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铁儿(1908-1932),中共党员,革命烈士。
  原名陈燮元,是陈铁军的胞妹,出生在广东佛山一个归侨富商的家庭里。
  1918年春,铁儿进入了当时佛山有名的女书馆--坤贤私塾读书。1919年,“五四”运动的反帝反封建浪潮席卷全国,佛山也沸腾起来了。铁儿年纪虽小,但也跟着铁军上街听演讲、看演出,散发传单,走进游行队伍跟着呼口号。
  1920年春,佛山创办了第一所新学制的小学——季华二等女子小学。看了招生简章后,铁儿和铁军知道了校长和老师都是"五四"运动的女宣传者,便十分高兴,坚决要求转学。不久,她俩便成了季华小学头一批学生。当时,思想守旧的人们极力反对穿白衣黑裙的校服,认为是标新立异,有失闺秀的"体统";极力反对上体育课,认为是女子操兵,有失姑娘的"文静、美德"。有的家长担心女儿的皮肤晒黑了,将来不好出嫁,要求学校搭个竹棚遮太阳。在这些舆论压力下,校方感到很为难。铁儿和铁军用实际行动支持学校,她俩努力学习,成绩优秀;并且带头穿校服,上体育课。后来,人们看到她们朝气蓬勃,知书达理,渐渐改变了看法,还赞扬她们“比男孩子还强”。
  铁军幼时由父母之命许配给佛山“何合记盲公饼店”的大老板为孙媳妇。何老板因重病要娶孙媳“过门冲喜”。铁军反抗无效,被逼过了门。后来,铁军抗婚赴穗求学,铁儿十分同情姐姐争取妇女解放、婚姻自主的行动,并从家里供给自己读书的费用中拿出一部分来支援铁军。后来,铁儿自己也坚决反对哥嫂要为她找个富豪人家的主意,与在革命活动中认识的、家境清贫的共产党员林素一相爱并结了婚。
  1923年,铁儿在季华小学毕业后,考入广州市坤维女子中学。该校学生多数是富裕人家的小姐,校长马女士提倡“三从四德”,禁止学生参加校外社会活动。铁儿很不满意学校的教育,常常找些课外书来阅读。正当铁儿在各种政治主张中苦恼徘徊,未能辨别真谬的时候,铁军把从共产党员谭天度老师处借来的各种进步刊物——《新潮》、《新青年》、《向导》等给她看。后来又介绍她参加由区梦觉等发起组织的进步团体“时事研究社”,学习《共产主义ABC》等革命书籍,讨论时事政治和中国革命道路等问题。铁儿开始接受共产主义思想教育,政治思想觉悟有了很大的提高。
  1925年,“五卅”惨案发生后,为声援上海工人的反帝斗争,广州和香港的工人在党的领导下,举行了省港大罢工。6月23日,铁儿和铁军、区梦觉、杜君慧等参加了在周恩来、陈延年率领下的广州市政治大示威游行。当游行队伍行至沙基路时,遭到英、法帝国主义水兵开枪射击,当场死亡50余人,伤170多人。这就是帝国主义所制造的“沙基惨案”。在这次惨案中,铁儿看清了帝国主义的狰狞面目,并认识到只有在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国人民才能获得翻身解放。从此,她在铁军的带动下,更加积极参加革命活动。
  1925年秋,铁儿在坤维女子中学初中毕业后,考入了广东大学(一九二六年改为中山大学)理学院预科。当时,广东大学新旧思想斗争非常激烈。社会上的政治派别斗争直接反映到校内来。在学生中,代表左派的有共青团的外围组织——“新学生社”;代表中间派的有“民权社”、“民社”、“知用社”等;代表右派的有“国家主义派”、“孙文主义学会”;代表进步妇女的组织有“广东妇女解放协会中大分会”;代表资产阶级妇女的组织有“女权活动大同盟”。右派组织的学生人数虽然不多,但有后台,经常向进步学生挑衅,双方展开激烈的辩论和斗争。铁儿面对学校内频繁复杂的政治斗争,主动请教共产党员区梦觉,姐姐铁军也经常帮助她分析各种派别的政治态度和性质,带动她参加各种辩论会。铁儿认真学习马列主义理论和进步刊物,积极参加各种辩论会、讨论会,传播进步思想,宣传马列主义。
  有一次,“女权运动大同盟”成员陈逸云,在女学生中散播:“现在不要提妇女解放了,造成女子痛苦的主要原因是男子的压迫”,“只要妇女参政,就能男女平等”。对这些谬论,铁儿对之进行了坚决的批驳。铁儿说:“现在是军阀的统治,提倡妇女参政,只不过是参军阀之政,这根本不可能达到男女平等。只有打倒帝国主义和封建军阀,推翻旧社会,建立社会主义社会,妇女才能彻底解放。”铁儿还与铁军和一些进步女生一起,揭露了“女权运动大同盟”和“孙文主义学会”、“国家主义派”沉瀣一气,破坏国共合作的罪行。在这场交锋中,陈逸云等理屈词穷,狼狈地败下阵去。
  1925年,在选举全国国民外交后援会代表和出席全国学联会的广州学联代表时,右派学生蛮横地进行捣乱,在会场上用手杖殴打不同意选他们做代表的人。一天,学生会改选,当宣布选举结果是新学生社成员得票数最多时,他们竟咒骂,要求宣布选举无效,还挥动手杖乱打。其中一个女主帅带头冲向主席台,妄图摇铃宣布散会,破坏选举。铁儿和几个进步同学在铁军的带领下进行反击,把他们撵出会场,使大会按时胜利结束。在这次斗争中,铁军被打伤脸部,眼眶瘀血成块。她表示要铁了心肠,同反动势力斗争到底,而把原名燮君改为铁军。铁儿也表示要铁了心肠,跟党干革命,而把原名燮元改为铁儿。
  1926年9月,铁儿由铁军介绍,并经中共中山大学文、理学院总支书记徐彬如签批,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入党后,党派她协助铁军做学生运动和妇女运动的工作。当时,广州工农运动高涨,革命气氛活跃。铁儿虽然患有肺病,仍然一面努力学习,一面做好党分配的各项工作。她不仅在中大校内活动,而且经常跟着铁军深入到工厂,到工人家上,到省港罢工工人的临时住棚里,帮助工人做家务;教他们唱革命歌曲,一起搞文化宣传活动,参加反帝示威游行等,经常忙碌于女工和群众之中。
  1927年4月15日,蒋介石与广东军阀共谋,在广州发动了反革命政变。这天凌晨,反动军警包围了中山大学学生宿舍,搜捕进步学生。当时,铁儿和铁军都在女生宿舍就寝,幸得常驻“广东妇女解放协会”机关的中共党员、“中大”女工沈卓清报信,才及时乔装离开学校,脱离虎口。同年8月间,党组织分配铁军协助周文雍工作,并与周文雍假扮夫妻,建立党的秘密机关,进行广州起义的各项准备工作。铁儿也被派驻秘密机关,担任交通员,掩护文雍和铁军工作。11月26日,广东省委常委会议“讨论广州暴动问题,决定立即暴动”后,铁儿和铁军以饱满的热情和严谨的作风,执行各项指示和任务。她们秘密联系工人印刷和散发宣传起义的文告和传单;组织妇女分头购买红布,缝制起义的标志红领带、红袖章、红旗和横额;还巧妙地化装给起义军运送武器弹药。
  12月11日,广州起义爆发了。铁儿奉命坚守党的秘密机关,她坐在电话机旁,及时传达起义指挥部的紧急指示。广州起义失败后,她仍坚守在工作岗位上,掩藏、转移、烧毁有关起义的文件和物品,随时准备着为革命献出生命。直到省委命令“马上隐蔽、撤退”后,铁儿才跟着铁军乔装离开了秘密机关。铁儿奉命撤退到香港广东省委机关驻地,担任机要通讯工作。不久,为了恢复广州党的地下工作,部署新的战斗,省委决定派周文雍和陈铁军返广州,重建党的秘密机关,仍派铁儿当他们的助手,同驻秘密机关。因此,铁儿和铁军立即从香港返广州,在拱日路租了一间洋房住下,迎接“金山阔少”周文雍回来。
  根据省委指示,1928年春节期间,要在广州发动一次叫做“春季骚动”的政治攻势。铁儿和铁军为了搞好这次活动,积极进行联络和筹款工作。春节前,她们冒着生命危险,扮成贵妇人回到佛山家里。此时,她们的父母已相继病故,三哥已家道中落,经济并不富裕。但其哥嫂在她们的影响下,同情革命,所以,她的三嫂便把家里的现款和借来的一张银单,共约二百元拿出来支援革命活动。铁儿姐妹俩在佛山秘密活动了几天,在大年初二回到广州。不料初三那天,由于叛徒告密,铁军和文雍在党的秘密机关不幸被捕。敌人围捕时,铁儿在铁军的帮助下,通过凉台进入邻居家,才幸免被捕。
  1928年2月6日(农历正月十五),铁军和文雍同时在红花岗英勇就义。铁儿十分悲痛,写了《祭铁军》、《忆念周文雍》等文章,表示对烈士的哀思和敬意。铁儿因失去亲人和战友,身心受打击,肺病加重了,加上党组织被破坏,同志们散失了,她便暂时回佛山家里。她常给家人讲述铁军被捕、牺牲的经过,并教育鼓励侄儿要努力学习,长大了像四姑姐(即铁军)那样坚强、勇敢、不怕牺牲。
  不久,铁儿奉上级指示再到香港任省委机关机要通讯员。1931年春,她被港英帝当局逮捕,引渡到广州,关押在察警局里。敌人严刑审讯,她坚贞不屈,大义凛然。当时,铁儿已怀孕,不久,在狱中生下一女婴。正在这时,她获悉丈夫林素一在从香港到汕头的途中被国民党反动派抓去杀害了。铁儿在精神上遭受严重打击,加上产后体弱患病,十分痛苦。但她意志坚强,化悲痛为力量,一面费尽心血,抚育这株在死牢里诞生的革命幼苗;一面继续坚持狱中斗争。当时,党组织对她和孩子都很关心,常派同志乔装到监狱探望,想尽办法送来营养食品。她的哥嫂也经常从佛山前来探望。
  反动派是极端残忍的。当敌人对铁儿软硬兼施,阴谋使她就范都告失败之后,竟先药死她的女儿,后于1932年农历3月6日,把铁儿解赴红花岗畔刑场杀害。陈铁儿志坚如钢、心红似火的革命气节,将永远激励后人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