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佛山史话>>古镇拾趣内容 调整字体大小: - -
   
 
清末著名外交官张荫桓
  张荫桓( 1837 — 1900 )是晚清著名的政治家、外交家,又是积极支持维新变法的高官。只因参与变法被清廷革职,流放到新疆而被杀害,官方史籍对他记载极少,以致他的历史作用往往被后人所忽略。
  张荫桓,字皓峦,号樵野,别号红棉主人,清代南海佛山人。最高的官职是户部左侍郎,加尚书衔,赏紫禁城骑马。
  青年时代的张荫桓曾参加童生试,但未考中。此后他并不埋头于科举功名,于同治三年( 1864 )报捐知县,投奔在山东的舅父李宗岱。由于舅父的引荐,先后得到山东巡抚阎敬铭、丁宝桢的赏识与器重,被招致抚署中掌管文书工作。当时许多公文以及向皇帝进言、奏事的本章都出自他的手,他的文章写得既好又快。民国版《佛山忠义乡志》载:“荫桓天才飙发,每草一疏,俄倾立就”,“每遇疑难事,应机立断”。阎敬铭、丁宝桢以张荫桓见识和才能过人,究心世务,治事精密,多次保荐,以后又受李鸿章、翁同龢赏识,因而官运亨通。同治七年( 1868 ),张荫桓由知县迭保至道员(正四品衔)。同治十三年( 1874 ),署山东登莱清道,不久署山东盐运使。光绪二年( 1876 )协助李鸿章处理马嘉理案。 光绪七年( 1881 )转安徽徽宁池太广道。光绪八年( 1882 )升署理安徽按察使。中法战争期间,“会同办理签订中法越南条约和划界事宜”。在多年的洋务实践中,张荫桓办事精干练达,能持大体,处处显示出他长于外交的才能。
  光绪十年( 1884 )五月,清廷选拔出使人才,张荫桓与另两人同时被征召入京,因为仅张一人奏对称旨,受到慈禧太后的赏识而被赐予三品卿衔,并进入了清政府为办理洋务而设立的中央机构——总理各国事务衙门(简称总署)为见习官员。
  光绪十一年( 1885 )六月,清廷正式任命张荫桓为出使美国、西班牙、秘鲁三国大臣,他的主要使命是保护这些地方华人安全和各项权益,代表中国政府交涉各项事宜。接任后,张荫桓即对华人境况进行调查,提出工作要点:“要在保护华人之生计,雪积案之滞冤,通华商之贸迁,固邦交之睦谊”,体现了他统摄全局而又精明务实的作风。作为外交使臣,张荫桓主要进行了下列交涉事项:一、设领事保护侨民。二、设华人中西学堂,中西兼学,融会贯通,以利将来回国效力。三、教育华人团结自爱,和睦相处。四、为维护华人权益追凶索赔。五、订立条约保护侨民。出使期间,张荫桓写有《三洲日记》八卷,回京时曾奉旨进呈皇帝御览。
  在美期间,张荫桓与美国政府官员、传教士、议员等往来密切,经常参加演说会、募捐会、圣诞节、婚礼及教堂礼拜等。他自己亦常开宴会,客人多至千数,由于他擅长交际,故在美期间深得美国官绅敬重。
  光绪十六年( 1890 ),张荫桓使美归来,仍在总理各国事务衙门任职。
  光绪十八年( 1892 )六月,改户部右侍郎。八月,转户部左侍郎兼管三库事务,加尚书衔,赏紫禁城骑马。仍值总署。至此,张荫桓一身兼负外交、财政两大重责,成为清廷枢要人物之一。
  光绪廿年( 1894 )八月,甲午中日战争爆发,清军海陆两线接连败北,辽东、辽南等城镇先后失陷,清廷不得已向日本遣使乞和。光绪廿一年( 1895 )一月五日,慈禧太后特降谕旨,派张荫桓、邵友濂为全权大臣,“前往日本会商事件”由于日方无理挑剔,在中国代表的“全权”问题上寻找藉口蓄意破坏谈判,张荫桓对日方进行了据理驳辩,谈判仍被迫停止。
  光绪廿二年( 1896 ),张荫桓奉命以“大清国钦命全权大臣总理各国事务大臣尚书衔户部左侍郎张荫桓”的名衔,与日本驻华公使林董“庚续商约”,签订 《 中日通商行船条约 》,他关注华侨华人权益,对日方原稿多方驳改,使条约第一款中增加“彼此臣民侨居,其身家财产皆全获保护,无所稍缺”的内容,日方同意设立领事,至此,中国旅日侨民的保护有了依据。
  光绪廿三年( 1897),张荫桓作为特使,代表清政府参加维多利亚女王登基60周年的庆典活动。光绪廿四年(1898)春,德国亨利亲王访华,张荫桓筹措接待安排,包括光绪帝在颐和园接见,并由庆亲王在园中用西餐宴请。这一年,清朝经历了中国历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一次变法运动,即史称戊戌维新运动。期间,张荫桓调任管理京师矿务铁路总局,负责统辖“所有各省开矿筑路一切公司事宜”。
  在戊戌维新运动中,张荫桓作为积极参与维新变法的要员,支持保国会的活动,为康、梁等维新派上下联系,条陈新政建议。他的变法主张,曾被光绪皇帝以上谕的形式予以推行。此外,主持矿务铁路总局,安排德国亲王、日本前首相伊藤博文会见光绪帝,即“蒙眷最隆,虽不入枢府,而朝夕得入枢府,权在军机王大臣以上”。 这些都引起以慈禧太后为首的顽固派的仇视,在戊戌政变之际把他逮捕入狱。但由于他实际负责外交事务多年,出使过美国、西班牙、秘鲁,也在英国维多利亚女王庆典上作过特使,并获得英国朝廷颁发的特别勋章,是闻名国外的外交家,对他的被捕,当时英国公使、日本公使出面表达了严重关注,使慈禧太后有所顾忌。于是改用由光绪皇帝名义发出的上谕,说张荫桓“声名甚劣,惟尚非康有为之党”,使他戏剧性地死里逃生,以犯官身份,由刑部移交兵部,遣戍塞外。在谭嗣同等六君子被害的次日,即光绪廿四年(1898)八月十四日,慈禧以“已革户部左侍郎张荫桓居心巧诈,行踪诡秘,趋炎附势,反复无常”等空洞无实的罪名,下令将他“发往新疆,交该巡抚严加管束。沿途经过地方,著各该督抚等,遵派妥员押解,毋稍疏虞。”他在听旨的第二天即被押解上路,到次年二月二十一日抵达新疆省城迪化(今乌鲁木齐)。光绪廿六年(1900)六月八日,慈禧为泄私愤谕令新疆当局,“已革户部左侍郎张荫桓,著即正法”。他于七月二十六日被杀,是继六君子后为变法捐躯的又一人,也是参与变法的清朝大员中唯一的殉难者。过了一年,清廷与八国议和,外国人认为张荫桓死得冤枉,由美英驻华公使照会清廷,要求为他平反昭雪。慈禧懾于列强压力,再用光绪帝的名义谕令,“已革户部左侍郎张荫桓,著加恩开复原官以敦睦谊”。——为了友好邦交而使张荫桓死后官复原职,可谓是一出颇具讽刺意味的晚清宫廷历史剧。张荫桓自被革职流放后,清廷官方史籍极少记载。又由于康有为在政变后故意淡化他与张荫桓之间的密切关系,宣扬光绪帝师“翁同 龢 荐康”,以争取世人对其保皇活动的支持,造成人们忽视张荫桓与戊戌变法的关系。致使他在晚年悄然消失后,一直淹没无闻,给张荫桓的悲剧增添了几分苍凉。
  综览张荫桓的宦海生涯,他其实是近代一位办事勤能、锋芒毕露、不知避忌的著名政治家、外交家。对于他的评价,生前身后 都是议论纷纷,原因是多方面的:他以捐班起家跻身高位,被一些由科甲正途出身的官员视为官场爆发户;他长期从事洋务活动,有专权与纳贿的种种传说;而他本人又自恃才具,颇露锋芒,因而与同朝官员不和睦;更有甚者,有人指责他与李鸿章互为表里,力持和局,是卖国贼。姑勿论纷纭之众说,对于张荫桓的才干却是众口一词,没有异议的,特别是他的文才。他出使多年,日夕用功学习英语,能翻译西方书画报刊。曾在他手下做事的李岳瑞在《春冰室野乘》中说他“骈散文皆能卓然成家,余力作画,亦超逸绝尘,真奇才也”。罗惇曧在《退宾随笔》亦说,:“荫桓警敏则决,有冠世之才,词章华赡,骈俪文尤昳丽。当时名流,尤相叹服”。美国慕桓义博士主编的《清代名人传略》也说: “他的诗极为同代人称赞,其中就包括翁同 龢 ”。当今的学术大师钱钟书先生更说:“张荫桓的诗和骈文,都不愧名家”。
  张荫桓主持洋务多年,又遍游南北美洲和欧洲各国,增长了见识,也给他带来思想震动,这在他出使期间作的《三洲日记》有所反映。他讲求实务,留心西学,对西方的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科技等方面的情况都有所考察了解。回国后,他聘请美国人林余等编译《西学富强丛书》二百余卷,介绍西方数学、电学、化学、天学、地学、矿冶工程、兵学、史学、法学等西方科学知识,对促进国内了解外部世界,开启民智,是功不可没的。
  张荫桓故居在佛山市禅城区莲花路沙塘坊,是一组大型府第式建筑群,建筑规模相当体面,整齐美观。宽敞明亮的四柱大厅以及工艺精致的木雕花架、隔扇、雀替等装饰构件,刻意营造官僚宅第的宏伟气派,体现主人高雅脱俗的品位。张荫桓在佛山的家中藏有精工别致的“梅、兰、菊、竹”铁画挂屏,因此把自己的家命名为“铁画楼”。著有《铁画楼诗抄》,分《风马集》、《来复集》、《三洲集》、《不易集》、《荷戈集》等六卷。
  其中《荷戈集》是他赴戍上路两星期后至被杀前两个月的流放之作,收入各体诗约两百首。内容大体分为感念事实、追思怀古、交往酬和、戍途纪行等方面。从他的诗句中,我们可以触摸到他积极参与维新变法的思想脉搏,感受到他独特的人生经历和丰富的内心世界。《荷戈集》是研究戊戌变法、特别是张荫桓流放期间的思想和活动的极其珍贵的历史资料。
  张荫桓不但工诗,又工书能画,所绘山水画风格酷似清初名家“四王”之一的王翚,他平生嗜好王翚的山水画,收藏王翚画作百幅之多。因王翚字石谷,所以他在京师的住处号为“百石山房”,藏画的居室称为“百谷斋”。随着他革职遣戍新疆,他的藏画也风流云散。他在《荷戈集》中有《九月晦,渭南旅中得廉祭酒书,述敝居及垲儿踪迹,奉答一诗》:
  无限艰难一纸书, 二千里外话京居。
  覆巢几见能完卵, 解网何曾竟漏鱼。
  百谷斋随黄叶散, 两家春与绿杨虚。
  灞桥不为寻诗去, 每忆高情泪引裾。
  他喟叹自己落入党祸,家破人亡,收藏他至爱书画的百谷斋也不复存在,唯有故友的情谊,使他深感慰藉,不禁泪湿衣襟。遣戍新疆前,他曾说:“但得终老边庭,于愿足矣。”这个愿望,他还是没能实现。张荫桓的悲剧,是时代的悲剧,正如为他撰写碑铭的张祖廉所书:“丁时灾晦,横罹冤酷,则天之所以生,是才者又何也?!”
  张荫桓遇害时 64 岁。

    (撰稿: 李小青 )
 
粤ICP备05076851号 @ 2002-2017foshanmuseum.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公网安备 4406040200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