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学术研究>>未发表论文>>文章内容 调整字体大小: - -
 
浅析梁氏家族家风
杨咏滔 (梁园博物馆  文博助理馆员)
 
  摘要:清代岭南四大名园之一的佛山梁园梁氏家族至今依然名人辈出,主要原因是其传统的家风在家族中得到很好的传承,本文对梁氏家族家风作一个初步的研究探讨。

  关键词:岭南园林 佛山梁园 梁氏家族 家风
  佛山梁园,作为清代岭南四大名园之一,在我国的古园林当中,一直有着独特的地位。今天它以其特有的建园理念、富于岭南水乡风格的园林景观、深厚的地方历史文化积淀,吸引着无数的中外游客。梁园始建于清代嘉庆年间,她的主人是以梁蔼如叔侄四人为代表的佛山梁氏家族,他们在一百多年前在家族鼎盛的时期为佛山留下了丰富的文化遗产,而经过的岁月销蚀我们发现,梁氏家族在近代、乃至当代依然人才辈出,可见梁氏家族“名人效应”绝非偶然现象。
  是什么因素使一个家族能保持这种长盛不衰的现象呢?俗话说父母亦师。一个人首先是一名家庭的成员,父母是他的第一个老师,家庭是他成长的第一环境,对其人生信仰、人格形成、性格情趣、为人处事等等方面都构成决定性的影响。家风是指一个家庭的传统习惯和生活作风。家庭是一个小社会,其家庭成员在长期相处中耳濡目染、潜移默化的环境氛围中很容易培养出一种特有的成长模式,对其成长产生深远的影响。所以从这种层面上讲,家风是决定一个家族的成败兴衰的最重要的因素。
笔者通过对梁氏家族一百七十多年来出现的名人进行系统的比较和研究后发现,佛山梁氏家族良好的家风都在其后人身上都得到很好的传承,在他们身上都有着家族传统教育的烙印,其影响可谓根深蒂固。今天我们研究佛山梁氏家族的家风也是从另一个侧面了解佛山传统文化,对我们研究和学习岭南的地方传统文化有着积极的意义。
  梁氏家族的家风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源远流长的家族奋斗精神
  梁氏家族于(公元1796年嘉庆初年)从顺德麦村迁移至佛山,由梁国雄在佛山松桂里当一名卖香的小贩开始创业,其后家族逐渐繁衍为“族人二百余,占地二百余亩”,并创建了以群星草堂、汾江草庐、寒香馆等为代表的园林群体,期间子弟仕途顺利,诗书画传世而名声在外,而成就今日的“梁园”,在当时可谓“风光一时”。但综观梁氏家族发展史,也并非一帆风顺。清代晚期随着国家日渐衰败、政治动荡,战祸连绵使梁氏家族和旧中国一样饱受摧残,期间历经生意衰落、故园荒废、家人流离失所等种种苦况,致族人纷纷出走谋生,此时为其家族的一个低潮时期。然历经数十年后反观其家族依然崛起一批象资深时事评论家、著名报人梁厚甫、工艺美术大师梁纪、旅美画家梁石峰、香港中银大厦筹划者梁燊、佛山市传媒广电集团副书记罗小林等等数十名人,从故土到香港、美国、加拿大,从文坛到商界、以至政界,皆有作为者,其现象殊为罕见。他们大多孤身在外,无依无靠,唯以读书和经商的手段,闯出自己的人生道路,从梁氏家族里发现这样的例子可以说是比比皆是,因此我们很容易就看到梁氏家族家风骨子里是一种不折不扣的奋斗精神,除此,不可能是别的原因。同时本人通过与他们的接触及对梁氏祖上先人的研究,发现梁氏家族的家风虽然因时代而发展,但其内在核心的精神不灭,仍对后人有着深远的影响。
  梁氏家族是从佛山开设兰宝香铺而涉足商业活动的,其生意手法虽未有文献记载,然而梁玉成“弃举业,就商,数年积资累巨万”,嘉庆年时更“遂隆隆起,万倍于昔”来看,其家族是先从盐业发家,后充分利用佛山便利的水路交通优势,从事是传统的经营长途贩运转售物资生意,再后经营银珠丹粉等利钱丰厚的生意,无不透露出一种精明的生意眼光。梁冠澄更在十九世纪初敢为人先地投资电厂、灯泡生产等当时的“高科技”行业;梁日盛从生产“一毛不拔”的牙刷,到转营当时香港初开始流行的日用塑料制品,后发展成为香港的著名品牌“红A”系列塑胶产品等,无不体现着梁氏家族对时代脉搏、商机的准确把握,对商业经营的一贯重视加上他们的敏锐的商业触觉,成为家族商业成功的基础,所以说梁氏是佛山商业领域成功的其中一个家族群体代表。
  综上所述,梁氏家族精神是以奋发进取精神为核心,刻苦的创业意志、敏锐商业意识和整个家族在学业上和艺术上的成就为经纬而构筑的一种精神动力,这种动力对梁氏家族每个人都是影响深远的。
  二、代代相传的家庭教育传统
  梁氏家族对教育的重视程度在当时的佛山是少见的,现在梁园内的“群星草堂”遗址就是当时其子弟学习的专门场所,当时梁家每年在当地聘一名儒,添上书桌、书凳等组成一个家庭的私塾,在此培养了一大批的梁氏学子和佛山学生,经统计梁氏家族曾在清朝时期考取到功名的大约有三十多位,梁厚甫、梁燊等人当时就是从群星草堂勤读“四书五经”的而接受最初的启蒙教育的,当时梁家的私塾也算是桃李满天下了。据后人介绍当年群星草堂主人每年还挂出名人书画,以供弟子观摩、临摹,这一活动还吸引了不少佛山文人的到访,由此可见其家族学风之盛。
  梁氏家族教育的另一个特点是有教无类,平等地给予每个人的学习机会。以梁冠澄为例,其膝下四男一女,五兄妹皆大学毕业。女儿梁怀德是由其父支持完成大学学业,是梁氏知识女性的一个杰出代表,这在十九世纪初旧佛山 “重男轻女” 的社会风气下是很难得的。另外家族对学习采取开放的态度,尊重个人爱好取向,并不主观专制,对新式的教育乐于接受,敢于吸纳外来文化,当年五兄妹都精通英文就是很好的例子了。
  三、辈辈遵循的家乡慈善义举
  对于家乡的慈善事业,梁家历来是当仁不让,他们中的多人还因此而受到朝廷的诰封,这在《佛山忠义乡志》中有比较详细的记载。如评价梁国雄是“性孝友,好施与……豁达好义”,对他赈灾救民的事迹亦有详细记载;对其子梁玉成的评价是“终身乐善不倦,实承家训焉”;比较有趣还有对梁九图在甘竹滩立碑悬赏落水救人的事迹,和描述其回故乡麦村赈米、佛山饥荒时赈粥的经过;以及道光十五年梁蔼如“筹款二万七千余金”疏通河道,“创痘局、兴义学、设尝田、修缆路”等等。另外一九九六年梁园首期修复工程,梁知行慷慨捐助120万元给予支持故园建设种种事迹,彰显了一个家族博大慈悲的胸怀和他们对社会所负有的强烈的使命、责任意识。
  四、诗书维系的家族和睦关系
  梁氏家族大都居住于佛山的松桂里和先锋古道、西贤里,他们当年分别了由梁九图开辟 “十二石斋”、梁九章兴建“寒香馆”、梁九华创建 “群星草堂”等聚居二百余人,家族各个分支又分别结园而居,体现出一派和谐融洽的家族兴旺景象。每个人按自己的喜好建成“小园”,又与家族其他成员的建筑交相呼应,体现了家族高度一致的审美情趣和理想,亦反映出其家族以诗书传家,向往宁静淡薄的田园的共同意愿。其中梁九图与梁思溥两叔侄更因对诗书的共同痴迷,而结下忘年交情,至今群星草堂的对联“垂老兄弟同癖石,忘情叔侄互载诗”就记载着这段当时的文坛佳话。
  五、人才辈出的家族文化氛围
  很多人认为梁园因为主人的建设的园林而出名,实际上如果没有梁氏家族厚重的文化积淀作支撑,梁园是不可能成为当时粤中四大名园之一的。清代的梁园文人辈出,他们隐居一方,学问渊博,诗书画具佳,喜好藏赏,广交文人雅士,创造出广东三大名帖之一“寒香馆法帖”和享誉广东的“十二石斋”,他们为当地著史立传,使我们对过去的佛山有更多的了解;他们通过“梁园”这个桥梁而结识文人,吟诗绘画,使“梁园”成为当时文化人士活动的基地,从而为我们留下了丰富的文化宝库。
此后家族的“文风”不断延展,例如梁厚甫擅长时事评论和书法理论研究、精通工笔花鸟的梁纪大师、梁知行对鼻烟壶的权威研究等等,都是家族艺术氛围延续的一个体现。
  六、刚正不阿的高尚民族气节
  梁氏家族虽然本性爱好平静的园林生活,但绝不是不问国事的桃源居客。他们外表清高脱俗,但其内心依然有着坚贞的信念和对国家拳拳的忠诚。园林代表着主人的心境,体现着主人的志趣。梁园在石庭处有一组很出名的石头组合,叫“苏武牧羊”摆在秋爽轩当眼处,暗喻了主人对坚贞气节的向往,表达了自己的立身理想,此正暗喻古人推崇的“外圆内方”的君子处世之道。事实上梁冠澄、梁禹甸在国家最危急的时候,不考虑个人仕途,毅然参加“公车上书”而名垂青史;梁尔煦在一次次革命的失败后,奋起铤而走险刺杀慈禧未遂而牺牲;梁敬熙在佛山参加革命活动,不幸在“一二七”反革命围剿中被捕,拒不投降,从容就义。实在是可歌可泣,展示出的不仅仅是一种胆色,而是一个对祖国的一腔热血和深厚的爱,同时也充分反映出其家族爱国的优秀传统。
  七、代代演进的思想境界觉悟
  与精明的生意眼光和丰富多彩的文化相比,梁氏家族在政治方面好像并没有太大的雄心,虽然梁氏家族中多人取得不俗的功名,尽管创始人之一的梁蔼如曾官至内阁中书,在没有任何过失的情况下,他并没有留恋官场,无意仕途发展,辞官回乡过上隐居生活。相似的经历还有梁九图、梁九华、梁九章等人,一个人在当时读书唯功名论正盛的社会背景下,能独善其身远离许多人为之梦寐以求的官场,不图名、不谋财,实属难能可贵。但细想之下也不禁为之折服,试想清王朝末期其实已显颓势,官场腐败,天怒民怨,暴乱不断,在朝为官诚惶诚恐,倒不如回乡著书立说,建园交友快活,这个想法很显然在家族里面很有市场,大家都默许这种做法,外人看似闲散,实则他们以退为进、特立独行的做法显示的却是一种超脱一般聪明的大智慧,是一种大砌大悟后的一种富于远见、敢于肯定自我价值的务实人生态度,梁氏家族这种思想在以后很多的方面深受其影响。例如梁怀德女士1937年在广州岭南大学求学时期,适逢广州沦陷,她辄转广州、香港、曲江、广西桂平等地在逃难中坚持学业,历经艰辛读完大学课程,后来她先后在广州培道女子中学、七中、三中、一中担任教师,从事清贫的教育工作50多年无怨无悔,在生活多次的动荡中随遇而安,专注教师事业,甘于淡薄地培育了无数学子,实现了自身的人生价值。她高尚的师德和渊博的学识,在广州教育界备受推崇,她也为梁氏的后人树立了榜样。正是有这样优秀的母亲,在其言传身教下的儿子罗小林成才也是很容易理解的事情了。
  八、谦恭谨守的修身处事态度
  梁园家族在待人处世方面深受儒家思想的影响,谨守儒家的行为操守,其族人大都养成谦恭、随和、节俭和不爱张扬的性格。梁园的大门入口建得很小,按说一个佛山当地的名门望族不至于如此寒酸,其实乃家族不想张扬刻意避免锋芒的做法,所谓门越小者景越深,门越大者景越浅,是梁家心思巧妙的一个用意,同时也是告诫家人不可仗势欺人的处世态度。梁园的“半边亭”只有半边飘檐按家族的记载,此建筑物的含义乃告诫家人凡事不可追求圆满,过得去大概就可以了,显示的是一种高超的处世哲学。难怪其后人大都品格高尚,待人谦和而极具君子风范。以梁燊为例,虽然他是香港中银大厦的策划者和成功的房地产商家,但他在家中从不谈工作。他与国家领导人的一些合照因为我馆的展览收集才得以公开,家人才了解这位父亲生前的一些情况。《大公报》原主编李侠文是这样评价这位好友的,他说,梁燊先生工作从不居功,性格和蔼可亲,经济上非常自律廉洁。我想梁园当年的主人很可能也是这样子的。同样谦逊的个性还反映在梁颖姬(梁厚甫女儿)、梁晓瑜(梁燊女儿)、罗小林等人身上。我想,这很显然是一个长期家族家风传统长期熏陶的结果。
  弹指一挥间,四大名园的梁氏家族与他们的时代已经远去,今天的佛山梁园我们也只能看到那个时代的雪爪鸿泥,然而当我们研究梁氏家族资料的时候,无处不强烈感觉到其家族良好的家风传统,及其独特的家庭教育。传统文化是有着很多优点的,还有很多领域值得我们去了解和探索,或者作重新解读。今天,我们要发展和构建的岭南文化,建设“文化大省”的时候,梁氏家族的家风应该对我们有一些启迪吧。

  参考文献:
  [1] 于幼军主编.岭南文库.广东人民出版社.1993
  [2] 民国.佛山忠义乡志
  [3] 梁九图. 梁氏支谱. 清道光
  [4] 梁园管理委员会. 关于群星草堂历史沿革、知情人座谈会及回忆记录 .1980
  [5] 邹锦泉 .1980-1990年间梁园大事纪要 .2005
  [6] 梁园博物馆. 绿荫深处映清流 2005
 
 
 
 
 
 
 
 
 
 
粤ICP备05076851号 @ 2002-2017foshanmuseum.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公网安备 4406040200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