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佛山史话>>古镇拾趣内容 调整字体大小: - -
   
 
另辟蹊径 独树一帜——记岭南派著名画家黄少强
  1935 年,著名艺术大师刘海粟先生为《黄少强画集》题词:“曾经为了神与王公而制作的艺术,现在恐怕到了为平民而制作的时代了。代表这新时代的作家有一人,便是门人黄少强”。事实正是如此,在大半个世纪以来的中国美术史中,涉及民间题材的绘画,都会提到黄少强的名字。
  黄少强( 1901 — 1942 ),名宜仕,号止庐。南海官窑小江村人,曾先后师事高奇峰、刘海粟、高剑父,兼修中西画学,上世纪 20 年代中期毕业于广州博文美术学校。 1920 年开始,历任佛山市立美术学院、南海县立师范和广州市立美术专科学校。 30 年代末期,因广州沦陷,避难香港,与何漆园、叶少秉等创立“香港美学院”,香港沦陷后返回家乡,在佛山设“止庐画塾”教授学生,直至病逝于南海官窑小江村。
  黄少强英年早逝,但他坚持艺术的民间立场,以平民画家的身份关注平民生活和国家命运,坚持以“谱家国之哀愁,写民间之疾苦”为职志的品格,“到民间去,百折不回”的傲骨,在他短暂的人生中发出了恒久不灭的光亮。
  黄少强幼习诗文,自幼爱画入骨髓,九岁便有寓意殊深的画作《无告人》面世,在其后的自述诗中有“九龄初事涂鸦日,画个颠连无告人” 的句子,由此我们可以看到,黄少强关心民间疾苦,同情弱势群体的纯真情感在他的童蒙时期已经萌芽。黄少强的青年时期,是上世纪 30 年代前后,正是国家多难、灾害频仍、哀鸿遍野、人民流离失所的年代,黄少强以“一枝秃管衡身世,描写民间疾苦声”, 绘画了大量反映动荡时局下劳苦大众悲惨命运的作品,以中西结合的绘画技法重新阐释了现代人物画。诚然,大多数人或许没有机会目睹、欣赏黄少强的真迹,但从他作品的目录中,人们不难领略其以民间画自称的“特立独行” 的革新派画家的个性与品格。 1926 年,佛山精武会主办“黄少强第一次个人绘画展览”,此后黄少强几乎每年举行一次个人作品展览,其他以美学苑、民间画会、六人画会、清游会、岁寒社以及参加春睡画院院展、全国美展、与赵少昂先生合展等等几乎多不胜数。据不完全完全统计,在他短暂的生命里,他的作品参展或举办个人画展共 85 次,在国内展出的地点有广州、佛山、南海、大连、长沙、上海、杭州、南京、北平、天津、韶关,在海外参展的地点有比利时、莫斯科、柏林、伦敦、巴黎以及香港。连同他去世以后各地博物馆与美术馆、他的弟子、门人为他举办的纪念画展就达到 126 次之多。他一生的作品和速写之多无法准确准确统计,他自己曾有“画堂展列三千帧”的诗句并不是夸张溢美之辞。他的一生勤奋创作,全心全意毫无保留地把自己短暂的生命献给艺术,“为了艺术,不惜倾家荡产”,这是他的语录。
  1928 年黄少强的作品《穷途自赏》、《萧萧墓门》入选在东北大连举办的“中日现代绘画展览”。 1929 年《穷途自赏》、《尘榻空留》两画又入选全国第一次美术展览会,“也是这个全国性展览会中绝无仅有的中国画现代人物画作品,从而刻下了在中国画以现代人物为题材的里程碑”。 1930 年,《穷途自赏》再次入选“比利时万国博览会”及国画大师林枫眠主持的“西湖博览会”。 1933 年,作品《哀弦》入选德国“柏林中国美术展览会”,后又送英国伦敦参展。
  1931 年“九 · 一八”事变,日本帝国主义大规模侵占我国东北领土,国难当头,黄少强即以抗日救亡为主题,创作了大量唤起民众救国热情的画作,如《援黑之役》、《热血之女》、《危崖累马》、《魂梦都教急戍边》、《纵眼江山千古泪》等,在《危崖累马》画幅上,黄少强题诗一首:“两眼伤时泪满痕,何堪披发遁空门。危崖欲策千里马,鸭绿江头唤国魂。”从他的画作诗作中,我们看到了黄少强忧国忧民的中国知识分子的良知,他用手中的画笔激励人民,唤醒大众。
  抗日战争开始,黄少强单人匹马只身到达湖南,慰劳前线士兵,并在战地写生和创作了许多抗日救亡的作品,人格画品令人敬仰。后来在长沙和省港佛等地举办抗战题材的画展。从 1940 年到 1941 年,黄少强领导民间画会的成员先后在香港举办了六次画展,都是描绘抗战与日寇侵略战争给中国人民带来的苦难。
  黄少强短暂人生的大半时间是在佛山度过的。他使用的十多个画室名称有一半以上是在佛山启用的,如“碧桐精舍”、“舞叶楼”、“舞叶山房”、“村溪小筑”、“菩提一叶”、“佛山深处”、“止庐画塾”等等。
  1925 年,他在佛山精武会设立的义务传习炭相班任教。
  1926 年,佛山精武会主办“黄少强第一次个人绘画展”。同年,他在佛山成立绘学馆,举办国画观摩展览会。也是这一年,佛山闺秀画会成立,黄少强在画会任教。随后,岭南画派创始人之一高剑父在佛山创办佛山市立美术专科学校,黄少强被聘在该院任教并主持教务。此期间,他把自己在佛山市立美术专科学院的居室号为“碧桐精舍”。又在该学院举办院展,辟个人“东方画”画室展出作品。
  1928 年,被聘在南海县立师范学校任教,举办第二次个人画展。此后他多次在南海举办“个人画展”、“塞北归来展”。
  1936 年,黄少强和他的部分学生以民间画会的名义参加当时在佛山中山公园秋声馆举办的民间画会春季展览会。
  1938 年,“抗战画特展”在佛山中山公园举行。
  1942 年,在佛山东华里设立“止庐画塾”。 7 月,在佛山东华里岭海小学举办止庐画塾师生画展。
  除了以上所列的艺术活动,黄少强和佛山还有着很深的渊源,他的夫人是佛山人,同时也是闺秀画会成员。佛山人潘鹤,即现时鼎鼎大名的广州美院终身教授,著名雕塑大师,是黄少强门下大弟子。佛山著名画家陈凝丹当年同是黄少强的得意门生,他原名陈士炯,陈凝丹的名字是黄少强为他改的,取意“高节不可夺,炯心如凝丹”。陈凝丹在校勤奋好学,且得名师培育,奠定了日后绘画和成名的基础。
  黄少强的创作道路是深入生活的道路,他的创作方法是现实主义的创作方法。他要求学生走出画室,反对闭门造车,不论在佛山南海师范、广州市美术学校或是民间画馆,他教学生创作的主课就要学生到劳苦大众聚居的地方,到工人、农民、渔民、小贩、车夫、苦力、流浪者、歌女、乞丐群集的地方去观察、研究并进行速写。他自己也是速写本从不离手,在佛山、在广州、在他足迹所到之处,他总是手不停写。笔者曾有机会接触了黄少强的后人,他的二儿媳陈是缘女士说,当年她还是妙龄少女的时候,就常在佛山居仁里、普君墟一带经常看见一个不修篇幅、胡子萧疏的“老人”在不停地画画。那就是黄少强。
  在黄少强的艺术生涯中,更有值得提及二事。 1932 年,黄少强以他的巨幅作品《洪水流民图》参加“广东各界国难共济书画展”,该作品售得二千元白银,他将款全数尽捐赈灾。 1934 年,他再重新绘画一幅《洪水流民图》,呈献给当时的民国政府主席,其用意是惊醒当道者,希望政府能够关心人民疾苦。
  1941 年岁末,日军攻占香港,黄少强从香港回到佛山,在东华里 7 号设“止庐画塾”授徒以维持生计。其时的黄少强已处于囊空如洗、贫病交迫的境地。他的金兰兄弟、当年同为高奇峰门下“天风六子”之一的何漆园寄信给他,请他加入敌占区的“华南美术”这一日伪组织,并声明可因此得到职位,从而使生活保障和安定。黄少强阅信后,写明志诗一首:“耻向画坛争席位,愿从人世写哀鸿。青灯秃管平生志,傲骨难回艺术宫”。他不屑亲笔回信,只命四儿缵文重抄他拟就的复函并把该诗抄录函中寄出,从此便与这个结拜兄弟分手了。他在和他的学生谈话时就曾激昂地说过,“我回来,我不做汉奸,要杀就杀我吧,反助我成名”。爱国主义文人的铮铮铁骨,惊天地,泣鬼神。
  纵览黄少强短暂的人生,他既是一名杰出的画家,又是美术教育家,美术活动家和诗人。著名美术评论家、广州美术学院教授李伟铭先生说:“在中国画家队伍中,像黄少穷那样终生持续不懈、一往情深地描绘市井细民的日常生活尤其是他们的命运的艺术家,固然不多,像黄少强那样,以‘到民间去,百折不回'为号召,并以自己的努力为表率,吸引并激励群体的创造激情的艺术家,更加少见”。
  弘扬爱国主义是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的主题,整合我市优秀的历史文化资源,是把佛山建设成为文化强市,树立文化品牌的迫切需要。原广州画院副院长、当年与黄少强一同在“天风楼”学画,一同北游塞外,又一同在岭南艺苑和广州市立美术学校任教的黄志坚先生,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依然执笔题词:“ 希望有更多的人研究黄少强,宣传黄少强。” 希望黄少强的诗作画作及其爱国主义情怀能够成为激励后人,不断进取的动力,是每一位文化工作者的心愿。
  参考书目:
  1、《少强诗钞·乙亥新秋画冢将成诗以述哀》
  2、《少强题画诗·述怀》
  3、1932 年,高剑父先生为少强画集题序称:“少强大弟子,予门下特立独行之士也”。
  4、引自黄少强的学生,原广州画院副院长黄志坚《黄少强》一文。

    (撰稿: 李小青 )
 
粤ICP备05076851号 @ 2002-2017foshanmuseum.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公网安备 4406040200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