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学术研究>>地方历史文化研究>>文章内容 调整字体大小: - -
 
佛山成为武术之乡成因初探
黄卫红 (佛山市博物馆馆藏研究部  副主任  文博馆员)
 
  佛山是我国的武术之乡,南派武术的重要基地。历史上门派林立、武风甚盛,南拳北腿,各擅胜场,历代武术名家不胜枚举,也是黄飞鸿、李小龙的故乡。因而,佛山武术在中国武术发展史上占有相当重要的位置。几年来,笔者在博物馆先后参与了“佛山武术专题调查”以及“佛山黄飞鸿纪念馆”、“鸿胜纪念馆”、“叶问堂”的筹建工作,就工作之便和工作需要,我对佛山何以成为武术之乡的这一问题进行了一些探讨,现就个人探索所得,发表一孔之见,以求抛砖引玉。
  那么,佛山何以会成为武术之乡呢?
  有人说,佛山是南派武术的主要发源地,现在流行世界各地的蔡李佛拳、洪拳和咏春拳都是源于佛山,佛山是这几大拳种的发源地,是它们的故乡,佛山成为武术之乡是很自然的事,是不难理解的。
  但事实上,佛山并非是咏春、蔡李佛、洪拳的真正发源地:蔡李佛的创始人是新会陈享、蔡李佛拳的祖师堂就设在新会京梅乡,直到现在。佛山鸿胜馆创建人张炎乃是蔡李佛始祖陈享的及门弟子,也是新会人,鸿胜馆是蔡李佛分馆的改称,所以蔡李佛拳的发源地不是佛山,这是再清楚不过的。洪拳的创始人据说是清朝乾隆年间福建南少林弟子洪熙官所创。洪熙官一说是福建人,原是福建茶商;一说是广东东莞人,从小入福建南少林师从至善禅师习武,创始了洪拳,后来才传到了广东。清末民初,武学大师黄飞鸿是少林弟子林福成的徒弟,也是洪拳巨子铁桥三的第二代传人,所以佛山不是洪拳的发源地。至于咏春拳,其创始人是谁,据我们调查,说法不一,普遍的说法是创于福建严咏春。也有一说是创于湖南衡山老僧一尘庵主,一尘传给湘昆戏班武生张五(即摊手五)。但无论是哪一种说法,都没有说咏春拳是创于佛山的。清末民初咏春拳名家,有佛山赞先生之称的梁赞,也只是咏春拳的传人,所以佛山也不是咏春拳的发源地。至于其他至今还流传于佛山的南派拳术,如龙形、白眉等,亦非源于佛山。严格地说,迄今为止,没有一派南派拳术是源于佛山,说“佛山是南派武术的主要发源地”,其实是某些人的误会,是很不确切的。
  因此,佛山并非是“南派武术的主要发源地”。更并非因是南派武术的主要发源地而成为武术之乡的,这是佛山与其它一些武术之乡所不同之处。其它地方的武术之乡,多是一个或几个武术门派的发源地,起源于此,发展于此,可谓生于斯、长于斯。而佛山则有所不同,很多门派本非发源于佛山,但在佛山却得到长足的发展,得以发扬光大。而在其发源之地,却反而默默无闻,甚至归于湮灭。不少门派寻根问祖,就只能走到佛山来寻、来问,佛山似都成为这些门派的第二故乡了。人们说:“佛山是南派的主要发源地”,大概是从这些地方引发出来的误会。
  佛山就像一个武术的大熔炉,进来的是矿石,提炼出来的是光辉的金子,它荟萃各地武术精华,加以发展提高,然后推向各地。现今世界上盛行的几个拳种,如咏春拳、洪拳、蔡李佛拳、龙形拳等,无一不是由佛山经香港,然后再传到世界各地的,为中国武术走向世界做出了特殊的贡献,这是佛山作为武术之乡的一个独特的地方。佛山似乎是一块特别适合于武术发展的土壤,任何门派来到这里,只要假以时日,都能获得它自身的发展。
  所以,佛山成为武术之乡,决不是单纯的武术因素所致,它是长期历史积淀的结果。而武术因素也是由这些原因所产生决定的,它是果,不是因,我认为,佛山成为武术之乡原因是多方面的,它应该有更久远、更深刻的历史原因。但无论怎样,总离不开政治、经济、文化这几方面的重要因素。

  一、佛山所以成为武术之乡的经济原因
  佛山地处广东之南,珠江三角洲之北,汾水绕流其间,平川沃野,绿水良池,工商业繁茂,明清时期,佛山即成为中国四大名镇之一。到了清代康乾时候,佛山已发展成为华南兴起的最大工商业市镇,有六百二十二条大小街巷,十余万家,工商业非常繁盛,“四万商贾萃于斯,实岭南一大都会。”[1]
清以来,佛山已开始了资本主义萌芽,手工工场作坊林立。著名的手工业有铸铁业、棉织业、丝织业、制陶业、扎作业等。当时广东各炉场冶成之铁,大都运到佛山去加工制造。佛山在乾隆时“有炒铁之炉数十,铸铁之炉百余”[2],所产铁器行销全国,“佛山之冶遍天下”[3]。
  佛山镇之各种铁器不仅行销全国各地,而且还大量输出国外。 “雍正七、八、九年, 夷船出口,每船所买铁锅,少者自一百连,二、三百连不等,多者至五百连,并有至一千连者”[4]。足见当时佛山镇铸锅业的昌盛。其他各行手工业,亦各擅胜长。据道光时一家英文杂志《华事月报》的报道:1833年,佛山就有织布手工作坊两千五百多家。可见当时佛山棉织业之盛。
  当时佛山的手工业如是发达,在工场、作坊里劳作的手工业工人,人数自是不少。据上面所述《华事月报》报导,在那两千五百多家织布手工作坊作业的织布工人,就有五万多人,每场平均有二十个工人[5],可见人数不少。从事铁器制做业的手工工人,当然也不在少数。以炒铁业为例,据道光《佛山忠义乡志》卷五《乡俗志》所载:“计炒铁之肆有数十,人有数千。一肆数十砧,一砧有十余人,是为小炉”。炒铁业已是如此,比它规模更大的铸锅业,人数就更有可观了。
  这众多的手工业工人,他们在劳作之余,当然也需要进行一些工余的活动以调整身心。而练武当时是最流行的活动。他们练武的目的,一是强身,二是有所依靠。拳友之间相互关照、支持,可免受流氓、恶霸的欺侮,更利于自己的安身立命,因而,来自五湖四海的游民群众,在武术上找到了自己的凝聚纽带和精神寄托。如创建于清咸丰元年(公元1851年)佛山鸿胜馆,它的会员组成,就以手工业工人、小商贩和店员为主。
几十万人口,十多二十万手工业工人、小商贩和店员,风气所及,习武之人当然不在少数,他们有足够能力养起一大批专业武师,这样就必然吸引一大批以教习武艺为生的专业武师来佛山设馆授徒,其间当然不乏身怀绝技的武林高手。蔡李佛拳创始人陈享、鸿胜馆馆主张炎都是新会人,咏春拳著名人物梁赞是鹤山人,洪拳大家黄飞鸿的父亲黄祺英是西樵禄舟村人,他们都纷纷来佛山荟萃。相辅相成,就形成了佛山特盛的习武风气,从而也为佛山成为武术之乡创造了一个群众条件和武术氛围。

  二、佛山所以成为武术之乡的政治原因
  使佛山成为武术之乡,政治上也有两个方面:一是鸦片战争后的反帝斗争,二是天地会的起义。这两方面,都是造就佛山成为武术之乡的重要因素。
  清朝初年,朝廷为了“防民造反”,对民间习武诸多禁阻。但在珠江三角洲的四乡一带,在明朝时,即有讲武性质的“社学”存在。清朝初年,尽管朝廷对民间习武多方限制,但社学毕竟是封建统治阶级培养人才的文教机构,所以依然得以继续存在。鸦片战争开始,三元里爆发了抗英斗争,社学在自发的反侵略壮举中发挥了积极的作用。鸦片战争后,朝廷为了“强民防夷”,也不再禁阻民间习武。各地社学如雨后春笋,纷纷建立起来。参加社学的,除士人外,还有农民、手工业工人、小商贩、商店伙计和城市贫民。平时通过社学,训练武艺,非常时期可用以防守御敌,群众练武,进入了一个新高潮。形形色色的社学虽不是正式的武术馆社,但激发了人们的尚武精神,通过它,武术得到了更广泛的普及。
  当然,无论是大量手工业工人参与习武活动也好,还是由于反侵略斗争的需要,社学推动了武术的普及也好,也只说明佛山习武人员之众,复盖面之广,但还不一定就足以成为武术之乡。要成为武术之乡,除普及之广以外,还得再有一个重要条件,就是技艺之高,需要有一批立足于佛山的、技艺高超的武林精英。
  无疑,这个条件佛山是具备的,那就是天地会的活动和李文茂起义。天地会的活动和李文茂起义造就了一大批佛山武林精英。
  天地会是清代民间秘密结社,以“反清复明”为宗旨,相传创立于康熙十三年(1674年),从福建、台湾沿海地区,扩大到长江流域各省及两广地区。会员成分有农民、手工业工人、城乡劳动者和游民。从后来1854年(咸丰四年)广东天地会首领陈开和李文茂在佛山发动起义的情况来看,当时的佛山镇早就是天地会在广东的重要活动基地了。
  在封建时代,中国人民反抗封建统治者的唯一方法就是武装斗争。而在冷兵器时代,要搞武装斗争,夺取政权就离不开武术。许多革命组织就直接采用了民间的武术组织形式来组织、积聚和训练革命力量。这些武术社团就成了他们革命活动的场所,天地会自然也不例外。要反清复明,发动起义,最重要的当然是组织好武装力量。而要使这支武装力量具有强大的战斗力,就非对他们进行武术训练不可。天地会的领袖们自是深明此理,对于训练武装力量自是毫不放松。那些鸦片战争后建立起来的新学社,当中就有不少是秘密参加了天地会的群众。
  为了组织好武装力量,天地会荟萃了各地武林精英于佛山,风气所及,各派武林高手也纷纷来佛山潜伏和发展,其中咏春、蔡李佛、洪门、更是以佛山为基地,这就造就了一大批出类拔萃的武林精英,天地会起义时,聚集各地天地会群众就有二万余人,他们相当部分人都在天地会受过训练的。攻占佛山,设立元帅府后,又有佛山附近乡民万余人前来参加,其中当然亦有不少随天地会习过武的。当时李文茂仅率四万之众就能直捣广西,所向披糜,令敌人闻风丧胆,可见其队伍战斗力之强。除士兵人人懂武外,军中也定有不少武林高手。
李文茂起义后来虽然是失败了,当然有不少人壮烈牺牲,但却并非全军覆没,总还会有不少的幸存者。他们之中,除了一部分客死他乡外,但亦会有一部分日后返回故里,潜声匿迹、隐姓埋名。而他们的一身武艺也流传下来。另外还会有一些武林高手,他们虽然也参与过天地会的活动,但却未参与过李文茂起义,他们留在佛山,继续度过他的武术生涯,也把他们的武功流传下来,使佛山的武术得以继续发展,积聚也越来越丰富。

  三、佛山所以成为武术之乡的文化原因
  佛山所以成为武术之乡,除政治、经济条件外,文化条件也是一个不可忽略的重要因素。
  佛山是一个历史文化名城,由于经济优越,田肥地美,岁无水旱之灾;物阜民丰,时有管弦之乐。人们的文化活动是很丰富的。良宵佳节,迎神赛会,以及众多的手工业或商业行会的师傅诞,都是人们消遣、娱乐的好机会。舞龙狮、扒龙船,抢花炮,贺中秋,演大戏等等,都是年年皆有的民俗文化活动,其中以每年中秋前后举行的“出秋色”最具代表性。在这些民俗活动中,狮子上楼台、武术表演,是节日、神诞中最受欢迎的热闹节目。武术除强身自卫外,还有审美娱乐功能,所以在各种娱乐活动中总少不了武术表演。各乡藉此以树立声望,青年人借此以大出风头。由于经济优裕,这些活动,佛山总比其他地方搞得更为热闹出色。大家争强好胜,各逞英雄,以此为乐。而舞狮、舞龙,少不了要有武功底子,舞狮更需要有深厚的南派武功。武术也因此成为各乡、各社平日不可缺少的活动项目,这对促进佛山武术运动的发展,促使佛山成为武术之乡,是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的。佛山是粤剧的早期活动中心,本地戏班的戏行会馆就设在大基尾。过去所演剧目,以“工技击”[6]的武功戏为主,正如同治《南海县志》所述:“本地班者,院本以麈战多者为最。”这对激发佛山人的尚武精神也是不无影响的。
  综上所述,可知,佛山之所以成为武术之乡,除武术因素外,其政治、经济、文化各方面的条件,应该是更为重要。

注释:
[1]道光《佛山忠义乡志》卷11
[2]乾隆《佛山忠义乡志》卷六、乡俗志
[3]屈大均《广东新语》
[4]《清世宋实录》卷一一三
[5](《中国近代手工业史资料》第一卷,第382页)
[6]清道光杨懋建《梦华琐薄》
 
 
 
 
 
 
 
 
 
 
粤ICP备05076851号 @ 2002-2017foshanmuseum.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公网安备 4406040200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