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学术研究>>地方历史文化研究>>文章内容 调整字体大小: - -
 
当代石湾陶塑发展史的缩影——《世纪陶珍——首次石湾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作品联展》赏评
黄晓蕙 (佛山博物馆馆藏研究部  文博馆员)
 
  佛山市博物馆、石湾美术陶瓷厂于2002年的1月15日至5月在佛山祖庙联合主办了《世纪陶珍——首次石湾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作品联展》以下简称《陶珍》展 。《陶珍》展出的作品共114件,分别是当代石湾陶塑的代表者、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刘传、庄稼、刘泽棉、梅文鼎、曾良、廖洪标、黄松坚在上世纪的三十年代至新世纪初创作的,特别是由后六位大师首次携手创作的大型陶塑——“奥运之光”作为展览的亮点,博物馆以42万元的高价从拍卖会上竞得此唯一的原作瑰宝,并在馆藏石湾陶塑珍品的基础上组织了此次展览。这批展品大部分是由作者本人挑选的,在极大程度上反映了作者不同时期的创作思想和艺术风格,体现了上个世纪三十年代以来石湾陶塑发展的脉络,代表了当代石湾陶塑的最高水平。
  一、传统的艺术风格与创新精神的结合,展示了石湾陶塑特有的魅力。石湾陶塑在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逐步形成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那就是创作题材广泛、造型简洁朴拙、手法洗练、釉彩斑斓多变。形成这种风格的重要原因就是石湾窑能扎根在石湾这块淳朴的土地上善于学习其他窑口的长处,立意改革与创新。首先石湾窑的作品题材十分广泛,有仙佛道人物、历史名人、渔樵耕读、花鸟虫鱼、飞禽走兽、文房四宝等等,如此众多的题材是其它窑口所没有的;其次,石湾位于中国的南方,受中原文化的影响较迟,不具备与景德镇窑等名窑产品在皇官显贵面前争宠的条件,但是石湾窑却能借鉴各名窑的长处,在题材的开拓、创作技法及釉彩的变革等方面兼收并蓄,形成石湾窑独有的特色,在中国陶瓷史上确立了不可替代的地位。刘传,这位上世纪杰出的石湾陶塑大师,其作品注重对人物内心世界的刻划,采用多种艺术形式,既写实又夸张。展品中一组刘传在三、四十年代的作品可见其浑厚、凝重、细腻、雅致的艺术风格。庄稼师从 刘传,师古而不泥古,致力于在传统手法上的创新、题材出新、技法出新、釉彩出新。展览中的《唐太宗》,开石湾窑历史题材的先河,《诗圣杜甫》在技法上出新,借鉴国画中铁骨银钩的勾勒手法处理衣纹线条,以显示人物的坚贞不屈、忧国忧民。仕女作品《文成公主》、《琵琶乐女》、《妃子笑》等调动了多种的艺术手法,人物造型或雍容华贵、或优雅圆润、或清新秀丽、楚楚动人,不愧为当代石湾陶塑仕女的经典之作。刘泽棉在继承潘玉书、刘传生动传神、浑厚朴拙艺术特色的同时,吸收中国画工意结合的神韵,博采众长,在传统的基础上得到发展与 提高。展品中的《红釉达摩》、《引福》、《孔子》等作品无不体现出这位传统功力 最深厚大师的高超技艺。廖洪标的作品突出陶泥的肌理,强调以肌肉、筋络来强化人物的性格,人物形象往往大气凛然,有一种撼人心弦的力量,观众可细细品味。被誉为“石湾贴塑陶艺的拓新者”的黄松坚,将传统的石湾瓦脊贴塑工艺运用到陶瓷创作上,使之人物造型浑拙灵秀、隽永传神。《春》、《夏》、《秋》、《冬》及《乘龙妈祖》等作品融合石湾瓦脊贴塑技法,吸取德化窑细腻雍容的手法,精雕玉琢,给人以美的享受。梅文鼎大师在保持石湾窑传统的胎、釉、烧成方法的基础上大胆创新,用独特的艺术语言表现严谨而传统的石湾陶塑,在开拓石湾窑创作领域独树一帜,成为石湾现代陶塑的倡导者。细观他的十件作品,观众一定会从这些古朴、高雅、简洁、清新而又极具时代感的陶塑中勾起翩翩浮想,惊叹作者构思的奇妙与主题的深邃。由六位大师联袂创作的《奥运之光》更是石湾窑传统技法与创新精神相结合的代表之作。
  二、善于表达人民群众的心声,塑造百姓喜闻乐见的艺术形象,具有鲜明的时代特色。大师们用敏锐而独特的眼光观察世界、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题材来反映不同历史时期的经济、文化、民俗及社会发展历程,抒发人民群众的心声和愿望。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中国内忧外患、国破家亡,人民渴望国家安定,过上和平、幸福的生活。刘传大师的《长眉罗汉》、《读书罗汉》、《白釉观音》等系列仙道佛人物是这个时期的作品,人物面部刻划细腻、生动、形象,就连一向以慈悲为怀的观音也似乎带着一丝的愁苦,这正是当时社会现实的写照。新中国成立后,我国日渐强盛,各行各业取得喜人的成果。廖洪标的《丰年乐》、《愚公移山》通过一位健硕的老人拉着二胡陶醉在丰收喜悦之中及一老愚公的形象塑造,歌颂美好的生活,同时也表达人民希望能尽快扭转落后面貌、改天换地的壮志豪情。“文革”时期,文艺创作禁地重重,许多艺术家被剥夺了创作权利,当时的创作题材十分狭窄。尽管如此,大师们仍然创作出一批具有鲜明时代特色,以歌颂工农兵为主题的作品。如黄松坚的《渔汛丰收》、《女焊工》、《志在顶峰》,廖洪标的《牧鹿姑娘》、《天山狩猎》等,所塑人物均突出一种“粗手大脚”的力感。“十年浩劫”之后,国民经济处于崩溃边缘,这时民心思变,人们渴望以灵丹妙药来挽救这种局面,但又受到创作“框框”局限,大师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达摩、释迦牟尼、炼丹罗汉、李时珍、张仲景、葛洪等民间信仰中的救世主或古代杰出的医药学家作为创作的题材。特别是廖洪标的《释迦牟尼》一改佛祖的慈眉善目,把他塑造成铮铮铁骨、正在思索的智慧者形象。改革开放二十多年来,全国人民都享受到了经济建设的成果,生活富足,文艺创作进入了百花盛开的春天。大师们的创作紧跟时代步伐,创作了一大批如《唐太宗》、《成果罗汉》、《陆羽品茶》、《引福》、《大福寿》等一系列歌颂幸福生活的作品。随着香港、澳门的回归,“一国两制”的成功落实,中国倍受世人瞩目,大师们又为之鼓舞,《心花怒放》、《文成公主》、《乘龙妈祖》等歌颂祖国统一、民族团结的作品应运而生。特别是《同是卵中生,为何相依又相争》在“海峡两岸”问题颇受世人关注的今天,尤见其意义的深刻。  三、形神兼备的造型,绚丽多姿的釉彩使石湾陶瓷成为中国陶瓷百花园中的奇葩。石湾陶瓷所用陶土比江西景德镇、福建德化的瓷土可塑性强,能塑出飞舞的衣带和细长的线条。这种陶土的特性使大师们能尽情地发挥想象力,在陶塑的天地里挥洒自如。再加上近百年来,石湾窑的匠师们惯用石湾特有的“胎骨泥”来做头、手足等肌肤,以显示细致功夫。肌肤部分不施釉,在烧制过程中被釉的蒸气熏得发亮,以光泽的对比使人物形象更鲜明。细细欣赏百余件展品,所塑人物姿态灵活、衣带飘飘,面部神情严谨细腻。帝王将相,自信大度、气宇轩昂。爱国志士,或皱眉沉思,或仰天长啸,跃然体现忧国忧民之情怀;仙道佛人物有的慈眉善目,有的庄严诡异,有的狰狞奇古,有的滑稽济颠;还有渔樵耕读、市井人物、飞禽走兽等等,无不塑造得惟妙惟肖、形神兼备。曾良大师善于塑鹰,有“南国鹰王”之称,他塑鹰,力求“捕态、抓神、赋格”。展览中的数尊鹰隼,或母子相依,或屹立于山巅,或翱翔于碧空,或与敌拼搏,神态各异,各臻其妙。他在汲取前辈“胎毛技法”的基础上加上姻熟的配泥技巧,恰到好处地表现出鹰等猛禽特有的羽毛肌理,把石湾传统的“胎毛技法”带上了一个新台阶,也令作品达到了形神兼备的最佳艺术境地。
  石湾窑的釉自明以来,一向以仿宋钧窑为主,釉质浓厚、滋润、失透以掩盖得住胎体上突出的砂粒,釉色以红钧、蓝钩等窑变釉为贵。除此以外,石湾窑釉是无窑不仿,匠师们善于吸取其他名窑的精华,取长补短、精心研调,终于配制出了石湾特有的各种色釉。如仿哥窑釉,莹白细润,开着大片的“冰裂纹”,“铁线银丝”照样仿得有模有样;仿猪油白,色带黄而多有猪鬃眼;仿雾红,因胎泥粗糙不白,成为起黄线的“石榴红”等等。石湾窑釉色之丰富,几乎包括了我国各大名窑的釉色,其青、红、白、黄、黑五个色系中的各种色釉,名目繁多,举不胜数。展品中大师们对各种色釉、窑变釉的使用,可谓是信手拈来。在众多作品中,笔者对庄稼大师的《塔吉克姑娘》情有独钟,这件作品以简洁流畅的造型配以红、白、黑、玫瑰紫等色釉,把塔吉克姑娘的服饰色彩甚至纹理表达出来,是石湾窑釉彩绚丽的充分体现。欣赏石湾陶塑,除了欣赏其造型、神情、衣摺的细微刻划外,欣赏其釉色的运用与处理,也是一种美的享受。  综上所述,《陶珍》展品就像一幅幅民俗风情画,大师们用艺术语言多角度地描述了我国半个多世纪以来社会各阶层的思想观念和审美情趣,她不仅是当代石湾陶塑发展史的缩影,也是当代中国社会发展史的缩影。
 
 
 
 
 
 
 
 
 
 
粤ICP备05076851号 @ 2002-2017foshanmuseum.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公网安备 4406040200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