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佛山史话>>古镇拾趣内容 调整字体大小: - -
   
 
李广海和他心爱的“周簋”
  佛山市博物馆收藏着一件国宝级的珍贵文物,那是一件我国西周年代的青铜器皿。它原是岭南跌打名医李广海先生的私人珍藏物品。上世纪六十年代初,佛山市博物馆刚成立不久,正在大力征集文物以充实馆藏和丰富历史陈列展览,李广海得知这一情况后,即慨然把它捐赠给博物馆。李广海先生说:“我很珍爱这件宝物,但留在我手上只能我和三五知己欣赏,把它交给国家,人民大众都能欣赏我国古代优秀的文化遗产。”后来,当李广海先生亲眼看见他的捐赠品在博物馆展出的时候,他又高兴地说:“过去我自己收藏这些东西,尽管我非常珍贵它,但它还是脱离不了兵燹劫难,现在把它交给国家,由专门的机构专业的人员来保管,这是它最好的归宿,我很放心。”
  李广海先生捐赠的这件文物,专家给它定名为“鬲叔兴父盨”。对于许多人来说这名字也许比较生疏,读起来有点拗口,但这是非常有历史价值、工艺价值和研究价值的宝物啊!
  盨,是古代盛载食物的器皿,以青铜制造,它的外貌是一只椭圆形两旁有耳,上面有盖,下面为圈足,类似现在酒家宴席上使用的炖盅。不过这件盨上面刻满了我国商周时代的青铜器上特有的夔龙纹、回纹等纹饰,两旁那兽头样的双耳,赋予了它古色古香的气韵。打开盖看,盨内和盖里还分别刻有相同的篆书铭文:仔细辨认之下,可以看出写的是:“鬲叔兴父作旅盨其子子孙孙永宝用”。原来这段铭文就是专家给它定名的依据。我的前辈对我说,《商周青铜器铭文选》一书是我国著名的青铜器研究专家、原上海博物馆馆长马承源先生的巨著,他把这件器物的铭文都收录到他的这本著作里面了。可见这是一件很珍贵的文物,这跟宴席上使用的炖盅相比简直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了。
  “流传有绪”是文物收藏的一句行话,就是说一件年代久远的文物,它的来历记载清楚,它在哪一年代收藏在什么人手上或藏在哪个机构,比如说皇宫、官府、寺庙等等,发生过哪些与这件文物相关的事情,或这件文物与它的收藏者有什么渊源和有趣的故事,有哪些文献或著作收录和论述它,这些都记录清楚了,那么这就是一件流传有绪的文物。
  “鬲叔兴父盨”正是一件流传有绪的珍贵文物。我在进入博物馆工作后,不但有幸见过这件件文物,并且聆听我的前辈讲述了它不同寻常的经历。
  李广海精通医术,这在省港澳尤其是珠江三角洲一带是有口皆碑的,他行医之余也和大多数文人一样,有着自己的雅好,只不过别人喜欢莳草种花逗鸟养鱼,他则爱好琴棋书画;别人爱好诗词歌赋,他更痴迷古董收藏。知道这些的人也许就没有知道他医术的人多了。李广海在自己的祖屋专门辟有“古董厅”摆设他心爱的古董,闲时他喜欢和三五知己聚在古董厅鉴赏品茗。有一次,那是抗日战争胜利后第二年的事,秋高气爽,月到中秋,也许是抗战胜利的喜悦,李广海在他的“古董厅”里轻轻地抚摸着他心爱的“周簋”——那时候,李广海家族人把这件器物称为“周簋”,即西周年代的簋。簋是一种盛载食物的器皿,所以丰盛的宴席有“九大簋”之称。李广海轻轻地抚摸着他心爱的“周簋”,就好像抚摸着丢失后重又回到自己身边的儿子一样,给他的朋友讲述着这“周簋”失而复得的经过。
  1938年,日本鬼子的铁蹄践踏了佛山这个工商业重镇,李广海及家人还没来得及收拾好就逃难到其它地方去了,祖屋成了鬼子的兵营,祖屋后面的花园也成了鬼子的马厩。抗战胜利后,李广海及其家人回到祖屋,经日本鬼子蹂躏后的房子满目疮痍,昔日摆满古董的厅堂面目全非,留下的只有鬼子的一堆堆粪便。他急忙跑到屋后花园角落里,扒开杂物,那里埋藏了两箱他心爱的古董,然而尽管掘地三尺,掘开的只是堆堆泥土。面对此情此景,李广海及家人欲哭无泪,愤怒在每个人心中燃烧。
  时间在流逝,也许上天眷顾好人,也许人与物之间也有一种缘份,是聚是散上天会作出安排。几年后一个偶然的机会,李广海在省城一间古董店里看见他的“周簋”,他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拿着放大镜仔细端祥,他的心似要跳出胸膛,他对“周簋”的熟悉无异于慈父熟悉爱子。最终他咬咬牙付出了不菲的代价换回了心爱的“周簋”。
  “周簋”为什么改名“鬲叔兴父盨”呢?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故事吗?前辈回答,这器物本来的准确名称就应是“鬲叔兴父盨”,它自身的铭文不是很明白地告诉人们,它就叫这名字吗?至于当初李广海为什么叫它“周簋”,那真还有一段故事哩!
  “周簋”的名字来源于它的上一任主人,那是大名鼎鼎的广州十三行商人潘氏家族。乾隆年间,它收藏在潘氏族人潘正亨的“风月琴樽舫”,潘正亨去世后,把三件宝物传给儿子潘仕扬:一是这“周簋”,二是唐代宰相诗人张曲江碑的拓本,三是端州石砚。潘仕扬把收藏家传宝物的居室命名为“三长物斋”,还作诗记载此事:“周簋叔兴父,唐碑张曲江,吾家三长物,又割紫云双。” 岁易时移,物是人非,当这件宝物流传到李广海手上时,李广海认为它的前任主人也和自己一样珍爱它,因它而有斋名,因它而有诗句,且此事已在地方文献上有记载,为纪念前人对它的同一片痴心,不妨就继续把“周簋”作为它的爱称吧。
  珍贵文物“鬲叔兴父盨”的流传经过记录在博物馆的文物档案里;李广海痴爱“周簋”的故事和他向国家慷慨捐赠文物的义举,也深深地铭刻在佛山人民的心中。

    (撰稿: 李小青 )
 
粤ICP备05076851号 @ 2002-2017foshanmuseum.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公网安备 4406040200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