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佛山史话>>古镇拾趣内容 调整字体大小: - -
   
 
“碧桐精舍”与“舞叶楼”
  “佛山市立美术学院”由岭南画派的代表人物之一高剑父主持创办,成立于1926年11月26日,院址前身是清代佛山丰宁铺莺岗之麓名为“洞天宫”的道教建筑。黄少强先生受聘在该院任教及主持教务,他把自己在佛山市立美术学院的居室命名为“碧桐精舍”。旧时书斋、学舍或集生徒讲学之所称为精舍,例如清代广州有著名的“菊坡精舍”。后来人们也把僧、道居住或讲道说法之所称为精舍。佛山市立美术学院的 “洞天宫”周围环境草蔓连垣,梧桐矗立,黄少强先生居室雅号为“碧桐精舍”,其内涵容纳了上述两层含义。“碧桐精舍”匾额由高剑父先生题写,匾为横式,行楷“碧桐精舍”四字自右至左,旁边落款文字为:“少强仁弟读书处 剑父 丙寅”。黄少强先生又自号“碧桐精舍主人”,并刻有白文方章一枚钤于画作上。佛山市立美术学院只开办了三年时间(1926—1928年),然而在此后多年,黄少强先生许多特定题材的作品,比如观音大士、佛道造像之类的画作仍然有使用这枚印章的,。想来这枚印章的文字寓意与画意更为贴切。佛山市立美术学院结束后,黄少强把该匾额摘下珍藏,上世纪三十年代中期,匾额的主人从佛山迁居广州,物随人走,匾额又转藏于主人在广州的家中。1938年10月,日寇的铁蹄践踏广州,黄少强挈妇将雏逃难香港,在炮火连天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的时刻,黄少强只好忍痛割爱这身外之物。
  近日,从广东美术馆编印的《黄少强诗文资料选编》中,看到黄少强本人在1939年5月8日的一则日记中这样写道:“小北家被劫一空,丙寅剑父师为予写碧桐精舍额旧藏是处,今劫后流落港地在清□阁潘氏子手,余以四金得回。……”战乱时期,四金(即四块大洋)对一位需要养活一家大小的穷画师来说,是一笔不算少的开支,但主人还是忍痛把它赎回来,可见主人对匾额是十分珍爱的。可惜的是,当日寇的炮火蔓延至香港的时候,黄少强又举家从香港回到家乡,留在香港的匾额或许已毁于战火。
  “舞叶楼”是上世纪二十年代黄少强先生在佛山从事艺术活动时期的自家寓所,坐落于佛山市城区莲花路大巷一号,这是一座三间两廊式的青砖镬耳民居,在这里黄少强先生成就了他的艺术事业,比如在佛山精武会特设义务炭相传习班,成立绘学馆国画观摩会,在佛山闺秀画会任教以及1926年在精武会举办第一次个人展览会,其后各年又在南海民教馆、南海师范学校等地举办的第二、第三、第四、第五次个人展览会,他的成名作品《穷途自赏》入选“中日现代绘画展览会”、“比利时万国博览会”、“西湖博览会 ”。在这里,还有他与岭南画派大师高剑父交往的旧作。先生在事业上取得成就,但在亲情方面却失去了长女蔓儿,这是一份椎心泣血拂之不去的哀伤,。他把失去爱女的悲情倾注于画幅之上,1927年黄少强完成的主要作品之一《飘零的舞叶》,就是为悼念亡女蔓儿的作品。画幅上愁云惨雾,落叶飘零,蔓儿衣袂随风飘飘,宛若随风而去的枯叶残枝,由近而远,由显而淡而消逝于虚无飘渺。他把寓所称为舞叶楼也是源于这种思念之情。在他的绘画作品及诗文中,多处出现署款“舞叶楼”或“舞叶山房”,有的作品则钤朱文“舞叶楼头写景”印章,这都是他在上世纪三十年代中期迁居广州之前在“舞叶楼”的作品。

    (撰稿: 李小青 )
 
粤ICP备05076851号 @ 2002-2017foshanmuseum.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公网安备 4406040200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