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九图(1816-1880),清后期,社会名士、慈善家和诗人。
  清代岭南四大名园是顺德清晖园、东莞可园、番禺余荫山房和佛山镇的十二石斋。而梁园是清代佛山梁氏家族私家园林建筑的总称,包括梁蔼如在松桂里建的“无怠懈斋”、梁九章在西贤里建的“寒香馆”、梁九华在先锋古道所筑的“群星草堂”等。松桂里“十二石斋”、富荣街“汾江草庐”主人则是清代名士、慈善家梁九图。
  梁九图,字福草,原籍顺德龙渚堡麦村(今属顺德杏坛镇),祖父辈移居佛山镇。他是清代岭南书画名家梁蔼如的侄儿,父亲梁玉成是一位教子有方、热心公益的商人,他在六兄弟中排行最末。他的哥哥个个都勤奋好学,长大后在写诗、著文、书法、绘画等方面颇有成就,成为佛山文苑名流。梁九图自幼聪明过人,在家庭熏陶下,喜欢读书,10岁就会写诗,曾作有《粤台饯别图——和相国祁隽藻集韵》一诗,因而声名鹊起,成为当时佛山镇远近闻名的神童。
  梁九图虽然博学多才,后来做过刑部司狱(主事),但他生性淡泊,不愿做官,喜欢做无拘无束的文人雅士。他爱好写作,从小养成每日写一首诗或一篇文章的习惯,所以终生笔耕不辍,诗文作品在梁氏族人中收获最丰。著有《十二石斋诗集》、《诗话丛录》、《紫藤馆文钞杂录》、《汾江随笔》,《草庐唱和诗》、《岭南琐记》、《韵桥杂志》、《纪风七绝》、《岭表诗传》、《风鉴证古》、《摘句图》等。他的著作在国内广泛流传,凡是知道他的人,对他都非常仰慕,争着抄录他的文章。江都(扬州)举人符葆森把他的诗文收入清代的《正雅集》。
  除了诗文,梁九图还善丹青,书法中篆、隶、楷、草样样皆精,又是画兰花的高手。现今广州美术馆藏有他画的《墨兰》2幅,佛山市博物馆都藏有他的《墨兰立轴》和书画作品10多幅。此外,广东省和顺德博物馆都藏有他的书画作品。当时人们哪怕只得到他一小幅字画,都视作璧玉一样珍藏起来。他热爱大自然,凡是名山秀水,都不避登山涉险去寻幽探胜,所到之处,或题诗或题字作纪念。一次,他游览湖南衡山路过清远,发现了12块色泽纯黄的腊石。大的3尺多高,小的2尺宽,均奇形怪状,有的形如峰峦叠嶂,有的状似瀑布溪涧,有的则像丘壑险隘,百态千姿,人见人爱。他把这12块奇石买下运回佛山,布置在书房前,以七星岩石盘,贮水蓄之。顿时,峻岭崇山错落,奇岩怪石参差,令人目不暇给,他高兴地把书斋命名为十二石斋。书斋坐落在今升平路松桂里(原名丛桂里)一带,原是明代诗人程可则的蕺山草堂故址,后来成了梁家产业。道光年间,梁九图把它营造成幽雅秀丽的园林。目下添了12块奇石,更使他如痴如醉,自诩为“十二石山人”,仿佛要做远离尘嚣的山翁,活得逍遥自在。十二石斋一传十,十传百,吸引了众多亲朋好友前来观赏、吟咏,梁家一时热闹非凡。如张维屏写《十二石斋记》、谭元龙歌《十二石斋赋》、罗文俊记《山斋观石》,等等。他自己也有诗记述这种盛况:“淡竹浇花兴课儿,幽楼偏有外人知。叩门过访多生客,除却求书便寄诗。”后来,他又开辟了一个雅聚之所,名为“汾江草庐”。草庐内,小桥流水、凉亭花木、水榭假山相映成趣,花鸟虫鱼活跃其间。张维屏、黄培芳、吴炳南、岑澂、陈璞等到名士、好友常来作客,与他在此吟诗作画,故人们又称他为“汾江先生”。
  梁九图以培育晚辈为己任,经他调教的后生,大都成才。他教子严格,每日天刚放亮,就督促孩子上学堂,放学后先要温习好功课才准玩耍、休息,从小培养他们勤学苦钻、动静有序的良好习惯。长子僧宝是同治、光绪年间的名臣,以忠直、敢言著称;次子禹甸投笔从戎,成为水师勇将,被兵部尚书彭玉麟嘉许为“南海长城”;孙子尔煦(铁君)乡试考取解元,与康有为有刎颈之交,鼎力支持戊戌变法,后奉命行刺慈禧太后,因事泄被捕而牺牲,是轰动中外的“近世烈侠”。其他子孙,也都为梁氏家族增添光彩。梁九图善于发现人才,对那些志大好学的穷家子弟,更是乐于扶持。李文田14岁丧父,家境困难,就把他接到家中,同自己的儿子僧宝一起读书。后来成为己未科(1859年)探花,授礼部、工部右侍郎。军机大臣戴鸿慈少年时,跟随梁九图的学生举人伍兰成读书,梁九图看了他的文章,就认定他日后必大有作为,便撮合哥哥的孙女许配给他。由于梁九图扶掖过的后辈都中举或做大官,所以时人都以能够成为他的弟子或得到他的推荐为荣。
  梁九图继承了梁家扶贫助残,热心公益的传统。清道光辛卯年(1831),佛山遭水灾,梁九图协助其父捐资赈灾,向受灾群众送粮送药等。他开设了佛山育婴堂,组织人力削平仰船岗山石乱石以利航运,铺砌佛山通济桥一带的石路,建高秧地茶亭等善举,受到佛山父老乡亲的热情赞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