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学术研究>>地方历史文化研究>>文章内容 调整字体大小: - -
 
论佛山祖庙北帝诞祭祀仪式及其价值功能
黄晓蕙 (佛山市博物馆馆藏研究  文博馆员)
 
  内容提要:佛山祖庙供奉道教水神北帝,千百年来,北帝信仰影响着佛山历史的发展,渗透在佛山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各个阶层。北帝诞祭祀仪式是佛山北帝崇拜的具体表现形式,对其进行研究,对研究佛山历史、经济、宗教、文化及城市化进程具有积极意义。本文通过对古籍文献中零散资料的整理及田野调查,对祖庙北帝诞祭祀仪式的渊源、表现形态进行了考证,并对其基本特征和价值功能作了初步的研究。
  关键词:佛山祖庙 北帝诞 祭祀仪式、基本特征、价值功能
  北帝,又称为玄武、真武等,是道教中司水之神。北帝信仰起源于古代的星辰崇拜,它本为二十八宿中北方七宿的总称,后经长期演变并被道教吸纳入其神仙系统而逐渐人格化。宋代后,又屡获统治者加封,其地位越来越煊赫。到明代,北帝祭祀已被列入国家祀典,北帝信仰进一步遍及全国。佛山位于广东珠江三角洲腹地,为水泽之乡,因而在民间崇信的诸神中,北帝地位尤为显赫;加之宋代以来佛山“以鼓铸为业”,为防水患及火灾,佛山人自宋元丰年间始建供奉北帝的祖庙以保平安。明清以来,佛山祖庙因其“唯我独尊”的最高地位成为本地一个集政权、族权、神权为一体的官祀庙宇。千余年来,佛山祖庙和庙中供奉的北帝都是作为佛山人精神的寄托、文化的象征而存在。
  农历三月初三是北帝诞日,民间庆贺活动规模盛大。北帝诞作为佛山最大的群体性祭祀活动,有着广泛的全民参与性;祭祀仪式极力表现北帝诞生时的“繁华鼎盛”、极力彰显北帝的灵应、地位的隆崇,显示着鲜明的宗教性和对佛山社会发展史的重大影响。因此,对祖庙北帝诞祭祀仪式的研究是研究佛山宗教信仰和佛山政治、经济、文化、城市化发展的一把钥匙,具有提纲挈领的重要作用。
  一、祖庙北帝诞的历史渊源
  佛山祖庙北帝诞的起源与祖庙的修建和北帝崇拜密切相关,民国《佛山忠义乡志》载:“真武帝祠之始建……或云宋元丰时。历元至明,皆称祖堂,又称祖庙,以历岁久远,且为诸庙首也”⑴。清初广东著名学者屈大均也说:“吾粤多真武宫,以南海县佛山镇之祠为大,称曰祖庙”⑵。由此见,佛山民间北帝崇拜可能在北宋元丰年间就开始了,而清代以前,在遍布广东各地的真武庙中,以佛山祖庙“历岁久远”,规模最大,影响最广,成为“诸庙之首”。据史料载,明清两代,作为北帝崇拜的载体,祖庙在佛山历史上的地位显赫,封建统治者为加强统治、巩固政权,对北帝的崇拜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民国《佛山忠义乡》载:明正统十四年,南海人黄萧养组织同狱犯人起义,围攻广州和佛山。当时义军攻打佛山,乡人集于祖庙问神卜吉,神许出战,战则屡胜,人们把取胜归功于北帝显灵。于是在景泰四年(1453)佛山被敕封为“忠义乡”,祖庙被敕封为“灵应祠”。当时朝廷不仅御赐祭文、匾额、对联等物品,规定祭祀规格,还下旨要求广东各级地方官员每年春秋谕祭、修葺庙宇等⑶。从此祖庙祭祀由民间祭祀列为官方祭祀,北帝成为佛山社会权威的象征,佛山人精神的主宰,祖庙也成为佛山合镇至尊的主神庙。自此后,祖庙祭祀向来是一年中全镇居民最大的祀典,“……南海佛山为岭海都会之亚,而祖庙威灵,赫赫奕奕。凡其地居民童叟、四方往来羁人估客、上逮绅宦,靡不森森凛凛,洗心虔事”⑷。
  在目前所见古籍中最早记录祖庙北帝诞的见屈大均《广东新语》,他说:“佛山有真武庙,岁三月上巳,举镇数十万人,竞为醮会。”⑸。乾隆《佛山忠义乡志》中说:“ 历朝谕祭,圣代尤崇,春秋肃祀,百尔虔恭。时维三月上巳佳辰,是真君降祥之日也,……故乡人于是日也,香亭所过,士女拜瞻,庭燎彻晓,祝开筵,锦衣倭帽 争牵百子之爆车,灯厂歌棚,共演鱼龙之曼戏,莫不仰神威之显赫而报太平之乐事者也”⑹。 道光《佛山忠义乡志》中对北帝诞庆典也描绘说:“三月三日,恭遇帝诞,本庙奉醮庆贺,……是日也,会中执事者动以千计,皆散销金旗花,供具酒食,笙歌喧阗,车马杂遝,骈肩累迹,里巷壅塞,无有争竞者”⑺,从中可见历代北帝诞的盛况。祖庙北帝诞活动延续至民国,1937年日本发动侵华战争,1938年佛山沦陷,此活动停止。建国后,有关北帝诞活动渐消失。改革开放后,随着人民物质文化生活水平的提高,民间宗教信仰得到尊重,为发掘佛山传统的民俗文化,民间恢复起北帝诞活动,并呈现出一年比一年兴旺的景象,大有明清时期北帝诞“鼓吹数十部,喧腾十万里”⑻的盛况。
  二、佛山祖庙北帝诞的祭祀仪式
  逢北帝诞日,佛山民间有集资在祖庙举行贺诞习俗。据考,佛山清代顺治前不设地方官,本地大小事务都由乡坤、耆老通过“庙议”(在祖庙内议事)推选出各宗族中德高望重者担任值事处理。这种值事机构明代称为嘉会堂,清代至民国称为大魁堂,是祖庙祭祀活动的组织者、经费筹集者,因此北帝诞庆典的策划、组织与管理,都由他们操办主持。历史上北帝诞的祭祀分两部分:一是北帝诞庆典期间的仪式,包括设醮肃拜、北帝巡游、演戏酬神和烧大爆等。二是与北帝诞相关的祭仪,有正月初一至十五及每月的初一、十五行祖庙;正月初六至三月三十的北帝坐祠堂;二月十五及八月十五的春秋谕祭;九月初九北帝崇升等。
  (一) 北帝诞祭祀仪式的具体表现形态
  1、设醮肃拜  北帝诞正日,当年值事在祖庙庙前设醮庆贺,除求神消灾镇邪、祈福纳祥外,还有犒劳北帝、感恩谢得之意。三月初二日就要在庙前设坛,备好五谷、酒、烧猪、香烛元宝等供品,初三子时起,值事开始主持醮会仪式。程序有:1、祭白虎  白虎是传说中的一种恶神,拜祭北帝前先飨白虎,以免它出来捣乱。2、洒净 把神坛附近扫干净,用黄皮叶水洒一下,以示荡秽辟邪。 3、 焚香  4、 禀神 把心中的话向神禀告。 5、烧衣纸  把用彩纸剪裁成的供北帝穿用的官服连同元宝烧掉。6、问卜  7、分衣食 祭毕,把供品分给捐资者,表示北帝所赐福气。随后全镇居民不论身份贵贱,都沐浴更衣,前来列队恭拜,通宵达旦。佛山市博物馆藏有一本记录光绪六年至十一年祖庙设醮情况的《灵应祠接法事簿》,里面详细记录了醮事名称、当年值事、设坛时间、请醮人姓名地址、大师醮司人数、醮事金额、置办供品的种类价钱等。其中灵应祠酬恩醮备办的物品有:坛米、胙肉、晏钱、榜边、榜心、符张、行香等,其中符张有香资榜一张、封素榜一张、大榜一张、三清榜一张、北帝符一张、朱九凤一张、黄纸墨字符仔一百张、金字小斋牌一百张,这为研究祖庙醮会提供了宝贵的资料。祖庙设醮祭祀的规格、氛围以北帝诞为最高,其他醮会如平安醮、保境醮等仪式,祭祀物品大致相同,但规模小许多。
  2、北帝巡游 在祖庙一年的祭祀活动中都有北帝巡游仪式,三月初三的北帝巡游时间为一天一夜,此时正值北帝坐祠堂期间。按旧例,初一日由祖庙附近的牛路村(后改圣堂乡)霍氏宗族组织“北帝更衣神功会”(专门负责操办北帝祭祀活动的一个小组),来祖庙把北帝武神铜像(俗称行宫)抬至牛路村,供奉于霍氏宗祠内。给神像更衣后,村内各姓居民纷纷来进香参神,并在宗祠前建醮、烧爆,有的还演神功戏贺神诞。初二晚,又将神从霍氏宗祠内请出,送返至灵应祠,接受全镇居民的参拜。初三日上午,由专责的牛路村人抬着北帝行宫出祠在镇内巡游。巡游时,北帝武神铜像端坐在朱漆贴金龙纹轿椅(现陈设于祖庙)内,前有锣鼓、仪仗队、彩旗幡伞队鸣锣开道,后有醒狮随尾,所到之处居民张灯结彩迎驾。巡游队伍昼夜游历,连小街窄巷、简陋庙舍也都入内停舆。巡至汾水铺的“武当行宫”时,入内停舆供佛山商民前来拜祭。至初四日巡游到会真堂,在会真堂用黄皮叶水为神像洗脸剃面,换好衣服,由仪仗队“迎接回銮”,按来时路径返回灵应祠(俗称为“行龟缩”)。史载,明初北帝巡游,只局限在佛山南部的“古九社”,范围约占当时镇区的三分之一,多是佛山的土著居处。清乾隆年间,北帝巡游的范围扩大至汾江南岸。清代中后期,北帝巡游路线扩展到汾江以北,北帝所巡游到的地方都正式划入佛山版图。据灵应祠内陈设的实物统计,光绪二十五年的巡游,仅仪仗队伍中就有八对书“肃静”、“回避”等字样的高脚牌,二对书“灵应祠”、“紫宵宫”字样的御扇,八对八宝行香仪仗和三十五对“灵应祠”仿兵器仪仗,可以想象当年巡游时的规模。
  3、演戏酬神  演戏酬神是在祖庙灵应祠对面的万福台上演神功戏,以酬谢北帝的保佑和庇护。所谓"神功",就是神的功劳,演"神功戏",就是为向神祈福或为酬谢神恩而演戏。 祖庙一年的祭祀活动中都离不开演戏酬神,北帝诞期间更是如此,建于清顺治十五年(1658)的万福台,据说建造目的就是为了上演粤剧(大戏)给对面的北帝观看。是日,祖庙一带笙歌嘹亮,人烟辐辏。演出人员有八音班、瞽姬、女伶、本地班或来至广州、港澳的大戏班;常演出的剧目有《天妃送子》、《八仙贺寿》、《六国大封相》等数十部。乾隆《佛山忠义志》记载:“三月三日,北帝神诞,乡人士赴灵应祠肃拜。 各坊结彩演剧,曰重三会。鼓吹数十部,喧腾十余里”⑼。除在万福台上演神功戏外,镇内各坊各社也都请戏班演戏,有的还大开宴席庆祝神诞,倾城热闹,万人空巷,一连数日如此。
  4、烧大爆  烧大爆活动在三月初四举行。所谓烧爆,就是点燃安放在华丽彩车上的一个大爆竹,内附一铁制小环。爆竹一响,铁环飞向空中,围观的群众纷纷争夺之,以寄祈祥纳福之意。在清初时,“佛山烧爆”已名震粤中。屈大均《广东新语》卷十六《器语》中有详载:三月初四,祖庙门前万头攒动,锣鼓喧天,一年一度的烧大爆仪式在这里举行。放眼望去,祖庙门前一片辉煌,北帝神乘坐的“真武行殿”轿舆,都用小爆连结组成龙楼凤阁样式;用小爆层层叠出的“武当山”及“紫霄金厥”,四周燃点着百子灯,这些灯的灯盏、灯裙、灯带、华盖、缨络等都用小爆贯串而成;锦绣铺桥,花卉彻栏。此时,人声喧闹处,一队队百人组成的“倭人”色队,牵引着一辆装有长八尺,直径三、四尺的大纸爆香车走来。大纸爆上装饰有穿锦绮洋绒的各色人物,又有金镂珠珀堆叠出花纹图案,药引长二丈余。大纸爆后面是椰爆香车,也由穿艳丽服饰的小童推挽而来。椰爆直径二尺,内用瓷筒装药,外用竹篾、松脂、沥青包裹,再用金银纸装饰成龙凤、人物图案,药引长六七丈。……在庙前空地上排开,大纸爆有数十枚,小椰爆数百枚。全镇居民,竞相观睹。燃放大纸爆时,放爆者攀到高架上,用庙中神火点燃爆引,爆声如雷,远近震动。放椰爆时,放爆者站在距人群三百步之外燃放。爆响声过后,众人一拥而上争抢“爆首”。爆首是一铁圈,上写有爆名,如“上元正首爆”、“上元拾足爆”等。各爆有等级次序,即俗称的头爆、二爆、三爆等。拾到“爆首”的,有镜屏、色物等奖品。人们相信爆首是北帝所赐福气, 拾得爆首者能得到一生吉利,因此人人奋力拼抢,即使人仰马翻也在所不惜。
  (二) 与北帝诞活动相关的祭祀仪式
  1、行祖庙
  “行祖庙,拜北帝”是历史上祖庙祭祀仪式唯一延续至今的节日祭仪,时间是每年正月初一至十五及每月初一、十五日。佛山居民在此期间陆续来祖庙进香参拜北帝神像。参拜仪式日趋简化,只是在北帝大小神像前摆上酒、烧肉、香烛元宝、鲜花、果品等,双手合十低头默祷,然后投一些硬币在香炉里以求好运。
  2、北帝坐祠堂
  北帝坐祠堂是将北帝行宫逐日安放在各宗族祠堂内,供该宗族拜祭的仪式,时间从正月初六至三月三十日。每年正月初六日,是祖庙北帝出祠之日,也是八图(明洪武三年,官府给佛山居民编黄册、排里甲。八图相当于现在的八个街道办事处)土著的重要日子。当日,北帝由灵应祠出游,值事们要备锣鼓、旗帜、醒狮等,仪仗队在前鸣锣开道,北帝乘舆居中,八图下辖的八十甲每甲派两人,一共160个耆老、绅士随后,醒狮压尾游行一天。游行队伍必须全部是男性,敲锣打鼓,吹奏八音,浩浩荡荡。所到之处,人们簇而观之参拜,并竞相挤到北帝像前,用手抚摸北帝乘舆,以求获得福气。游行至晚,北帝行宫被供奉在八图祖祠(即八图公祠,位于祖庙附近的营前街)内,随行的耆老、绅士与新旧值事们则留在公祠操办祭祀事务。第二天由鼓乐仪仗队将北帝行宫送回祖庙,又由另一宗族人到祖庙迎神回祠拜祭。每一宗族祭后送神时,都有放爆烧烟花等仪式,如此一个祠堂接一个祠堂的“坐祠”,轮完八图辖下的八十甲为止。每一次交接都在祖庙进行,轮祭到三月三十日,共达八十三天。八十甲每甲一天,其它的三天就是正月初六的出游到八图祖祠;二月十五日的春季官祀之日;三月三日的北帝诞。如此彼此往来,日以继夜。 
  3、春秋谕祭
  史载,明景泰四年,皇帝下谕敕封祖庙时,特赐祭文(祝文)一道、四块匾额、两副对联,并规定地方官员春秋二季必须前往祭祀。值事们当时就依据官祀典礼应有的规格,制造祭祀器皿10种41件,分别有:硎(汤盂)、豆、铺(圆而鼎足者)、簠、簋、筐、筥、盘、爵;祭祀供品为豕、羊、斋菜、荤菜、熟菜、牲、饼、面、京果鲜果、糖等等,除豕羊各一头外,其余供品都要五份⑽。这是春秋二季官祀的发端。
  春祭时间为二月十五日,正是北帝坐祠堂的日子,乡坤耆老们于二月十四日就要准备仪仗物品,装扮粉饰孩童(即把小孩装扮成民间故事或神话传说中的人物),列队去金鱼塘的陈氏祠堂迎接北帝行宫,在十五日二更时间回到祖庙灵应祠,设案摆供。至子时驻守在本地的各级官员都到祠内参拜行礼,乡坤耆老们集体拜祭。拜祭完毕至午时,由下一宗族打点物品,燃放爆竹,北帝又离开灵应祠,继续到各宗祠中坐祠。
秋祭之日是八月十五日,谕祭仪式与春祭相同,但多了出秋色的内容,据说出秋色是为了向北帝展示秋收的喜庆。乾隆《佛山忠义乡志》对秋祭时在祖庙前出秋色有精彩描绘:“会城(今广州)喜春宵,吾乡喜秋宵。……于是征声选色,角胜争奇。被妙童以霓裳,肖仙子于桂苑,或载以采架,或步而徐行,铛鼓轻敲,丝竹按节,此其最韵者矣。至若健汉尚威,唐军宋将,儿童博取,纸马火龙,状屠沽之杂陈,挽莲舟以入画,种种戏技,无虑数十队,亦堪娱耳目也”⑾。此后,八月十五出秋色(后来的出秋色日期常有变动)一直延续至今,成为一项对佛山影响深远的民间文化活动。
  4、北帝崇升
  崇升是指九月初九北帝得道飞升金阙,民间举行的祭祀仪式。佛山市博物馆保存了一张清代中后期的《佛镇祖庙玄天上帝巡游路径》图,详细记载了一次祭祀北帝崇升的巡游活动,包括有北帝巡游日期、所经街道及巡游队伍组成等情况。 从图中所列路线情况看,巡游时间在十月二十六日至十一月三日,每天都按划定路线巡游,八天的线路绝少重叠,也极少走回头路,总之要巡完整个佛山镇,让所有佛山人一睹北帝尊容为止。有资格在北帝后面随行的,是镇内70岁以上的“绅耆”和科举成功人士及官宦人物,其中一部分是大魁堂(清代至民国,由各宗族推选的乡绅、乡耆组成一个地方自治机构,该机构设址于祖庙旁的“大魁堂”内,因而这个机构也被称为大魁堂。)成员,跟随在这些大人物后面的是銮舆和醒狮队。当北帝过后,各街还要大烧爆仗,以示感恩。巡游最后的两站是八图祖祠及万福台,初三卯时在祖庙崇升,仪式与三月初三北帝诞醮会大致相同,主要程序有:设坛摆供、焚香、降神、进茶、问卜、烧衣、颂经上章等。颂经完毕,值事们将文诰、衣纸等在坛外焚烧,仪式结束。
  三、佛山祖庙北帝诞祭祀仪式的基本特征
  明清以来,祖庙北帝诞祭仪经长期延续形成独特鲜明的特性,笔者认为可归纳为几点:
  1、鲜明的宗教性和政治性特征
  祖庙北帝诞祭仪是佛山民间北帝信仰的外化形式表现,北帝神最早作为司水之神,在百姓心中,不仅能治水,还能御灾捍患,受到人们广泛信仰和崇祀。明景泰后,祖庙逐渐成为一个官祀庙宇,北帝信仰成为统治者以“神权”扶助“族权”,从而达到实行“政权”统治的目的。因此明清以来祖庙北帝诞祭祀习俗的形成,不仅表现出这一时期佛山北帝信仰体系的日趋成熟,具有鲜明的宗教性,而且体现出统治者利用宗教来加强其统治,具有鲜明的政治性特征。
  2、浓重的功利性特征
  “岭南各地民间信仰的基础大都不离世俗生活,求神拜佛的出发点也是源于世俗功利目的,或求加官进爵,……”⑿,带着这种强烈的功利意识,在佛山人眼中,北帝不仅神通广大,法力无边,而且能体恤民众,有求必应,是消灾化厄、生活富足的保护神;是风调雨顺、社稷安康的保障,因此佛山“一乡之人,奉之惟谨”。再则,由于官府对北帝崇拜正统性和合法性的认可,祖庙被列入官祀后,地位陡升,使北帝崇拜的覆盖面不断扩大,信众不断增加,北帝成为佛山人功利的源泉。此外明清时期广东商品经济发展迅速,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市场的竞争与风险,也使民间信仰的功利性有了发展的沃土。因此每年北帝诞,“举镇数十万人,竟为醮会”。
  3、 强大的传播性、包容性、融合性特征
  祖庙作为岭南地区少有的官祀道教庙宇,在华南和东南亚一带有着广泛影响,是华南著名的信仰中心之一。而每年北帝诞的祭祀仪式又是这一信仰中心最隆重的盛事,因此祖庙北帝诞祭祀仪式的影响力远远超出了佛山的范围,不仅影响着珠江三角洲地区,还传播至岭南一带、港澳地区、东南亚、欧美等国家,体现了它强大的传播性、包容性、融合性特征。
  四、佛山祖庙北帝诞祭祀仪式所体现的价值功能
  明清以来,围绕祖庙北帝诞所举行的多项完备而繁复的祭祀仪式,对佛山社会发展起着极其重要的作用,笔者认为其价值功能主要体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一)对佛山传统社会的控制整合功能
  史载,佛山清代前的政治权力长期掌握在以乡判、乡耆、乡绅等组成的地方权力集团手中,带有“自治”性质。地方事务实行在祖庙“庙议”制度,“即凡事有公会,咸至止灵应祠,旋聚旋散,率无成规”⒀,此后逐步形成“祖庙——宗族二级结构”的地方权力机构。如在明万历七年建成的第一个民间自治机构“嘉会堂”,设在祖庙右侧,拥有处理乡事、决定地方公益款的使用、举行文会、维持世教等权力。清顺治四年,始有通判到乡驻防,随后相继设立真正的官方机构“文武四衙”。然而清代以后,佛山政治权力的相当一部分仍然由沿袭“嘉会堂”形制,建立于乾隆年间的“大魁堂”掌握。明清两代,由于祖庙的特殊地位,北帝诞一向是合镇居民头等盛事,其祭祀内容之繁复、程式之多样、规模之宏大,无不昭示着北帝地位的“独尊”。北帝诞日全镇居民怀着虔诚肃穆的心,自发地、井然有序地参拜北帝像活动;集合了全镇各阶层乡民的激烈欢乐的抢大爆活动;喧闹祥和的演剧酬神;历时八十三天的北帝坐祠堂;规模盛大的北帝巡游等,无不与人民生活息息相关,覆盖着佛山社会的各个层面。分析举办这些祭仪的意义,除提升北帝的地位,利用人们对北帝崇拜所形成的某种抽象正义观点,来维持调节佛山各阶层间关系,达到控制民众行为,加强内部凝聚力,稳定社会秩序的目的外,这些仪式本身的特点也使其成为佛山最重要的社会控制整合力量。
  (二)对佛山社会经济的促进作用
  据史料记载分析,明清时期佛山经济的繁荣和发展与北帝崇拜密切相关,一方面北帝崇拜的兴盛带动了佛山经济的发展,另一方面经济的繁荣发展促进了祖庙地位的提高。
  1、促进佛山手工业经济发展
  据史料统计,佛山祖庙自明洪武五年至清光绪二十五年,经历代二十二次重修、扩建,形成如今之规模。作为佛山宗教崇拜的祭祀中心,北帝诞祭仪重要场所,祖庙不仅是明清本地建筑艺术的集中表现,还是明清佛山手工业和民间工艺的瑰宝。庙宇建筑装饰不仅有大量陶塑、砖雕、木雕、灰雕等作品,还有许多金属铸件与木雕制品,被誉为“岭南建筑艺术之宫”。由此可见,祖庙历代多次修缮及围绕庙宇而起的一切祭祀活动,给本地的建筑业、建筑装饰业和各种手工制作业等带来了庞大的直接或间接消费市场。
  如铸造业,明清时期佛山就以冶铁名扬天下,“盖天下产铁之区,莫良于粤,而冶铁之工,莫良于佛山”⒁。现庙内陈列的各类祭祀铸件,都是祖庙大修时,由民间各行业订造捐赠,代表着佛山铸造业的最高成就,这对刺激佛山铸造业生产技术和生产市场的扩大再生产具有积极的促进作用。如木雕业,清末至民国,由于祠堂庙宇的大量修缮,木雕行业出现供不应求状况,特别是在“1916——1922年,整个木雕行业每年加开夜工达七个月之多”⒂。当时佛山木雕业有“雕花行”、“牌匾行”等数十家,木雕工匠和学徒140多人,涌现一批著名店号和艺人,以生产建筑装饰件和神供用品闻名,这是佛山木雕业繁盛时期。再如爆竹业,清中后期,佛山就成为我国爆竹出口的中心。以祖庙北帝诞烧大爆为例,是日爆竹品种就有纸爆、椰爆、大爆、中爆、小爆之分;价格方面大纸爆值金百两,椰爆值金五十两;数量上大纸爆数十枚、椰爆数百、小爆不胜其数。由此见仅爆竹一项,便集中了各种工艺技巧,耗费巨大。还有陶塑瓦脊行,不仅满足着祖庙、本地祠堂庙宇的需求,还远涉重洋,出口到东南亚一带,成为清末民国佛山石湾陶瓷业辉煌成就的重要物证。此外,受北帝崇拜热的影响,北帝祭仪的繁复铺张与普及,大批与神道相关的手工行业,如门神行、门钱行、纸料行等,受此刺激而急剧发展,使佛山成为岭南著名的祀神物品生产中心。
  2、促进佛山商业经济的发展
  祖庙在佛山地位的陡升,除官方认可和重视外,商人的支持也是重要因素。明清时期,随着广东商帮的崛起和发展,佛山逐渐成长为工商巨镇,士大夫们认为此是“神威赫濯”所致,因而供奉北帝的祖庙便成为商民们顶礼膜拜之殿堂,祖庙一时被视为“天下商民之祖庙”。史载,在祖庙历次维修和祭祀仪式中,商人的贡献非常大,如在庙内陈设的祭祀品中,刻有商人、手工业者敬奉的铭文最多,充分说明商民在祖庙建设中的重要作用。而在祖庙祭仪中,“凡迎神赛祷,类皆商贾之为,或市里之饶者耳”⒃。为何商人如此热衷捐资祭祀活动呢?明中后期,珠江三角洲出现资本主义萌芽,城乡商业贸易的发展迫切需要开辟和扩大市场,而宗教活动频繁、人群大量聚集的场所,正是商人施展才能的好地方。诞会期间,仅“会中值事”就“动以千计”,前来祭神观戏的乡民不胜其数。面对如此庞大的消费市场, “其商贾媚神以希利,迎赛无虚日”⒄,商人们正是利用这个巨大商机来谋利。此外,商人们捐资组织诞会也有其功利目的,一方面他们是活动的资助者,必会列入出资者红榜,为其名声和产品起到广告作用;另一方面,由于他们的资助,为祭祀内容的增多、质量的提高提供了资金保证。因此内容丰富、质量上乘的节目会吸引更多观众参与,诞期也随之延长,人为地创造和扩大了消费市场,商人从中可获更大利益。由此见,北帝诞的祭祀仪式对佛山商人和商业经济有着重大的影响,反之,佛山经济的繁荣发展也促进祖庙地位的提高。
  (三)具有对佛山历史、经济、宗教、文化、艺术的研究价值
  祖庙与佛山历史密切相关,北帝崇拜现象是由北帝神到北帝信仰的历史演变过程最集中的表现,它渗透到佛山社会发展的各个领域,深刻反映出佛山由农耕文化逐步向工商市镇文化转变过程中所形成的独特的佛山模式,是研究佛山历史、政治、经济、宗教、城市发展的重要突破口,具有极高的研究价值。北帝诞祭祀仪式中丰富多彩的文化艺术展示内容,如北帝武神铜像、铜制仪仗及各类秋色制品;北帝诞音乐中的八音锣鼓、木鱼、南音等民间音乐;神功戏中的曲牌、唱腔、武功等,都有永不磨灭的艺术魅力,具有很高的艺术研究价值。

  综上所述,祖庙北帝诞祭仪是佛山特有的,有悠久历史的传统文化活动,也是佛山特有的历史文化资源。今天,佛山社会经济发展已走在全国的前列,如何发掘、保护、弘扬优秀传统文化,建设与经济发展相应的文化名城,文化强市,是新时期佛山城市发展的重点。因此对祖庙北帝诞祭仪的研究具有现实而深远的意义。

注释:
⑴、民国《佛山忠义乡志》卷八,祠祀。
⑵、屈大均:《广东新语》卷六,神语。
⑶、见民国《佛山忠义乡志》卷八·《祠祀》
⑷、道光《广宁县志》卷十五,艺文志,李本洁《重建北帝庙》。
⑸、屈大均:《广东新语》卷六,神语。
⑹、乾隆《佛山忠义乡志》卷一,《佛山赋》。
⑺、道光《佛山忠义乡志》卷十二,《庆真堂重修记》。
⑻、乾隆《佛山忠义乡志》卷六,乡俗。
⑼、乾隆《佛山忠义乡志》卷六,乡俗。
⑽、乾隆《佛山忠义乡志》卷一,乡域。
⑾、乾隆《佛山忠义乡志》卷六。
⑿、李权时:《岭南文化》第525页,广东人民出版社,1993年。
⒀、《乡仕会馆记》,《明清佛山碑刻文献经济资料》第10页
⒁、张心泰:《粤游小记》卷四,第9 页。
⒂、《广东文史》第15期,《清末民初的佛山木雕业》第177页。
⒃、乾隆《佛山忠义乡志》卷三。
⒄、乾隆《佛山忠义乡志》卷三。

本文发表于《佛山科学技术学院学报》社科版2006年3期
 
 
 
 
 
 
 
 
 
 
粤ICP备05076851号 @ 2002-2017foshanmuseum.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公网安备 4406040200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