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佛山史话>>古镇拾趣内容 调整字体大小: - -
   
 
跌打圣医李广海
  佛山中医药有着悠久的历史和辉煌成就,中医跌打骨科更是人才辈出,名医荟萃,在海内外享有盛誉,李广海便是其中一位佼佼者。在数十年从医生涯里,他以崇高的品德,精湛的医术名噪海内外,成为岭南一代骨科名医。时至今日,佛山老一辈仍时常提起“跌打圣医李广海”,深深地怀念他。
  李广海,字澄波,1894年出生于佛山栅下茶基一个中医世家。李氏家族是明代尚书李忠定公(李待问)支裔,为佛山望族。李广海父亲李才干在21岁时(咸丰四年),佛山爆发红巾军起义,为避战乱到广州谋生,巧遇金山寺僧人智明和尚,并跟他学医,深得少林正宗跌打真传。后回佛山市郊栅下平政桥畔沙涌坊开设“平恕堂”医馆,兼售跌打药丸药膏,治愈了无数人,在省、佛一带负有盛名。他医德高尚,尚义轻利,对劳苦大众极富同情心,经常是有求必诊,施医赠药,从不额外收受病者财物,深受人们的赞誉。民国《佛山忠义乡志》记载他“延请立至,除药费外,概不受谢,贫者或反有以助之,以故执业数十年曾无蓄积。……寿八十乃终”。
  李广海在父亲的教导与熏陶下,从小就对中医跌打医科有着浓厚的兴趣,研读《内经》、《伤寒》、《金匮》、《神农本草》,年龄渐长,就博览《正体类要》、《伤科补要》、《医宗金鉴》、《血证论》等伤科专著,从卷轶浩繁的中医古籍中索隐探秘,为日后从医打下了坚实的基础。16岁时,李广海便随父亲临症习医,20岁时,李才干病逝,李广海继承父业,在栅下沙涌坊父亲的医馆旧址设“李广海跌打医馆”悬壶济世,还扩大经营跌打成药,后医馆迁往福庆里(今大福路)等处直至建国以后。
  李广海从医几十年,博采前人理论,不拘一家之说,会心实践。他常以演戏来比喻学医的道理,认为演员不下功夫,必不成名,学医也不例外,一定要精心钻研,学习不懈,才能有所成就。他在长期的临床实践中不断探讨,不但通晓内外妇各科,更擅长医治筋伤骨折、枪炮弹伤及烫火伤,造诣很深。
  佛山是个手工业城镇,当时的手工业作坊超过4000户,手作工人伤筋折骨、烧伤、砸伤的特别多;抗战时期佛山一带常遭日寇轰炸,伤者不少;近郊乡民宗族械斗亦时有发生;佛山武术风气浓厚,练武之人也常有跌打筋伤之患,因此,慕名向李广海求医者络绎不绝,遍及四乡。无数伤者在他精心医治下得到康复,李广海“跌打圣手” 之名也不胫而走,在佛山、省、港、澳享有盛誉。由于他医术高明,1949年还被选为南海县国医支馆副馆长。
  李广海对继承和发扬祖国医学不遗余力,他结合前人经验及自己见解,提出续筋接骨要注重摸诊手法,“治病者,先要识其体相,知其部位,手法才能得心应手,运用自如。”并常以“未审其常,不识其变”来教导年青医生。他的手法轻柔稳准,医技精湛,1959年,一位在江门北街糖厂工作的波兰专家由于肩关节脱臼,两天未能复位而痛苦异常,李广海以娴熟的手法,在伤者毫无痛苦的状态下,顷刻即给予复位,令波兰专家赞叹不已,连称“神医”!
  李广海还强调内外治法的辨证施治,因人而施。对于“伤瘀”,主张早期先“大破”,后期则用温补以和血;对体质虚弱的 伤者,则主张“攻补兼施”,并区分寒热火伤,分期诊治;早期以清热解毒法祛邪解毒,中期用清热育阴法以祛余毒,并育耗散之津 ,后期用育阴增液,固本培元。外敷则用自创加丹白药膏,疗效显著;对枪炮弹伤的治疗,或用手术取弹,或用药捻导引,或用丝线缝合伤口,或用拔毒生肌膏外敷,辨证施治。抗战时期,这种方法治愈了很多被炮火枪伤的病人。当时广东著名粤剧演员何非凡受枪伤破腹及前臂开放性骨折,李广海采用上述方法为他医治,令他在很短的时间内重返舞台,声艺未减而一时传为佳话。
  在医术上,李广海敢于革新,善于总结提高医技。他将生物力学运用到临床,对四肢骨折及近关节骨折,提出小夹板加垫超一个关节固定,解决了骨折后固定与活动的矛盾;在骨折愈合方面较早提出通过“纵轴挤压”能促进骨痂生长的理论。上述方法对目前骨折的治疗仍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李广海还致力于中医学研究,于1961年编著了《中医正骨学》上下册,精辟地阐述了骨折脱位的诊断和治疗,介绍了自己多年经验总结出来的内服经验处方31条,外用经验处方11条。1965年,他又在中医杂志上发表了《闭合复位治疗陈旧性关节脱位五十例》的科研论文,给后人留下了宝贵的医学遗产。他创制的“李广海跌打药膏”、“李广海跌打丸”等成药,行销国内及东南亚一带,成为佛山传统名药之一。1947年,李广海与何炳楠、钟伯石、陈典周、吴虚谷、吴满福、吴采南、温玉书、罗仁伯、黄伟堂、李君曼、邓丽程、邝楚枢等一批佛山名老中医组成“灵兰医学研究社”,在挖掘、总结、提高祖国中医中药等方面作出了贡献。
  李广海不但医技精湛,还有着良好的医德。他继承了父亲乐善好施的优秀品德,始终以救死扶伤为己任,对前来求诊者无论贫富都一视同仁,态度和蔼,以诚相待。对出家人、水上居民及生活贫困者,多是免费赠医施药,有时还资助营养品,因而深得民间爱戴,体现了他仁心仁术、至精至诚的医德风范。
  抗日战争时期,佛山民间武术馆社——鸿胜馆的主持人吴勤率二百多鸿胜馆弟子组成抗日游击队,后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合并成“广游二支队”,转战于南、番、顺一带,有力地打击敌人,成为广东主要的地方武装队伍之一。从1939年起,李广海便秘密收治广游二支队受刀枪炮伤的伤病员。有的队员因伤重行动不便,为了抗日战士的安全,他专门在佛山市郊找房子安置他们,并冒着生命危险亲自上门诊治。珠江纵队领导人之一郑少康经常写字条,介绍受枪炮伤的伤员前来诊治,李广海都是来着不拒,免费提供食宿,免费医治,以满腔的热情和实际行动支持我党开展的抗日战争。
  李广海还热心公益,他本着“行医、办学、救国”的宗旨,于1946年在柵下自筹资金创办“柵溪民校”,学校以教习中文为主,同时也聘请一些拳师教习国术。他还以父亲的名字为贫困孩童开办了“才干小学”,使读不上书的小孩免费上学。后“柵溪民校”随着办学规模的扩大和校园扩展,解放后校址迁至普君墟金鱼塘,后改称佛山市第九小学。为了让广大民众增长知识,提高文化素质,他还出资在普君墟创立了“广博图书馆”。
  李广海既是一位出色的骨科医生,又是一位出色的武术家。佛山是著名的武术之乡,许多跌打医生既从医又习武。他的父亲李才干“少有臂力,善技击”,叔叔李寿鹏也是佛山洪拳、咏春拳的高手。李广海自幼随父习医学艺时,也继承了父亲亦医亦武之风。民国初年,李广海就曾拜当时著名武术家、蔡李佛拳一代名师陈盛习武,1946年,他积极参与复办鸿胜体育会的筹备工作,后连任鸿胜馆两届理事。此外,他还跟一位陈姓师傅学习洪拳,据说虎鹤双形拳打得相当出色,是一位集医学、武术于一身的名医。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李广海宁愿放弃伤科医务院每月几千元收入,主动申请联营。1956年,他加入佛山中医院,并任副院长, 1960年任民革佛山市委会副主任委员、中医院院长,直至逝世。他当年在中医院亲手创办的骨伤科,如今已成为中医院的重点专科,名扬东南亚。他多年来是佛山市人大代表,曾任第三届市政协副主席,广东省政协委员,积极参政议政。对我市的大政方针,尤其医疗工作方面提出过不少合理的建议。
  1972年李广海病逝于佛山,他的三个儿子都继承了祖业,先后成为中医骨伤科名家:儿子李家达是佛山中医院院长,李家裕在广州行医,李家刚在香港。孙子李国韶、李国准、李国理,也是继承祖业的一代名医。
                             
参考资料:
民国《佛山忠义乡志》
《佛山文史资料》第十期
《佛山市药业志》
李家裕、黄曼慈、陈渭良口述资料整理


    (撰稿: 黄卫红 )
 
粤ICP备05076851号 @ 2002-2017foshanmuseum.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公网安备 4406040200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