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馆资讯

返回列表
晒宝│素雅娴静、古典大方,貂蝉拜月原是这般形象
发布时间:2021-03-30   字号:【  

  今天为大家带来的是

  佛山市博物馆馆藏珍品

  石湾窑“潘玉书制”款青釉“貂蝉拜月”

  微信图片_20210330150143.jpg

  这件作品出自清末民初石湾陶艺名家潘玉书之手。立像高23.6厘米,宽13.9厘米。貂蝉裙裾迤地,头上绾髻簪花,身前的石几置放香炉,左手扶石,右手上香,神情专注而虔诚。

  微信图片_20210330150414.jpg

  作者选用洗白的陶土精心塑造人物的脸部、颈部、手部,均不施釉,以表现人物肌肤的白皙细腻;貂蝉体态婀娜、容貌清秀、举止端庄,将古典美女的温柔、娴静刻画得淋漓尽致。作品底钤“潘玉书制”篆书阳文方章。

  微信图片_20210330150347.jpg

  说起貂蝉,和她有关的标签相当丰富:美人计、红颜祸水、献身救国的女英雄、中国古代四大美女等。作为东汉末年的知名人物,貂蝉在现代海内外三国相关题材的文娱作品和游戏常有登场,创作者们常常会把貂蝉角色设计打造为最符合当下审美的外形,相比之下,这件作品中貂蝉的颜值似乎过于“朴素”?

  1617087868(1).png

  ▲部分文娱作品中貂蝉的造型设计

  实际上,历史上并没有关于貂蝉长相打扮的详细记载。不仅如此,《三国志》《后汉书》等正史典籍中,也没有关于貂蝉人物的正式记载。据《三国志·吕布传》中提及“卓常使布守中阁,布与卓侍婢私通,恐事发觉,心不自安”,当中这位没有姓名的侍婢,推断就是后面貂蝉人物的原型。

  在演绎自《三国志》、成书于元代的讲史平话《三国志平话》中,貂蝉人物首次出现。在这个故事中,王允意外发现了貂蝉,了解其已经是吕布的妻子后,故意将貂蝉送入董卓府中激怒吕布,最终触发吕布刺董卓。

  这件作品所取材的貂蝉焚香拜月典故也是出自于此:

  王允归宅下马,信步到后花园内,小庭闷坐。独言献帝懦弱,董卓弄权,天下危矣。忽见一妇人烧香,自言不得归乡,故家长不能见面。焚香再拜。王允自言,吾忧国事,此妇人因甚祷祝?王允不免出庭问曰:“你为甚烧香?对我实说。”唬得貂蝉连忙跪下,不敢抵讳,实诉其由:“贱妾本姓任,小字貂蝉,家长是吕布,自临洮府相失,至今不曾见面,因此烧香。

  微信图片_20210330150444.jpg

  ▲《至治新刊全相平话三国志卷上》王允献董卓貂蝉

  貂蝉的人物形象在《三国志平话》的基础上,在后来元代各种戏剧中不断完善,戏剧作家们对貂蝉的身世、背景、性格进行了细化和补充。到了元末明初时期,罗贯中在《三国志》的基础上对民间三国故事、戏剧、平话等进行了整合和艺术加工,创作出《三国志通俗演义》(即《三国演义》),其中也对貂蝉的人物形象进行了一个改编。

  貂蝉的出身从吕布的妻子改为王允府中养女,从以前的为了夫妻团聚而被迫顺从王允连环计引诱董卓,改为发自于报国之心,主动献身帮助养父讨伐董卓,大大增加了貂蝉的人物魅力,并隐去了貂蝉的最终命运,增添了神秘感,成功塑造出一个集聪慧、果敢、深明大义于一身的人物形象。

  微信图片_20210330150447.jpg

  ▲《全像三国志通俗演义》司徒王允说貂蝉

  自此,后世读者们所熟悉的貂蝉就此固定下来,流芳百世。

  貂蝉的外观形象在历史书画以古典大方为主,这也是古人们对女性美好品质的追求,创作者们大多刻画貂蝉知性、素雅、娴静的一面,而非现代文娱作品中的性感和美艳。由此可见,这件作品中貂蝉外形风格恰好是近代以前人们审美中的美人形象。

  微信图片_20210330150451.jpg

  作者介绍

  潘玉书,名麟、号玉书,南海人,生于光绪初年,卒于1936年。少时随父潘锦枝学艺,在其父开设的佛山“粤华轩绸衣公仔店”学做绸衣公仔,后成为陈谓岩入室弟子。他精于人物塑造,尤以仕女见长。他有着石湾传统雕塑的深厚基础,又善于借鉴中国绘画的技法,所塑人物比例精准,神采毕现,衣纹流畅。他的人物塑造技法,对后世影响深远,成为石湾人物陶塑的一代宗师。

  文:邓芮杨

  图:典藏研究部

地址:佛山市禅城区汾江中路43号 邮编:528000 电话:0757-82622202 E-mail:fsmuseum@126.com
粤ICP备05076851号 Copyrights @ 2018 foshanmuseum.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公网安备 44060402000200号

Copyright © 2018 佛山市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