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学术研究>>文物研究>>文章内容 调整字体大小: - -
 
佛山祖庙建筑艺术价值的再认识
黄晓蕙 (佛山市博物馆馆藏研究部)
 
  内容提要:佛山祖庙在佛山历史上曾集神权、族权、政权于一体,地位显赫,影响重大,其主体建,筑群的装饰工艺充分体现了本地民间工艺的精湛技艺和卓越成就,被誉为 “岭南建筑艺术之宫”,1996年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本文将从祖庙建筑艺术及装饰艺术方面的特点,阐述其所体现的历史文化价值,来反映祖庙古建筑所蕴含的中国传统文化和岭南文化的精髓。
  关键词:佛山祖庙 建筑艺术 历史文化价值

  广东佛山祖庙始建于北宋元丰年间(1078——1085),是供奉道教崇信的北方真武玄天大帝的神庙,原建筑于元代末年被焚毁,明洪武五年重建。重建时,规模“不过数楹”,此后随着佛山城镇经济的不断发展,祖庙不断扩建,至清初,成为一座体系完整、结构严谨、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庙宇建筑,并完好保存至今。由于祖庙在佛山历史上曾集神权、族权、政权于一体,地位显赫,影响重大,其主体建筑群的装饰工艺充分体现了本地民间工艺的精湛技艺和卓越成就,被誉为 “岭南建筑艺术之宫”。1996年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是佛山最著名的文物古迹旅游点,也是佛山对外接待的重要窗口。多年来,不少研究者对祖庙的研究,较注重其对佛山历史、政治、经济及宗教崇拜等方面的影响,本文则从祖庙建筑形式、及装饰艺术方面的特点,分析其体现的历史文化价值,来反映祖庙古建筑所蕴含的中国传统文化和岭南文化的精髓。

  一、 祖庙古建筑群是明清时期岭南庙宇式建筑的优秀范例。
  1、平面布局,独具特色。
  祖庙属于道教祠庙类建筑,占地3500平方米,规模不算大,但仍遵循中国古代宗庙的布局原则。从南到北,中轴线上排列的建筑依次为万福台、灵应牌坊、三门、前殿、正殿、庆真楼,形成一个六进院落式的平面布局,但布局又有别于其他道教庙宇。祖庙从三门侧的端肃门进入,以回廊包围形成院落,院中是锦香池。从整体布局看,以锦香池为中心,将建筑分为两部分,池南为开阔明朗的庭院,院中皇帝赐建的灵应牌坊巍峨高耸,万福戏台精美华丽;池北为庄严肃穆的大殿和清幽宁静的庆真楼,这部分是庙宇的主体。大殿由三门、前殿、正殿组成,横跨整个建筑群的总面宽,之间有天井和两座香亭连接,两侧有廊庑。除南面有三券门洞及前殿院落中的廊门外,东、西两侧及北面是完全封闭的墙面,形成对外封闭、对内敞开的格局。三门以中间三券门洞为中心,两侧为后建附属建筑崇正社学、忠义流芳祠,二层上分别有型制相同的文魁阁和武安阁,形成祖庙的两翼。各建筑物之间以四合院为建构组合单元,院院相连,沿中轴线左右展开,衔接自然,浑然一体。从地形上看,全庙以锦香池为最低,向南渐上斜高出0.5米,向北渐升至庆真楼高出1.9米,符合排水的要求。此外,锦香池的设计可谓独具匠心,从平面布局看,它是南、北两部分的连接点,可使山门开阔,增强殿堂建筑的庄严气氛;从功能上看,即可排水,又可蓄水,常年储备足够的消防用水,而且不论是殿堂失火,还是戏台失火,皆可就近取水灭火。此特殊设计,其作用无可替代。从各座建筑物高度的比较上看,三门高7.3米,前殿高10.8米,正殿高11.4米,庆真楼高13.4米,形成步步高、步步紧的气势,符合中轴线前低后高的布局。最南端的万福台,建造目的是要在此演戏给端坐在正殿里的北帝看,台高2.07米,通高8.75 米,与北帝父母的寝宫——庆真楼遥相呼应。中轴线上依次排列的建筑,至此形成一个完善的庙宇建筑体系。
  2、独特的建筑艺术与庙宇机能的和谐统一
  建筑形式是社会意识形态之一,作为道教庙宇的祖庙,它的目的是为了宣扬道教。在中国传统文化思想体系里,道教思想与中国封建主义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其神祗系统也影响着封建官僚体系,它的庙宇也强调威严、肃穆和神秘,祖庙大殿建筑充分体现了这一点。三门建于明景泰初年,是庙宇的门面,面阔九间,宽31.7米。三券门洞以红石砌成,厚1.05米,是岭南古庙宇建筑中绝无仅有的九开间建筑。按封建宗法礼制规定,只有帝王宫殿建筑才能修建九开间,此处的九开间是正德八年重修祖庙时将两侧的崇正社学及忠义流芳祠连建而成。当时祖庙在佛山乃至中央朝廷都声名显赫,受到皇帝敕封,因而才得以帝王宫殿的规格建造。三门前铺石级三道,上覆硬山顶,正中置以1.48米高、31.7米长的石湾陶塑人物瓦脊,塑149个人物,釉色绚丽,使整座建筑物给人以开阔大气、庄重壮丽之感。前殿宽、深各三开间,庭院中覆盖的香亭使前殿部份光线呈弱,与周围屋檐上繁缛微倾的石湾陶塑看脊一道,使院内光线变暗。前殿共置漆朴神像十四尊,明间四尊,东西侧各五尊。神像手执兵器,面目狰狞,俯身向下,虎视眈眈,使人在心里上产生敬畏感。正殿面阔三间、深三间,院中香亭高耸,正面敞开,三面围墙,不设门窗。殿内柱位排列整齐,明间后方设一坛供奉铸造于明景泰年间的五千斤重的北帝铜像,坛左右设隔扇。明间前部左右设四大元帅神像,东、西两侧分置71件铜制仿兵器仪仗和18件行香八宝仪仗,将殿内气氛营造的神秘、阴森而逼人;天井回廊排列的黑漆木雕“肃静”、“回避”高脚牌,更给人一种肃杀、森严之感。从三门迄正殿地势步步升高,气氛上的感觉也逐次肃穆、紧张,这种处理手法与神庙建筑形式相适应,反映了封建神权的威严与神秘。
万福台建于清顺治年间,坐南朝北,面向大殿,是华南地区著名的古戏台,建造目的是为了酬谢北帝一年来的庇护保佑,是祭神演戏之台。过去每当喜庆节日、神诞都会在万福台上演戏,尤其是每年秋收之后,几乎每晚都有演出,并且戏班每年组班一次,然后乘红船分赴各地演出,组班后的首场演出必在祖庙万福台举行,因而万福台又有审戏台的作用。因此其建筑开阔疏朗、灵巧轻快的风格与大殿细腻紧凑、庄重神秘、阴暗森严形成鲜明对比。
  3、建筑艺术与施工技术的完美结合
  自明清以来,道教受历朝皇帝的追捧,其庙宇建筑的建造繁缛铺张,不惜工本。祖庙建筑群的建造,虽经多次重修,时间跨越几百年,但布局设计、工艺技术、艺术风格方面却能保持协调一致、前后统一,十分难得。特别是其建筑艺术与施工技术的完美结合,为研究明清岭南古建筑的建造提供范例。
  (1)独具特色的梁架结构
  祖庙建筑的梁架结构,处处显示出设计者的匠心独运。如三门前檐廊庑柱头以重拱承托檐檩,内作双架梁三架梁;檩下用单拱相承,檐口挂通栏漆金木雕檐板。门前的双步架装饰美观,雀替、驼峰雕刻成鱼龙、卧狮、戏曲故事等图案,朱漆金箔,显得庄重华贵。门后的三步架构造简单,与前面的双步架金碧辉煌注重于装饰形成鲜明的对比。因为三门前是门面,需要华丽堂皇,三门后往往被人们忽略,所以在结构和装饰的处理上简单些,还可节省材料。前殿为歇山顶式结构,屋坡曲线基本沿习宋法;檐下为如意斗拱,层层相叠,雄伟壮观;抬梁式梁架,用斗拱和驼峰代替瓜柱。正殿为单檐歇山顶,屋坡曲线按宋代法式营造;七步梁架结构,用驼峰斗拱承托檩条,叉手托脚雀替。最具特色的是前檐施用了大木作的真昂斗拱,前用三下昂,后面三撑杆,使得梁架平缓、出檐深远、气势不凡,这种真昂结构是我国现存古建筑中少见的宋式斗拱的实例。
  灵应牌坊始建于明朝景泰二年,正值景泰皇帝敕封祖庙为灵应祠之时,所以牌坊施工构建格外讲究。牌坊立面为三间三层,威然耸立,明间重檐庑殿顶,两次间覆歇山顶,每层屋檐渐收进,形成一个等腰三角形,显示出牌坊的稳固壮丽。同时也由于屋檐处理层层递减,引人视线向上,产生高直感,反映其表旌皇恩的作用。檐柱间大量施用斗拱,飞檐叠翠,飘逸凌云。正面顶层正中有竖书“圣旨”牌匾;下层横书“圣域” 、“灵应”;背面顶层竖书“谕祭”,朱红的匾额映衬着贴金大字,配以绿色琉璃瓦上盖,使整座牌坊显得辉煌夺目。平面组合为三间十二柱,在次间设0.8米高台基,台基上各布挂大梁。其中柱为圆木柱,两侧倚以抱鼓石,外侧再辅以石砖牌坊门两座,使之风骨凛然且结构坚固,曾经承受过十二级的台风而安然无恙,是广东现存最雄伟壮观的木石混合结构牌坊,其十二柱构筑形式国内罕见。万福台的屋顶为卷棚式歇山顶,四戗脊饰巨型灵兽,不用斗拱,显得轻巧玲珑。前、后台之间用大型屏风隔开,隔板上通面四组六幅金木雕作品,使整个建筑物显得金碧辉煌、精美华贵。台前空地开阔,东、西两侧各有廊,为二层建筑,形为包厢。据一些学者对万福台进行音响测定,证明包厢的设计有聚拢声音的效果,使观众在每个角度都听的清楚,十分奇妙。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前殿、正殿雄伟壮观的斗拱只施于前檐,而不见于四面;灵应牌坊抱鼓石精美繁复的雕刻只见于明向一面,而不见于另一面等等。类似的例子还有许多,这些既节约材料、降低造价,又不影响外在形式审美要求手法的运用,说明了岭南古庙宇建筑与北方相比,更讲究设计和施工的科学性和实用性,即使在今天现代建筑的修造中也有着积极的借鉴作用。
  (2)、建筑装饰手法的运用恰到好处
  明清时期,佛山商品经济发达,手工业行业发展空前繁荣,陶瓷、冶铁、铸造等行业的发展在国内外极有声誉,佛山跃居为全国“四大名镇”之首,“四大聚”之一。在此背景下,佛山城镇经济发展迅速,人民生活安定富足。据文献资料载,在这时期,由于官府的推崇,对祖庙的敬仰、北帝的崇拜达到无以复加的地步。据统计,仅明清两代对祖庙的修缮就有22次,每一次的修缮,除修葺、扩建外,还要对建筑进行翻新、装饰。祖庙建筑装饰的手法主要有陶塑瓦脊、灰塑、砖雕、石雕、木雕、贴金木雕、漆朴神像、金属铸件等。这些装饰在屋脊、墙头、梁架、屋檐、墙面、门板、隔扇、柱子、围栏、地面等,无处不有,把祖庙装饰得富丽堂皇、美轮美奂,显示出浓郁的地方特色。

  二、祖庙建筑装饰艺术中蕴含的思想内涵
  在佛山历史上,清代才开始设置地方行政机构,康熙以前佛山带有“自治”性质,一些富绅豪强为了把持权力,通过大肆吹捧、宣扬祖庙北帝,希望通过加强神权,来达到其封建统治的目的。因此,祖庙的功能除了是祭祀北帝的庙宇外,还长期是豪强富户们聚会议事、处理地方事务的场所,带有类似“衙门”的性质,异於一般神庙。可以说是一个集神权、政权于一体的“政教合一”的地方行政机构,故其建筑装饰、陈设风格也深深地打上了时代的烙印。
  1、祖庙建筑装饰艺术中宣扬的道教思想
  祖庙建筑的装饰包括有陶塑瓦脊、灰塑、砖雕、木雕等,陈设器物有铜、铁、锡等铸件及漆朴神像和木雕饰品。通过百姓喜闻乐见的民间故事、神话传说、吉祥图案等内容,极力渲染和宣扬道教思想,褒扬道教思想的精髓。即太平的理念,希望太平盛世的到来;提倡广积功德、行善去恶、济世度人、慈心于物。暗示人们若能以一颗虔诚的心尊崇、敬拜北帝,按北帝的教导去做事,则必能得到祈福纳祥、加官进爵、荣华富贵、益寿延年。为了达到宣扬道教思想的目的,祖庙的陶塑、灰塑、木雕饰品中大量龙、凤、麒麟图案出现,如“云水龙”、“双龙戏珠”、“双凤朝阳”、“文五麟”、“武五麟”等,与本庙供奉的真武(龟),构成中国传统的“四灵”,更加彰显北帝尊崇和恩泽。二十尊漆朴神像,是传说中北帝手下的天兵神将,神像形体高大,最高的2.6米,相貌凶恶,手持兵器,据说能护助北帝驱魔降妖、除瘟禳灾、行善去恶、济世度人。这些天兵神将从抽象变成具体,由天上降临到人间,与北帝一道形成了北帝神权的“权力体系”。加上大量对联、匾额所起的画龙点睛作用,一方面是民间对北帝的宣扬,另一方面是朝廷的褒奖,如明代宗朱祁钰于景泰二年(1451),为祖庙题写了两副对联及四幅匾额,“玉音 捍患御灾今古英灵不泯  褒功赐额春秋享祀无穷”,匾额“ 玉音 国朝祀典”、 “玉音 忠义鸿名重地”等。“玉音”即皇帝的声音,将北帝推崇到至尊的地位。紫宵宫内置放的五千斤重的北帝铜像及殿内陈设的大量铜、铁祭器,上面镌刻的捐奉者的姓名及祈求北帝庇护的心愿,无不彰显了北帝的灵应。道教思想中提倡积功累德、恕己及人、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最终达到天下太平、盛世繁荣的社会理想贯穿其中。从中也可看到,统治者希望利用民众的美好愿望,借助北帝的尊崇于恩泽,来巩固其统治地位,达到要控制人的行为,必先控制人思想的统治目的。
  2、祖庙建筑装饰艺术中宣扬人伦、孝悌、进学的儒家礼制观念
  儒教在中国有着深厚的群众基础,影响深远,也是历代统治者赖以维护其统治地位的重要手段。礼制观念伴随着农耕社会的发展应运而生, “ 礼”的精神就是秩序与和谐, 其核心内容为宗法和等级制度。 礼制思想提倡君惠臣忠、 父慈子孝、兄友弟恭、 夫义妇随、 宾主有异的社会秩序与人伦关系,这也是儒家思想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在祖庙建筑群的装饰中, 处处透露着对中国传统伦理道德的遵从。
   (1)平面布局主次分明,凸显规矩次序。
  从空间的布局来看,祖庙中轴线建筑排列的有序性和对称性,建筑物主次间的左拥右护,高度的渐次递增, 正是封建伦理道德的“长幼有序” , “主次尊卑” 的完美体现。祖庙大殿东、西两侧以围墙连接建筑,仅在前殿院落开两扇门,进入崇正社学和忠义流芳祠,正殿北面则是完全封闭的墙面。这样从总体上形成三面封闭,里内开敞的格局,同样体现礼制所要求的规矩次序和威严。
  (2)装饰题材丰富,寓意深刻。
  从建筑装饰的内容来看, 作为建筑的一个组成部分, 在屋脊、墙头、檐下、墙面添置的大量陶塑、灰塑、木雕、砖雕饰品,色彩绚丽,内容寓意深远, 使人们不仅在感官上获得愉悦, 而且在精神上得到潜移默化的影响, 从而达到寓教于乐的目的。祖庙建筑装饰艺术的题材大致可分为:①、忠君思想, 如祖庙七条陶塑瓦脊中有三条瓦脊使用了“郭子仪祝寿”故事。郭子仪是唐代著名大将,一生品德高尚、忠君爱国、富贵寿考、儿孙满堂,七子八婿皆为朝廷高官,是一位集福、禄、寿于一身的传奇式人物,也是封建礼教所称颂的道德典范。此外,砖雕“牛皋守房州”、“海瑞大红袍”;木雕“曹操大宴铜雀台”、“六国大封相”、“将相和”等,也都是宣扬儒家礼制君惠、臣贤、忠君的思想。②、爱国精神,如陶塑“穆桂英挂帅”等。③、仁义道德,如灰塑“ 桃园三结义”等表现君臣之间、兄弟之间、夫妻之间仁义、重信的伦理观念。④、劝人进学,倡导“学而优则仕”。陶塑瓦脊中的宝珠、鳌鱼、宝鸭蕴含独占鳌头、状元及第之意;木雕“三狮滚球”,狮与师同音,大狮小狮喻太师少师。太师、太傅、太保成为三公,朝中职位最高;少师、少傅、少保成为三少,辅助太子。太师为三公之首,少师为三少之首,官位最为显赫,勉励学子勤学苦读,日后加官进爵。⑤、歌颂品行高洁、清逸淡远的情怀,如“棋琴书画”、“仙人弈棋”、“竹林七贤”、“羲之爱鹅”等。⑥、歌颂爱情婚姻美满的,如“牛郎织女”、“西厢记”、“断桥会”、“薛丁山三探樊家庄”、“天妃送子”、“和合二仙”等。⑦、祈求吉祥愿望的,如大量寓意富贵、福禄寿齐全的神话传说、花纹图案,“三星拱照”、“八仙过海”、“天官赐福”、“加官进爵”、“瑶池祝寿”等。⑧、祈求多子多孙,子孙兴旺的,如牡丹、莲花等缠枝花卉,葡萄、石榴、荔枝等连绵瓜果。诸如此类, 无不使人们在浓郁的文化氛围中受到熏陶, 从而完成儒家“成教化, 劝人伦” 的教育目的, 并使礼制的观念得以体现。
  3、祖庙建筑装饰艺术中体现的反对封建压迫、反对外来侵略的精神
  明末至清中叶,佛山处于鼎盛时期,商业、手工业发达,商贾云集、百货充盈,是南北进出口贸易的集散地。据乾隆《忠义乡志》载:“佛山全镇,有烟火十余万家,当时四方商贾萃于斯,挟资而贾者什一,徒手而求食,则什九也。”鸦片战争后,外国列强侵入,中国倍受侮辱。1842年8月,清政府签订了丧权辱国的《南京条约》,其中规定的五口通商关税由外国自定等条款,使中国工商业受到重创,佛山以商业和手工业为主体经济,受到致命打击。人民大众深受灾难,有着切肤之痛,因此在清末建造的许多建筑物和制作的陈设品中都刻画有反对封建压迫、反对外来侵略的内容,反映出一种强烈的民族情怀。民间艺人通过多种艺术表现手法,发出民族呐喊,即要团结抗外,中国才能有希望。
  陶塑看脊“哪吒闹东海”中,哪吒是个传说中反抗性很强的人物,在其身上寄托着反抗封建礼教和伦理观念的精神,寄托着深受封建主义压迫的人民大众的愿望。陶塑照壁“穆桂英挂帅”,歌颂了抗击外来侵略的北宋著名将领杨继业一家三代精忠卫国、屡立战功,不惜为国抛头颅、洒热血的精神,呼吁人民要团结一致,保家卫国,反抗外来侵略。木雕“苏护反商”、“摘星楼”、“玩月楼”等内容都出之《封神演义》。商纣王欢宴饮乐、荒淫无度而终致亡国。冀州侯苏护不畏权威,敢于怒骂昏君无道,题诗曰“君坏陈纲,有败五常。冀州苏护,永不朝商。”上大夫胶鬲亦在怒斥纣王轻信谗言、荒淫无耻的暴行后,堕摘星楼,死节捐躯。以此讽刺当朝政府腐败无能,寄托人们希望政府能抗御强虏、谴责权奸、表彰忠烈的迫切要求。最值得称道的是清末佛山著名木雕师傅黄广华制作的神龛式多层镂空金漆木雕神案,共雕刻人物126个,正面上层为荆轲刺秦王,下层为李元霸伏龙驹,故事思想性强,寓意深刻。李元霸是唐高祖李渊的第四子,被誉为隋唐第一好汉。传说当时某番邦向唐朝送来一匹烈马——龙驹,声言如果唐朝有人能降伏此马,则甘愿俯首称臣,否则就要入侵唐朝边境。元霸听后大怒,当殿降伏了龙驹,使唐朝免遭侵略。作品中作者用隐喻的手法讽刺洋人,塑造了几个凹目高鼻、着燕尾服、戴高礼帽的胡人,他们有的作献表状,有的跪地求饶,有的被打翻在地,充分反映了佛山人民对外来侵略者的痛恨。更奇妙的是1958年维修该神案时,还发现正中木雕小匾裱糊的“金銮殿”三字下面刻有“大明江山”四字,表现出鲜明的“反清复明”的思想。神案两侧金漆高浮雕侏儒托瓶,所雕侏儒形象为洋人,揭露了外国侵略者的丑陋嘴脸。悬挂于前殿的漆金木雕彩门中段,故事题材是“赵美容伏飞熊”。传说赵美容是北宋太祖赵匡胤之妹,武艺超群,只身降服了外国使臣进贡的猛兽“飞熊”,令窥伺中原的外敌为之丧胆。作品刻画的各中原大将精神抖擞,威风凛凛,而外国使臣则作躬身状,被打翻在地的“飞熊”也貌似洋人,表现了强烈的反帝爱国精神。

  综上所述,祖庙的建筑形式与建筑装饰艺术融合了中国传统文化和岭南文化的精髓,集精湛的建筑技术、装饰工艺和深厚的文化思想内涵于一体。对其价值认识的深化,除古建筑方面外,由于它在佛山历史发展进程中所处的特殊地位,具有突出的历史文化价值,此本身就有非同寻常的意义,值得深入研究和不断探索。

参考文献:
1、陈智亮 ,《祖庙资料汇编》。
2、 赵振武 ,《广东省佛山镇祖庙调查初稿》。 本文发表于《岭南文史》2006年第一期,并在2005年9月华南理工大学等单位主办的“岭南建筑文化与传统街村持续发展学术研讨会”上宣读。
 
 
 
 
 
 
 
 
 
 
粤ICP备05076851号 @ 2002-2017foshanmuseum.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公网安备 4406040200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