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学术研究>>未发表论文>>文章内容 调整字体大小: - -
 
浅谈佛山祠堂建筑特点
张 宏 (梁园博物馆  文博助理馆员)
 
  摘要:佛山是一个文化经济发达的文明的古镇。明清时期,宗族制度处于成熟阶段。为维系聚族而居的移民宗族,不少富有的家庭大建祠堂。佛山现存的祠堂多为清代所建,其祠堂在选址与用材上均体现了因地制宜和因材施工的营建思想。本文主要阐述这一时期代表性的祠堂建筑特点。

  关键词:祠堂、建筑、构造

  佛山自古就是一个工商业城镇。明清时期,由于经济文化跃居全国先进行列,形成了以佛山镇为核心的市镇体系。不少家族已相当富有,为了维系聚族而居的移民宗族,他们广建祠堂。因此,祠堂建筑已普及于佛山地区各个村镇,成为族人祭祀祖先和族人集体活动、族长施政的地方。据民国《佛山忠义乡志》称,当时佛山镇内就有祠堂372座,其中宋代4座、元代1座、明代56座、清代93座、未详年代210座[1]。因种种原因,大多数被拆毁,现所剩下来的多为清代祠堂。
  佛山的祠堂建筑选址与布局,是根据其使用功能的需要和精神方面的功能需要而设置的。除了讲究风水及自然环境外,对其建造的结构、材料亦体现着因地制宜、因山就势和因材施工的营建思想。由于家族聚居面积和经济实力的不同,祠堂建筑的规模出现着大小差别。从现存的祠堂来看,可分为大、中、小三种类型。大型祠堂为四路四进式的建筑,如市区澜石乡的霍氏大宗祠,其建筑通面宽为5900cm,通进深4110cm;中型祠堂为三路二进和三路三进式建筑,如市区内的庞氏大宗祠、秋官家祠、叶大夫祠、市区澜石乡的陈氏大宗祠、顺德区乐从镇的陈家祠、南海区里水镇的冯氏大宗祠和三水区西南镇的陈氏大宗祠等,其建筑通面宽为2700cm至3280cm之间,通进深为3860cm至4370cm之间;小型祠堂为一路二进和一路三进式建筑,如市区内的李氏宗祠、南田冯公祠、黄氏宗祠、秀岩傅公祠和任围祠堂等,其建筑通面宽为1200cm至1530cm 之间,通进深为2340cm至2620cm之间。虽然建筑规模及使用功能有所不同,但在精神方面的功能几乎是一致的[2]。目前为数较多且保存较完整的是清代时期的中型祠堂建筑,本文主要阐述这一时期中型祠堂建筑的特点。
  1 建筑的平面布局
  祠堂分中路与左右两路,是一组三路并列的硬山顶建筑,为四进式平面布局,多为坐北朝南。以中路的中堂、后寝为中心,纵横规整、布局严谨、主次分明。以青云巷相隔,形成各进均有独立的院落。中路为主体建筑,其划分为正门、前庭、拜亭、中堂、后寝。拜亭设于中堂前的中轴线上,为四柱单间,其余三进面宽均为三开间。进入大门是前庭门厅,朝向拜亭前有一个宽敞的空间,两侧设有青云巷门及廊庑与中堂、拜亭连成一个完整的庭院(图1)。如保存较完好的陈氏大宗祠和冯氏大宗祠,庭院面积约140㎡左右,中堂和后寝面积较大,厅内均有前后内廊,中间设四柱,又称“四柱大厅”。中堂面宽分别为1400cm和1090cm,进深分别为1160cm和1080cm,后寝进深均为970cm左右。两进之间成为一个小院,亦称“内天井”。两侧设有三开间的廊庑与前后厅堂相连,形成回廊格局。因四周内檐立柱,庭院显得幽深又明朗通透,起到了通风和采光的作用。后寝为摆放祖先牌匾及祭祀的厅堂,其厅内后廊独立设置有神龛,明次间均装有屏风门与前廊通道相隔。
  建筑的左右两路与中路相并列,面宽小于中路。头进正面一般不设大门,均由青云巷门出入。前两
进为偏间及廊庑的设置,可通向中路的前庭院。后三、四进是规整对称的小院落,设两层单间的居室
建筑。建筑正面朝天井,采用了当地民居建筑的一种阁楼形式,上层用木雕通花扇窗加栏板封隔,下
层装有木雕花架和屏风门。如市区内的叶大夫祠,面宽为410cm,进深为730cm,多为居住和藏物所用。房屋开窗多为南向开大窗,东西两向开小窗,以争取通风和日照。天井两侧不设廊庑,仅用砖墙与外围相隔,从而缩小内空间的散热面积,达到冬季保暖的效果。
  2 建筑的木构架与装饰
  在建筑木构架及装饰上,它与岭南及珠三角地区,既有共性,又有自成一体的特性。主要反映在中路建筑的主体梁架上,为抬梁架、穿斗架和抬梁与穿斗混合架的结构形式,形成了一种地方特色。
  2.1 前庭门廊梁架
  梁架多用抬梁式,为三步四横梁结构。主要以步架设横梁与门墙结合,用陀墩承托各层大斗分左右三步出跳,多数三跳斗栱托檩。每步以26cm左右为一出跳,总跨度约160cm左右,起受力和装饰作用。斗有大、中、小三种规格,大斗多为19 cm×19cm×12cm左右;中斗多为16cm×16cm×10.5cm左右;小斗多为13cm×13cm×8cm左右。檐柱直托檩条而不设挑梁,内用饰板与各步斗栱相连接。梁架包括大小横梁、长短陀墩、左右相连的饰板和雀替,均有人物和花卉等木雕图案。
  2.2 中堂梁架
  梁架多用穿斗式,为九架前后廊。其前廊设卷棚,用穿插枋上安装约8至9cm厚的雕刻木板托檩。梁板分双面浮雕,多以瓜果和博古纹饰及蝙蝠图案相结合。其形饰、内容与两侧廊庑的梁架相对应,成为卷棚廊架中的一种特色。梁架中的主架及后廊架,均以横梁距间设瓜柱而穿梁托檩,并设有博古饰线的梁头结点。其主要特征是,采用金柱和瓜柱直接穿梁承托檩条的做法(图2)。如市区内的陈氏大宗祠和南海区里水镇的冯氏大宗祠,其梁架脊檩高分别为7.80m和7.93m,前檐檩高分别为5.03m和5.71m,后檐檩高分别为4.91m和5.42m。厅内为使用功能所需,多在明次间前后设有屏风门,门板上部为透花玻璃,裙板多刻有博古纹饰线。屏风门的设置,一般为明间8扇,次间4扇,上方均有各式图形的花架,用作通风和采光。
  2.3 后寝梁架
  梁架多用抬梁与穿斗混合式,为七架前后廊。其梁架除各步用瓜柱穿梁外,四柱均采用柱头抬梁承托檩条的做法。成为穿斗和抬梁相结合的结构,显示出梁架形式中的一大特征(图3)。如市区内的陈氏大宗祠和叶大夫祠,其梁架脊檩高分别为7.74m和7.90m,前檐檩高分别为5.65m和5.40m,后檐檩高分别为5.58m和.22m。厅内屏风门、花架形饰与中堂大致相同,而后廊所设的神龛多被拆毁无存。
  由于受地理环境和气候等因素的影响,在主体建筑上,梁架的步架举高尺度均会略大,主要是增加其倾斜度,便于瓦面的排水。柱的大小也是根据梁架的跨度和高度的比例而定,且形状饰样不一。金柱为圆形,檐柱有角边单凸饰线四方形和圆角双凹线四方形等,廊柱多数为“海棠式”四方形。大厅柱础较高,多为48cm至52cm之间。
  3 建筑的外型与装饰
  建筑的外部造型一般与内部构造形式相统一,也可反映当地气候环境与文化风俗,其山墙与脊饰是建筑外型的主要部分,为建筑艺术的一种表现形式。从有关史料照片看到,佛山明清时期的祠堂,建筑外型比较多样化,其山墙包括有:镬耳形、马鞍形、波浪形、人字形、花瓣形、牛角形、歇山形和三叠式歇山形等;脊饰包括有:博古式、龙船式、直线式和卷云式等。这充分显示了建筑造型上的地方特色。
  3.1 山墙
  建筑墙体高出了瓦面,一般都称为封火山墙,其主要有防止左右火灾蔓延的作用。从现存的祠堂建筑来看,多为硬山顶封火山墙。一是“人字形”山墙,如市区的叶大夫祠、市区澜石乡的陈氏大宗祠、南海区里水镇的冯氏大宗祠等。其做法是:山墙盖两坡瓦顶与瓦脊,延伸至前后两端设垂脊。墙脊至瓦面的高度,是根据瓦脊的形式和高低而定,一般为50cm 至60cm左右。檐下砌砖线并抹白灰边,山墙前后两端均披有卷草花纹饰的灰塑图案。二是“镬耳形”山墙,如南海区西樵镇的绮亭陈公祠等。其基本做法与人字形山墙相同,但墙脊至瓦面的高度不同,一般为160cm至190cm左右。三是“花瓣形”山墙,如三水区西南镇的陈氏大宗祠等,墙脊至瓦面高度为160cm至210cm左右。其主要特点是,山墙形状美观别致,墙面不设瓦坡而采用砌砖出檐的做法。
  3.2 脊饰
  脊饰有防风、防漏、坚固耐久之功能。它在建筑的外观上,同样起到主要的装饰作用,祠堂各进主体建筑的瓦面,均设置有正脊和垂脊(图4)。正脊多为头进较高,约60cm至80cm之间,其余各进均为50cm左右。正脊的两端用砖砌成博古形架,并配有瓜果等塑物。脊芯为脊饰中的主要位置,多用精雕细镂的彩色灰塑图案。其内容亦前后有分,头进多为麒麟等动物,其余后进均为花鸟和山水风景等(图5)。垂脊多为博古形,其形饰与正脊和山墙灰型相互对应,显得很协调,全祠正脊为9条,垂脊为36条。据查,当时的工匠是佛山本地人,叫布柏生。从而灰塑成为佛山的传统工艺,至今还在流传。
祠堂建筑的装饰,除正门两侧墙头没有砖雕外,左右次间多为石雕构件,柱头上多为人物像,亦称“柱头神”。两侧的攀间枋以雀替相衬托,分别安装有相互对称的石狮子,左为公狮,右为母狮。这是人们表达的一种精神愿望以求吉祥,并彰显出祠堂建筑的威严与庄重。

  参考文献:
  [1] 冼宝干.佛山忠义乡志 [○].佛山.(刻本)1926.
  [2] 陶友松.老祠堂 [M].北京.人民美术出版社,2003.
 
  图1 佛山澜石乡陈氏大宗祠庭院
 
  图2 祠堂中堂梁架 图3 祠堂后寝梁架
 
 
 
  图4 祠堂山墙与脊饰 图5 祠堂瓦面正脊
 
 
粤ICP备05076851号 @ 2002-2017foshanmuseum.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公网安备 4406040200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