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佛山史话>>古镇拾趣内容 调整字体大小: - -
   
 
陈老牛惨况触发办学念头
  李广海多年的从医生涯,接触了不少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平民百姓,他们生活困苦,辛勤的劳作仅能维持半饥不饱的日子,更谈不上送子女去读书识字了,有的甚至几代人都没有进过学堂。目不识丁,由于没文化,让他们常常被人欺负,只能从事一些既操重报酬又极低的体力劳动,同时也给生活上带来了极大的不便,更大的不幸是容易受人欺骗。李广海对贫民百姓非常同情,因此,每逢遇到生活贫寒的病人,他总是免费救治,并且在生活上或多或少地帮助他们。
  1945年初春的一个上午,李广海刚为一名浇铸铁锅时被溅出铁水烫伤的工人治理包扎完毕,正在收拾东西准备回家吃午饭,突然,一阵阵哭喊声传到医馆,李广海飞步跑出门外,只见大塘涌从事铜凿金花手作的陈老牛躺在离医馆不到二十米的一棵大榕树下,毫无血色的脸在痛苦地抽搐着,其妻子看见李广海就像见到了救星,立即冲到李广海面前扑通一声跪下,“李医生,救救我家阿牛吧,他被人打伤快不行了。”李广海未及问明详细情况,马上招呼助手拿来担架,将奄奄一息的陈老牛抬进医馆,他顾不上劳累,忘记了饥饿,忘记了时间,为陈老牛进行了全面的检查,把脉、清创、正骨、敷药……一轮紧张的抢救和手术,陈老牛病情终于稳定下来,此时已经是下午的三点多了。李广海知道陈老牛的家庭经济比较困难,还免去了他的手术费和药费。
  在治疗过程中,李广海了解到事情发生的起因。原来,陈老牛在大塘涌有一间祖父留下的房屋,需然面积不大,只有九桁瓦,却是两代人老老嫩嫩7口人遮风挡雨的地方,也是一家大小制作铜凿金花的工场,是赖以生存养家活口的唯一家业。最近,居住附近的一个恶霸由于一直想占有他的房子和土地,达到自己扩建花园的目的,遂用一纸合约,利用陈老牛不识字而诱骗他以极低的价钱出卖了祖屋。陈老牛知道受骗后马上上门与之论理,还没开口,就被恶霸的爪牙一阵乱棍打断了两根肋骨,小腿粉碎性骨折。其妻儿见此状况,即刻将陈老牛背着赶往李广海医馆,未到医馆,陈老牛已经坚持不住昏迷过去而瘫倒地上。由于断骨伤及内脏,几乎要了陈老牛一命,幸得李广海医术高明,妙手回春,救了陈老牛。是夜,李广海一夜难眠,心情久久不能平静。陈老牛由于没文化不识字遭此横祸,失去了房子,失去了手作揾食的场地,联想到陈老牛还有长期病卧在床的老父、嗷嗷待哺的小儿……李广海的内心感到阵阵的刺痛。过去发生许多穷苦百姓因为不识字,受尽欺凌的情景更勾起李广海痛苦的回忆。“要改变贫苦大众的命运,首先要让他们的子女学习文化知识”。由此,他萌发了筹办学校,让贫苦大众的子女读书认字,掌握知识,学习本领的想法。
  他本着“行医、办学、救国”的宗旨,拿出自己的部分积蓄,于1946年在柵下忠义路,利用一块荒地,创办了“柵溪小学”。学校共有两个班,每个班30多人,招生对象主要是柵下一带贫困家庭的子女,学费十分便宜。任教老师一位姓陈,一位姓冼。学校以教习国文为主,同时也聘请一些拳师教习国术。每逢学校新学期开学之日,李广海都会亲自到学校和师生见面,鼓励学生认真读书,学习本领。另外,他知道父亲生前一直有为贫穷子女筹办义学的心愿,因此,事隔不久,他又以父亲的名字命名,开办了“才干小学”,意为“接受教育,增长知识才干”,让读不起书的小孩免费上学。李广海的义举受到了佛山广大百姓的高度赞扬,在当地传为佳话。后来,“柵溪小校”随着办学规模的扩大和校园的不断扩展,解放之后,校址迁至普君区金鱼塘,解放后山市人民政府发文改称为佛山市第九小学。
  据传,李广海除了兴办学校之外,他还热心公益事业,为了让广大人民群众增长知识,提高文化素养,曾于上世纪四十年代,自筹资金,在普君墟创立了“广博图书馆”。

搜集整理:黄卫红

    (撰稿: 黄卫红 )
 
粤ICP备05076851号 @ 2002-2017foshanmuseum.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公网安备 4406040200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