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学术研究>>地方历史文化研究>>文章内容 调整字体大小: - -
 
试论对无形文化遗产——粤剧南派武功的抢救和保护
黄卫红 (馆藏研究部  副主任  文博馆员)
 
  坐落在广东佛山市禅城区的“广东粤剧博物馆”,为中国首家大型粤剧专题馆,其藏品之丰富,在中国戏剧专题博物馆中名列前矛。馆中收藏有二万余件粤剧藏品,陈列的一千多幅粤剧剧照,近两千件剧本、戏桥、戏服、脸谱、道具、唱片等实物,充分反映了粤剧历史文化深厚的内涵和独有魅力。尤为珍贵的是,馆内还保存着一批粤剧南派武打艺术(俗称南派武功)有关图片和影像资料,由于各种原因,独具地方特色的粤剧南派武功目前正面临日渐消亡的危机,如何抢救、保护、传承这一珍贵的无形文化遗产是具有挑战性的问题,对博物馆来说,也是一个新的课题。

  一、 粤剧南派武功的历史与发展
  粤剧南派武功始于何时,创自何人,至今流传着多种说法,有说传自乾隆年间的至善禅师、洪熙官;有说传自雍正年间的名伶张五……,那种说法正确,我们日后仍可继续探讨,但源于民间武术则无可置疑,应该说,它是在长期的历史发展过程中,受民间武技熏陶与孕育而形成的。
  有史以来,岭南乃武术诸家云集之地,武馆林立,流派众多,广州就有洪、刘、蔡、李、莫、侠拳等;湛江地区有洪拳、儒拳、蔡拳等;梅县地区有刁家教、岳家教、钟家教等拳械。以“武术之乡”称誉的佛山更是流派纷呈,武馆众多,名家辈出。随着南派武术在民间的普及与流行,为粤剧形成特色鲜明的南派武功提供了丰富的养料,粤剧艺人不断吸收各地拳派技法,将南派武功硬桥硬马,刚劲勇猛的武术套路精华提炼美化,成为粤剧舞台上的武功戏,俗称“南派武功”。至清中叶,已涌现许多身手不凡、才华出众的艺人和名噪一时的粤剧剧目。
  粤剧南派武功曾有过繁盛的历史粤剧武功戏的盛行造就了许多出类拔萃、才华出众的南派武打名家。他们都各有其能,身怀绝技,在粤剧历史上给我们留下了大量珍贵而丰厚的南派武打艺术遗产。遗憾的是,由于时代的变迁及多种因素,三十年代,粤剧风行文戏,粤剧格调也因而随之逐渐由刚劲粗犷转向委婉柔情,昔日盛行的鸣金吹角、炽烈如火、紧醒热闹的武戏日渐少演,粤剧表演技艺也因之显得贫乏,失去了最为鲜明的个性。直至新中国成立前夕,“文长武短”之风不断吹袭粤剧艺坛,粤剧已完全走向以生旦戏为主单一、偏狭的戏路,曾盛极一时的粤剧南派武功也逐渐走向衰落。三十年代初期,一些粤剧革新者引进北派武功,使北派武功在粤剧舞台上占据了主导地位。
  解放初期,党的“百花齐放,推陈出新”文艺方针,使粤剧不少传统武功戏又重现粤剧舞台,五十年代,周总理在观看广东粤剧后,对独具特色的粤剧南派武功给予很高的评价,希望粤剧界重视继承发展。粤剧艺人带着周总理的殷殷期望,在各级文化部门领导的支持与帮助下,建立了“抢救遗产小组”,可惜后来因极左思潮的影响,中断了挖掘抢救工作。“十年浩劫”中,麟爪仅存的传统技艺更是日渐式微,濒于名存实亡的境地。

  二、无形遗产亟待抢救和保护
  粤剧“南派”艺术擅长舞台功夫,以线条粗犷豪放,表演勇武刚烈、气势宏大激烈的鲜明地方色彩区别于其它剧种,尤其是一些独具特色的“打手桥”、“打真军”、“见紫标”的舞台对打,以及“表忠”、“大战”、“收状”、“闹殿”等传统排场和“双照镜”、“爆莲花”特技表演以及有过硬功夫,赢得观众喜闻乐见的“吊辫”、“过山”、“吐血”、“踩跷”、“甩发”、“高台椅功”等粤剧表演艺术更是地方一绝,构成了粤剧的特色要素,它更多地保留了传统粤剧的成分,带有鲜明的岭南文化特质,是民族个性特征与独特精神的重要表征,体现了广东人特有的文化精神、审美情趣、社会心态、民俗风情、行为方式等,是粤剧艺术的瑰宝,岭南文化的精粹。
  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所述,粤剧与其南派武打艺术同属“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的范围。在全球经济、科技发展日益一体化的今天,中国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和城市化建设的迅猛发展、人们生产生活方式的改变,民族民间文化的生存环境也随之发生了变化,以身口相传为依存的粤剧武功戏因各种原因正面临失传的危机。此外,由于粤剧南派武功表演需要有较深的武功底子,要求演员马步、腰力、手力、技巧、鼓乐配合默契,故难度较大,而不少年青粤剧演员缺乏练功毅力和耐性,老艺人难于找到合适的继承人,人们长期缺乏对无形文化遗产的保护意识等诸种因素,也加快了传统南派武功艺术的消亡速度,粤剧无形遗产的传承、保护问题变得越来越突出。
  随着“昆曲”艺术成为首批“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引起了社会各方面的关注,无形文化受到政府和社会各界前所未有的关注和重视,越来越多的科研机构和大学也参与了无形遗产的保护、研究和开发工作。值得欣喜的是,广东省委、省政府在去年召开文化大省建设工作会议时,对粤剧南派武功抢救保护非常重视,拨出专款一百万元,给保存南派武功较多的吴川市粤剧团作为抢救、保护和发扬光大粤剧南派艺术,体现了省委、省政府对地方传统无形文化遗产的高度重视。
  佛山市作为历史文化名城,粤剧发源地,并且建有粤剧专题博物馆,更有责任和义务对这一优秀的粤剧传统文化遗产切实做好抢救、保护、利用工作,这是历史赋予我们的重任。

  三、发挥博物馆优势,做好无形文化遗产的保护
  进入21世纪,无形文化遗产作为整个文化遗产体系中不可分割的重要组成部分,成为全世界所共同关注的焦点。博物馆作为文化遗产保护和传播的重要机构,是遗产保护界唯一的永久性机构。可以说,博物馆是对无形文化遗产进行科学保护和永久收藏不可代替的机构,它的优势在于综合性的收藏、教育、宣传、科研等功能,在社会无形文化遗产的保存和保护中发挥着极其重要的作用。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无形文化遗产可以在博物馆得到系统化的管理和保存。
  广东粤剧博物馆既保存有粤剧有形遗产,也有责任和义务保存、保护粤剧的无形遗产。与有形遗产相比,粤剧的南派武功与口头文学、风俗习惯、民间游艺、舞蹈、音乐艺术等无形遗产一样,主要是依附个人存在的,身口相传的一种非物质形态的遗产,它以形象和技艺为表演手段,依靠特定人的展示而存在。因此对它的保护应从两个方面展开,其一,是对粤剧南派武功一系列创造性技艺及代表性表演艺术作品的保护,其二是对传承过程、知识、观念、信仰等方面的保护。由于无形遗产和有形遗产在表现载体和传承方式上有较大的区别,所以保护手段也大不相同。虽然博物馆在无形遗产保护方面刚刚起步,但我们有一套有形遗产的保护和管理方法,完全可以根据其独特形式,摸索出一套切实可行的保护和展示的方法。对粤剧南派武功的抢救保护,我们可从几个方面去考虑:
  (一)加强宣传工作,提高人们对无形遗产的保护意识。
  无形文化遗产的保存和保护从概念的提出到目前为止时间不长,人们对无形遗产的保存、保护意识还处于启蒙宣传的初始阶段,我们应当充分发挥博物馆的宣传教育功能,普及无形文化遗产相关知识和有关法律法规,让更多人了解粤剧文化遗产的丰富内涵和价值,增强人们对无形遗产的保护意识,形成粤剧行业组织和全社会都来关心并支持粤剧文化遗产的保护氛围。
  (二)制定保护项目,开展抢救性的发掘收集工作。
  濒临失传的粤剧南派武功,其历史流变、与武术文化的关系、传统表演程式、技艺种类特色、历代名家资料、传承关系、风俗习惯等,必须建立一套调查、收集、整理、保护、研究、建档、交流的计划,为日后学科研究提供第一手珍贵资料。我们在抢救保护的过程中,也应当注意到保护项目次生和间接的资料,收集对象主要有四个方面:
  1、口述资料:采访目前仍健在的老艺人,用笔记、图画、录音、照相等方式,对只能讲不能演的老艺人通过回忆,对师承关系、民间传说、表演程式、绝招秘技等作口述记录
  2、照片资料:收集艺人的练功照、剧照、表演名家照。
  3、实物资料:与南派武功有关的剧目、剧本、戏桥、道具、锣鼓乐谱、动作口诀、练功器械、回忆录等
  4、影音资料:南派武打艺术表演过程有关的录象、录音。
  (三)运用科技手段,通过有形载体对无形遗产进行保护。
无形遗产通过各种载体进入博物馆要进行特殊处理,使之博物馆化,才能谈得上保护,也就是说,必须把无形遗产有形化,物质化,博物馆才能接纳它,才能达到有形与无形的一体保护。只有把无形遗产的原生存在转换成博物馆存在,它才真正属于博物馆。解决对无形遗产保护和传承主要是通过有形载体实现其安全有效的保护。
  首先,通过收集整理,让最有保护价值的表演程式、片段,通过文字、摄像、录音等多媒体音视信息采集、数字化的保存技术手段进行物化保护,并建立一套系统性、完整性、科学性达到较高水平的粤剧文化无形遗产信息库,使之得到良好的、长期的保护。其次,我们要更新观念,改变过去传统的宣传教育模式,通过展厅多媒体设备实体,如录象投影、电脑触摸屏点播等展示方式参与无形遗产保护,为观众提供粤剧南派武打艺术的视听感受,形象地诠释博大精深的粤剧无形文化精华,利于推广和传承。再次,利用互联网开放性、全球性、空间大、传播快的优势,向社会展示地方文化精华,拓宽粤剧无形遗产在保护和展示的路子,有效地发挥博物馆保护、传播人类优秀文化遗产的作用。
  (四) 走出传统圈子,让无形遗产“活”在博物馆
  如果我们仅满足于信息资料的收集储存,单纯以静态的方式记录保存,只能拘泥于传统博物馆的做法。粤剧南派武打艺术由于不具备形象和实物性,它需借助人们的行为活动来表现,在这些特殊的行为活动中,它的传播是动态的,这种动态贯穿于无形遗产的整个存在过程中,并赋予以活态的特征与生命力。因此,对它的保护需注意其性质、特点。
  假如我们将一些掌握南派技艺的艺人请进博物馆,定时、定点作专场表演,扬弃糟粕,取其精华,让无形遗产——粤剧南派武功形象地、直观地“活”在博物馆,让无形的文化成果,转而为有形有声的生命体,进而使无形遗产在社区原生环境内更受珍视并得以良好存续,有利于地方特色文化的推广和传承,使无形遗产重新焕发生命力和活力,而不是僵死和静止的,这也是无形遗产的价值和有别于有形遗产的优势,是新时期博物馆业务对民间、民俗无形遗产保护方式的一种尝试。
  粤剧无形遗产除“南派武打艺术”外,与粤剧相关的民间说唱艺术木鱼歌、龙舟、南音、粤讴、板眼等民间无形遗产潜藏民间的不计其数,还有待我们继续努力、不断挖掘,抢救,做好保护,充分利用、认真研究。让这些历史文化的“活化石”重现光彩。
  粤剧无形遗产的抢救和保护是全社会广泛参与的工作,决非博物馆单方面所力所能及,尤其是人才培训、观众培养、市场运作等方面,它需要有关机构、部门认真重视和专业人士共同探索和努力。这也是目前众多无形文化所面临的一项长期而又艰巨的工作。以历史文化保护为基础的博物馆,我们要准确认识无形遗产的特点,自觉调整观念,积极参与无形遗产的抢救保护,义不容辞地承担起这一职责和义务,在抢救优秀文化遗产方面,发挥博物馆的重要作用,为丰富文化的多样性和人类的创造性作出贡献。

参考文献:
1、清道光杨懋建《梦华琐薄》
2、清代同治《南海县志》
3、梁沛锦《粤剧研究通论》
4、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 
5、曾昭胜、黄鉴衡、董德强等编著《广东武术史》          
6、严建强《博物馆文化社会功能漫谈》
 
 
 
 
 
 
 
 
 
 
粤ICP备05076851号 @ 2002-2017foshanmuseum.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公网安备 4406040200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