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生产
佛山石湾陶业的“入行”

    佛山石湾,过去有“小金山”之称。石湾制陶业,按不同产品类别分为24个行头,每行都设立行会,各行不能跨行生产。各行技术性较强的制胚和煅烧两个主要工序,只能由已入行的工人做。练坭工序,是陶业中最重最脏的活,被认为是下贱的工种,练坭工人被称作贱人,行会是不准他们加入的。练坭工人的工钱,比入了行的要低几倍。制陶业的女工,规定一律不准入行,各行制陶技术,规定只传男不传女,女工只能做少数的日用器皿或美术产品;花盆行等主要行头,连一般工序都不准女工做。因而,解放前石湾的花盆行有七百多工人,竟没有一个女工。女工的工资也比同工种的男工低一倍以上。
    工人入行要交人行费。入行费分力三种:
    第一种是父教子。行规规定,只承认有血缘关系的亲生父子,养子或过继子都不得作父教子论。凡父亲已入行,儿子要入行的,要交入行费12元白银,分三年交清;父亲虽已入了行,但已去世的,儿子未入行的,一律不准继父入行。因此,石湾陶业工人,儿子一生下来就要人行,婴儿入行的,到了成年,若要进厂做工,须先做两年只供伙食而无工资的学徒。
    第二种是兄教弟。即兄已入行,弟要进厂做工,要交入行费30元白银,分三年交清,并要先做两年学徒。
    第三是从师学艺。即无父无兄在行做工的,如要进厂当学徒,要先交人行费480元白银,学徒期为6年。为了入行做工,多少陶工被迫卖儿卖女,凑足入行费才能找到工做。
    工人入了行,在行会内用竹筹写上名字挂在墙上;竹筹被翻转,就意味着被开除出行。东家把被开除出行的陶工名字挂在“福庆堂”(东家在行会内议事之地)内,同行各厂均不得雇用,同行中如发现工厂违反行规(如跨行生产其他行头的产品、擅自变动行规所定的工资单价等),就要被开除出行,永远不得再做。 (余婉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