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馆资讯

返回列表
广东书画界和收藏界缅怀启功先生
发布时间:2005-07-01   字号:【  
  在广东书画界和收藏界,有很多人曾受教于启功先生。他们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追忆启功的时候,不仅感佩于启功的书画功力,更感佩于他的高尚人品。

  “那幅画是假的,可我不好意思当他面说”
  陈少湘(省收藏家协会主席,启功作品收藏者):我跟启老是1989年认识的。那年我出了一本书,里面有启老的字和画,我专程赶到北京去送给他。在北师大红六楼二楼的房子里,70多岁的启老根本没有架子,对32岁的我关怀备至,还夸了我一通,让我很不好意思。临走的时候,启老写了一幅字送给我:“业精于勤”,还给我的书斋题写了名字,我把这看作是一生的勉励。
  后来,我每次去北京,都会去看望他。平时在广州也会写信问候他,每次他都很认真地回信,现在我还保存着他写给我的十几封信。
  他的书法、学术当然是不用说的,但我想,他更是文物鉴定界、书法界的精神领袖。这跟他的人品、修养有关。有一次我去拜访他,正好有人拿了董其昌的一幅画来请他鉴定。当时有很多人在场,他就说,你们先看看。我们各自发表意见,有说真的有说假的,最后差点吵起来。这时启老就仔细地看了作品,然后一条一条地分析,正当大家都想听他的结论的时候,他却笑着说,我也不知道真假。启老怎么会不知道真假呢?我们都很纳闷。等那人走了之后,启老才说,那幅画是假的,我不好意思当他面说。启老就是这样一个有人情味的人,我跟他交往,从来没有把他看作什么权威,而是看作一位长者。
  启老还是一位非常有社会责任感的人。1991年,华东发大水,政协要启老捐一幅字。启老捐了两幅,还把自己珍藏的一张清代宫廷府绢献了出来。宫廷府绢是皇帝写圣旨专用的,不写字也能卖1.8万元,启老还在上面写了一首诗。我当时花5万元把它买了下来。
  与启老的交往对我的人生有很大的指引。我记得,最初的时候,他题字都称我为“少湘先生”,1993年以后,他就称我“少湘学弟”,让我非常激动。现在,启老走了,在叹息的同时,我想也是可以欣慰的,因为启老已经90多岁,他会在另一个世界找到快乐。
  
  “描摹字帖,多摹写几次才能领悟精妙”
  欧广勇(省书协副主席):我是1970年代初与启老交往的,当时启老被“四人帮”扣上了反革命帽子,住在北京的小乘巷,一间十多平方米的小屋里,只有老伴照顾他,没有子女。老伴去世后,他也没有续弦。他是一个很乐观的人,虽然老伴过世后一个人孤苦伶仃,但不了解他的人都看不出来。
  我跟他最后一次见面是我在广州文化公园开个展的时候,当时他鼓励我努力进步。启老的身体不好,脊椎突出,他在家里吊一个绳子提着自己的腰,如果不这样弄,就容易晕倒。启老对待书法很严谨,总是认真描摹字帖,他说“摹写几次才能领悟精妙”。
  启老给我的总的印象,是为中国文化艺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是值得我学习的榜样。我认为启功先生的去世是中国文化界的损失。
  
  “我们都是穷书生,囊中羞涩,不必奢华”
  吴灏(书法家,启功好友):启老很喜欢讲笑话,有一次我跟他还有几位好朋友一起拍照,启老坐着,我作为后辈站在他身后,启老说:你知道吗?现在已经废除不平等条约好久了,所以你也坐下吧,要不,大家一起站。他就是这样一个从来不摆架子的人。
  启老的字是学习柳公权的,但也包含有时代风格在内。他不会故辟蹊径,一般都踏踏实实,规规矩矩。有一次,广州市一位女高音歌唱家想请教他,如何摹写《兰亭序》。启老很高兴,他认为一位歌唱家能在书法方面有所追求是很难得的。这位歌唱家跟他学习了一年,成效斐然。
  令我印象深刻的还有一件事,有一次我们请启功先生吃饭。启老说,我们都是穷书生,囊中羞涩,不必奢华。启老还很关心我的家庭生活,因为我妻子去世不久,启老劝我组织新家庭。这些点点滴滴至今让我难忘。

  ■启功简介
  学为人师,行为世范
  启功姓爱新觉罗,字元白,1912年7月26日生于北京,满族。幼年失怙且家道中落,自北京汇文中学辍学后,发愤自学。稍长,从贾尔鲁、吴熙曾习书法丹青,从戴绥之修古典文学。刻苦钻研,终至学业有成。1933年经傅沅叔推介,受业于陈垣,获闻学术流别与考证之学。1935年任辅仁大学美术系助教;1938年后任辅仁大学国文系讲师,兼任故宫博物院专门委员,从事故宫文献馆审稿及文物鉴定工作;1949年任辅仁大学国文系副教授兼北京大学博物馆系副教授;1952年后任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教授至今。曾任全国政协委员、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央文史研究馆馆长、“九三”学社顾问、中国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西泠印社社长、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
  启功从事中国文学史、中国美术史、中国历代散文、历代诗选和唐宋词等课程的教学与研究,执教60余年,为国家培育了一大批古典文学的教学与研究人才。他为促进祖国教育事业,报答老师教育之恩,延绵陈垣先生的教泽,用出售字画所得200余万元,设立了励耘奖学金,用以奖励青年教师和贫寒学子。
  “学为人师,行为世范”是北师大的校训,也是中国师范教育的座右铭。字由启功书写,也由启功拟定。启功曾声明自己并不是一个书法家,他说他首先是一个教师,然后勉强算是一个画家,书法只是他的业余爱好而已。事实上,启功是中国当代著名的书画家,他的旧体诗词亦享誉国内外诗坛,故有诗、书、画“三绝”之称。
  启功书法博师古人,典雅挺秀,美而不俗,在当代书坛独树一帜,成为彪炳书史的书界领袖,体现出“启功体”书法的特有风格。书法界评论他的书法作品:“不仅是书法之书,更是学者之书,诗人之书,它渊雅而具古韵,饶有书卷气息;它隽永而兼洒脱,使观者觉得余味无穷。因为这是从学问中来,从诗境中来的结果。”
  启功已出版的主要著作有:《古代字体论稿》、《诗文声律论稿》、《启功丛稿》、《启功韵语》、《启功絮语》、《启功赘语》、《汉语现象论丛》、《论书绝句》、《论书札记》、《说八股》、《启功书画留影册》、《启功口述历史》等。 

  启功自撰《墓志铭》
  早在1978年,66岁的启功风头正健时就自撰《墓志铭》,其诙谐幽默,充满字里行间:
  中学生,副教授。
  博不精,专不透。
  名虽扬,实不够。
  高不成,低不就。
  瘫趋左,派曾右。
  面微圆,皮欠厚。
  妻已亡,并无后。
  表犹新,病照旧。
  六十六,非不寿。
  八宝山,渐相凑。
  计平生,谥曰陋。
  身与名,一齐臭。
  (摘自《启功韵语》)
  
  ■启功自述
  我是雍正九代孙但不姓爱新觉罗
  作为启功先生口述的整理者,北师大文学院教授赵仁珪告诉记者,其实早在十多年前,他就希望能够帮先生整理出一份记录自己人生的口述历史,但是一直以来启功都婉拒了。“先生拒绝一方面是由于他的出身家族不好评价,难以措辞;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不希望回忆那些藏在心底的痛苦。”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在大家的呼吁下,启功终于勉为其难同意口述:
  我叫启功,字元白,也作元伯,是满洲族人,属正蓝旗。我的老伴儿叫章宝琛,比我大两岁,也是满人,我习惯地叫她姐姐。
  我既然叫启功,当然就是姓启名功。有的人说您不是姓爱新觉罗吗?现在很多爱新氏非常夸耀自己的姓,也希望别人称他姓爱新觉罗;别人也愿意这样称他,觉得这是对他的一种恭维。这实际很无聊。事实证明,爱新觉罗如果真的能作为一个姓,它的辱也罢,荣也罢,完全要听政治的摆布,这还有什么好夸耀的呢?何必还抱着它津津乐道呢?这是我从感情上不愿以爱新觉罗为姓的原因。
  我虽然不愿称自己姓爱新觉罗,但我确实是清代皇族后裔。我是雍正皇帝的第九代孙。雍正的第五子名弘昼,是乾隆皇帝的异母兄弟。乾隆即位后,封弘昼为和亲王。我们这支就是和亲王的后代。
  我平生用力最勤、功效最显的事业之一是书画鉴定。我从实践中总结了七条忌讳,或者说社会阻力容易带来的不公正性,即一、皇威,二、挟贵,三、挟长,四、护短,五、尊贤,六、远害,七、容众。简而言之,前三条是出自社会权威的压力,后四条是源于鉴定者的私心。
  (摘自《启功口述历史》)

  启功与《南方日报》有段缘
  启功先生与《南方日报》还有一段往事。1989年,在《南方日报》成立40周年时,《南方日报》广邀国内外书画名家挥毫,启功先生欣然为本报题字:“人民喉舌党的报,反映革命新面貌。丰功伟绩四十年,开放宏猷作先导。”在《南方日报》历史上留下了值得书写与缅怀的一笔。现在,先生已远去,但他的题字收录在南方书画院的作品集里,更铭刻在南方报人的记忆中。
  (资料来源:南方日报)

地址:佛山市禅城区汾江中路43号 邮编:528000 电话:0757-82622202 E-mail:fsmuseum@126.com
粤ICP备05076851号 Copyrights @ 2018 foshanmuseum.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公网安备 44060402000200号

Copyright © 2018 佛山市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