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佛山史话>>古镇拾趣内容 调整字体大小: - -
   
 
广东妇运英杰谭竹山
  谭竹山是广东早期的中共党员,是大革命时期广东妇女运动的领导人之一。
  谭竹山,佛山市高明区明城镇新元坊人,生于1902年,是著名革命家谭平山的胞妹。因父母早逝,谭竹山于少时便跟随二哥谭平山生活,耳闻目染,思想追求进步。她除受兄长的革命熏陶外,还得到谭植棠、张善、谭天度等人教导,青少年时期便积极参与一些力所能及的革命活动。
  1922年,谭竹山考入广州市立女子职业学校读书,该校是在妇女解放的呼声中建立起来的,就读的都是家境比较清贫的女青年。在学校,谭竹山认识了区夏民等进步女青年,与她们一起学习、生活。不久广州市电话局招收女司机(接线生),她们都从学校调进了电话局,从此在一起过着半工半读的生活,成为戴着校章的女工人。1923年谭竹山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并加入中共团广东区委建立的进步学生组织“新学生社”,1924年谭竹山加入中国共产党。
  1924年春天,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广州工运和学运蓬勃发展起来。3月8日,广州市举行纪念“三八国际劳动妇女节”,这在我国是第一次,也是第一次国共合作之后开展纪念革命的国际节日的首次活动。这次纪念活动是以国民党中央妇女部名义发起,在共产党广东区委领导下,由广东新学生社进行宣传和发动的。纪念会在西瓜园(今人民中路广州日报社及其邻近旷地)举行,谭竹山作为广州市立女子职业学校代表参与其中。同年夏天,由于广州市电话局工人工资被无故克扣,引起工人的极大不满。为争取女工的合理待遇,谭竹山向组织请示后,发动和组织女司机工会同当局进行斗争。她联同当司机的同学一起筹建广州电话女司机联合会。市电话局局长陆某不仅反对,并开除谭竹山、马少芳两人。在中共广东区委会妇委、新学生社、市工代会的领导和支持下,谭竹山坚持斗争,终于取得了胜利,迫使电话局取消禁令,接受女司机提出的允许组织工会等五个复工条件,还将谭竹山提为班长。在11月,“广州市电话女司机联合会”(简称女司联)在胜利中诞生,谭竹山当选为联合会主任,区夏民、马少芳、骆正卿、冯焕欤、黄振华等当选为执委。“女司联”是广州工运的一支有生力量,于1925年5月加入广州工人代表会,成为该会第一个女工会,该会的成立标志着广东女工运动的开始。
  1925年2月,谭竹山受中共广东区委委派,与周冠卿、陈慕贞到顺德大良以国民党中央工人部名义办学,顺德县当时有6万多缫丝女工,谭竹山她们在当地办了两所女工夜校,分设在凤群小学和胡侯祠上课,她们联系女工,号召女工入学,启发女工的思想觉悟,每校学员60余人。4月初,四区西滘乡(今属北滘镇)缫丝厂厂主无故打伤2名女工。几百名女工在西滘农协会负责人区容的支持和参与下实行罢工抗议。中共顺德支部即派谭竹山和周冠聊到厂指导。受到当地土豪劣绅和厂主的破坏,先是指使爪牙到女工家进行恐吓,继而派人暗杀由党派到该厂指导罢工的一位男同志(不遂),后又勾结当地军阀实行武装镇压,区容惨遭杀害;女共产党员周冠卿及女工区大妹、区桂被捕,押解到广州囚禁,西滘工会在顺德党支部通过廖仲凯把他们营救出狱后即宣告成立。两个月后,资方又以女工如果入会,则停业闭厂,拒收当地农民蚕茧来威协群众,并通过封建宗族“父老”会作出决议,要把区大妹、区桂两人捉入猪笼抛落河里浸死,女工入了会的要立即退出。因此,区大妹、区桂被迫离开西滘,谭竹山也被迫返回大良。在封建势力和资方经济制裁双重压力下,工会未能取得胜利,但也给反动势力以沉重的打击。
  1925年2月,根据中共“四大”在《对于妇女运动之决议案》的精神,同年3月8日,广东妇女解放协会筹备委员会成立。成员有夏松云、马少芳、冯明光、张婉华、谭竹山、何怡之等党、团员和新学生社社员。筹备会拟定了具有反帝反封建内容的纲领、章程和宣言,提出了妇协的奋斗目标和任务。5月10日,广东妇女解放协会成立。“妇协”成立后仅一个多月,震动全世界的省港大罢工爆发了。谭竹山领导女工积极投向到这场革命风暴中去,并参加省港罢工委员会举办的罢工女子学校的教学工作。是年秋,担任中共广东区委组织的广东区委妇女运动委员会委员,接着被选为“妇协”候补委员,任演讲委员会委员,组织委员会书记等职。她身体力行,积极发动妇女参加反对“帝国主义五卅大屠杀”、“五一节游行”、“拥护北伐”等一系列游行集会活动,并在群众集会中发表演讲,呼吁男女平等、废除纳妾、提出制定妇女、儿童保护法等。妇女们在运动中逐渐觉醒,积极参加各种革命活动。
  1925年10月14日,国民革命军第二次东征攻克惠州后,总政治部主任周恩来的安排,谭竹山与共产党员朱祺、何友逖、李国英,共青团员肖鹏魂(肖隽英)等留下,在惠州设立东征军惠州留守处,负责发展党、团组织,开展工、农运动。国民党党部成立惠州八属特别委员会,谭竹山作为委员之一,负责妇运工作。期间,国民党广东省党部为配合南征,组织了由潘兆銮任主席的“国民党南路特别委员会”,受中共广东区委安排谭竹山同时任该会委员,组织开展妇女运动。1926年1月,谭竹山被派到国民党中央妇女部工作,担任宣传委员,接着国民党广东省党部也成立妇女部,部长何香凝,秘书邓颖超,谭竹山也是该部的主要干部。受国民党中央妇女部委派,谭竹山先后到曲江、惠州、江门、新会、台山等地指导妇女运动,组织组建各地妇协分会。同年6月,谭竹山回广州组织成立广州女车衣工会。是年7月,广州女司机联合会改组,谭竹山担任执委会委员。
  谭竹山同时在国、共两党负责妇运工作,组织多次妇女运动,虽然取得一个又一个的胜利,但她对当时的阶级斗争形势仍保持着清醒的认识。她在1926年7月l日《妇女之声》第20期刊登的文章《妇女运动的我见》曾针对当前国民政府倡导下的广东妇女运动中存在的问题指出:“自五四运动以来,妇女运动的呼声,却一天高过一天,甚么职业解放呀!教育平等呀!妇女参政呀!都高唱入云际,弥漫空间了。”并没有实质地为妇女争取权益,只是空喊口号。为此,谭竹山更加积极投身革命的广东妇女解放运动,向广大妇女宣传无产阶级妇女解放运动的理论,并根据党的指示,把革命的妇女运动向各地扩展。
  1926年10月,受党委派谭竹山赴苏联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在莫斯科,谭竹山积极学习革命真理,探寻革命救国的道路。1927年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谭竹山立即要求回国工作。7月,谭竹山获准回到广州,由于当时广州党组织已转入地下,党安排她到香港负责党委机关的联络工作,她以家庭教师身份作掩护,秘密传送文件,积极参与广州起义准备工作。广州起义失败后,谭竹山与区梦觉等同志一起在省委交通局工作,并为省委机关刊物《红旗》撰写文章。1928年冬,中共广东省委在香港召开第二次干部扩大会议,谭竹山奉命与贺昌同志以结婚仪式作掩护,避开英警和特务的耳目,使会议得以顺利举行。
  1929年,谭竹山任中共香港地委妇女部负责人。她深入女工当中,以“识字小组”的形式,宣传革命道理,组织女工进行革命斗争。当“自强胶鞋厂”的工人罢工时,谭竹山积极发动女工响应,迫使厂方打接受工人提出的条件。
  1930年春,广东省委机关遭受破坏,谭竹山受命到新加坡机关秘书处工作。后新加坡党机关亦受破坏,谭竹山奉命返回香港,由于革命形势恶劣,组织决定让她自我找职业掩护。因生活困难,谭竹山离港到上海谋生,自此与党组织失去联络。后来,辗转在青岛礼贤中学、重庆南开中学任教。
  新中国成立后,谭竹山回广州在市妇联工作,1962年任广东文史馆研究员。离休后随夫去江苏无锡定居。1979年被选为江苏省无锡市第六届政协委员,1980年2月因病去世。

主要参考资料:
1、中共高明县委党史研究室编《沧江英杰》——高明革命人物传第一辑,1990年出版
2、顺德党史,1925年,http://da.shunde.gov.cn/second.php?singleid=16


    (撰稿: 刘燕芳 )
 
粤ICP备05076851号 @ 2002-2017foshanmuseum.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公网安备 4406040200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