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佛山史话>>古镇拾趣内容 调整字体大小: - -
   
 
遗民高士薛始亨
  薛始亨自称剑道人,缘于他中年以后到罗浮山学道。但他并非日夕与木鱼青罄为伴的道士,而是一位在明末清初遁迹世外的奇人,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无不涉猎,备受当时著名的文人学士所敬重。
  薛姓世居顺德龙江,为本地大族之一,薛氏家族中,薛始亨诗书画兼精,其弟薛起蛟擅诗文、书法,族人薛伯蒲、薛伯符亦擅书法,族叔薛天瑛、族弟薛斌皆有名。父天植为万历丙午(1606年)举人,授闽清令,1630年前在任六年,有惠政,官至户部主事。
  薛始亨字刚生,生于明万历四十五年(1617年),卒于清康熙二十五年(1686年),享年七十。未满五岁即能识字,用炭煤于壁中作书成句,使父亲大感惊奇。十三岁已通五经,成举子业,声名显赫。十四岁家父去世,家中又多劫难,压力过大致精神不能自控,一度处于癫狂。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以卖文为生,成为广州府学生员。自1639年到1645年在广州粤秀山随陈邦彦学习,得授周易、毛诗,名益振。工古文、词、歌、诗、赋,上溯古逸下迄唐宋,穷精极诣,不遗余力,成一家言,为文喜唐宋八大家,于明文独爱王慎中。与程可则、屈大均同学。初居广州五仙观,与邝露比邻。顺治三年(1646年)清兵入城,始亨与大均并弃诸生,以著书为乐。薛始亨为避兵乱,抛弃家业,只带五千卷书及一尾琴,携妻子返乡奉养母亲。据汪宗衍考其《诗文册》,戊子、己丑间(1648-1649年)薛始亨曾服官永历行朝(1647-1661年),又有诗文记述曾与陈广海大将军游。三年后(1649年)母丧,遂弃儒冠学道,绝意仕进,杜门探颐。又三年(1652年)筑山陲精舍,期间的生活如他《山陲精舍说》中所讲:“读书之暇学钓学酿,兴会所至,烹鱼酌酒詠歌鼓琴,盖终年无俗士驾焉。”杜门二十年,自岐黄、龟策、日者、堪舆家言,皆洞达其旨要,尤精于历代典章经制。晚善老庄,更潜心内典。始亨兼通琴棋曲艺,雅好饮酒,善击剑,常藏一古剑,又遇异人传以剑论一篇,因自号剑公。初隐居西樵山,后入罗浮为道士,自称剑道人,因罗浮又称东樵,亦号二樵山人。至五十岁才出山,频繁往来于东、西樵之间。
  薛始亨的外在身份是一位道人,养鹤、采芝、童子相伴、着深衣,熟习岐黄、龟策、日者、堪舆,自称“剑道人”,朱彝尊在《羊城客舍万泰岩炜陈子升薛始亨醉赋》亦称其罗浮道士;而饮酒、弹琴、舞剑、作画诸行径,又有文人学士之风;至于“当道每致之,不可得,欲就见,则遁走深山”一举,则是隐士所为。除学道外,他还曾参佛学:尝谒罗浮华首宗宝和尚,又从在犙和尚受戒,深受器重。罗浮山华首寺是当时佛教名寺,宗宝和尚即道独,是曹洞法脉第二十八世传人。和尚谢世时,薛始亨悯默不已,深自晦。在犙和尚为鼎湖山庆云寺第二代主持,属曹洞宗,薛始亨前往受戒应在1658年后。天然和尚有心招为门下,岂料其节气刚硬,答书曰:“在今日实不能效和尚会下诸君吟诗写字,作名士之态,终日自诩大根器之所为也。”
  薛始亨表面似佛似道,寄情书画琴剑。这种做法在明遗民中是较为普遍的。明末清初,清朝四方搜罗有识之士,以使汉心归附,明遗民既不愿与清政府合作,又无力与之对抗,故多以宗教为伪托,表明出世的决心,以逃避异族的统治和迫害。其实薛始亨仍以诗古文辞为根本,其文备受乡人推崇,“乡中以古文称者首推剑公兄弟,剑公驰骋史汉,出入庄骚,成一家言。”乡中每有祭祀、庆典、大事均延请薛始亨前往或作序作记,他亦多有参与,戊子年(1648年)更与乡中诸子结社于青云台,并作诗文以纪。虽然“论者谓始亨所为诗未能超越屈、陈、梁三大家,其文则杰出一时。”认为其诗比当代三大家稍逊一筹,但对其文则持肯定态度。其著述颇为丰厚,经、史、子、集均有涉猎,顺治十四年(1657)朱彝尊游粤始亨出山一月,与之唱和,成《南枝堂诗稿》一卷;戊午(1678年)著《蒯缑馆文稿》一卷;辑《粤七家诗选》;与武林胡文蔚、龙江薛起蛟合注《南华经吹影》,序朱浚基《四书正韵》,为陈邦彦、邝露写传等。
  除此以外,薛始亨多才多能,琴艺和所画竹石均为人称道。《顺德龙江乡志》称:“乡中以艺能称者,剑公之琴、子守(伯蒲)之棋,并推能品。书则赵丹山之行草,入神品,为世珍。炎洲父子(起蛟伯蒲)并皆佳妙。竹本派则公吹为独绝,梁洪禧俊逸不及,公吹亦为时所重,尽入妙品者,则邓钧台(翘)风晴雨露竹行草亦卓绝一时,公吹风兰有生意,剑公乘醉作竹石最奇拔,人争宝之,然二人皆以高行掩。”书画一途,薛始亨喜作竹、石,书法多为行草,质朴雄健,得二王神韵。其书法作品现在可见的有广州艺术博物院藏的《诗翰卷》、《行草书诗册》。《诗翰卷》为多人合作,薛始亨于辛丑(1661年)夏日录诗文四首。《行草书诗册》作于清顺治十六年(1659年)。据传“酒酣拔剑起舞,乘醉间作竹石,有奇气,然不肯为人作。”画作可见的有《独石图》,《广东文物丛谈》著录,画笔皴擦似老翁欲哭状,有感于明弃开平卫独石口,清兵得以大举入关之事,自言“每梦未尝忘独石,故予好写独石,然予所写者,石也;所深念者,关也。”《广东文物》载《兰竹石画册》、《竹石卷》两件。《兰竹石画册》十二开,纸本水墨,是薛始亨为送赠陈恭尹而绘制,陈恭尹是陈邦彦之子,薛始亨待他甚严,陈恭尹对其也敬重,所以此册并非应酬之作。全册十二页小幅,用写意兼以水墨渲染手法绘制,颇有书法韵味。
  薛始亨得时人敬重,乡人见而起立,亦得不少文人咏赞之句。陈邦彦曾有《柬薛剑公》,盛赞其人如玉温润如霞轩朗,如冰般清透刚冽的灵魂使整个环境都回复清爽,又对他的追求和志向流露出尊重和痛惜。薛始亨交友甚广,相知甚深,均为挚友。有释一灵《寄剑公》、陈恭尹《增阁歌寄薛剑公》、《过薛剑公不值》、王邦畿《剑公书斋》、李祈年《剑道人小传》、黄士俊《南枝堂稿序》、朱彝尊《羊城客舍同万泰严炜陈子升薛始亨醉赋》等记载了他的日常生活和追求。从他对自己的评价,可以让我们更准确的了解薛始亨这个人的追求,更深切地感受到他的人生的无奈,据《顺德龙江乡志》,他为自己的画像写到:“其为人也,质直而洁清,好古而力行,黯然而不近于名;其为学也,脱略章句而含咀精英;其为文也,原本六经综百氏而一家自成。方其少也,易言天下事,见为才气纵横;及其壮也,宜若揣摩熟矣,而乃绝意仕进,率妻子而躬耕,以琴书山水陶咏性情,拘腐者病其佛老,浮薄者目为硁硁,渺毁誉之奚恤,固宠辱而不惊,即形状末也,亦无关于神明,岂隐几之南郭?抑不下床之君平儼乎,其若思澹乎,其无營吁嗟默默兮,谁知吾之廉贞。”

主要参考资料:
1.薛始亨《蒯缑馆集十一草》,《丛书集成续编》第一八九册,新文丰出版公司1989年出版。
2.《顺德龙江乡志》卷四,据民国十五年重刊本影印。载《中国方志丛书》,台湾成文出版社1967年版。
3.成鹫撰《鼎湖山志》(康熙),中山大学出版社1993年版。
4.汪宗衍《广东文物丛谈》,中华书局1974年10月版。
5.《广东文物》,广东文物展览会编印,中华民国三十年印刷。
6.汪兆镛《岭南画征略》,广东人民出版社,1988年5月。
7.《陈岩野先生全集》卷四,嘉庆乙丑重刻本。
8.黄士俊《南枝堂稿序》,载《明末广东抗清诗人评传》,广东人民出版社1987年1月。



    (撰稿: 郭燕冰 )
 
粤ICP备05076851号 @ 2002-2017foshanmuseum.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公网安备 4406040200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