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佛山史话>>古镇拾趣内容 调整字体大小: - -
   
 
明代新兴士绅集团之翘楚——记佛山人李待问
  李待问 ( 1582-1642 ) ,字葵孺,号献衷。其先世由陇西郡迁居广东南雄珠玑巷,元代初举族移居佛山栅下,遂将住地取名陇西里。李氏在佛山传至李待问为十世。从十世起,李氏家族科名叠出。李待问中万历癸卯( 1603 年)举人,次年联捷成进士。官职逐步递升,直至官授户部尚书,成为佛山籍第一个官至尚书的仕宦,也成为明代以来佛山籍进士加京官的三人之一(另两人为梁焯、冼桂奇)。
  李待问成进士后,在家乡修宗祠,置书田,编族谱,努力整合李氏家族,使李氏家族在佛山的地位迅速上升,成为佛山的名门望族,也使李待问本人成为佛山地域范围内新兴士绅集团的首席代表人物。作为这一阶层的首要人物,李待问在佛山进行了一系列的社会活动,用当代的语言描述,就是对佛山进行了全面的整合社会的活动。在佛山史志的记载中,从万历末年起,至崇祯末年,举凡经济方面的平公秤,破垄断;政治方面的设立自治机构“嘉会堂”;军事方面的设立“忠义营”;文化方面的创建文昌书院,慈善公益方面的修桥、筑路、赈灾等等,无不与李待问的名字相联系,有这样的说法,那里有公益大事,哪里就有李待问的参与和贡献。李待问作为士绅阶层的首席代表,他对佛山的社会整合,是得到佛山人的普遍认可的,其所作所为没有超出公众允许的限度与范围而被载入《李氏世德》,家乡人对李待问的颂扬见诸历代地方志书和族谱。曾有资深研究人士任为:“佛山历史上的这段时期,我们可以称为‘李待问时期'。李待问本人对佛山乡事的关心,亦超过了前代任何一位功名人物。”“李待问新兴士绅集团所建立的一整套城市运作制度,不仅使佛山在明末整合成一个‘生齿日繁,四方之舟日以辐辏'的生气勃勃的‘大都会',而且对以后佛山城市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一、下面以历史年代为线索,列举李待问在佛山有关的公益事件:
  万历三十二年( 1604 ),刚登进士的李待问与兄李好问捐修灵应祠门楼“端肃门”、“崇敬门”。
  万历四十二年( 1614 ),李待问以郎中归里倡议建立“忠义营”以捍卫乡土。
  万历九年起,南海知县周文卿行清丈法,加派田亩税,名为“定弓虚税”,税重至民不堪命。万历四十四年( 1616 ),李待问当时以郎中归里,率众恳请豁免“定弓虚税”,李待问为民请命最终得到官府同意免除新增赋税,南海、佛山之民有田者,纷纷额手称庆,更对李待问感恩戴德。
  天启五年( 1625 ),李待问与兄李征问捐俸修通济桥。涌济桥原为木板桥,是佛山西南通往南海石头、黎涌、石湾、张槎、弼唐、深村、魁冈、和顺德诸乡的要津,李氏兄弟二人捐资重修,以石易木,以期永固,并建亭于桥左,以歇行人。
  天启七年( 1627 ),李待问兄长李升问修崇正社学,李待问则亲自延聘老师到社学任教。
  崇祯七年( 1634 ),李待问与庞景忠同捐修往省城大路(羊城古路)凡二百里。该路“由城西渡海南岸,经盐步、佛山、黄鼎、西樵、九江诸乡落,通顺德、新会、三水、香山、诸邑”。
  崇祯十四年( 1641 ),时官至户部尚书的李待问捐资大修灵应祠,把全佛山人供奉真武神像的祖庙正殿以“紫宵宫”命名。还题灵应祠山门对联:“凤形涌出三尊地,龙势生成一洞天”。李待问本人大力捐资修建祖庙外,还带领家族一起行动,修建门楼、鼎新鼓楼、改塑神像、修复照壁等等。经李待问及其家族的扩建,佛山祖庙称雄广东,成为众庙之首。此外,李待问还组织“长明灯会”,以保证长期供奉北帝香油。
  崇祯十五年( 1642 ),李待问在佛山明心铺创建文昌书院,“一以培 风气之不足,一以作士类之维新”。文昌书院是佛山最早的书院,也是明代佛山唯一的书院。文昌书院的建立,为佛山镇民子弟的入学创造了条件,佛山学子因此对李待问感佩至深。
  此外,李待问还筑铳台、造炮、鼎新铁商聚集的天后庙 等等。
  二、地方志书中记载的李待问
  《佛山忠义乡志》是记载佛山历史较为详实的地方志书。该书有康熙版、乾隆版、道光版、民国版四种。康熙版已佚无从考证。乾隆、道光、民国三种版本均把利待问入编《人物志》之《名臣卷》。民国版则全文照录乾隆版。
  乡志记载,李待问中进士后,先后任连城县令、福建知县、擢礼部主事、吏部文选郎中、户部右侍郎、□都御使、总督漕运,最后官至户部尚书。李待问为官期间,不阿权贵,坚决不拜奸臣魏忠贤的生祠,并为民请命,免杂饷,免练饷,减“辽饷”,修堤堰,赈蝗潦,救灾民等等,又整顿漕运,釐定旧制。皇帝御札称李待问为“计臣”,数次召对赐座。李待问由于政务繁忙乃至心枯血竭,上奏章告病假二十八次始得皇帝恩准。在归涂中仍手书奏疏请免练饷,尽情倾注于国家大事和百姓利益,皇帝读之而涕下。
  三、民间传说中苦学成材的李待问
  李待问生父李畅,曾为嘉禾县官。至子待问升官至户部尚书时追增尚书衔。李畅共有五子,长好问、次孝问、三征问、四敬问,待问是他过世后出生的遗腹子。李畅八十岁时纳陈氏婢女为妾,待问为陈氏婢女所生。陈氏婢女自知身份卑微,心恐被人非议。李畅便将平日心爱的象牙骨雕刻的苏扇取来,在上面题诗一首:“八十岁老翁,临老入花丛,生男李待问,生女唤娇容。”写毕将扇赠与陈氏婢女,作为她日后正名份的物证。李待问生母的名份虽然得以证实,但仍然受到嫡室母子相欺虐。为免受欺虐,李母子二人离开陇西里,迁居于突歧铺突歧里附近高巷。李母守节抚孤,以女红度日。岁月如流,待问长至六岁,因家贫而未能入学,母亲仅靠自己的知识在家课子,待问却天资聪敏,过目不忘,被邻里誉为神童。此事被金鱼堂塾师闻说,陈老师借故到高巷面试待问的文才,待问竟对答如流。陈老师既怜惜待问家贫失学,也有心作育英才,于是向李母提出免费收待问为门生以培养他成材。李母子二人喜出望外拜谢老师。从此李待问在恩师的教导下,刻苦用功,勤奋学习,历时数载而文才大有长进,在童子试中成绩优异,于万历二十八年(1600)进南海县庠,万历三十一年(1603)中乡试,翌年(1604)中会试,至京师廷试中三甲,同进士出身。

    (撰稿: 李小青 )
 
粤ICP备05076851号 @ 2002-2017foshanmuseum.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公网安备 4406040200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