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学术研究>>文物研究>>文章内容 调整字体大小: - -
 
李广海医馆的保护谈
黄晓蕙 黄卫红 (佛山市博物馆馆藏研究部  文博馆员)
 
  李广海(1894—1972年),佛山栅下茶基人,父李才干,是清末时期的跌打名医。李广海幼承父教,童年时便遍读中医经典著作,14岁随父临床诊治,16岁时父逝,即开业行医,诊所设在栅下平政桥畔的沙涌坊其父遗留的医馆内,并改名曰“李广海跌打医馆”。在以后数十年的从医生涯里,他以崇高的品德,精湛的医术,名噪海内外,成为岭南一代著名骨科名医。
  位于栅下平政桥畔沙涌坊的“李广海跌打医馆”旧址,占地面积约200余平方米,由两幢砖木结构的平房组成,基本上保持了原貌。临河涌是门诊、药房和前、后庭院。门诊墙上挂号、取药的小窗口仍可寻到,药房内搭建的楼阁仅剩下半截楼梯及数条木椽,前庭院内水井依存。涌边还有石埠头,据说过去南、番、顺及四乡一带的病人和“广游二支队”的伤员都是撑着小艇从这里上岸来看病的。门诊与留医部之间原为一条花岗岩石板路,现杂草丛生,面目全非。留医部由三间平房组成,正门之上的“留医部”三字依稀可辨。据了解,临解放时,李广海已将医院迁至大福路,这里的建筑为房管部门征用,出租给环市卫生所,曾做过饭堂、托儿所等,后卫生所迁出,空置。该地又被吸毒人员利用作为吸毒场所,五金机械厂用两个大铁桶封住入口。现该医馆已荒置多年,破败不堪,杂草丛生。据说五金机械厂为建职工宿舍,于近期准备拆毁该医馆。  佛山市博物馆早在1982的全市文物普查时就已发现了该医院,因种种原因没能将该医馆列为文物保护单位,甚为遗憾。目前在创建国家优秀旅游城市,开发旅游资源的过程中,武术文物征集小组再次重视到该医馆。我们认为,目前应尽快地、抢救性地将该医馆列为文物保护单位,以便日后进行开发、利用或研究,这对挖掘其为旅游资源、为佛山两个文明建设是具有深远意义的。原因有三:
  一“李广海跌打医馆”是珍贵的中医药业文物资源。
  佛山是“岭南成药发祥地”,过去医馆、中成药铺林立,然而随着社会建设发展的需要,旧医馆、成药铺的遗存不多。李广海是近代岭南骨伤科名医,他素以医术精湛,医德高尚为人们所敬仰,早在民国时期便名噪遐迩,饮誉省、港、澳、东南亚。此医馆正是李广海青年时代从医的地方,也是李广海骨伤科学术思想的发源地。同时在该医馆他创制的“李广海跌打膏药”、“李广海跌打丸”等成药,至今历久不衰,成为佛山传统名药之一。因此“李广海跌打医馆”旧址既是清末名医李才干行医旧址,又是近代名医李广海承父遗风,发展发扬“李氏骨伤科”之地。两代名医行医旧址的发现、保护和日后开发,对于弘扬佛山优秀的文化遗产、研究和发展佛山中医药事业,具有重要的文物价值。
  二、“李广海跌打医馆”旧址对于研究佛山武术与医药之间的关系具有重要价值。
  俗话说:“习武者行医”。据资料载,李广海之父李才干,善技击,少年时跟金山寺和尚智明学习跌打医术,因而可以推断,他在学医的同时也学习和继承了师父的武术真传。又据采访李广海之子李家裕先生所知,李才干善习武,习的是洪家拳。李广海自幼随父习艺,相信他耳闻目睹,受父熏陶,也继承了父亲亦医亦武之风。清末至民国,佛山是著名的武术之乡,武馆林立,医馆亦林立,许许多多的武术名家在演武设馆授徒之时,亦开诊行医,有的流派甚至将跌打医术作为门徒的必修之课,因此许许多多的跌打名医在医术方面深有造诣的同时也是一个武林高手。民国初年,李广海曾拜当时著名的武术社团——鸿胜馆的一代名师陈盛学习蔡李佛拳,近日我们还征集到一帧李广海青年时代的习武照片。1946年,李广海积极参与复办鸿胜体育会筹备工作,后连任鸿胜馆二届理事。李广海是集医学、武术于一身的名医,将其医馆旧址列为文物保护单位,日后进行相应的开发与利用,这对研究佛山武术与医药之间的关系,促进佛山医药、武术事业的发展有着积极的意义。
  三、“李广海跌打医馆”旧址对于进行爱国主义教育、促进佛山两个文明建设具有积极意义。
  抗日战争时期,佛山民间武术团社——鸿胜馆的主持人吴勤率二百多鸿胜馆弟子组成抗日游击队。后这支队伍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合并成“广游二支队”,转战于南、番、顺一带,有力地打击敌人,成为广东主要的抗日武装队伍之一。从1939年起,李广海便开始秘密收治广游二支队的伤病员,有的队员因伤重行动不便,李广海为了伤员安全,专门在佛山市郊找屋安置他们,并每天专程亲临诊治。对于珠江纵队领导人之一的郑少康多次写字条来要求治枪炮伤的伤员,李广海更是来之不拒,以自己精湛医术和满腔热情支持了我党所开展的抗日斗争活动,一直持续至解放前夕。因此,将该馆列为文物保护单位,是具有积极的爱国主义教育意义的。
  综上所述,“李广海跌打医馆”旧址对促进佛山中医药业的发展,研究佛山医药与武术之间的联系,进行爱国主义教育,促进两个文明建设都有着积极的意义。特别是目前在创建国家优秀旅游城市,树立城市新品牌,开发旅游资源的过程中,该旧址都将大有作为。然而目前该旧址凋荒日久、杂草丛生,处境堪虞,随时有被清拆的可能。因此,我们建议尽快地、抢救性地将该旧址列为文物保护单位,并进行修复利用,是迫在眉捷的工作。
 
 
 
 
 
 
 
 
 
 
粤ICP备05076851号 @ 2002-2017foshanmuseum.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公网安备 4406040200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