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学术研究>>文物研究>>文章内容 调整字体大小: - -
 
佛山铜凿金花的历史概貌及其民俗功用
黄卫红 (佛山市博物馆馆藏研究部  副主任  文博馆员)
 
内容提要:
  铜凿金花是民俗活动的产物,是佛山古代人民按照自己审美方式创造,富有本土特色的民间工艺品。它承载着民众的心理需求,在本土特定的地域、物资资源、风俗习尚、文化传统为条件萌发成长,折射了佛山历史名镇深厚的传统文化,体现着佛山本土文化的个性特征。是研究佛山民间工艺的产生发展,以及岭南民间信仰习俗珍贵的实物资料。

关键词:佛山  铜凿金花  历史概貌  民俗功用

  佛山是明清时期著名的手工业名镇。她以行业众多,产品丰富,工艺独特,充满浓郁的地方色彩显赫于世,其中铜凿金花就是佛山众多民间手工艺中产生得较早的行业之一。有关佛山铜凿金花的历史情况,史籍记载凤毛麟角,为探寻其历史概貌、工艺特色及其民俗功用,笔者将有限的文献资料结合走访调查,拟对铜凿金花的相关问题作微观的探析。

  一、铜凿金花业历史概况
  铜凿金花是佛山古代人民用于先祖、神佛祭祀、婚礼喜庆等民俗活动的装饰用品,是在民间剪纸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手工艺品,因为以铜箔为材料刻凿制成,故称铜凿金花。铜凿金花以浓郁的地方风格、独特的装饰效果盛行于清代年间,曾成为佛山古镇大批量生产和出口的民间手工艺品。
  根据有关资料反映,铜凿金花至少产生于明代以前。首先,佛山 金、银、铜、锡箔金属加工始创于宋元年间,是佛山当时的主要手工业之一,至清代已形成若干专业生产的行业。清初雍正二年,佛山祖庙大街就建有金箔行会馆,大小店号三十余家(1)。铜箔是制作金花的主要原材料,据金花行老艺人吕兆、吕志反映,金花行祖辈流传着“有铜箔就已经有金花”之说。其次,岭南民间数百年来传颂着这样一段故事:明代年间,佛山近郊黎涌村有“神童”之誉的伦文叙,幼年时顽皮好动,一次在书塾上课开小差,掏出橙仔在书桌下玩耍时不慎将橙仔跌落地上,小小年纪的伦文叙随口吟道:“橙仔跌落孩童脚,金花插上状元头。”后来,伦文叙果然于弘治十三年高中状元。另据佛山市博物馆1983年文物普查时了解到,位于佛山市旧城区长生树街现存明代建筑“元吉黄公祠”主人黄元吉,当年就是经营金花业为生的。据黄氏后人说,太祖黄元吉,因为经营金花业有方,在当地小有名气而被人称为“金花黄”。上述资料证明,铜凿金花在明代以前已经产生并已经得到普遍的使用。
  根据关史料我们可以看到,铜凿金花的发展,大体可分为几个阶段:
  初兴阶段。早期铜凿金花的出现是佛山劳动人民为满足生活和民俗活动需要,就地取材,利用本地土特产品——铜箔、银硃等原料,按照自己的审美方式创造并以手工制作的民俗工艺品。工艺形式简单,只有少数家庭作坊制作,以满足本镇小范围市场的需要。
  发展、兴盛阶段。随着佛山城镇的崛起,明清佛山商品生产和商品经济进入繁盛时期,此时佛山的铜箔业非常发达,随着佛山镇及邻乡各种民俗活动的频繁进行,铜凿金花需求量迅速增长,清末民初,金花的生产进入全盛阶段而达到了顶峰。由于铜凿金花别具特色,十分迎合当时岭南人崇尚鬼神的习俗和喜好色彩浓烈的审美观念而极受欢迎。这时期铜凿金花的销路,不仅仅为满足当地以及四乡的需要,而是摆脱了自给自足小农经济方式进入商品经济市场。民国《佛山忠义乡志》载:“金花,亦为本乡特产,以铜箔发女工凿花收回制成,价值不一,行销内地及西北江,家数三、四十,女工居家制作数百人,堂名广怡,会馆在福德铺金水街。”据调查,从事金花制作的除本镇家庭妇女外,还有相当一部份来自肇庆、新会、四会、高腰、高明的外地人,邻郊的青柯乡、弼塘乡等家庭妇女在农耕之余也作为副业生产。至民国四十二年,佛山仍有金花店三十余家,从业人员一千多人。清代中叶前后,较著名的店号有走马路一带(今普君区)的生聚源、丘而合、昌和、万利、裕祥、利隆、人和、贵元、顺成、广源、福昌源、利成、达兴、万聚、晋记、福昌隆、杜成昌、允合;永安路一带的兴泰隆、源昌、全发隆、致祥源、茂隆、大庆、晋丰、荣昌、昆怡、广发祥、飞利、联发隆,兴泰、新宜丰、兴祥等。据现龄九十多岁的老艺人吕兆说,每个店号一年生产约十几万对,全镇生产则不下几百万对,除销往广东西北江各地,还销往香港、广西、上海、西安、武汉、湖南,甚至大批量外销泰国、新加坡、印度尼西亚、美国华人街等地。清代的“源昌”号是佛山历史最长,金花制作质量最好的老字号店铺,当时就专门生产“金山货”出口外销。
  衰落阶段。鸦片战争以后,由于外国资本主义和洋货的大量入侵,民族手工业受到了严重的摧残,金花业和“四箔”业同样难逃厄运而日渐衰落。到二十世纪四十年代末已处于十分萧条的境况。抗日战争(1937年)至解放战争前夕,金花店只剩十余家。解放后,1950年市人民政府曾组织过金花行“同业工会”,隶属工商联。1966年文化大革命期间,铜凿金花和“四箔”业曾一度被列为封建迷信品而横加扫除,几濒绝迹。1977年后,市人民政府为抢救这一民间工艺,组织了金花业艺人恢复了金花的生产,当时年出口量约为20~30万对。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后,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社会安定,经济繁荣,人们的思想观念得到了进一步的解放,佛山多种传统的民间工艺又得到恢复并活跃在它们的民俗领域里。当然,社会的不断进步,使不少的民间工艺种类由于落后的观念意识和生产方式而被逐渐淘汰,但金花这一民间工艺,却仍以手工生产和个体经营的方式一直得到保留,只是由于铜箔市场销路日衰,部份铜箔以电化铝取代,民间的使用量也因为时代的文明进步而大幅度减少。目前,佛山从事金花经营的个体户仅有几家,大都是过去从事过金花生产的退休工人,产品主要销往广东省内各地农村以及广西、河南、香港、澳门等地。国营南海大同工艺厂每年也有小批量生产出口金花,销往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缅甸等国家。

  二、铜凿金花的工艺特色和品类
  铜凿金花制作工艺过程大体是:凿、剪、写色、粘装。首先以铜箔为原料,将纸制的花纹样板用铁针在铜箔上描下图案的轮廓线,然后以小圆珠铁凿用木锤敲击,按花样的线条在铜箔表面敲出凸起的小圆珠,其轮廓以有刃凿凿去空白,每次能凿40—60张,凿成凸珠线后在反方向再凿一次称为反凿,使铜的延伸性均衡、平直。铜箔经刻凿后,“画”出了各种精美的图案,裁成花叶形后,发给妇女外工写色,装花。写色,即以本地特产银硃制成的颜料以及其它颜料在铜箔上根据花纹样式描上绿、蓝、红、白等颜色,并装上绿色羽毛,小绒球以及纸制小公仔人物头像,在两层铜箔之间粘上纸卷粒,背部用铁线扎上竹架便成金花。(2)金花的主要工艺特色是:
  (一)工艺细腻精致。金花以本地特产铜箔为原材料,铜箔上用带有珠点的小铁凿敲打出线条精美的花纹,工艺考究,别具本土特色。
  (二) 色彩鲜艳华丽。不忌使用蓝白的色彩,体现了民间“若要熠 ,蓝衬白”,的审美观念。在浓烈的金铜色映衬下,有金碧辉煌的装饰效果,具有浓厚的南方风格。
  (三)纹样取意吉祥。“龙凤吉祥”、“连生贵子”、“爵禄封侯”为主题。文字则大多书写“福禄寿”、“生意兴隆”、“百子千孙”、“丁财贵寿”等吉祥用语,寄托了人们对幸福未来的祈望,充满了浓郁的民俗色彩。
  (四)传统与时代结合。在采用传统装饰图案的同时,铜凿金花还有趋时的特性。如清末的“裱花”即以手裱图案作金花的图案装饰,以满足人们追求时髦的心理。
  铜凿金花主要品类有芙蓉屏、瓜蝶屏、中标屏、小标屏、龙屏、架花、振花、琼花等数十种。有一片为一朵的,也有两至数片相叠为一朵的,有的还装饰成孔雀开屏状,均用粗铁丝为柄,镶嵌于花片之下方,以便将金花插入装饰物品上。例如“龙平金花”的造型、纹饰较简单,通常用于门口土地、门官装饰;家庭或祠堂中的祖先牌位装饰就多用华丽大体的芙蓉屏、龙屏;“架花”则用于庙宇中如关帝、北帝、华光帝等神像以及商店的招牌装饰;“振花”(又称状元花)用于新婚时新郎礼帽装饰。金花使用时均以一对为单位,插于祖先牌位或者春联、挂钱、神相等一应需装饰之物的上方两角。归纳起来,金花使用范围主要有如下六种:
  1、庙宇中神像及祠堂神主牌位装饰。
  2、居家中祖先灵位、门官、地主、灶君、井神、街巷社宫、船家盘上神位装饰。
  3、店铺招牌装饰
  4、新郎结婚“簪花挂红”用
  5、新居入伙装饰于正梁或正门“趟栊”的上方
  6、清明节扫墓作祭礼装饰
  铜凿金花用于神位、神像装饰通常是一年一换,每年岁终时节,人们除了张贴门神、年画、春联、红钱、剪纸之外,家家户户无论贫富都会买上几对金花,将家中神位装饰一新。一些富有人家和著名商号,如“源吉林”、“李众胜堂”等就专门到金花店按自己要求的尺寸、图案订造。佛山众庙之首的万灵神庙——祖庙,是供奉水神北帝的庙宇。由于北帝是佛山人心目中的地方保护神,所用金花就特别讲究,是由镇内绅士富商组织的“簪花会”合资订造,再由金花会馆“广怡堂”交给质量精良的金花店制作,每年向北帝供奉的铜凿金花有四米多高,其他神像装饰的金花也高达二米。使本来庄严肃穆的灵应祠大殿也充满了祥和吉庆的气氛。据一些老人说,过去每到农历新年,家居、里巷、祠堂、庙宇,放眼过去,都是大大小小、各式各样、金光闪烁的铜凿金花,成为佛山古镇新年时节独特的民俗风景。

  三、铜凿金花盛行的原因及其民俗功用
  金花业的产生发展同整个佛山镇的手工业发展密切相关。手工业是古代佛山镇形成和发展的基础,“佛山是个小镇,但是在乾嘉之间,商铺、市集、作坊如林,共有六百二条大小街巷。”(3)。明清时期,佛山就已形成以冶铸、纺织、制陶三大行业为中心的手工业生产基地,明代即以发达的手工业饮誉海内外。到了清代,各种民间手工业如门神业、刺绣业、染色纸业、木雕业、金、银、铜、锡箔业、扎作业、制伞业、银硃业、条香业、爆竹业、金花业等一百多行群芳荟萃,为我国中等市镇所罕见。这众多的民间工艺行业,相互促进发展,共同推动了佛山商业的全面繁荣兴旺,佛山古镇一跃而成为我国四大名镇之一,与河南朱仙镇,武汉汉口镇、江西景德镇齐名,同时发展为全国四大聚之一,与北京、汉口、苏州并驾齐驱。“商贾丛集,阛阓殷厚,冲天招牌,较京师尤大,万家灯火,百货充盈,省垣不及也”(4)。乾隆《佛山忠义乡志》载:“乡多年货,凡门神,门钱、金花、通花、条香、炮竹之类,皆以一岁之力为之,至是乃列贩于市,四方买者肩摩踵接,喧闹为广郡最云。”充分反映了手工业对古代佛山经济繁盛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金花业就是在各种手工业繁荣的大形势下,尤其是“四箔”业兴盛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制作铜凿金花所需的基本原料——铜箔,是佛山著名土特产品,清代时佛山的“四箔”业非常发达,最鼎盛时大小店号100多家,从业人员二、三千人以上。 “铜箔行,本乡制品特佳。箔的厚薄,俱用一字铜制。洋铜质脆不适用也,制成率售之金花店。最薄者称绉铜,远销外洋。此业者多肇属人,店馆数十,工人八、九百。”(5)正是铜箔业的发展,为铜凿金花的发展提供了充足的物质条件。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铜箔是本乡特产,就地取材,既便宜又方便。在造型和色彩上,铜凿金花又吸取了本土民间艺术年画,铜凿剪纸,通花、秋色扎作工艺的特点,使其更具金碧辉煌的装饰效果和独特的地方风格。岭南一带众多的神诞庙会,人们对鬼神的崇拜,以及注重商店门面装饰的风俗习尚,使铜凿金花肩负着驱邪避凶、祈福迎祥的特殊功能而深受群众喜爱,并拥有了相当广阔的国内外市场。
  “金花之业佛山为多”(6)佛山是岭南唯一的铜凿金花生产基地,金花在佛山的大量生产和普遍使用,故佛山的一些街道还被命名为“金花街”,“金花巷”。清道光十年的《佛山街略》也列有专条记载佛山金花店所在街道名称,以引导外地客商到佛山购买。民国《佛山忠义乡志》载:“门神、门钱、金花、通花、条香、灯笼、爆竹之属皆终岁仰食于此。则以上各行为我乡重要工业可知”。可见,金花业是过去佛山古镇重要的手工业之一,为明清时期佛山的经济繁荣发展做出过积极的贡献。
  佛山金花业由于是在各种民间习俗活动的基础上产生和发展起来的,固有明显的地域性。岭南古为百越之地,民间有许多不同于中原地区的信仰和习俗,崇鬼、信鬼是其特色之一 。鬼神能役使百物、干预人事的泛神观念影响深刻,它构成了岭南社会俗文化层面的框架和基础。佛山是个崇尚神佛先祖极盛之肆,“粤人尚鬼,而佛山尤甚……。”(7)据民国《佛山忠义乡志》记载,明清时佛山全镇有各种庙宇153座,寺观29座,宗祠376座,里社76座。在所有庙、寺、观中,几乎包括了我国所奉祀的神佛,故神诞、庙会几乎天天都有。佛山人家中所祀奉的神也特别多,每家每户无不设有门官、天官、灶君、地主、土地神、历代先祖神位等,而且通常还会在大厅中央设神楼或神案。在神楼祖先牌位的旁边安放观世音菩萨的挂像或陶瓷座像。武馆、商铺则供关公像、财神,行业会馆供奉各自行业的祖师爷。每逢农历初一、十五、神诞、师傅诞都进行拜祭。人们籍拜祀仪式行为与神灵交流,祈求在实际生活中得到神灵的护佑,趋利避祸,获至平安。为表示对神灵的敬重,在神位、神像装饰金花成为古镇佛山人的习俗,既是表达人们对先祖神灵一年护佑之功的报答,更是对今后护佑之劳的祈祝。
  每一种民俗活动,都有其一定的渊源和文化意义。如民间放风筝的习俗,据民俗学者研究,来源于民间趋疫去灾,象征灾病晦气随风散去;又如过去儿童所佩戴的各种玉锁、铜锁则来自民间“锁住孩子,得其无病无灾”习俗渊源。铜凿金花除装饰、美化作用外,还有其明显的功利目的。它的使用及发展过程,清晰地折射出古人的心理态势,其精美的造型和金碧辉煌的视觉效果,只是体现其与高层次相符合一种外在表现,应该说,铜凿金花在视觉上取得美的效果,而心理上则获得了“求神”的效应,在视觉上和心理上获得了和谐的统一,反映出来的,离不开民间百姓在精神上、观念上趋利避害、祈祥求福的功利追求。
  铜凿金花在民间的盛行,是与整个社会历史状况和文化背景分不开的。近代中国社会科学不发达,人们处于愚味不觉醒状态,他们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不得不靠神灵保佑,把希望寄托于神灵,于贫困中求富贵,于劣境中求解脱。因此,在人们虔诚的尊神敬祖活动中,铜凿金花以其特有的金碧辉煌的装饰效果而占有颇为重要的地位,甚至是显示人们尊神敬祖虔诚程度的标志之一。它的产生、发展是民间祈求吉祥富贵、和美顺逐等心理和信仰民俗的结果。
  据一些老人说,摆放金花还有一定的规矩,因为是供奉给先祖、神灵的,摆放时必须要净手、净心。武馆中神位的金花特别讲究,直立摆放是表示不接受“交手”(比试),若金花呈外八字摆放,即表示该馆接受“交手”,故有“金花直立不接封,八字金花请进来”之说。
  民间工艺产生于形形式式的民俗事像中,佛山古代人民的民俗心态给自己亲手创造的民间艺术造型烙上深刻的印迹。铜凿金花是纯朴的乡土艺术,是佛山传统民俗文化的组成部份,它与年画、剪纸、扎作、秋色、陶塑等手工行业,共同体现着佛山历史文化的内涵,体现着佛山本土文化的个性特征,对研究佛山民间工艺的产生发展,以及岭南民间信仰习俗具有一定的意义。

注释:
(1)(民国《佛山忠义乡志》卷六,实业)
(2)林明体,广东人民出版社,《岭南民间百艺》 272页
(3)《中国史纲要》278页
(4)徐珂《清稗类钞》
(5)民国《佛山忠义乡志》卷六,实业
(6)《南海乡土志》(光绪抄本),矿物制造
(7)清初屈大均《广东新语》

参考文献:
1、何方耀、胡巧利《岭南古代民间信仰初探》藏佛山市图书馆
2、道光十年《佛山街略》,原件藏伦敦大英图书馆,复印件藏佛山市博物馆。
                 
本文2006年6月发表在《神州民俗》学术版
 
 
 
 
 
 
 
 
 
 
粤ICP备05076851号 @ 2002-2017foshanmuseum.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公网安备 4406040200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