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恭尹(1631-1700),清初,著名诗人。
  顺德自古诗人辈出,在17世纪明清易代之际,又产生了一位驰名南北的才子——抗清斗士陈邦彦的长子、清初岭南三大诗家之一陈恭尹。
  陈恭尹,字元孝,号独漉子,又号半峰,晚号罗浮布衣,明崇祯四年(1631年)九月二十五日出生于顺德大良城北锦岩岗东麓。他自幼聪敏端重,好学深思。12岁丧母,15岁补诸生。16岁时,其父起兵抗清,他伴随庶母及两幼弟回故里龙山乡下居住。清朝巡抚佟养甲侦知。派兵到其家中欲劫持他,恭尹适值外出,闻讯改装逃到增城县新塘乡,在父亲的朋友湛珩如家中的央壁中躲藏数月,得以避过缉捕。同年九月,陈邦彦兵败死难,全家仅恭尹一人幸存。翌年,清将李成栋反正,广东重建南明旗号,永历帝回迁肇庆。恭尹入朝泣陈父亲殉国情状。得授世袭锦衣卫指挥佥事之职,给假归家治丧。顺治七年(1650年)冬,清军大举反攻,永历君臣西走广西、云南,恭尹不及相随,逃匿西樵山中。自此与永历朝廷失去联系。
  此后十年,恭尹怀着国破家亡的深痛巨创,积极从事反清活动。起初三年,他奔走于福建、浙江、江苏一带,意欲与郑成功、张煌言等抗清武装力量联系,但没有结果。1654年春,恭尹折回广东,到增城与湛珩如之女成婚。翌年他返顺德寄居羊额友人何衡、何绛家中,密切关注时局,与何氏兄弟及另外两位好友梁琏、蔡艮若等读书切磋之余,同赴阳春、澳门,出新会崖门,渡铜鼓洋,秘密结交遗臣志士共图大业,但也没有结果。1658年,他与何绛再度远行,打算西走云贵,投奔永历朝廷。行至湖南昭潭(今湘潭),因清军严密封锁,其被迫改道北上,转徙湖北、江苏、河南,北渡黄河,抵太行山下,沿途留心观察地形关隘,结合以前在东南沿海所见,绘成《九边图》,以备他日之需。但是,这时西南地区的抗清力量已成强弩之末,第二年春天,他在郑州遇见平西王吴三桂从云南遣送京城邀功的象队,得知南明政权倾覆,永历帝逃入缅甸,只得悒悒南归,隐居于增城新塘。两年后,复闻永历帝遇害的噩耗,哀恸之余,见新朝统治已成定局,痛心复兴无望,再无心远行,他携眷返顺德,隐居羊额中七年。恭尹与友人何衡、何绛、梁琏、陶璜相与砥砺名节,发愤读书,时称“北田五子”。
  中年以后,恭尹锐气逐渐消磨,息影田庐,以诗文书画琴酒自娱。康熙七年(1668年)夏,湛氏夫人病逝,他领着儿女扶柩移居增城新塘。八年后。三藩之乱爆发,居地正当要冲,不堪兵燹困扰,其又举家搬回顺德,先后寓居羊额和龙江。1678年秋,官府怀疑其与三潘叛乱事件有瓜葛,他被拘捕下狱二百多天。经此变故,恭尹心存危惧,筑室广州小禺山(今禺山路附近),日夕以诗酒酬世,“贵人有折节下交者,无不礼接”(冯奉初《陈元孝先生传》),曾被友人梁琏当面批评“何事而仆仆走风尘”。恭尹终其一生不仕清,并且以郁勃沉酣的诗笔挞伐新朝统治者的残暴不仁。
  恭尹卒于康熙三十九年(1700年)四月二十七日,享年七十岁。一生以诗名世,与番禺屈大均、南海梁佩兰并称清初“岭南三大诗家”。屈大均是陈邦彦学生,思想行藏与恭尹接近,两人情谊特别深厚,艺术上互相切磋濡染,影响启发,深受北方大诗人朱彝尊、王士祯、赵执信、纳兰性德等敬重,彼此建立交谊。陈恭尹诗集中最有价值的,是感时伤世、托古讽今、反映民生疾苦、描绘地方风貌的怍品。他以抒发性情为宗旨,在艺术风格上不拘泥宗唐宗宋的偏见,兼采众长,自成一家。在各种体裁中,以七律的成就为最高。今人刘斯奋、周锡复《岭南三家诗选》评陈恭尹诗“既豪迈雄奇,又蕴藉含蓄,郁勃沉雄而不晦涩生硬,堪称举重若轻,舒卷自如”是颇能概括出其艺术特色的。下面略举数首,以见一斑:
 虎迹苍茫霸业沉,古时山色尚阴阴。
 半楼月影千家笛,万里天涯一夜砧。
 南国干戈征士泪,西风刀剪美人心。
 市中亦有吹篪客,乞食吴门秋又深。
  ——《虎丘题壁》
题咏苏州虎丘的诗歌,自古何止千数,大多泛泛落墨,陈陈相因,了无新意。此诗力扫陈言,一洗窠臼,将家国之痛、身世之悲融人字里行间,声情激越而意境沉郁苍凉,堪称度越流辈。恭尹作此诗时年方廿二,可见才华非同凡响。末尾二句以古时伍子胥在姑苏吹箫乞食谋求救兵终报家国大仇自比,含蓄表达反清复明的大志。不可作一般自伤身世的消沉语看。
 山木萧萧风又吹,两崖波浪至今悲。
 一声望帝啼荒殿,十载愁人拜古祠。
 海水有门分上下,江山无地限华夷。
 停舟我亦艰难日,畏向苍苔读旧碑。
  ——《崖门谒三忠祠》
  这是诗人廿三岁时的作品,追念宋王朝在新会崖门覆亡的历史,怀古伤今,寄寓国亡家破之恨,感情郁勃,格调高卓。《粤东诗话》称之“大气磅礴,大笔遥深,卓绝千古”,实非过誉。
  清尊须醉曲栏前,飞阁临秋一浩然。
  五岭北来峰在地,九州南尽水浮天。
  将开菊蕊黄如酒。欲到松风响似泉。
  白首重阳唯有笑,未堪怀古问山川。
  ——《九日登镇海楼》
  这时恭尹已五十五岁。南国雄奇壮阔的山川,高爽绚丽的秋色,激发起他的豪情,尽管事业失败、壮志成虚,心胸依然充满浩然之气。“五岭北来峰在地,九州南尽水浮天”一联是脍炙人口的名句,意说:巍峨的五岭从北面逶迤而下,到这儿变成了低矮的丘陵和平坦的原野;九州大陆已延展到尽头,再往南就是水天相接的海洋了。十四字形象描绘出珠江三角洲的地理形势,笔势雄浑,意境壮阔。清代中叶著名诗人、学者赵翼在《瓯北诗话》中盛称此联“切定地理,又能声出金石”、“虽少陵(杜甫)亦当视为畏友”。可见恭尹诗笔功力之深。
  但是,恭尹的作品也反映出其思想局限性,如指责农民大起义,从遗臣的立场去看待明朝的覆亡,对满族人不分贵庶一律敌视,而且晚年多应酬唱和的无聊之作,这些。都是不值得称道的。
  恭尹多才多艺,写诗之外,还工书法,通音律,善弹琴,参与编订《蓼怀堂琴谱》,并作序文,对当时后世,都有相当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