因为他们相信这些神灵能够帮助他们实现凭自己的能力无法达到的目的。佛山人的水神崇拜也不例外,佛山人祀北帝、龙王、龙母,拜华光、天后等水神,也就是相信他们能够保护水上平安,带来风调雨顺,而这些愿望正好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佛山特殊的自然条件和地理环境。
  佛山民间文学中的水神崇拜
  民间文学是文学史上历史最悠久、也是成果最辉煌灿烂的文学,它历久弥新,对各个时代都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和作用。民间文学是以劳动人民为主体,是人民群众自己创作的,并且在群众中口头流传的文学形式,它包括神话、传说、民间故事、歌谣、民间叙事诗与史诗、民间戏曲、民间曲艺等。大量流传下来的民间文学体现了人民群众对自身所处的自然环境和社会的认识,因此民间文学能够很好地反映当地的自然环境、地理地貌以及社会文化与风俗信仰。佛山各种民间文学是佛山人在南方多雨多水的特殊的自然环境下创作的,水神崇拜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主题。佛山的水神如前所述主要有真武帝君、龙神、龟神等,与之相关的神话传说很多,尤其是有关龙神的神话传说非常之多。
  佛山关于龙的神话故事主要有两种,一是龙为江河起源的神话,这可能既是从龙的形态方面来想象,也是将龙视为水之主宰;二是与龙相关的惩恶扬善的神话,人们将龙视为神,也赋予了龙以道德属性,对龙有了善恶好坏的判断。
  以龙为江河的起源的神话,不是佛山独有。作为中华文明的起源的长江和黄河,传说就是由一条青龙和一条黄龙所化。远古时,在须弥山外的青涧洞里,住着青黄二条孪生龙,他们嫉恶如仇,常常与那作恶人间的东海之滨的“魍魉”作战。有一年“魍魉”二妖又在人间作怪,给人们带来痛苦与祸患,如来佛便遣二龙来人间除妖。二龙竭尽全力与“魍魉”妖怪作战,最后打败了二妖,但两条龙因付出太大,伤了元气,渐渐嵌入地下,形成了现在的长江与黄河。
  西江和北江是流经佛山的两条主要的江河,其起源也是与龙的神话传说有关。在远古时代,传说珠江三角洲上有金龙和银龙。有一天,两条龙急着赶路,不料相遇了,他们都希望对方让路,可是谁也不让,打了起来,给村庄带来了洪水。住在附近村庄的一对恩爱夫妻,大樵和云姐,就去劝说两条龙。最后,金龙银龙被大樵推开跌到南海里去了。金龙走过的地方,形成黄色的河流,即西江;银龙走过之处,形成银色的河流,即北江。
  龙作为司水之神,受到人们的重视和崇拜。由于气候变化等原因,去年风调雨顺,今年就可能出现旱灾或洪涝灾害,人们将造成这一切的原因都归咎于作为司水之神的龙。人们相信善龙、好龙拯救处于苦难中的人们,它们受到讴歌和赞美,恶龙、孽龙带来旱灾或涝灾,祸害人们,它们就被鞭挞、诅咒。
  佛山民间文学中纪念、讴歌好龙的神话有不少,如《石湾大雾岗》。基本情节如下:很久以前,南方有一场大旱,致使庄稼枯萎。龙王看见百姓遭殃,冒着触犯天条的危险,偷偷地降雨,百姓得救了。但龙王擅自降雨,已触犯天条,故被罚降下凡间,并用铁索锁在地下,再用几座山岗压住。后来,人们为了纪念龙王舍身挽救万民的美德,把龙王头上的两个山岗改称为大雾岗和小雾岗,一直流传到现在。
  孽龙被鞭挞和诅咒,因为它们给百姓带来灾祸。如《西樵和白云》、《石狮涌的传说》、《石龙滩》、《乌龙尾怕雷》等。《石龙滩》讲的是佛山石湾一个叫小钊的小年,为了替民除害,与一条会降暴雨、祸害百姓的乌龙同归于尽,后来小钊成仙,乌龙变成了石龙横卧在石湾的沙滩上。《石狮涌的传说》则是讲的西江河畔神庙前一对成仙的石狮,获知一条孽龙在西江附近作祟,导致暴雨下个不停,河水泛滥,人们流离失所,生活极度困苦,石狮就杀死了这条孽龙,后石狮却被诸神误解,锁在东平河两岸。
  龟神是佛山的重要水神,佛山人的祀龟习俗与一段龟的传说有很大关系:相传很久以前,高明瘴气蔽日,蛇蝎遍地,每至盛夏,瘴气密布,水患成灾,民不聊生。人们无奈祈求神灵,解灾庇佑。后来南海有只神龟,得知高明的苦难,便前往解救。它沿沧江而上,来到高明海口附近,发起神威,驱去祸水、消除瘴气、杀灭蛇蝎。从此阳光明媚,万物复苏,人们安居乐业。但神龟因此而精疲力竭,长睡于江边再也回不了南海。神龟所睡之处,慢慢变成了一座小山,人们称为龟峰山,明代万历二十九年,由进士区大伦倡议,集资在龟峰山上建起一座灵龟塔。灵龟救了高明人,高明人便视灵龟为神物,祀龟习俗延续至今。
  佛山民间文学中水神崇拜,是佛山自然和社会文化特征的体现,是佛山人民的艺术创作。
  地名文化中的水神崇拜
  地名包含了文化内涵,它是一个地方的历史和文化的反映,甚至可以说是一座活的博物馆。生活在相同的文化圈内的居民,他们所起用的地名往往反映当地的文化、环境特征和居民的心理特征,地名是研究地方文化的重要资源。
  佛山拥有发达的水神崇拜,当然在地名中也有多体现。龙是佛山人们信仰的重要水神,有水的地方就必然有龙,甚至经常将河喻为龙,佛山是典型的水乡泽国,故带有龙字的地名很多。如顺德的现龙、龙涌、龙首、龙潭,南海有回龙、龙头,高明有龙珠、龙尾等。佛山的街道也多用“龙”字命名。如佛山南部的“栅下铺”有青龙坊、龙蟠里、青龙巷、聚龙坊、见龙坊。“富民铺”有聚龙里、腾龙街、瑞龙里、见龙里、迎龙新街等。此外,桥名还有迎龙、跃龙、遇龙、现龙等。带有龙字的地名并非只是佛山独有,而是在整个珠三角都很普遍,这反映了珠三角水神崇拜的兴盛。
  综上所述,在佛山的信仰民俗、民间文学、地名文化等中,都打上了深刻的水神崇拜的烙印,这是佛山独特的自然地理环境影响的结果,反映了佛山先民们对社会和自然的认识。

参考文献:
1 陈启新, 《中国民俗学通论》,广州:中山大学出版社,1996
2 金泽,《中国民间信仰》,浙江:浙江教育出版社,1990
3 吕大吉,《宗教学通论新编》,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8
4 萧兵,《中国文化的精英——太阳英雄神话比较研究》,上海:上海文艺出版社,1985
5 司徒尚纪,《岭南历史人文地理—广府、客家、福佬民系比较研究》,广州:中山大学出版社,2001
6 清咸丰《顺德县志》卷十六,《胜迹》。

注释
1 《佛山忠义乡志》卷六,卷七。
2 《南海县志》1210页
3 清咸丰《顺德县志》卷十六,《胜迹》。
 
 
 
 
 
 
 
 
 
 
粤ICP备05076851号 @ 2002-2017foshanmuseum.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公网安备 4406040200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