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礼仪
悲惨的丝织女工

   佛山丝织业历史攸久,清光绪年间,就有织绸绫行业,多是家庭小作坊。当时织绸绫的原料以广东顺德、南海产的蚕丝为主,也有来自江浙。全部使用脚踏手标梭木机,机身长约一丈,机顶有花架,机底中部挖一地坑以利脚踏,用左右手投梳而织。那时织绸绫的织工全是男性,一人织绸,另以一男青年或少年在机顶扯花。产品以金银缎、八丝缎、光汉府缎、负缎最盛名,用以作锦袍、官服、寿袍、富家的殓服及围屏锦帐,其中较名贵的如宫廷用的“贡缎”,织成后,还在底部刮浆。产品多由广州荣盛号订制,然后运往京城。
    清末废科举,绸绫业销路锐减。民国后,废除朝服,绸绫业、棉绫业只剩几家,多转为织布。30年代中,南海西樵的欧济川等人逐渐转来佛山开设纱绸厂。因女工工钱低,纺织业多用女工。凡进厂的工人都要先当三年学徒,学徒期内只能做苦杂工,老板不给工线。学徒期满要挨师一年才得正式当工人。有些女工原先在乡间已学会丝织,但进厂做工要给工头交足六疋纱绸的工资后才能进厂做工。女织工的工钱少得可怜,织一疋纱只有四十八两米(有些厂还只得三十六两米),一至二元纸币,一般织一疋纱要三至五天,她们每天两餐每餐仅得三、四两米(以上均以16两秤计),那些纸币仅够买几天的盐,根本买不起油,有些工人拿一点滑机油煮烘莱叶充饥,害得中毒腹泻。布匹在好销时,老板则规定三天起一疋纱,一月内织纱十匹以上的奖给“花红”,但每月至少要织八疋纱。因此,女工们每天要织十五、六个小时。在淡季时,则限制工人的工作量,只准织半天机,每年有一至两个月大停工,停工后,老板只留部份工人,大部份被解雇。丝织女工没有宿舍,长年睡在机顶,蹲在机台脚吃饭。一旦累病了就被开除出厂·
    由于以上种种非人的折磨,许多丝织女工都是单身寡居而一生没有后代。因此丝织厂被称为“尼姑厂”。(余婉韶)

<< 返回